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第十章棍棒殺人


    “哎,於二哥赤膽忠心,在下也很欽佩,隻可惜不能搶在董家之前認識於二哥!”

    宋諭遠也低頭歎氣,一臉的遺憾。隨後把手一揮,歎道:“於二哥請走吧,像你這樣的漢子我實在下不了手!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我們再見,希望還能舉杯痛飲,把酒言歡!”

    於禁臉上也不由得動容,抱拳一禮道:“諭遠大量,他日江湖再會,我必與你一醉方休,喝個痛!”

    說完對著一圈的衛士再次拱了拱手,也不撿起地上的樸刀,頭也不回的朝門外走去。

    一眾宋家衛士也佩服他的氣度,又有自家少爺親自開口,紛紛讓開道路,任由他大步離去。

    陳子昂撇了撇嘴,把棍子往肩上一抗,邁步朝院內行去,與於禁側身而過之時,還收到對方一個好奇的眼神。

    “留下一隊人看著,其他人給我搜!”

    宋諭遠看了看跪了一地的俘虜,大手一揮,帶著一群人衝向了後院,他也來過董府兩次,知道董開山雖是個武人,卻喜歡把自己的名貴東西放在書房,因而先去了書房。

    而陳子昂自始至終無人理會,任由他欣賞著董府大院的景象。

    說來也奇怪,前兩世加起來也沒見過幾個死人,結果一穿越到這就見到兩家廝殺的場景,還親手打死了一位將軍,陳子昂竟然絲毫不覺得惡心難受,甚至心麵還有股爽地感覺。

    不過不管是這具本體已經習慣了鮮血滿地的場景,還是自己本就是膽大包天,陳子昂都沒有要探究個清楚的打算,畢竟這樣子對自己毫無妨礙。

    伸手摸了摸牆壁,看來這個世界也有青磚這一樣東西。也是,就連瓷器都有,怎麼可能沒有磚窯?隻是這磚瓦不像生活用品,倒像一件件藝術品,也難怪普通人家用不起,房屋都是土木結構。

    董府相比宋家的大院要小許多,畢竟董開山剛到這上任沒多久,但麵的裝飾卻極其華貴,假山玉石、鬆柏竹青錯落有致;整個院落富麗堂皇,雍容華貴,花園錦簇,山石點綴其間。

    進了一個垂花門樓,就來到了董府的後院,這住著董府的女眷傭人,後麵一進就是董開山的家眷所在了。

    踩著碎石鋪就的路麵,陳子昂蠻有興致的打量著這的風景,心中暗讚董開山一個武將竟然能把自己的院落打扮得如此清新脫俗。

    “啊!”

    一個身穿墨色襦裙的小丫鬟急衝衝的從一側小路上跑了過來,猛一看到陳子昂心中不由得一驚,腳下一拌‘啪’的一聲摔倒在陳子昂麵前,碎石路麵上凸起很多,讓這丫鬟不由得低聲呼痛。

    “竟然還敢跑!找死!”

    一個宋家的衛士從後麵追來,手中刀刃之上滿是鮮血,麵目猙獰,看到地上的小丫鬟二話不說揮刀就對著她的脖頸砍了下來。

    陳子昂眉頭一皺,手中的長棍輕輕往前一點,隔開衛士的長刀。

    “三……三少爺,這賤婢……”

    那衛士一開始並沒有注意陳子昂,實在是他的個頭太容易讓人忽略,此時定眼一看,不由得心中一驚,心中忐忑的張嘴解釋。

    陳子昂晃了晃手中的長棍,又點了點地上的婢女,微微搖搖頭,示意對方不要亂造殺孽。

    這些動作簡單明了,那衛士也是急忙點頭,又從身上拿出一根麻繩,也不顧對方的掙紮,上前纏向婢女的雙手。

    看著不時呼痛的小婢女,陳子昂雙目中的微微露出一絲同情,在心中歎了口氣,再次朝後院走去,隻是一開始愉的心情再也不複存在。

    “跪下!趕緊給我跪下!”

    “跪好,我要是看見誰不老實,我就殺誰!”

    “捆上!”

    一聲聲大喝不斷響起,不知道多少的婢女奴才被趕到一起,然後被捆綁起來等候發落,一個個宋家的衛士更是不斷的對著走得慢的人拳打腳踢,大聲呼喝。

    無數的悲鳴痛哭不斷響起,也讓陳子昂的心情落到穀底,來自地球的靈魂讓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環境,正要轉身離去,一絲悲哭之聲隱隱約約的從後院傳來。

    那是董家家眷所在的位置!陳子昂神色一動,身子一竄就進了後宅。

    後宅之中沒有幾間房屋,其中右側的一間應該是臥室的房門左右大開,掙紮悲哭之聲正是從麵傳來。

    陳子昂兩步來到門前,一見麵的情景,不由得雙目一睜,怒火直衝腦門。

    隻見房屋內一片混亂,幾件羅裙衣衫散落地麵,座椅板凳更是倒的滿地都是。而兩個披甲衛士,正一前一後按住了一位麵貌姣好的婦人,婦人上身的衣衫已經不見,高聳的雙、微微顫顫,下身也隻有一件白色的裘衣還在,也被一個衛士扯住,正要拉扯下來。

    婦人雙手被按,身子躺在一張實木桌子之上,完美的身材,白皙光滑的皮膚更是散發著一股誘人的光澤,口中不停的發出聲聲淒慘的哀嚎,淚水更是掛滿了臉麵。

    “母親!你們這些混賬東西!”

    一個身穿淡紫羅煙群的十五六歲少女突然從間闖了進來,一手拿著一根染血的銀簪,瘋狂的朝著兩個衛士撲了過來。

    “吆,想不到老高竟然沒有搞定這個女的,正好,我們哥倆今天就來個母女、花開!”

    一直按著婦人雙手的衛士雙目一亮,淫光閃爍,鬆開夫人的手腕,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臂,拽過她手的銀簪,狠狠地擲在地上,碎成段段。

    “啊……”

    少女呼痛。

    “放開我的女兒!”

    婦人身子使勁的掙紮,麵前的衛士卻顯得更加興奮,一手伸向自己的腰身,就要去解開自己的衣衫。

    呼!

    房間突然響起一股風聲,還沒等幾人反應過來,一直壓住婦人下身的衛士已經橫移著朝著一側牆壁撞去,半路中身子已經扭曲成一個詭異的弧形,腰腹之處甚至差點斷成兩截。

    當!

    房屋微微一晃,那個衛士貼著牆壁緩緩滑落地麵,身後的牆壁之上一溜鮮血連接著他的屍體。

    陳子昂麵色冷峻的立在房間正中,冷冷的注視著另一個擒住少女的衛士。

    “咕嚕……。”

    那衛士咽喉處不知覺的咽了口唾沫,手一鬆,放開了手中的少女。

    “三……三少爺,小的,小的隻是……”

    話未說完,一根漆黑的棍棒已經從天而降,筆直的落在他的頭顱之上,隻見原本高大的衛士身子一沉,大好頭顱猛然陷入到他的胸腔之中消失不見,也打斷了他的話語。

    ‘**婦女,該殺!’

    “三哥,你在這啊!”

    宋諭遠帶著幾個衛士急衝衝的出現在門前,卻看到這樣的一幅場景,不由得一愣。

    “怎麼回事?”

    宋諭遠臉色一冷,心中已經有了大致的猜測。

    “王家兄弟?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衣衫不整,右手捂著腰間的衛士也從間走了出來,看到廳的情況也不由得一滯。

    “老高,你們是不是又管不住自己下麵那玩意了?”

    宋諭遠雖然是在問話,卻已經猜到了事實。

    “五少爺,我……”

    老高臉上一紅,就要開口求饒,卻見一根烏黑的棍棒突然貫入自己的胸前,一口氣再也喘不上來,雙眸中滿是震驚的停止了呼吸。

    “老高!”

    “三哥手下留情!”

    幾人紛紛大喝,卻根本來不及阻止,眼睜睜的看著陳子昂一棍穿透了老高的心口,幾個和老高與王家兄弟關係不錯的更是控製不住自己的怒火,雙目狠狠的盯著陳子昂,這一刻恨不能生撕了他。

    陳子昂緩緩抽出屍體中的鐵棍,轉過身來臉上毫無一絲表情的直視宋諭遠幾人,手中的棍棒往下一落,發出一聲悶響,他身子一動,朝著宋諭遠走了過來。

    

Snap Time:2018-05-25 05:44:37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