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505回


    韓芳沁仍在國外流浪,女兒韓芝在國內窮遊。

    二十歲的孩子自尊心重,上次泉月山莊的流言事件讓她很受傷。

    她認為自己不過是隨口一句,是柏家小題大做害大家忙活一場。並且埋怨親媽把她當成巨嬰天天帶去參加煩悶的宴會,認識那些亂七八糟的人才出事的。

    還說從此以後不去泉月山莊住,讓親媽把別墅賣了。

    說什麼傻話呢。

    泉月那地段好,位於多個旅遊景點的中心,別人想買都買不到。娘倆又不止一處房子,就算以後不住了,留著升值也不錯。

    娘倆溝通不來,韓芝和朋友在國內參加一個什麼騎車遊,是她同學的熟人開的俱樂部,邊成員都是中青年人。

    孩子大了,要有自己的社交群體。

    就像自己第一次獨自出國旅遊,盡管父母很不放心,最後還是尊重她的意願。

    所以,她要放手讓孩子玩去。

    F國一具廊巷的休息區,韓芳沁和友人點了些東西打算邊吃邊聊天,誰知接到國內友人的一個電話談了一陣。

    過後,她便給另一位好友打了電話。

    “元元,她不同意,你死心吧。……嗯?把她電話給你去溝通?問過了,人家沒興趣談。地址更不可能有,誰會為了一個外人得罪朋友?”聊了好久才掛電話。

    “說話火氣那麼大,誰找你晦氣了?”友人很關心。

    “前陣子元元看中一對夫妻,想找他們做個測試,人家不肯來,她有點鬱悶。”韓芳沁態度隨意。

    友人皺眉,“她手上不是很多名單嗎?全反悔不來?”

    “那倒不是,這事怪我,”韓芳沁頓了下,“她前陣子想捉弄一個男的替我出口氣,結果那男的太有個性,把她的火點著了……”

    反正有時間,她把整件事說了一遍。

    泉月山莊有一對退休夫婦和老韓夫妻很談得來,她勸他們參加活動,順便讓他們問問安馨蘭和蘇杏是否有興趣參加。安馨蘭懷有身孕肯定去不了,而她的目的是借安馨蘭的口勸蘇杏參加。

    可惜柏家夫婦脾氣相當,都不喜歡社交,推了。

    “哦?”友人感興趣了,“那男的很帥?”

    韓芳沁仔細想了想,點點頭,“的確帥。”還高冷範。

    “那元元肯定想搞事,你別理她。”

    “我知道。”

    好友的尿性誰不知道?

    凡是碰見看起來感情專一的帥哥,她都要使出渾身解數用各種方法來測試,終使情侶、夫妻感情產生裂痕,有些甚至因此分手。

    有些人看不慣她的作風,奈何她能說會道聽起來很有道理,辯不過。

    “你們呀,跟所謂的好男人接觸多了,遲早撞板。”

    韓芳沁聽著友人滔滔不絕的話,笑而不語。無意間抬眸瞧一眼對麵街道,忽而一愣,注意力被一道挺拔的身影給吸引住。

    “怎麼了?”友人疑惑地隨她看一下對麵。

    韓芳沁用眼神示意友人看對麵街,那坐著一位相當搶眼的大帥哥。

    “對麵,手邊有一根拐杖那個男的……”

    他貌似要了一杯飲料擺在跟前,全神貫注看著手機,五官輪廓的線條完美流暢,俊美異常,端坐不動的姿勢輕閑優雅,格外搶眼。

    女兒曾說過,年輕一代流行說異次元帥哥、美女,意指帥得過分,美得驚人,在現實世界中不存在的人類。直到遇上才知道,是眼界限製了大家的想象。

    其實世界包羅萬象,什麼樣的人都有。

    對麵那位就是。

    真的好巧!

    先是泉月山莊,繼而是紐西蘭,今天的F國行……巧得有些過分。

    友人聽完她的描述,又看看對麵那位男士,驚詫連連,“天哪!難怪元元鬱悶,如果我還是未婚肯定也鬱悶。芳沁,你們這麼有緣……莫非他是故意的?!”

    好友的調侃讓韓芳沁笑噴,“別亂說,人家不僅高富帥,除了已婚,還看不起人。”尤其看不起她,每次都是暗藏諷刺。

    “或許人家不是看不起你,而是故意引你注意。”友人一本正經地撩她,“有些男人就是這樣,為了引起心上人的注意老做一些幼稚的舉動。至於結婚,結了還可以離,蒼蠅不叮無縫蛋……”

    “呸,你才是蒼蠅……”

    韓芳沁笑著打斷她的話,再看過去時,對麵街的男人已經不在了……

    說回國內,即便換了一位負責人,梅林村一帶的旅遊景區規劃依舊進行得很順利。現負責人雲化龍不惜紓尊降貴,去雲嶺村向前負責人餘嵐請教計劃書的內容細節。

    兩位負責人之前一直是對頭,如今以大局為重,不計前嫌,攜手合作共同為本地鄉農謀福利,頗讓世人稱道讚頌。

    有人歡喜有人愁。

    這些年,隨著特色街道規劃的日益完善,梅林一帶的建築逐漸成形,各種具有特色的客棧、店鋪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梅林客棧不再是當地最具特色的客居,不再是遊客首選的對象。如今餘嵐還撒手不管,導致人心離散,在服務、衛生等各方麵跟不上,生意大不如前。

    這都沒關係,現在的當家人是餘薇,她不懂怎麼經營,沒客人來就罵職員不用心。罵完管理層罵基層,以為罵得大家怕了就會努力工作,繼續客似雲來。

    挽救客棧的生意由員工負責,她如今一心想著如何挽回男友的心。

    她上次在國外找了一圈,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硬是不見男友的身影。正當絕望之際,她想起未來的小叔子,於是給他打了一個電話,對方馬上來見她。

    伊凡的到來給了她希望,他說要回雲嶺村,她便乖乖跟著回來。

    這些天,她一直尋思著找他問男友的下落。

    可他不住梅林客棧,說住膩了。

    雲嶺村不收留他,他帶著朋友們跑去下棠村附近找地方住,或許要住到九月份。

    他的朋友群中有一位是華裔,能和當地人溝通無障礙。

    當餘薇找到他時,他和朋友們正在荷塘和幾位穿複古服飾的漂亮女孩們自拍發朋友圈,玩得樂不思蜀。

    當然,伊凡不敢亂來,同時不許朋友們亂來。

    雲嶺村的老哥警告過他,敢在附近一帶毀他名聲便讓親弟做華夏新時代的第一位太監。

    這是華夏,華夏是一個專.製社會。

    兄長們一個個都英明神武,煞氣重,不能得罪,他在誰的地盤就聽誰的。

    

Snap Time:2018-08-19 13:36:47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