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490回


    孩子長大了,講道理了。

    小菱知道母親和兩位弟弟要走,她不吵也不鬧,但紅著雙眼一手揪住母親的衫角不放,挺讓人心疼的。

    “小菱,你的癢癢粉做出來了,媽媽等著你下回能做出止癢粉來。好好跟姨母學,八月底媽媽和弟弟來接你。”看見孩子這模樣,蘇杏也是百般舍不得。

    小菱接到母親的任務,心底開始躍躍欲試,點點頭。

    “媽咪記得來接我。”

    “好。”女兒的離愁被分散,蘇杏笑得更加不舍。

    隻是孩子長大了,總有飛出去的一天。

    她家的孩子飛得早一些。

    縱有萬般不舍,終有離別時,小菱和小野、小染告別後,便看著母親和弟弟們坐上姨丈的車去了機場,雙眼瞬間又紅了。

    “菱兒,去藥房做一遍時效六個時辰的癢癢粉和誘鼠香丸,我等會兒檢查。”婷玉垂眸看了小姑娘一眼,不給她感傷的時間。

    小姑娘畢恭畢敬地向她行了個禮,小手擺擺,淡定自如地去了藥房。

    秦家倆小子三歲多了,見狀也想跟著她進去,被婷玉一手逮一個掙脫不開。

    每次看見小丫頭的恭敬模樣,白姨心總是很稀罕。

    “小蘇頑固不化,生的孩子倒是很乖巧,八成是遺傳父親那邊的。”

    “媽,您可別在孩子麵前這麼說她母親。蘇蘇本性乖巧,往日的頑劣都是環境逼出來的。”婷玉提醒婆婆說。

    白姨瞅她一眼,“我知道,我還不至於老糊塗。”

    那姑娘再怎樣也是別人家的事,教別人孩子和親媽離心太缺德了,她做不出來。

    不過,盡管那姑娘不怎麼通人氣,身邊能有一位閨蜜一個丈夫寵著她,挺讓人羨慕的。

    看著轉身忙碌的兒媳婦,白姨心默默歎了下。

    實話說,這兒媳婦平日待人處事,周到細致,讓人挑不出錯來。對待醫患自有一套標準,誰也改變不了,這一點不但不被人排斥,反而得到大部分人的讚許。

    作為婆婆,白姨自然是開心的。

    可她心明白,這兒媳婦不是十全十美的人。凡是和那位姑娘有牽扯的事,她所有的底線、原則都會隨著對方的需要而變化。

    白姨偶爾會這麼想,如果倆姑娘其中一個是男的,那肯定就沒柏少華、秦煌什麼事了。

    一直以為倆姑娘各自嫁人了,感情會隨著生活、時間慢慢變淡,兒媳婦的心終會全部落在夫家人身上。

    但事實非她所願……

    正想著,忽然眼前多了一根棒棒糖。

    “奶奶,吃糖糖”小寶努力舉著自己的小胖手。

    白姨頓時心暖,“哎好。”嚐了一口,“好甜,小寶真乖。走,陪奶奶散步去。”笑地說著,向屋打了一聲招呼,牽起倆孫子的手出了門。

    世事難兩全,有得必有失。

    記得自己最初的願望是希望兒子能娶到亭飛,生倆胖娃娃。

    如今都實現了,強求再多便是奢求。

    隻是,她很擔心那姑娘男人的身份將來會成為別人攻訐自己兒子的借口。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兒媳就為難了。

    ……

    終於,在晚上九點多回到梅安市。

    蘇杏推著熟睡中的小兒子,和小野走出通道時,第一眼便看見柏少君站在通道盡頭等著娘仨。

    小野幫母親推著行李來到少君眼前,往前一蹦,“叔叔!”

    “嘿!”柏少君抱起他轉了幾圈,然後過來瞅瞅小染,再幫蘇杏推行李,“怎麼不帶個人幫忙推行李?”

    “小野不會亂跑,用不著。”蘇杏解釋。

    主要是她不習慣,就算是家的幫傭,她暫時也做不到把對方當成透明的。要想很多話題跟對方閑聊,太安靜的話氣氛有點尷尬,不自在。

    得知她的顧慮,柏少君無語,“隻有員工怕老板尷尬的,哪有老板怕員工尷尬的道理?別忘了你是老板娘,該想話題的是別人。”

    “哎算了,不管了。”蘇杏問他,“你車停在哪兒?小野,下來自己走。”

    柏少君放下小野,帶她們幾個去門口,“陸易開車,就在門口等。”

    果然,走出門口,一眼看見那輛熟悉的車子和一張熟悉的麵孔。見他們出來,陸易下車,少不得又和小野來一場親切的問候。

    休閑居的人休完假回來,在一周前重新開了張。

    一行人回到雲嶺村時已是十點,休閑居燈火通明,幾位客人寧坐在門口閑聊,也不願意在店吹空調。

    夜風涼,在散發泥土芬芳的田野邊和人聊天,既是清閑,也是一種鄉趣。

    車子在蘇宅的院門前停下,留下柏少君幫忙,陸易回餐廳給大家做宵夜,端來的人卻是安德。

    一來陸易怕蘇宅的貓,二來,幾個孩子都是他們看著長大的。一個月不見,分外想念,眼看又要分開兩個月,當然要過來瞧瞧。

    一陣忙碌過後,蘇宅清靜下來。

    趁小兒子還在熟睡,蘇杏讓小野洗了澡,換上一套唐朝農家的小衣裳,給他收拾一個小包袱。

    “小野,你還記得寧先生家在哪兒嗎?”蘇杏在兒子跟前蹲下,認真地問他。

    小野看著母親點點頭,“記得,在唐朝。”

    又長了一歲,慧眼漸開。

    蘇杏看著孩子的眼睛,認真道:“小野,唐朝是我國很古老的一個朝代,除了媽媽,沒有人可以去那。同樣的,我們也不能讓寧先生他們知道你來自現代……這是我們的秘密,懂媽媽的意思嗎?”

    “知道,”小野說道,“爸爸說過,無論媽媽帶我們去哪兒都不能跟別人說,包括少君叔叔他們。”

    “對,”孩子的早慧,孩子爸的知而不言,讓她在想哭的瞬間摟著兒子,“兒子,謝謝……”

    小男孩摟著母親,學她經常做的拍拍背,安慰道:“媽咪不怕,我和爸爸和小菱會保護你噠。”

    “好……”

    這回她沒忍住,眼淚落下來。

    沒多少時間讓母子倆感性,來到書房,鎖好門窗,拉上窗簾,僅僅亮著一盞燈。身穿漢服的女子低頭看著兒子溫柔淺笑,牽住他的手,走進一片淡淡的光芒。

    與此同時,京城一條老街的小藥鋪,一間關得密實的房也微微亮了一下,很便已消失……

    第二天,出現在人們麵前的隻有母子倆。

    清晨,在屋外村民的吆喝聲中醒來,推開窗戶往外看了看,原來近日無雨,有點幹旱,大家一早便開始忙碌要往田灌水。

    時隔一個月,村的歲月一如往常,不緊不慢,沒有變。

    

Snap Time:2018-08-22 15:11:25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