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888回(18-08-09)      第887回(18-08-09)      第886回(18-08-08)     

第750回


    容希無可疑之處,這是婷玉當初查過的。

    既然如此,蘇杏自然沒必要追著他轉,她沒有偷窺別人隱私的習慣。

    兩人同方向走了一段路,到達十字路口,容希駕駛電瓶車越過馬路往南投商場的方向走。而蘇杏的視覺右轉飄往學校,準備偷看兒子的上學狀況。

    無意間,她的眼角餘光瞥見對麵路口的容希突然停車向後張望一番,目露不解之色。

    蘇杏:“……”

    他不會看見她吧?

    這不奇怪,作家的神經比較細膩敏感或許有一丁點的感應。不過他什麼都看不到,繼續開著電瓶車走了。

    蘇杏放下心來,正要去學校,忽然耳旁一聲疑惑輕喚:“蘇蘇?”

    誒?

    她一愣神,眼前景物一陣晃悠天旋地轉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十分不舒服。

    像上回做夢夜訪艾伯的情形……

    等蘇杏心神穩定一看,孩子爸正萬般無奈地看著她,沉聲問:“你在練什麼功?”跟她上回做夢一樣的情形。

    “沒練功,我……”

    她定了定神剛要解釋,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伴隨一股饑餓感,引起陣陣惡心,不由得臉一垮,一把握住他的手。

    “我好像很餓。”

    “你已經大半個月不吃不喝,當然餓。”柏少華見她餓得直不起腰,淒慘可憐,便一個公主抱把她抱上書房的床榻,“先喝水頂一頂,我去給你下碗麵。”

    蘇杏臉色慘白,雙手哆嗦著接過他遞來的一杯溫開水,咕嚕咕嚕地灌下去……

    不大一會兒,一碗清湯麵擺在她麵前,餓狠了,顧不了形象狼吞虎咽中。半個月不曾吃喝,為免腸胃不適隻能讓她吃清淡一些。

    “人家練功你練功,怎麼你練得麵青唇白一副營養不良的樣,走火入魔了?”柏少華很好奇。

    “我沒練功。”蘇杏再一次強調,刻意降低聲音,“那塊玉對我沒用。”

    柏少華淡定反駁,“怎會沒用?十幾天不吃不喝會死人的。”她能活著,臉色看起來還行,證明那玉對她有作用。

    “光活著有什麼用?”蘇杏並不滿意,分外悵然,“我以為好歹能學點什麼,或者給我一些寶物。”比如空間之類。

    誰知空歡喜一場,拍照存檔這等事習慣了也沒什麼方不方便的。

    由此可見,那塊玉璧對她來說就是雞肋。

    “要不我拿去幫你換錢?”某人投其所好,好歹彌補一下她受創的心靈。

    饑渴交迫坐了大半個月,得出這麼一個結果確實打擊人。

    蘇杏搖搖頭,“我雖然用不上,亭飛能用,等會兒我給她電話問問什麼時候方便。”隨後把玉璧帶給她的好處說了一遍,順便問他還記得蘇宅漏電的事嗎?

    “那是餘薇出於嫉妒幹的。你別輕易動用精神力,萬一受到攻擊很容易受傷。”他提醒她說,“我能控製你別人也可以,小心為上。”

    比如今天,若非聲音很熟悉,他已經想法子把她帶回實驗室。

    他這麼說也有道理,比如容希,連一個普通人都依稀察覺她的存在,更別說異能者,被逮到可不是鬧著玩的。

    蘇杏撇一下嘴角,“那它對我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我本來想利用它找到重生者的。”

    除了不必拍照存檔,一旦離開玉璧,她就不能站在上帝視角看待人生了。

    “他們在外邊像石沉大海,你往哪兒找?”柏少華安慰她,“不如順其自然好好練你的速度,別到處亂跑。”

    免得一不小心又跑到平行時空去,那邊有他,她能不能回來尚屬未知數。

    “我沒亂跑,”蘇杏不知他的心思,“我想趁玉璧還在摸索新技能……”

    夫妻倆正說著,院外響起一把少年的聲音:“小吉,我爸媽在嗎?”

    是小染,他在圍牆外抬頭問癱在圍牆上的一坨小吉貓。人家正在曬太陽,眼睛眯了眯,不理他。

    “問它不如問我,在。”小能皮一下地說。

    小染抿抿嘴唇,正門不入,身手利索翻牆入內。四隻汪認得他是小主人,僅僅是汪了一兩聲。

    很,小小少年衝上二樓的書房,“爸,媽,你們在幹什麼?”

    “在聊天,”蘇杏見他滿頭大汗,心疼道,“什麼事要跑得那麼急?”

    “後天周末,”小染點點頭,看著父母,“有幾位同學想來我們家作客,可以麼?”

    “可以呀!”蘇杏順便瞄一眼柏少華。

    對方笑笑說:“我後天有事,你們自己拿主意。”對別人家的小孩沒耐心。

    見他也沒意見,蘇杏便跟兒子商量,“你要把小朋友喜歡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告訴我,我得做做準備。”看看時間,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少華,今晚去商場逛狂?”

    給孩子們和自己買點零食,還要有一些玩具什麼的。

    “明天一早去,今晚你要好好休息。”柏少華揉揉兒子的小腦袋,“去洗臉。”他要回去做飯了。

    於是,小染去了浴室。

    而緩過勁來的蘇杏把自己的碗洗了,然後倚在浴室門口,交代他明天回校問小盆友在飲食方麵的注意事項。

    “好麻煩哦。”小染聽得厭煩,眉頭擰起,心不太情願了。

    他親媽也是怕麻煩的人,點頭歎氣,“是挺煩的,所以我從小沒請過小朋友到家玩。但你是男孩子,要交些朋友。”性格開朗的女孩也需要交朋友。

    她天生不擅長交際,沒辦法。

    “不交行嗎?”小染開始覺得累了,默默地眨眨眼睛。

    “既然答應了就不能輕易反悔,試一試吧,如果你不喜歡咱們以後就不請了。”蘇杏折衷道。

    事到如今,也隻能這樣了。

    小染鬱悶地長歎一口氣,長長的睫毛眨得很慢,無精打采的小眼神讓他像個憂鬱小王子……

    趁兒子洗澡,蘇杏給婷玉打了一個視頻電話。等拔通了才意識到有時差,對方此刻已是深夜。

    “蘇蘇?”婷玉居然還醒著,披星戴月,行色匆匆。

    蘇杏瞧瞧她那邊的天色,“你這是去哪兒?”

    “南邊有疫情,我們要連夜出發盡趕過去。”婷玉不便多言,臉龐清麗略瘦,“你在家怎麼樣?沒人找你麻煩吧?”茶室三美的事她聽說了,知道是誰的傑作。

    能讓他出手,八成是三美中有人找她的碴並且很過分。

    一般的情況,那男人懶得動手。

    “我找到一塊玉想送給你,你什麼時候能回來一趟?”蘇杏落落大方地說。

    她的首飾幾乎全是玉,隨便拿一塊做借口。

    婷玉秒懂,“先擱你那兒,估計中秋我可以回去一趟。”

    明白對方的處境,又不方便說話,蘇杏叮囑她幾句注意安全便結束了通話。

    至於玉璧,雖然對自己作用不大,偶爾欣賞一下心情也很好。畢竟是千年古玉,貨真價實,市麵上格外稀罕的寶物。

    就算不是她的,能占有一陣子便心滿意足了。

    

Snap Time:2018-08-14 21:49:08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