《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五十六章驚人天賦

  
  “世人都說宋家三子是個癡呆啞兒,想不到見麵之後我才知道,宋三郎竟是一位當世無敵的猛將!世人傳言大多不可信啊!”
  山林之中,小道之上。
  程攸一邊搖晃著身子前行,一邊看著前方的陳子昂低聲讚歎。
  “太平軍無雙戰將關天盛,一手方天畫戟橫掃千!歐陽家的客卿武師巨劍張洪,手中巨劍有開天辟地之相,被武道宗師樓玉成評為十年內最有希望踏足武道之巔的存在;拚命三郎史正柯,兩柄鐵錘有萬夫不擋之勇;他們三人都是最近幾年天下間最為耀眼的武學高手,各個都是能以一當百的絕世武將,卻想不到三人聯手也不能占到宋三郎的一絲便宜!”
  “至今想來,在下仍舊不敢相信!”
  說完程攸忍不住微微搖頭,他現在卻是答應了宋諭遠的邀請,成為了宋家的客卿智囊。雖然這人看起來吊兒郎當不成正行,但一身見識卻極為廣闊,天下間稍有名望的英豪他都能說個一二。
  在看到太平軍的李曉與宋諭遠稱兄道弟之後,又從陳子昂的身材與實力推測,程攸輕而易舉的猜出了宋諭遠的身份。
  接下來他麵對的就是宋諭遠的威脅了,要麼加入宋家,要麼去死吧!
  毫無疑問,他選擇了前者。
  陳子昂雙目微眯,似乎對身後的聲音充耳不聞,但他的心神卻隨著程攸的感歎回到了當日的亂戰之時。
  他自身精熟上一世的各種武學,又身負驚人的蠻力,速度也是速絕倫。本以為自己已經到達了某種巔峰,卻在與關天盛的戰鬥中看到了再進一步的可能。
  陳子昂習武,無人教導卻能把各門武學融會貫通,天賦可謂驚人!但畢竟根基不牢,很多東西並不明白,尤其是其中勁力轉換的過程,就算他能理解書中的意思,卻無法真正輕重自如的做到。
  這不是他悟性不夠,而是有些東西必須通過實戰才能領會,而且必須是能給自己帶來壓力的實戰!而在霸下,卻沒人能在交手中給陳子昂帶來壓力。
  而現在,陳子昂心中念頭電閃而過,自己所學的各種武學招式、運勁法門無時無刻的都在自己的腦海呈現。其中剛柔並濟、輕重自如的運勁之法的感悟,也漸漸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這一世的肉身真是不可思議!這種對武學的超強感悟就算是在前世也從未聽聞有人有過,實在是太變態了!’
  回過神來,陳子昂握了握手中棍棒,感覺就像是自己身體延伸出去的一部分一樣,可以靈活指使,勁力更是可大可小,可剛可柔!
  ******
  “呔!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打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耳熟能詳的山賊標誌性語句作為開場白,一群衣衫各異的山賊擋在了陳子昂一群人的前方。
  山賊頭領喊完口號,定眼朝對麵看去,卻發現今日的目標有些不對。
  麵前這幾人雖然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但那股富貴人家的氣息卻逃不過他的雙眼。
  但這幾人麵對自己這麵幾十號人竟然毫無一絲懼色,而且有幾人更是拿著個戲謔的眼神瞅著自己。
  ‘搞什麼?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啊?’
  山賊頭領在心中暗自嘀咕。
  此處是條狹小的山道,四下碎石散亂,老樹盤根。寒冬,樹枝上的葉子早已落盡,獨留亂枝穿空!
  時間也來到了眾人離開固安縣的十日之後。
  二十多號手拿鐵鍬、釘耙、木棒的山賊猛然從枯葉叢中鑽出,攔住了幾人的道路。更有五個騎手從遠處駕馬奔來,剛才開口說話的高權正是其中的一位。
  “你們竟然有馬?”
  宋諭遠一臉詫異的看著麵前的幾位騎手,他們的騎術在他看來簡直是摻不忍睹,但幾人胯下的馬匹倒是極為健壯,卻不知這些人是從哪奪來的?
  “哈哈……!鄉巴佬,你們想不到吧!這附近幾家山人,隻有我們四明山有馬,而且有十來匹哪!”
  一個端坐在馬匹上的黑臉漢子哈哈大笑,不但一句話把自己這邊給交了底,而且看他一身別扭的錦緞服飾,也能看得出這不知道是從哪兒搶過來的?
  ‘說別人鄉巴佬之前,還是要先把自己打扮的像樣一些再說吧?就閣下那副尊榮,爛眼斜鼻,滿嘴的黃牙,黑臉堂子比黑人還黑。也好意思鄙視別人?’
  陳子昂低頭歎氣,暗自為對方的長相和智商擔憂。
  “三哥,還是你來吧!小心別傷了馬,看來我們運氣不錯,這次碰到的山賊竟然有馬!”
  宋諭遠咧嘴輕笑,其他幾人也笑附合,沒人為自己的安全擔心。
  “有古怪!小六子,給我上!”
  馬上的頭領眉頭一皺,大手一揮先讓手下上去探探對方的底子,自己卻驅馬往後退了退。
  “啪!”
  一個人影打橫著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不遠處的樹幹之上,刺溜溜的滑下來,看他那扭曲到詭異的體型,一眾山賊也知道他今日是絕對活不成了。
  “遇上硬茬子了,兄弟們給我上!”
  山賊頭子一聲大喝,說的卻是給我上,而不是跟我上。可惜一直以來百試不爽的口號這次失了靈。
  隻見在他話音剛剛落地之時,一杆烏黑棍棒已經掃飛了兩人,持棍之人更是一躍而起,當頭一棒落在了一個騎手頭上。
  “啪!”
  腦漿迸裂,一個無頭屍體搖搖晃晃的從馬背之上栽下。
  棍棒疾點,兩側的兩個騎手已經胸骨凹陷跌下馬去,而僅剩的兩個騎馬之人,已經臉色大變,在陳子昂的注視之下,二話不說的已經躍下馬來。
  “壯士,手下留情啊!”
  躍下馬來的頭領見陳子昂仍舊是麵色不善的盯著自己,不由得退了兩步,臉色蒼白的大聲疾呼。
  自己這麵總共就有二十多號人,結果一交手就躺下六個。這仗根本沒法打啊!
  “嗚……”
  馬背上的箭袋中一根箭矢消失不見,那頭領張嘴欲言,卻被自己胸前露出的半截尾羽給憋了回去。
  “撲通……”
  隨著山賊頭領的倒地,剩下的一群山賊轟然大亂,有不少拔腿就跑,更多的卻是跪倒在地,朝著陳子昂叩頭求饒。
  這些山賊各個皮膚粗糙,手腳遍布老繭,以前應該都是在地刨食的莊稼漢。按陳子昂的個性,本不會上來就下殺手,但這幾日他們遇到了好幾批山賊,卻讓他看到這些原本性格老實之人做了山賊之後手段卻比常人更加殘忍!
  **婦女、虐殺長者、圈養幼兒以當肉食!種種手段讓陳子昂麵對這些山賊之時再也沒有下手留情過。
  看這群山賊膚色焦黃,明顯是營養不良,但身上的衣衫卻極為精細,而且並不合身。從哪來的也就可想而知了!
  “三哥算了!”
  宋諭遠上前一步搖了搖頭,又對著地上的人喝道:“大道理我也不和你們多說,隻要你們記住:多行不義必自斃,人在做,天在看!好自為之!”
  山路之上,幾人牽了馬,分兩人三人一匹輪流騎行,身影漸漸遠去。
  

Snap Time:2018-11-15 05:40:04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