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2回(18-02-21)      第581回(18-02-21)      第580回(18-02-20)     

第464回


    做人不能太玻璃心,動不動就要死要活是懦夫的行為。

    要知道,人生路上雖然充滿坎坷,但隻要撐過這一關,還有下一關在等著她去闖。因為世上沒有最慘,隻有更慘,做人要學會適應,習慣。

    柏少華說了,不包括吃喝玩共五十多萬,包括吃喝玩就不止這個數了。

    這位大爺說要給孩子吃最好的,喝最好的,價格死貴死貴的。便宜的食材被他說得一文不值,仿佛全是毒,害她心積滿陰影,不得不接受這位農場主的飲食方式。

    蘇杏略略算過這筆帳,休完一個月的假,她得破產。

    “沒關係,還有一個月時間你慢慢考慮,我不急。”孩子爹很仁慈地告訴她。

    “可我好辛苦才攢到這點錢……”趁孩子吃過飯回房午睡,蘇杏在偌大的客廳算完帳幾乎哭死,“你要不換個代價?”

    之前那個太.黃太暴力,她接受不了。

    “我隻對那個有興趣。”柏少華淡然道。

    “……”可憐相無效,蘇杏對他橫眉冷對,“你是不是早就計劃好了要逼我就範?”

    “是呀,我以為你知道的。”柏少華驚訝狀,“結婚這麼多年,你應該了解我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

    如果不了解,那就活該了。

    蘇杏臉一垮,滿腔的苦大仇深不知向誰傾訴。

    她哪知道夫妻之間還要玩宮心計?不,應該說,她哪知道這男人愛玩宮心計?!

    “可我們是夫妻,你就網開一麵嘛!再說,”前一句在撒嬌,後一句覺得自己有理腰杆挺直,振振有詞,“又不是我要求享受的。”

    “你也沒反對。”

    “是你用話堵我才反對無效!”

    “……所以,”某人攤手,“你拿什麼來跟我討價還價?”

    天真的小女人,讓他怎麼說好呢。

    靜了半晌,屋又響起女人無盡哀怨的懇求,“少華,再好好想想嘛,你肯定還有別的願望。”

    “有是有,我喜歡一個一個來。”

    噗!

    “你還真有?!”

    天哪!她沒法活了。

    ……

    別墅所在的這座山被人開發了,取名泉月山莊。

    因為這有好幾處溫泉,夜上山觀月觀星,一派好景致,故而得名。

    其餘山林景色一般般,隻能滿足久居繁華都市的一些富豪們。

    而蘇杏一家長居雲嶺村,那天寬地廣,湖光山色秀麗無比,峰巒起伏,多的是奇林怪石可以欣賞。

    如果沒有別的優點,一家人犯不著跑這兒來。

    泉月山莊,除了名稱的二景,再有就是離熱門景點近,來回方便。

    柏家別墅的後花園有一口溫泉,僅與屋頂連接,空氣流通,又能遮風擋雨。溫泉是天然的,鋪著半圈光滑幹淨的石子,另一邊是人工打造的大塊石頭,旁邊種滿花草。

    有時候,人工打造的環境也相當不錯。

    去其他景點遊玩暫時不急,他們有一個月的時間,先好好休養生息。

    晚上,和孩子們泡完溫泉回房睡覺,講睡前小故事。趁小染也睡著了,又有保姆看著,孩子爹順手一抄,把準備上床歇息的孩子媽劫走了。

    “去哪兒?”

    “泡溫泉。”

    終於可以享受安靜美妙的二人世界。

    “可咱們的交易還沒談妥呢!”孩子媽不服。

    “沒關係,先履行夫妻義務,慢慢再談交易。”

    說不定做著做著,交易就完成了。

    蘇杏:“……”

    天哪!降個雷把她劈死算了……

    與此同時,國內的另一個方向正如她所願。

    劈啪,天空劃過一道響雷震擾整個梅安市。

    現在是六月份,暑假到了,梅林村、下棠村沿途綁插的宣傳小彩旗在前幾天剛剛掛上,使得整個村子,整條公路彩旗飄揚,充滿活力。

    誰知連續下了幾場大雨,各色小旗全被水黏在一起,蔫了。

    “不吉利啊!”

    有老人坐在牆邊,孤伶伶地抬頭看著陰沉沉的天邊。

    “老伯,這種年節您說什麼晦氣話?”小心挨揍。

    什麼吉不吉利,都什麼年代了還念叨這個。

    暑假前的客流量一天比一天多,開旅館、飯館的,開酒館、茶館的,開各種店鋪的商家天天有客到,晚上做夢都笑醒。

    “唉,女人當家,房倒屋塌。”

    “啐,胡說八道。”

    年青店主把飯菜倒進一個破碗,忿忿然地返回店。店子旁邊的地上坐著一位老乞丐,一臉愁苦地端起碗用手抓飯,開始狼吞虎咽。

    雨後的清晨,天氣分外清爽。

    在小農場,餘嵐、湯力這對勤的小夫妻正在吃早飯。

    “你今天還要回校?”

    “要,今天有幾位支教上午到省城,我得把他們接回山區學校。”

    “山區路滑,你要小心。”餘嵐提醒他說。

    “沒事,現在有新公路很安全。”

    山建了新公路,是湯力最開心的事。

    有了安全的山路,孩子們無論多遠多早上學都不怕,隻要不直接往懸崖邊跳。

    餘嵐最了解他的心情,笑了笑,“多虧雲嶺村捐了一大筆錢重新建校,住宿條件也比往年好,希望這批老師肯留下來。”

    “話說,能拉到這筆捐款挺讓我意外的。休閑居和養生館平時一致對外,以前進村集資也是每人一百兩百塊錢的捐。這回突然捐了三百萬,嚇我一跳。”

    “可能是少華夫妻打算讓孩子們在山上小學?”餘嵐猜測,隨後又覺得不太可能。

    “我猜是那蘇蘇勸的,女人多半心軟。”男人對姿容端麗的女子,總能生出幾分好感。

    “不可能,一個家庭多半是女人小氣。以我對蘇蘇的觀察,一萬兩萬或者十幾萬她舍得,勸丈夫捐一百多萬……”她搖搖頭,“她自己都賺不了這個數,哪能勸別人捐?”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讀書人的賺錢能力和清高脾性很容易捉摸。

    湯力做了一個無所謂的表情,“總之很感激他們。”

    “大家也十分感激你。”餘嵐笑看他一眼,“謝謝你這些年為我,為孩子們的付出和努力。”

    “說這些做什麼?都是我該做的。”

    華夏不是有句話麼,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然後幫扶另一部分。

    有能力回饋社會,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正好我今天有事要進城,我送你吧。”

    “好。”

    小夫妻倆吃過早飯,像往常那樣開始各自忙碌起來。

    餘嵐把丈夫送到目的地,自己去相關部門遞交梅林村的規劃資料,找領導談談開發過程可能遇到的問題,然後回到公司處理其他商家業務。

    不知不覺地忙到了中午。

    “小嵐,一起吃飯?”

    “哎好。”

    正要跟過去,手機響了。

    “喂?哎,我是,”聽了一陣,餘嵐臉色陡變,“什麼?墜崖?!”

    

Snap Time:2018-02-22 09:03:55  ExecTime: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