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751回

  
  第二天,柏少華沒有陪蘇杏逛超市,因為賴正輝帶著一群兄弟子侄進村要找他敘舊。
  據說他有個提前退休的叔父受朋友的推薦(慫恿),非要到雲嶺村養老。
  所以,今天那些親人組團過來瞧瞧村堛瑰藿牷A沒的誤信人言把自家老爺子給禍害了。
  賴正輝到了養生館就把他們扔下,自己過來找柏少華聊天。養生館那邊有人接待他們,他隻負責帶路,不帶解說的。
  他的到來,正合柏少華心意。
  說實話,他不喜歡逛超市,往日是兩人都無聊才陪她逛逛。如今在村堙A明顯隻有他一個人覺得無聊,她有很多小夥伴可以約。
  “曼曼,她交給你們了。”他要靜靜。
  “木問題。”筱曼回他一個OK的手勢。
  蘇杏斜睨,“叛徒。”
  “知足吧,至少我肯陪你。”筱曼損她的時候不遺餘力,雙手一抱把人拉去車庫。
  蘇杏被拉著走,鄙視她一眼。
  想當初,這枚小辣椒是多麼的嫌棄他。
  如今好了,成迷妹了,每一次見了他都是華哥長華哥短,路人聽了還以為她是追星一族。
  其實,夫妻倆逛超市的次數五隻手指還有剩。她對他的爽約談不上怨言,純粹找個逛街的伴。
  既然有人自告奮勇,他去不去都無所謂了。
  有筱曼在不怕沒人作伴,她跟雲非雪、周子葉成了好閨蜜,需要找人陪的時候一個電話搞定。
  周子葉的花店裝修已接近尾聲,鮮花供應也談好了,靜等開張。難得千年宅肯出門一趟,她倆怎麼也得舍命陪君子約在省城逛街,順便帶她參觀花店。
  四個女人湊到一塊作天作地,超市、美食與流行服飾,外加美容spa生活館走一趟,不到傍晚大概回不了家。
  “蘇小姐的皮膚保養得真好,連一條笑紋都沒有呢。”準備給她做水療的理療師羨慕道。
  蘇杏心堳ㄓ@下,開玩笑地解釋:“那是,夫賢子孝,心寬體康,皮膚自然就好。”
  理療師還沒說話,筱曼又懟她,“拉倒吧!你不就是仗著年輕嗎?過幾年且再看你……”
  段子一般的口吻引人發笑,周子葉捂住自己的臉也調侃說:“生過孩子的女人容易老,一過三十五歲就老得很。你呀,等到我這把年紀再瑟也不遲。”
  你一言我一語,話題很便岔開了。
  這是本地一間檔次較高的SPA館,無論做哪一項她們四人必定在一起。雖是臨時起意來這個地方,享受歸享受,安全必須有保證,筱曼一直暗中留意能看到的人。
  四人中,真正身心輕鬆的人隻有雲非雪和周子葉兩人。
  蘇杏正在心婼L算年紀和樣貌的問題,如果婷玉找不到讓人變老的方法,她隻能接納柏少華的建議打催老針了。
  唉,說到底還不是夠信任他,她好怕有副作用……
  女人有女人的娛樂,男人有男人的消遣。
  鄉間小道,柏少和賴正輝邊走邊聊生意。
  前麵有幾隻大白鵝伸長脖子左右張望,井然有序地排隊走著,乍眼看去像在給他們帶路。
  “國內的科技水平是比以前進步,但和國外比較還是有差距的。就拿智能機器人來說吧,你家剛才那個像小孩似的,讓我兒子看見非瘋了不可。”
  想起剛才看到的小力士,別說兒子,賴正輝自己也無比羨慕,投資人工智能技術的決心更加堅定。
  柏少華微笑道:“加盟的問題不大,他們公司樂意和人合作加盟,提供組裝、包裝和銷售技術。像你剛才說的,要在華夏辦一間擁有完整流水線的廠是不可能的。”
  “核心技術是我們在產業堛矕薔e據優勢的倚仗,給了你就要給別人。物以稀為貴,我總不能把自家的勞動成果搞成白菜價。就算我肯,其他股東也會反對。”
  雖然股份是他給的,給了就是別人的,在經營方麵少數服從多數。
  賴正輝聽罷十分為難。
  核心技術不僅他想要,其他合作投資的夥伴也想要。光隻有一間門店等於脖子永遠被人卡住,太被動了。
  但柏少華說的對,沒人樂意看到自家的辛苦成果成為廉價貨。
  除非有人肯退一步,否則談不下去……
  正想著,路過一戶人的家門口被喊住了,“喂,少華,哎?小賴?什麼時候回來的?”
  賴正輝定眼一瞧,原來是財叔,立馬爽朗笑開了。
  “剛到,我家有位叔父要到村媥i老,他的兒女孫輩不放心特地過來看看環境。”瞄瞄財叔院堥滌狐牧爾眶戭[,葉子青青的,“喲,財叔,你家葡萄熟了?”
  “還沒呢,過幾天吧。李子倒是熟了,給,嚐嚐,少華你也來一顆。”財叔十分熱情地端過石桌的果盆。
  “不了,謝謝。”柏少華溫和拒絕。
  賴正輝見果盆埵陷X顆紅彤彤十分可愛的小李子,時口舌生津,忍不住伸手拿起一顆用力一咬,頓時五官皺成一團。
  “哇喔,好酸。”
  “哈哈哈……”見有人上當,財叔哈哈大笑起來。
  柏少華見狀忍俊不禁,自從老財叔被自家的李子酸倒牙後,經常拿著它到處哄人吃,說是與眾同樂,不少人中過招。
  相請不如偶遇,兩人在財叔家的院子坐下一起聊天。
  “來,嚐嚐這個,這次真的不酸。”財叔笑盈盈地端出另一盤來,“新吃法,夾爆再泡辣椒水,超好吃。我們自己配的水,絕對幹淨,你倆趕緊嚐嚐。”
  盛情難卻,兩個大男人也不矯情,各拿一顆嚐了嚐。
  “?味道不錯。”賴正輝頗驚訝,“財叔您從哪兒學的?”
  “前陣子有位客人路過,看見我家有棵李樹便談起各地不同的吃法……”見兩位年輕人吃得滿意,財叔得意地談起來由。
  三人閑來無事掛心頭,清酒一壺果一盤,外加炒花生一碟,清風陣陣,涼爽宜人。
  談著談著,不知不覺中提到嚴華華這些年的遭遇,談起她遇人不淑和生活上的不易。
  “姓蕭的真不是個東西!”賴正輝聽罷薄惱。
  大家都是成年人,做不成夫妻,昔日那一點情誼還在。但又如何呢?他遠在京城,她若碰到什麼困難自己根本幫不到。
  “少華……”
  “你不用多說,”柏少華打斷他接下來想說的話,“除死無大事,其他困難恕我無能為力。”
  “哎,我說你一個大老爺們怎麼那麼小氣?”賴正輝不滿道。
  柏少華笑笑不說話,財叔看不過去了,替他辯解,“他不是小氣,你懂的。”
  “哦,對,忘了你是‘氣管炎’。”經高人提點,賴正輝一拍膝蓋恍然大悟。
  “可不,當初小百合在的時候他連瞄一眼都不敢。”
  “不會吧?!爺們慫成這樣,丟臉!你應該學學我,我做什麼她從來不多問……”為了應酬,陪同朋友和客戶花大價錢看了幾次,家堥漲麆戌r不提。
  柏少華默然,笑看兩人一唱一和地調侃自己。
  天南地北,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一天的清閑時光就這麼悄然過去了……
  

Snap Time:2018-10-18 01:08:22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