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0回(18-02-20)      第579回(18-02-20)      第578回(18-02-20)     

第438回


    小菱小野依舊在上課,倆孩子絲毫沒有察覺母親遇到麻煩。休閑居眾人由此推論蘇杏沒有被嚇到,又有婷玉作保,略略放心。

    雖然有驚無險,為安全起見,婷玉仍然勸蘇杏歇息一下。

    原本在家忙的柏少華接到消息,沿途尋來,把她接回小別墅。而婷玉和她的兩個兒子被安德他們抱進餐廳玩耍,順便向她問明情況。

    在柏家,柏少華倚在浴室門邊,靜靜看著妻子洗把臉,不緊不慢地寬.衣.解.帶,再換上一套柔順舒適的家常衣物。

    她的腹部微微隆起,不像第一胎時那麼嚇人,讓他放心不少。

    懷孕之後的她***全無,也不許他有,更不準他碰自己,護崽情緒占據她的全副心思。他不勉強她,雖然懷孕的她依舊富有魅力,但不能盡興的事他不幹。

    除非她有需要。

    她是一個擅長自我調節的女性,無論是心情或者壓力。氣質純淨柔美,炸毛也是一時的,精神狀態一直良好。

    婚前婚後,不一樣的生活,麵對不一樣的壓力,她依舊是她。

    當然,其中有他一半的功勞。

    “你不用跟著我,我真沒事。”

    見他跟著自己,蘇杏莫名其妙地瞅他一眼,來到梳妝台鬆開發髻,拿起一把木梳正要梳頭時被柏少華過來拿走了。

    “怕嗎?”他放輕力度幫她梳理發絲,溫聲問。

    “有亭飛在沒感覺,就是有點煩。”但也麻木了。

    “她們是誰?”雖然等會兒就知道,可他想聽她說說。

    “周定康的女兒,還記得嗎?我前任房東。”

    柏少華輕挑一下眉,沒說話。

    蘇杏撩起胸前的一小把頭發,有一下沒一下地捋著,“她說是為了院那兩棵櫻桃樹回來,得知我過得好,不甘心……”

    室內安靜,他在認真聽,她在認真講述。

    末了,蘇杏猶豫再三,“少華,要不我們搬家吧?”

    這地方與她犯衝,以前是,現在還是。

    以前隻有她和婷玉在西南一帶找住所,如今人多力量大,應該能找到一個好去處吧?

    至於餐廳和小別墅,留在這當客棧應該也不錯。

    大不了她出錢蓋房子,當然,是在農村蓋房子,她那點錢在城可能剛夠買一間廁所。

    柏少華沒有馬上回答,放下梳子,吻一下她的頭頂,清冷的眼眸凝視著鏡中的女人,“先別說這個,小菱小野由我看著,你好好睡一覺,有什麼事醒來再商量。”

    懷有身孕的她在生產之前別想出國,因為國外更危險。

    別看現在風平浪靜,暗中大把眼睛盯著。

    這也是柏少君他們能不動手盡量不動手的原因。

    蘇杏看得出他不想說,那就不說吧,她幾乎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雖然不曾受驚,心累也是毛病。

    柏少華在她床邊坐了一會兒才離開,鎖好門,重返休閑居時,婷玉已帶著孩子回家了。白姨從商場興衝衝地歸來,不料得知村出了車禍,馬上扔了東西匆匆趕來。

    知道蘇杏沒事,她便帶著兒媳和孫兒們走了。

    該問的事已經問清楚,眾人不便挽留。

    “……彭找人去查周沫沫吃飯的那個小飯館的監控,沒發現熟人。那小飯館屬於低消費群體出入的場所,附近有些角落監控不到位,看不到可疑的地方。”

    正在詳查那些人的信息,需要一些時間等待。

    柏少君說著,給了他一份資料。

    柏少華邊看邊琢磨了一下:車厘子樹,流言,自己的不幸,別人的幸運,村的安保狀況,蘇蘇的個人情況……這麼巧,除了車厘子樹,其他事那小姑娘都在無意中知道。

    車厘子,大部分人直稱櫻桃,樹是櫻桃樹。

    偏偏她在那間小飯館聽到的是車厘子樹。

    據她自己說,小的時候,父母經常在她麵前提這個名稱。

    印象最深刻的字眼,最能觸動一個人的神經。

    萬事皆有可能的概率不高,太多巧合因素的背後往往有一雙黑手在暗中推動。

    “再仔細查查,或許有人給過她心理暗示。”

    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如果周沫沫是一時起意倒不怕,更不用搬家,直接把敵人解決就行了。隻怕有人針對他,如果是,就算把家搬到天上也沒用。

    按常理分析,他爹不可能弄死自己的孫兒。

    也不是華夏官方,因為她和孩子們是本國公民,弄死幹嘛?

    國外勢力?

    槍械,自製炸藥,任何一種武器都可以輕易弄死她,何必慫恿一批學生作死挑戰亭飛的能耐?在蘇蘇生第一胎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她身邊有一位用毒賊厲害的姐妹。

    那幾個學生仗著保護法護體,就算把人撞流產頂多讓家屬賠點小錢了事。如果家屬沒錢,從此拖著拖著就沒事了,對她們一點損失都沒有。

    “周定康現在是什麼狀況?”柏少華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問。

    柏少君翻翻新鮮到達的資料,“還行,家多了一個小子,周先生利用自己的住房貸款租了一間鋪麵在城開兒童服裝店,他妻子在家帶孩子,日子過得不錯。”

    “他還有房子?”

    柏少君明白他的意思,“過今晚就沒有了。”

    那就好。

    記得華夏有一段名句,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小姑娘嬌生慣養,根本不懂什麼叫苦日子。

    可惜她尚未成年不好追究,但周定康與他簽過約,聲明日後若敢為了宅子來搞事,後果自負。

    不管他知不知情,女債父還天經地義。

    自己也是當爹的人了,一身兒女債豈是說著玩的?

    雖然小姑娘被亭飛揍了一頓,那是人家姐姐故意不用毒,直接用拳頭替妹妹出氣,與他無關。

    他有他的處理方式。

    話說回來,今天這一場明顯是針對蘇蘇腹中的孩子,沒有要她命的意思。否則就不是騎單車,而是直接開轎車進村把人撞死。

    餘嵐當初就是被人撞得不能生育。

    她和蘇蘇都是異能者,都懷著小孩。

    會是餘薇嗎?

    如果是,那她簡直蠢得無藥可救,居然選擇這種時機動手……

    等蘇杏一覺醒來,迎接她的是飛撲到床邊的一雙兒女。孩子們天真的笑顏將她心的陰鬱清空了,娘仨在床上玩耍一會兒,孩子爹上來催她們下樓吃飯。

    至於搬家的事,柏少華把事情簡單分析一遍,蘇杏就此不提。她相信婷玉今天能讓自己毫發無損,同樣相信他能護自己和孩子周全。

    而她再怎麼不濟,逃跑專用的異能隨時準備著。

    

Snap Time:2018-02-20 23:35:50  ExecTime: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