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476回

  
  其實蘇杏做的飯菜能吃,無論肉、菜絕對熟透。
  太熟了,肉有點硬,菜有點老,有韌勁。
  考慮到孩子從小吃爸爸煮的美味佳肴養叼了胃,所以,她特意把肉撕碎了重新做成肉糜給孩子們吃,用帶有一絲焦香味的肉湯煮的。
  煲湯的時候真是一言難盡。
  任何一個人做菜的時候,不可能一道道來,都是一邊煲湯,一邊抓緊時間炒菜的。
  所以湯被燒幹了,有點糊味她才醒悟過來。見隻是糊了一點,所以她重新加水再煮。還好忘了加湯料,加水之後才扔進去,就成了一道散發淡淡焦香味的湯品。
  她極少用高壓鍋,小的時候,父親用高壓鍋燉雞。她聞香而至時,的一聲,鍋蓋從頭頂飛過,嚇得父親連滾帶爬跑過來把她抱走。
  童年陰影巨大,一般情況之下她不用高壓鍋。
  不管怎樣,味道好不好是次要的,菜肴肯定熟了。肉也是煮熟了再挑出來翻炒,就看大家肯不肯賞臉了。
  看著擺在眼前的一碗爛糊糊的肉糜,倆小心惶恐,異常排斥。
  雖然小弟弟經常吃,好歹色香味俱全。他今天的吃食還是廚師做的,忒幸福。
  而姐弟倆的這一碗……
  孩子們不約而同地往父親大人那邊瞧了一眼,但見他麵不改色地挾起一根蔫蔫的青菜放進碗慢慢吃著,頓時心理平衡了。
  拿小勺子舀一口嚐了嚐,嗯,味道還行,起碼油鹽不缺,不鹹不淡。
  糜爛的粥帶了一點糊味,還可以接受。
  不像父親吃的那根青菜,嚼了半天還在嚼……
  雖然氣氛安靜得有些詭異,起碼大家很認真地吃她做的飯菜,蘇杏算是心情最輕鬆愉悅的人。
  哦,還有一個自己吃飯的小家夥,揮著小勺子糊了自己一臉,還得意地咯咯咯地笑。
  就這麼的,一次難忘的晚餐時間終於在爺仨齊心協力之下,熬過去了。
  “那麼,今晚大家想吃什麼宵夜?我做。”
  飯後,蘇杏愉地宣布。
  啪啦,小菱手中的筷子掉了,忙撿起來。
  “媽咪,老師說小孩子晚上最好別吃宵夜。”小野一本正經地提醒她。
  撿起筷子的小菱忙點頭附議,順勢把筷子放在桌麵讓幫傭們收拾
  蘇杏:“……你們以前吃的可不少。”
  “以前我們還小,不懂事。”小菱一臉認真。
  蘇杏:“……”
  這話沒毛病。
  柏少華再也忍不住了,笑道:“宵夜的事今晚再說,小菱小野,你們兩個去散散步,別跑太遠。”
  倆孩子如逢大赦,迅速跳下椅子離開餐廳這個是非之地。
  蘇杏拿濕毛巾給小染擦淨小臉,瞅孩子爸一眼,“今晚的菜好吃嗎?”
  “還行,”柏少華神色不變,“明天喝早茶吧?城來了一間酒樓做的早點還不錯,跟你們G城的一模一樣。”
  給兒子順背的蘇杏眼睛一亮,“真的?遠嗎?人多不多?”
  “我們訂包間。”
  雖然在包間吃沒什麼氣氛,可是他和孩子們怕吵,隻能那樣了。
  蘇杏想說叫上老韓一家,柏少華的手機響了。
  柏少華接聽之後幾乎沒怎麼說話,僅僅是嗯嗯了幾聲,最後說了一句,“隨便她,一切按程序辦理。”便結束了通話。
  “誰呀?”
  “小宋,說餘嵐不想幹了。”
  蘇杏一愣,“餘嵐不想幹跟你有什麼關係?”
  柏少華過來把孩子抱走,示意孩子媽跟上,一家三口去後花園散散步,消食。
  “她被自己家的公司炒了魷魚,旅遊開發區的一切規劃也被雲家人接手,研究所的顧問、商場和酒店的代理人她不想再管。我雖然隻是掛個名,好歹是負責人,特意告知我一聲。”
  “哦,不幹就不幹,做人還是輕鬆一些的好。”蘇杏漫不經心地說。
  她總覺得餘嵐的負擔太重,既要負責家的有機菜,還要盯著兩家公司的業務與財務狀況。這些就夠嗆了,後來親妹招了一筆大買賣回來,還是要她幫忙。
  唉,換作是自己,她早就崩潰撂挑子不幹了。
  不過,正因為能者多勞,所以餘嵐將來能成為西南霸主的得力屬下,而自己死在廢墟……誒?等等,她好像忽略一些細節。
  餘嵐是什麼時候成為西南霸主屬下的?
  這一點她不清楚。
  那麼,現在對方在替自己丈夫打工,那是不是說,柏少華有可能也是西南霸主身邊的人?畢竟他那麼的聰明……會不會是軍師之類?
  像他這樣的,應該當不了路人吧?
  臥槽,臥槽臥槽!
  她心好慌,自己是不是無意中走進某個人物的人生?柏少華的官配是不是被她拍飛了?悲了個催,影響一個路人的未來無所謂,影響一個人物的未來,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自己可能還是會死,然後原配回歸。
  想到這個可能性,蘇杏心底一寒,全身炸了毛,冷汗微滲。
  “蘇蘇?蘇蘇?怎麼了?”
  臉頰被人輕拍,蘇杏回過神來,怔怔地看著眼前一大一小十分相似的兩張麵孔。
  “你怎麼了?好端端的發什麼呆?”盯入一雙略顯慌張的眼睛,扶著兒子蹲在她跟前的柏少華心中疑惑。
  蘇杏忙笑了笑,掩飾道:“沒什麼,忽然想起以前一個惡夢。”
  “惡夢?”
  “嗯,”蘇杏不想多談,岔開話題試探,“少華,你以前有過什麼未婚妻,或者最喜歡女友之類的女孩嗎?”
  “沒有。”回答果斷。
  “你別這樣,我保證不生氣。說說看嘛,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極力誘哄。
  就算腦子有病,長年生活在海外怎麼可能還是處?
  以前是一時糊塗信了他的話,現在想想,或許是自己太天真了。
  柏少華睨她一眼,“真的沒有,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小樣,想誘哄他?
  他今天要是信了她的邪,隨口說有,日後就算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你腦子出問題之前呢?應該有吧?我以前認識一個人,她兒子在幼兒園就交了一個小女友。”
  在未來的記憶,她出國留學時認識的朋友。
  “我沒讀過幼兒園。”
  “小學呢?中學呢?肯定有一個!”
  “沒有,我忙著跳級,認不出誰是誰。”他淡然道,“等認出來的時候,我腦子已經出問題,天天挨巴掌。”
  蘇杏忍了兩下,最終禁不住輕笑出聲,跟在爺倆身邊慢慢走著。
  柏少華瞥她一眼,趁她心不在焉,問:“今天跟安小姐去了哪?見過什麼人?”
  “誰都不認識,也不想認識,應酬好麻煩,所以跟馨蘭在李家呆了一會就直接回家。”和自己的未來相比,今天無意中知道的真相已經不那麼重要。
  “哦?”柏少華的眼劃過一絲了然,“那以後就別去了,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我就是這麼想……”
  柏少華笑了笑。
  也就是說,老韓家那位跟她說了什麼。
  說他什麼?他行得正坐得穩,不怕人說……對了,他差點忘了那個。
  看來今晚這頓鴻門宴果然是衝他來的。
  孩子們是受了他的牽連,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難免的……
  

Snap Time:2018-11-20 01:37:22  ExecTime: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