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9回(18-05-23)      第758回(18-05-23)      第757回(18-05-22)     

第468回


    得知結果,餘文鳳雖然有點不,但並不著急。

    那天晚上看到的情形,讓她以為休閑居的人會出麵幫忙解決輿論,對付那些記者。誰知一直等啊等,等來餘嵐被開除的消息才意識到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之外。

    她的女兒餘嵐,根本沒把工作放在眼。

    而休閑居的人,根本沒把餘嵐的前程放在心上。

    更要命的是,大女至今不曾露麵,不曾交代她有什麼打算。電話打不通,醫院進不去,真真是把人給急死。

    公司的情況還好說,畢竟自己是創始人,憑母女倆的能耐遲早能拿回所有權利。

    關鍵是各村各城鎮的旅遊景區規劃,各地鄉紳、投資商和政府紛紛參與其中。餘嵐作為規劃人之一,個中地位超然,一旦規劃成型,她的成就難以想象。

    女婿的事完全是一個意外,女兒因此丟掉之前努力的一切,餘文鳳心痛,不服。

    哪家父母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

    她的女兒聰明優秀,青出於藍勝於藍,如今為了一點點事就服輸了?

    “小薇,你趕緊給姓柏的打個電話,或許他不知道這件事。”

    餘薇呶呶嘴,“那姓蘇的在一天,柏大哥不會理我我。”那賤人肯定天天給男人吹枕頭風。

    “他不理你,你想辦法讓他理啊!比如找你男朋友,他們不是親兄弟嗎?”餘文鳳心中無力。

    她的兩個女兒都長得很漂亮,一個聰穎,一個單純,卻都讓她頭疼。

    “這點事怎麼能麻煩他?哈維斯說了,這邊的投資是扔給柏大哥玩的,他不關心。”餘薇覺得母親大驚小怪,“以柏大哥跟姐的交情,就算炒了也能讓她回來。”

    這話就不對味了。

    在工作中遇到困境向人求助是很正常的,如果對方肯幫忙,證明她有一定的魅力和能力,別人才肯伸出援手。

    工作沒了,再去求人家把自己推回那個位置,那不叫能力,叫恩賜。

    餘薇的話既貶低她自己,更貶低她的母親和姐姐。

    在她心,男友及其家人英明神武,是個很有錢的大金主,把她自己當成討人歡心的玩物。由於她的功勞,讓餘家的女人想有什麼工作就有什麼工作。

    笑話,她餘家的女人用得著別人賞她們一口飯吃?

    可餘文鳳能說什麼呢?

    小女兒心眼小,隻裝得下男女間的那點子事,跟她說也說不明白,除了嫌煩不會有別的想法。

    “我不管他關不關心,小薇,這事是你惹出來的,你必須想辦法替你姐保住工作。”餘文鳳凝望車窗外的景致,淡淡道,“我餘家的女人,用不著靠男人的憐憫得到工作。”

    正如餘文鳳所料,餘薇根本看不出其中的區別。

    但見母親麵上不,不敢爭辯,也不想爭。

    “那你想我怎麼做?他們這些男人最討厭女人指使他做事。”

    “你就讓他跟柏少華或者咱們的政府說一句話,餘嵐的工作不許撤。”

    “我盡量吧。”

    “不是盡量,是一定要。”

    啥事都可以忽悠,就這件事不行。

    “你姐要是連這份工作都保不住,小薇,你以後在梅林村還有什麼地位?有什麼倚仗挺直腰杆跟別人說話?別以為喝過幾年洋墨水就了不起。媽告訴你,女人最大的倚仗,就是娘家人硬得起來。”

    餘薇:“……”又是老一套。

    見她一臉的不以為然,餘文鳳心有氣無處撒,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

    不過,人總有敏感點和逆鱗。

    “人家蘇蘇就比你聰明,她沒有娘家可以依靠,以前就任你嘲諷譏笑。現在好了,孩子生了一個又一個,她男人不管厭不厭棄她,都得看在孩子份上給她麵子。這叫沒出息嗎?錯,看看你,現在還敢在她麵前多說一句話?”

    哈,她不敢?她隻是沒機會。

    餘薇朝天翻個白眼,冷笑幾下。

    “你還笑?這就是區別。”餘母刻薄道,“你娘家不強,自身條件也不高,光靠男人的一點疼惜有什麼用?他今天能疼你,明天就能疼別人。”

    “行了媽,我盡力還不行嗎?”餘薇不耐地打斷她的話,“生孩子了不起?將來是不是她養還不一定呢。”

    “不管誰養,孩子都是她親生的!有這點情分在,男人會永遠記住她。”

    餘母不依不饒,像王八念經似的不斷敲打她,言辭犀利尖銳。

    尤其是總拿那蘇蘇跟她比。

    那個名字就像一把錘子,把餘薇敲得頭痛欲裂,心情煩躁至極。

    待回到自己家,她躲在房哭得無比委屈給男友打電話……

    多雨的季節,讓村村外霧氣濃重。

    有些人見了,以為自己到了人間仙境。

    也有人覺得,這種天氣就像積攢在自己頭上的那片愁雲慘霧,不知何時才會消散殆盡。

    ……

    而遭人惦記的某人,正一家五口樂樂地去動物園看猩猩,去基地看熊貓滾滾,去植物園長長見識……去植物園最讓蘇杏頭疼,因為小菱見了罕見的草就想拔。

    “很多人都想拔,可是小菱,如果那些人拔了,你今天就沒機會跟它認識了。”

    “可姨母有些藥就缺它。”小菱吧啦吧啦,“何況這還有那麼多……”

    “想拔它們的人也很多,”蘇杏摸摸她的額頭,“別忘了,我們國家共有十幾億人,它們有多少?就算有種子,也種不夠被人拔的量。”

    小菱還是不甘心,“光是種來看多可惜,我們應該物盡其用不浪費。”

    蘇杏哭笑不得,女兒能言善道是好事,可自己好像越來越說不過她了。

    “那你今天看見它高不高興?”

    “高興。”

    “好東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會更高興,是不是?”

    “……”小菱噘嘴。

    媽媽又在套路她。

    蘇杏見女兒一臉無語地看著自己,便知道她懂自己的意思,不禁笑得更開心。

    “小菱,做人要取之有道,要學會控製自己的欲.望。不然哪天地球上連棵草都沒了,就像一個人掉光了頭發,該有多難看,你說是不?”

    “怎麼會?”地球辣麼大。

    “怎麼不會?瞧,它被人種在園子保護起來,卻被一隻路過的小田鼠給瞄上了。”

    被母親說成一隻路過的小田鼠,心中小鬱悶的小姑娘頓時笑得脆響,不遠處的爺仨聞聲同時回過頭來。

    “你倆笑什麼?”抱著小兒子的孩子爹好奇地問。

    “沒什麼,”蘇杏和女兒手牽手,姐倆好地過來,“要是大寶小寶到這兒來該多好。”

    熊孩子一群,那場麵肯定很熱鬧。

    前兩天接到婷玉的電話,聽她說起餘嵐家的事和全家出遊的消息。唉,蝴蝶的翅膀一直在扇,木事,能救人是好事,隻可惜自己和婷玉家出行的目的地不同。

    “將來有的是機會。”柏少華心口不一道。

    這時,他電話的響了。

    蘇杏抱過小兒子,讓他安心聽電話。

    “……哦?消息準確嗎?”聽見答複,柏少華的眸色深了深,吩咐道,“跟村民打聲招呼,把客人安排好,全體休息,記得把小福它們帶走。”

    

Snap Time:2018-05-24 08:14:03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