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四十四章天門傳說

  
  “關將軍勇武無雙!”
  身後的魏先生輕輕拍了拍手掌,由衷的發出讚歎。
  一眾太平王手下兵將也反映了過來,紛紛手舉兵刃仰天大吼。
  “無敵!無敵!”
  人人麵上激動,望著不遠處馬上的披甲戰將雙眸中滿是崇拜,猶如在仰望天庭戰神。
  而對麵的守城兵丁俱都失魂落魄,眼見自己這方三個武藝高超的將軍竟然被人一個照麵給全部除去,給他們帶來的震憾可想而知,況且對麵那烏壓壓的一群披甲騎兵,各個氣息凶悍,麵目猙獰,也讓不少守城兵丁兩股戰戰,心中生出逃離之意。
  “將士們!隨我殺!”
  大街中央的關天盛甩掉手中兵器上的血滴,方天畫戟朝前一指,猛然大喝。
  “殺!”
  一隊騎兵呼喝一聲,迅猛的衝了出來,夥同他們心中的無敵將軍朝著對麵的守城之軍撞了上去。
  “放箭,放箭啊!”
  守城軍隊中有人大聲疾呼,卻被一根破空而至的標槍凶猛的貫入胸膛,身軀被巨力扯動著倒飛而起,槍杆再次貫入身後兩人才止住了勢頭。
  而發聲之人也再沒了聲息!
  “轟隆隆……”
  街道不甚寬敞,隻能五馬並行,關天盛一馬當先率領著一群騎兵縱馬狂奔,竟然升起一股千軍萬馬縱橫無敵的氣勢。
  “呲……”
  方天畫戟割裂虛空,發出奇怪的風聲,前方的五個守城兵丁倒飛而起,手中兵刃全都斷成兩截,各自的胸膛之上也多出了一道巨大的創口,黑暗中,血灑遍天。
  地麵之上,漆黑的夜色也不能掩蓋那道縱橫交錯的淩厲刃芒,街道上的守城兵丁在關天盛帶領下的騎兵衝擊中瞬間四分五裂,人仰馬翻。
  關天盛手中的方天畫戟大開大合氣勢磅,破空聲如龍吟虎嘯無人可擋。
  身後的魏先生看著前方瞬間被殺的四下潰散的守城兵丁,微微搖了搖頭,暗自為對手的柔弱而感到遺憾。
  “我們也走吧!”
  “是!”
  單明抱拳一禮,一拉馬韁帶著一隊人穿了出去,宋定國點了點頭,大手一揮也挑了個方向奔了出去。
  “魏軍師,咱們也走吧?看著關大哥大發威風,俺老段手的斧子都有些等不及了!”
  魏先生身後的一黑甲大漢急吼吼的催促道。
  大漢身材矮壯,全身披甲,手持兩柄短柄宣花斧,燕頷虎須聲似悶雷,隻是聽聲音也能感覺到此人性子中的魯莽之氣。
  “段黑子,等下有的是你沾血的時候。”
  魏先生臉上笑意一展,大手朝前輕揮,雙腿輕輕一夾,胯下戰馬通靈般的穿了出去。
  “我們走!去縣府會一會那位柳縣尉。”
  “轟隆隆……”
  馬蹄踩踏著地麵,聲音密集震耳欲聾。
  一炷香之後,縣府之中。
  廝殺聲此起彼伏,調笑聲怒罵聲響成一片,庭院內一片混亂,不時有縣府的官吏奴仆被人砍倒在地,更有不少兵丁撕扯著女子的衣衫拽進旁邊的屋,傳來一陣哭泣與舒爽的喘息聲。
  更有那心急的,大廳廣眾之下就做起了禽獸之事,還招來不少同伴在一旁圍觀,各自嘻嘻哈哈談笑不停,全然不顧胯下女子的痛苦哀嚎。
  其中最顯眼的是一個矮壯的黑臉漢子,手持兩柄宣花斧照人就砍,不管男女都是一斧子,有那護院有些本領在身的,也接不住他三斧下去,他全身上下早已沾滿了血跡,黑色鎧甲染上片片暗紅仍不自知,兀自還在那殺人!
  大堂處,縣尉柳城肥胖的身軀癱倒在地,渾身冷汗直流,把地麵都浸濕了一大片。
  “將軍,我乃徐州柳家的弟子,你不能殺我啊!殺了我我們柳家不會放過你的!”
  柳城扯著嗓子直吼,隻希望能夠引起對方的忌憚。
  “現在不想死了?知道害怕了?那當初我們來人勸你投誠的時候你怎麼沒有想到今天?”
  魏先生一手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臉蛋,又掃了一眼一旁同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貌美婦人,笑道:“這位就是你新娶的小娘子吧?模樣可真俊。”
  說著緩步上前,一手捏住女子光潔的下巴,讓對方抬起頭來直視自己。
  “是,是!她叫小柔,將軍要是喜歡的話,可以隨意處置,隨意處置……”
  柳城趴在地上,頭也不抬的低聲獻媚。
  “……,柳縣尉有心了。”
  魏先生對著麵前的女子笑了笑,那女子臉色蒼白,一臉的驚恐,此時豔麗的臉上卻擠出一絲媚笑,香舌輕添柔唇,滿是誘惑。
  “應該的,應該的!”
  柳城連連點頭,額頭碰到地麵都不自知。
  “廢話少說,我問你,天門你知道嗎?”
  魏先生卻突然態度一愣,直起身子對著他猛然大喝。
  “什麼?天門,什麼天門?”
  柳城一臉茫然。
  “你再給我裝傻?”
  魏先生頭顱微扭,手上突然往下一探,輕輕的扣住了那名叫小柔的女子咽喉。
  “哢嚓!”
  女子頭顱突然扭成一個奇怪的角度,直直的盯著身旁的柳縣尉,雙眸中的媚意還未消散,渾身的氣息卻已經再無分毫。
  “啊……”
  柳城身子一抖,止不住心中的驚恐扯著嗓子直吼。
  “現在知道了吧?”
  魏先生臉色不變,從衣袖拿出一卷白紗,輕輕擦拭著自己那修長的五指。
  “知道,知道!我想起來了……。可那都是一些傳聞啊!”
  柳城連忙點頭,猶如小雞叨米。
  “說來聽聽!”
  魏先生額了額頭。
  “說了,將軍會放過我嗎?”
  柳城小心翼翼的抬起頭,小眼中滿是祈求。
  “可以,說出來我就饒你一條狗命!”
  魏先生思考片刻,點頭答應。
  半刻鍾後,魏先生坐在大廳中間的實木躺椅之上,一手摩挲著自己的下巴,雙目精光四射,臉上露出一絲有趣的笑容。
  ‘有趣,真是有趣!受命於天,傳國玉璽原來是這麼回事!’
  “魏軍師,有倆人從後門跑了,我帶人去追了啊!”
  “他奶奶的熊!這麼多人圍著都讓人跑了,真是一群廢物點心!”
  手持雙斧的矮壯漢子跨著大步行了進來,扯著嗓子直吼。
  魏先生眉頭一皺,一臉厭惡的看了看大漢一身的血跡,擺了擺手示意對方隨意。
  “哈哈,軍師痛,那我走了啊!”
  大漢咧嘴一笑,轉身便走,斜眼間看到跪在地上的柳城,手中的斧子一動,上前就是一下子,把那柳縣尉直接給開膛破肚。
  隨後笑得道:“這人真是肥大,倒正好烤了吃!”
  說笑之時,一臉的天真燦漫,毫無殺機。
  “不……,你答應……答應放過我的!”
  柳城雙目圓瞪,看著自己胸前傷口處奮力往外吐得肥腸,雙手顫抖著要想捂住傷口,卻終究無能為力,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我是答應過你,可我兄弟看樣子沒有答應!”
  上首坐著的魏先生聳了聳肩,捏著鼻子緩步朝著門外走去。
  來到大堂之前,望著透著一絲光亮的天色,魏先生緩緩伸了伸懶腰,耳邊的廝殺聲已經漸漸消散,整個縣府中除了自己人外已經再沒有活人。
  抬頭看著即將升起豔陽的天色,他嘴角微動,緩緩道:“主上說的沒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為什麼皇帝的位置我們不能坐上一坐?”
  “有人攔著,殺了便是!……”
  

Snap Time:2018-11-20 01:38:56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