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98回(18-06-24)      第797回(18-06-23)      第796回(18-06-23)     

第752回


    當天晚上,賴正輝在休閑居招待親朋,他們在梅林村定了房間,至少在當地考察個兩三天當作旅遊了。

    柏少華連妻兒都不陪,更不可能陪賴正輝他們吃飯,應酬一下都懶。

    就在賴的親朋對他充滿好奇心時,他已倒在自家女人的石榴裙下,一醉不起。

    “喜歡理療?”一番激戰後,他細嗅馨香緩聲問。

    “好像你更喜歡。”她睨他一眼,充滿怨念。

    作為合格的枕邊人,她很清楚他的情緒變化。從他剛才的表現,明顯是他更喜歡。

    柏少華笑了笑,不多解釋,“喜歡就去,我找人陪你。”反正她閑著也是閑著。

    “不用,沒安全感。”她全程憂心忡忡。

    聽罷,他眼露出一絲遺憾,並不勉強。

    其實她自身條件好,去那種地方外貌改變不大。

    重要的是,精神層麵的滿足能讓一個人容光煥發,像朵美麗嬌豔的花兒。

    既是花,花開堪折直須折,他摘花的時候出手重了些,引發怨言。至於她是否真的埋怨,隻能意會,不可言傳。

    “明天你真不在家?”

    “不在。”

    本想和她調調.情的,這問題讓他閉眼準備睡了。

    “一群野猴子我看不住。”她懇求道。

    她隻是一個小朋友的媽,其他孩子未必肯聽她的,頭疼。

    他睜開眼睛,“他們父母呢?”

    “父母不會來吧?到同學家玩還要帶家長多掃興。”蘇杏不以為然道,“又不是豪門宴,咱們小家小戶的簡簡單單玩一天就好了。”

    自己小時候在同學家過夜隻要電話報備一下,哪有父母步步相隨的?誇張。

    柏少華默默看了一會兒天花板,給她一個建議,“明天讓小力士、小能全程監控,讓小福小壽它們隨機應變。你一個人怕搞不定就找曼曼過來,找少君、小雪也行。”

    說來說去,參與的人沒有他。

    “你這麼討厭小孩?”她不可思議地盯著他看,“那你帶孩子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能怎麼想?自己的種,跪著也要把他們拉扯大。

    他睥睨眾生般瞥她一眼,“跟看見別人家的女人性感漂亮,自己卻不能動歪念的感受正好相反。”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已得到的時刻想拋開,都是折磨。

    當然,他是指帶孩子的感想。

    蘇杏:“……是嗎?好神奇呀!我改天試試。”

    動不動就撩她喝醋,讓她給慣的。

    柏少華默默瞧她半晌,忽而展顏輕笑,動作溫柔地傾身把她再次壓在身下……

    第二天一早,跑完步的孩子爸被賴正輝叫出省城喝早茶去了,應了他沒空這句話。

    今天小染的同學要來,所以蘇杏和兒子要在蘇宅做準備,不曾跟去。

    “媽,大家喜歡吃冰淇淋,你要多準備一些。”小染的態度相當誠懇。

    小能咦了一聲,“你跟他們又不熟,怎麼知道他們愛吃?”

    小染瞧它一眼,絕交!

    蘇杏笑著把海苔、水果、五穀雜糧餅等零食擺滿一桌,酸奶、牛奶之類的奶製品家長備,不用買。還有雲非雪家新鮮出爐的點心,包括容希做的糕點。

    在蘇杏的意識,孩子的朋友到家玩不外乎先吃點零食,然後滿山跑,水浪,玩累了回來接著吃。

    孩子多了難看管,所以她聽孩子爸的,吩咐四隻汪隨時準備跟隨小屁孩們的活動。怕小福它們力有不逮,她特意借了少君的哼哈二將加入保姆的行列。

    “你這陣仗哪像同學聚會?我看像防爆演習。”筱曼不請自來,對娘倆的辦事能力感慨萬分。

    娘倆不理她的明嘲,新手上路,情有可原。

    零食、果汁飲料準備好了,蘇杏開始叮囑兒子,“別帶他們去危險的地方玩,比如山,河的筏子。不能去昌爺爺家搗亂,那是你和哥哥姐姐玩的地方……”

    劈哩拍拉說了一堆,筱曼一臉無語,“那你讓他們玩什麼?”

    “我準備了滑板,”蘇杏指指倉庫的方向,“或者溜冰也夠他們玩一天了。”

    再不行,下地幹活怎麼樣?小孩子要多做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農村小學的學生肯定是鄉下孩子,種菜應該不陌生。

    話說她家菜地長滿了草,該清理一下了。

    她的想法很美,小染也無所謂,做慣了嘛。

    可是,當一輛又一輛高檔私家車出現在門前時,她傻了眼,憑本能讓家長們把車停在宅子旁邊別擋道。

    還好隻有五輛,其中兩戶是搭的順風車。

    大熱天的,男家長穿西褲,著短恤,手臂夾著一個黑色公文包;女家長們挎著名包包,踩著高跟鞋,打扮得十分正式。

    不明就的人,差點以為蘇宅正在舉辦名流宴會。

    “你好,你就是小染媽媽吧?真的好年輕,我姓許,我老公姓馬……”

    姓馬,姓趙,姓周和姓梅的也有,全是附近村子比較富貴的人家。有的夫婦一起來,多半是母親帶孩子過來。

    有同班的,也有高年班的,關鍵是每戶來的不止一個孩子。

    時間,蘇宅的院吵吵嚷嚷的,格外熱鬧。

    幸虧有筱曼忙進忙出服務一群小屁孩,偶爾安德過來瞧瞧。不然她一個鐵定忙得團團轉,還要應酬家長們。

    眾人等了好久,始終不見傳說中的那位男主人。

    有人便忍不住問:“咦?小染爸爸不在家嗎?”

    蘇杏一愣,隨即笑道:“不在,昨晚有位老朋友進村,今兒一大早他們就出去了。”

    “哦,”眾人大失所望,有人遺憾地說,“還以為今天有機會跟柏先生談一談省下達的條文是什麼意思,看來要等下次了。”

    “還能什麼意思,咱這旅遊區今年的收益跟去年沒法比。梧桐、大豐相繼超我們幾個點,未來又要拖後腿……”家長們說話一套套的,男的女的皆能接上話。

    唯獨蘇杏保持微笑,時不時給大家添茶。心底的一個小人兩眼發暈呈蚊香狀。

    說好的同學會呢?

    “……所以小染媽媽,哪天小染爸爸有空麻煩通知一下。他在國外見多識廣正好提點提點大家,你們說是不是?”

    “哈哈哈,對對對,難得孩子們有緣成為同學……”

    有時候,聽人家說話不必完整也能找出主題來。

    等笑聲漸止,蘇杏了一聲,自嘲地說:

    “他哪有你們這般聰明勤?在家從來不提公事,要麼打發人家去公司找相關部門談。閑又閑不住,經常找借口往村外跑,你們別指望他了,這人靠不住。”

    難怪他不肯參與,在外邊怎麼應酬都行,他最討厭在家遇到這種場麵。

    

Snap Time:2018-06-24 13:26:48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