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757回

  
  人死如燈滅,養生館有老人去世,外界知道的人不多。
  養生館對此事的處理很低調,配合其家屬把老人接回城媬鴘澈嶁ヾA連雲嶺村的村民都未必知道,更別提村外的人。
  這是養生館落成至今十幾年,頭一回有人去世,許多老人因此精神都不大好。
  哪怕對方已經九十多歲,屬於喜喪。
  在那段時間,養生館堛漁薵^沉重,每一位老人皆是鬱鬱寡歡不怎麼說話。賴家見狀便讓老爺子晚點再過來,免得受到影響。
  而雲嶺村的其他居民不受影響,日常生活依舊。
  說回柏家,娘倆想坑爹沒坑著,把老二小野給坑了。
  因為孩子爸讓老三找老二做。
  對小染來說,坑二哥比坑爹有趣多了,格格笑著打開視頻找二哥麻煩。
  蘇杏不管誰做,反正有人做就行。
  家埵酗T位能人在,娘倆的生活十分省心。隻要達到目的,走哪條路都行。
  所以,孩子爸很順利地把這件事給推掉了,繼續回總部忙自己的。
  日子一天天過去,原本今年參加高考的雙胞胎,聽從父親的建議在G城多留一年,要重讀高三。
  對姐弟來說,重讀一年沒什麼,更不會枯燥。
  學海無涯,他們從小就是超常教育,重讀高三,所接觸的知識麵早已超越常人。
  在陌生人的眼堙A倆孩子這種成績備受矚目。對熟人來說沒什麼,有其母必有其子,倆孩子重複其母的路罷了。
  由於蘇杏吃過識人不清的苦頭,柏少華也不希望孩子隻會讀書,故而特別注重識人斷物方麵的教育。
  可以說,倆孩子青出於藍勝於藍,比母親當年強多了。
  這不,考完試準備放假了,雙胞胎要先去一趟S市探望大小寶,說是大家約好的。
  另外,他倆離開之前去探望母親的導師文老,受邀去謝姨家吃飯,說謝謝他倆經常給佟家瑤視頻補課。
  佟家瑤比雙胞胎小兩歲,跳了一級,今年中考據說很順利。不管將來成績怎樣,謝師宴是必須的,何況謝妙妙和佟師兄一向喜歡小菱、小野,經常讓女兒叫他倆到家埵Y飯。
  既因為朋友之誼,對倆離開父母羽翼的孩子多加照拂,也是為了讓自家孩子多與高智商的小夥伴接觸。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朋友圈的質量對個人的眼界以及三觀的影響實在太大了。
  更難得的是,佟家瑤麵對倆學霸並不自卑,三人每次見麵都是出題解題,解不完的題海讓他們有說不完的共同話題。
  這種現象,偶爾讓謝妙妙有些焦慮。
  “我看你家倆孩子挺正常的,怎麼我家瑤瑤像個書呆子?”孩子們考完試,謝妙妙給蘇杏打電話說。
  蘇杏給她一個建議,“你和佟師兄多帶孩子出去玩,別讓她老呆在屋堿摁恁K…”不敢說她的經驗百分百管用,純粹交流經驗。
  合適便采取,不合適再找法子。
  老佟事多忙碌,謝妙妙便打算讓女兒隨雙胞胎到雲嶺村作客,體驗一下農家生活。得知蘇杏一家今年要出去旅遊才作罷,兩位母親約好明年假期再決定。
  至於雙胞胎的假期計劃,蘇杏和柏少華讓孩子自己拿主意。旅遊什麼的,等孩子們回來再去也不遲。
  忙忙碌碌的,一眨眼到了七月份。
  放暑假了,村堛澈臚l多了起來。有村外的,也有客人帶來的。而村堛澈臚l就嚴華華家的兩個,和柏家的一個。
  不過,今年小染結交了幾位小盆友,帶回村堣@起玩耍。
  兒子肯交朋友,蘇杏當然很高興,也有一點擔心。
  事實證明她兒子的本質並不安靜,小夥伴一到位他就皮了。
  上樹掏鳥窩,進山抓知了,追黑腳貓玩,下河捉魚,去蓮湖踮著腳尖摘蓮蓬剝蓮子吃……她既擔心自家孩子,也擔心他的小夥伴出意外。
  於是,她在家堨揮丑A一邊練功一邊觀望外界的動靜。
  這不,那群小搗蛋正地站在鬆溪橋上往河婺鶠C在水堙A這些穿著小短褲的調皮孩子靈活得像魚兒一樣遊來遊去。
  小福四隻汪在橋上走來走去,小能也在橋的邊沿坐著,關注這群孩子的動向。
  孩子們安全了,蘇杏卻發現另一個情況。
  有些遊客本來想到橋上走走的,遠遠看見四隻大狼狗或躺若趴或蹲在橋中央,紛紛止步不敢靠前。
  有的繞道走,有的站在原地指指點點。
  見狀,蘇杏心媢犒L一絲異樣……
  晚上,小染和他的幾位小夥伴留宿蘇宅,由小能、小力士代為看管。還有四隻汪守院,蘇杏放心地鎖好院門準備回柏家。
  途中,剛好碰到趙麗娥出來找她。
  “嚴華華帶三位客人找我?”蘇杏聽罷,立馬知道是為了什麼事。
  她家的大狼狗不拴繩一直是怕狗人士心中的一根刺,以前不說,總有一天會有人提出來,所以蘇杏並不意外。
  以前為了讓大家安心,她給四隻汪戴狗繩。
  後來總有賤人要害她,生怕孩子受牽連,她放開四隻汪充當孩子們的守護犬。日子長了,孩子們平安長大了,難不成她又要將自由自在慣的四隻汪拴住?
  十幾年的老夥伴,她不忍心。
  進入休閑居,蘇杏看見嚴華華和幾位男女客人代表坐在用餐區,和安德、陸易他們聊著這個問題。
  “蘇蘇,就等你了。”嚴華華見了她,笑著打了招呼。
  蘇杏笑意淺淺地過來,陸易從旁邊拉過一張椅子給她,“蘇蘇,他們幾位分別是三合院和小雪民宿的客人,想和你說說讓四隻狗套繩的事。”
  民宿的客人中也有怕狗的,有人投訴過這個問題,均被雲非雪駁回。
  雲非雪這人想法簡單,她認為自己不是本村人,無權幹涉別人家的狗怎樣怎樣。如果狗咬了人那是狗主的責任,和她無關。
  同樣的,她提醒怕狗的客人不要來。
  自從有人投訴之後,她叮囑前台在客人預訂客房的時候,著重說明村埵酗趕忖ㄛC繩的大狼狗。
  像今晚這種場合,客人過來抗議是客人的事,她這老板同樣不幹涉,兩邊均不相幫。
  蘇杏坐下後,開門見山地問客人們:“我家狗吼你們了?”
  對方先是一愣,一位女客人有點無語地說:“雖然沒有,但……”
  “那我家的狗咬過你們?”
  輪到一位男客人無奈一笑,說:“雖然沒咬,但我們要防患於未然的不是嗎?一切以人為本,你們打開門做生意,不應該一切以客人的意願與安全為主嗎?”
  “可我隻是本村一戶普通居民。”蘇杏平靜地說,“事實上,你們這麼多陌生人進村,最應該擔心安危的人是我。”
  

Snap Time:2018-10-18 00:04:34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