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694蛟龍敖遠(18-02-21)      693蛇妖尋親(18-02-20)      692水神妖猿(18-02-20)     

第二十一章耿家兵法


    馬蹄聲絡繹不絕,嘈雜聲不絕於耳,宋家兵丁行進的隊伍之中,陳子昂坐在顛簸的戰車之上,正一手提著個酒壇,看著麵前的一對鎏金大錘默默地發呆。

    他最後還是選擇了這件被他稱之為擂鼓甕金錘的兵器,就像宋諭遠所說,這兩把錘子直徑都在半米以上,以自己的個子手提這兩把巨錘,往身前一擋,身體肯定被遮擋的嚴嚴實實不留空隙,任來人百般技倆也無處施展,隻能選擇硬碰硬。

    而硬碰硬,自己還會怕誰?如此有了這件兵器,在以後的戰場上自己肯定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更重要的是陳子昂的諸天羅漢相身法進展緩慢,原因就在於體內那像上古凶獸般龐大的氣血能放卻不能收,而這對兵器卻能有助於自己操控身體,如果自己能夠舉重若輕的揮舞著這對錘子的話,估計羅漢相身法也就小成了。

    伸手拍掉酒壇上的泥封,一手上舉仰頭接入奔流而下的酒水,冰涼的酒水入喉之後卻化作熊熊烈火,燃燒的陳子昂熱血沸騰,恨不得當場提著錘子舞上幾個回合。奈何這輛戰車能夠運下自己和錘子已經是勉強,如果自己還在亂動的話,肯定會立馬散架!

    “耿家寨的寨主是耿天賜,據聞他是前朝大將軍耿元柱的後人,耿天賜擅長排兵布陣,手上的功夫也不差,尤其是一手燕子飛鏢,鏢鏢奪命!”

    “不過耿天賜已經老了,估計也舞不動兵器了,需要注意的反而是他的二子一女。”

    “長子耿忠善,天生神力,手使一對重達數十斤的虎頭銅,威猛無比,曾經一人打死了十幾個流浪到此的悍匪!”

    “二字耿忠勤,是耿天賜兵法的傳人,耿家寨的兵丁都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在耿家寨的威望僅次於其父,而且一手劍法耍的也不差。”

    “耿三娘閨名秀英,據聞長得貌美如花,肌膚賽雪。不過她雖是女子,但也是弓馬嫻熟,武藝超群,不輸她的兩位兄長,還有個綽號叫做俏飛燕,想來應該耍的一手精妙的燕子鏢。”

    戰車之前宋家的大郎五郎並騎緩行,宋諭遠更詳細的介紹著自己打聽到的消息。

    “我聽說耿家寨在附近的名聲並不差?”

    宋啟遠緩緩揮動著馬鞭,朝著宋諭遠問道。

    宋諭遠點點頭。

    “沒錯!耿天賜性格豪爽,好仗義疏財,莊佃戶如有困難也能慷慨相助,遇到天災人禍之時,也曾施粥放糧,救濟一方。奈何和我們不是一路,當今亂世還想著屈居一方,世間哪有這樣的事?”

    說著宋諭遠又搖搖頭,耿天賜一把年紀了竟然還這麼幼稚,亂世之中怎麼能容得下一個身具兵法的地方豪強?

    “三弟,你也聽見了,耿家寨的人可不是什麼壞人,千萬別一下子給打死了,尤其是耿天賜和那什麼勤的,會兵法可都是人才啊!”

    宋啟遠掉轉頭來,朝著陳子昂大聲叮囑,他們此去的目的本是定於猛虎山上的匪幫,中途繞個大圈去找耿家寨的麻煩,就是為了他們家的練兵之法,可不能讓陳子昂給壞了大事。

    陳子昂默默地點了點頭,心中暗道:正好趁此機會丈量下自己的控製力,看在手持擂鼓甕金錘的情況下自己能不能收的住力。

    耿家寨距離霍家莊不過百餘,一行人卻走了足足三天的時間,這還是路途平坦,要是碰上崎嶇的露麵,行軍速度肯定還會下降不知道多少。

    這和自己印象中的解放軍行軍速度相差了十萬八千,難怪宋家這麼迫切的希望找個會兵法的人,實在是手下無人啊!就連郡中已經收服的張將軍,也是一位受父輩餘陰而登高位之人,對軍法那是十竅通了九竅,一竅不通!

    烈日騰空,大地一片熾熱,耿家寨前更是劍拔弩張,戰況將起。

    “來者可是宋家大郎,我耿家寨一直遵紀守法,不敢逾越半步,難道宋太守還是不肯放過我們嗎?”

    耿天賜立在牆頭,一臉悲憤的朝著圍在寨下的一眾宋家兵丁大吼。

    宋啟遠驅馬上前,仰頭回道:“耿老先生,豈不聞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就算我宋家放過你們,難道其他人會放過你們不成?老先生早晚要有決斷,何不趁早歸順我宋家,他日功成,你耿家必是我們宋家的肱骨之臣。”

    耿家寨不比霍家莊城固兵利,城牆都是用泥土壘成,高不過丈餘,四下也沒有護城河,寨門更是用些破破爛爛的木塊拚湊而成,上麵有些木塊還十分新鮮,顯然是不久前才用鉚釘釘上的。

    這樣的防禦措施,對於宋兵來說,幾乎就是沒遮衣衫的小姑娘,還不是任由自己這方蹂、躪。

    “駕!駕!”

    寨門突然被人從麵打開,二十多騎騎手縱馬飛奔而來,在宋軍百步之外一提馬韁,十幾匹馬同時在‘希律律’的叫喊中前蹄蹬天,停了下來,整個過程無一人張口說話,顯示出了良好的紀律性。

    宋啟遠看到對麵這些騎手整齊劃一的動作,眼中精光閃爍,看來耿家身懷練兵之法的傳聞不假,從這些訓練精良的騎手就能窺得一二。

    “宋家的人,廢話少說!我乃耿忠善,可敢與我放馬一戰?”

    耿家騎手當中一騎跨馬躍出,朝著宋啟遠張口大吼。

    耿忠善身高八尺有餘,高鼻大口,滿麵胡須,一身寶藍色的紮袖勁裝,外罩一身純白的跨馬服,不足三十歲的他正值壯年,身軀雄壯看上去氣勢不凡。

    宋啟遠一提手中長槍,就要開口搭話,卻不料身邊的陳子昂手提擂鼓甕金錘已經躍眾而出,直奔耿家老大。

    “你是誰家的娃娃?退去,不要以為你手拿著兩個唬人的玩具就敢在戰場中亂跑!”

    耿忠善皺眉看著奔來的陳子昂,因為這個世界交通不便,陳子昂打死霍家雙凶、擒下大聖王座下二匪的事還沒有傳播開來,因而耿忠善並不知道陳子昂的名聲,看他個頭還以為是個孩子。

    “耿家大郎,這是我三弟宋平,他也是天生神力,恰好和你有緣,如果今日你能打贏我家三弟話,我下令退兵也無不可!”

    宋啟遠笑的朝著耿忠善遠遠喊道。

    “此話當真?”

    聞聽這話,不止耿忠善心下一動,就連其他的耿家人也為之意動。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那我就來會會宋家三郎!”

    耿忠善大喝一聲,一夾馬背,胯下駿馬疾馳而出,衝向陳子昂,手中雙更是高高舉起,猶如紙畫上威猛的的天神下了凡塵,攜帶者蒼天的怒吼,狠狠地朝著陳子昂當頭砸下!

    “!”

    大地上憑空響起一聲巨響,耿忠善手中雙脫手飛出,虎口一片殷紅,身軀更是連同胯下駿馬同時一震,震蕩產生的酥麻感瞬間傳遍全身,馬匹更是不受力,竟然雙腿一軟跪了下來,而耿忠善也從馬背之上滑了下來。

    耿家眾人霎的一靜,他們隻看到自家神勇無敵的耿大郎借著馬力揮著雙和對方那矮子的雙錘一碰,下一刻卻人馬俱停,身軀無力的倒了下來。

    “妖法!這人使得是妖法!”

    耿家寨城牆上的一人止不住心中的恐懼,指著陳子昂高聲大吼,發泄著心中的恐懼。

    “三哥天下無敵!”

    宋諭遠突然一舉手中的鐵棍,興奮的仰天大叫。

    “大將軍威武!”

    “大將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天下無敵!”

    宋軍那麵也反應過來,紛紛舉起手中的兵刃仰天大叫,人人都激動的熱血上湧,麵目通紅。

    “啊……,放下我大哥!”

    大吼聲中,耿家的騎手一人已經躍馬奔了出來,卻是位全身披甲的漢子,正是耿家二郎,耿忠勤!

    

Snap Time:2018-02-22 19:08:26  ExecTime: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