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二十七章銀槍白袍小白龍


    初秋的季節,中午還殘留著夏日的炎熱,下午暑氣已經不見了蹤影,大日也有赤白變為豔紅,把世間的一切覆上了一層紅紗。

    衛冉竹放下手中的書卷,一手輕輕挑開窗紗,眺望著遠方的景色。

    幾位隨行的婢女坐在附近的幾輛馬車之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閑話,無外乎是對故鄉的眷戀,還有對京城繁華的向往,言語中倒是少了許多以往的家長短,讓衛冉竹也開始覺得這些下人有了些許的可愛。

    周圍的幾個兵丁看到窗紗掀起,不由好奇的朝車窗看來,似乎想見見聞名泰安郡的衛家千金是哪般模樣?

    衛冉竹身子往車廂陰暗的角落一縮,緩緩放下手中的窗紗,即擋住了外人的窺探,也遮住了自己看風景的目光。

    她的心中滿是疑惑,對外麵那些護衛也心中戒備,也不知哥哥在哪找來的這些護送之人,個個一身彪悍之氣。自己家跟隨的那十幾個護院,本來在自己的印象中威風十足,碰到這些人卻一個個變成了軟腳蝦,尤其是麵對領頭的那兩位,眼神中更是隱藏不住的恐懼,也不知是為何?

    “小姐,你醒了啊?”

    衛冉竹的貼身丫鬟水蓮睜開朦朧的雙眼,聲音中滿是疲倦。

    “都怪那些護衛,這兩天趕得也太急了,我們這一行人又沒有步行的人,都在馬車上還要連夜顛簸,我這骨頭都散架了,這不是要人命嗎?”

    水蓮直起腰來,晃動著身子,細碎的骨節脆響聲不時響起,配合著她那皺成一團的小臉,到讓衛冉竹不由得心中一樂。

    “你也別怪他們,聽說霸下郡的宋修已經起事公然謀反了,雖然大哥遞了書信,但以防萬一還是要盡離開這,到了順安就好了。”

    水蓮自幼陪伴在衛冉竹身側,關係極為親近。兩人名為主仆,實為姐妹,這幾日更是就連休息都在一個車廂。

    “哎,希望點到中原九郡,那有定遠侯守衛,天下太平,物華正茂,世間的繁華那應有盡有,真想見識見識。還有,也不知道未來的姑爺是什麼樣子?水蓮倒是有些好奇。”

    水蓮側身坐好,眼眸中充滿了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期待。

    “誰知道哪?”

    衛冉竹輕輕回了一聲,俏臉微低,把黯淡的雙眸悄悄隱藏起來。

    自從知道自己未來的夫君是當朝太師的嫡孫之後,她也拜托不少閨中姐妹多方打聽了一下,卻不想這人在民間的傳聞根本不像自己哥哥所說的那樣才高八鬥、學富五車,兼且相貌堂堂,風流瀟灑。反而是一個不學無術,整日遛鳥逗狗,出入煙花之地的浪蕩子。

    可就算如此又能怎樣?女兒家的婚事本就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從小受女訓教導的衛冉竹早就明白這個道理,隻是對於哥哥們為了自己的前程不顧及自己的感受有些難過罷了。

    “小姐,你渴了吧?我下去給你打些水來。”

    等了一會,水蓮見衛冉竹時不時的舔舐著自己的嘴唇,開口說了一聲就去掀起車窗。

    “嗯!”

    衛冉竹柔柔的應了一聲,迎著灑落進車廂的陽光朝前方看去。

    突然,她那盈盈秋水般的雙眸猛然一睜,黝黑的眸子,一隻羽箭突然貫穿了前方一位騎馬護衛的咽喉。

    下一刻,那護衛身子一晃就從馬上栽了下來,與此同時,又有不知道多少根羽箭從天而降,落入到前方的人群之中。

    “啊……”

    “小心,有敵人!”

    “散開,各自戒備。”

    慘呼聲剛剛響起,守著一眾馬車的護衛已經開始有序的躲避、調整起來。

    遠處的山坡之上,陳子昂一行人透著茂密的草叢觀察著山坡下的情形。

    “看來這些人都是久經戰陣之人,應該是大涼王的手下,不過咱們的弓箭手準頭也太差了。”

    宋諭遠搖了搖頭,為這一次的攻擊效果感到不滿,三十弓手,每人三到五箭,竟然射下不足十人,其中還有三人是箭虎劉堂射下的,真是有夠丟人的!

    “諭遠,你要求太高了,我們來的匆忙,此地也本就不適合伏擊,彼此相距太遠,一般的弓手能夠射到目標已經不錯了。”

    仲孫遠笑了笑,一拉手中的韁繩,道:“接下來就看我們的了,幾位莊主,咱們上吧!”

    “駕!”

    話音剛落,胯下一夾,仲孫遠已經縱馬躍下山坡,朝著山下的一群人迎了上去。

    “駕!駕!”

    猛虎莊的幾位莊主緊隨其後,最後是耿三娘率領著剩餘的兵丁緩緩圍了上去,衛家接親的隊伍很長,倒也不怕他們掉頭逃走。

    “道上的兄弟,我乃拳槍雙絕嶽老師的弟子白飲,接的是當朝太師府蘇公子的家眷,途經此地未曾登門拜訪是我等不對,不過諸位話都不說一聲就出手傷人,難道就不怕太師府的怒火嗎?”

    一個身高八尺,身體洪大,麵貌俊朗的中年男子一身銀甲白袍,手提九尺銀槍縱馬行了過來,麵對氣勢洶洶的猛虎莊眾人也毫無懼色,眼神中更是滿布昂揚的鬥誌。

    ‘又是一個小白臉!還銀槍,真是有夠燒包的,有本事你用金槍啊?’

    陳子昂在遠處山坡上暗暗的吐槽著白飲的打扮。

    “廢話真多,你以為你師傅是嶽興就了不起啊!”

    矮腳虎雷山性子最直,一夾馬腹揮舞著八卦宣花斧就衝了上去。

    “不知死活!”

    白飲雙目一眯,氣勢一淩,把手中的長槍不慌不忙的放在腰眼之處,槍頭隨著胯下馬匹的呼吸微微晃動,槍杆雖然未動,卻有股如箭直射的氣勢。

    “不好!”

    仲孫遠雙目一睜,慌忙大吼一聲,二話不說就驅馬上前,衝了上去。

    “去死吧!你個小白臉!”

    雷山狂吼一聲,手中的八卦宣花斧已經照著白飲劈了過來。

    白飲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雙腿一夾,胯下戰馬猛地往前一衝,手中長槍借勢猛然刺出。

    槍頭劃破虛空,留下一溜銀芒,耀人雙眼。

    “滋……”

    槍頭點在鐵斧之上,發出刺耳的滋滋之聲,與此同時,白飲腰腹一晃,手腕一抖,手中長槍化作一道圓形,猛然一挑,雷山身子一揚,八卦宣花斧脫手而飛。

    一抹亮銀之色倏忽一閃,雷山隻覺得自己咽喉一涼,渾身的氣力突然一泄,雙目間再無一絲光明。

    

Snap Time:2018-08-22 15:11:29  ExecTime: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