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426回

  
  兩個小包子出來沒多久,孩子爹也出來了,身邊還有餘嵐和她的丈夫湯力。
  見了蘇杏,餘嵐過來笑道,“蘇蘇,今晚我和湯力過來跟你們一起湊湊熱鬧,不介意吧?”笑容一如既往的明熱情,親和力強。
  居然在這種日子看見她,蘇杏有點意外,仍然笑笑,“這有什麼好介意的?人多更熱鬧。今晚朋友多,招呼不周,你們自己隨意。”接著介紹筱曼給他們認識。
  筱曼見過柏少華的照片,她比蘇杏大兩三歲,本性跳脫,對外賢淑,不至於看到帥哥就笑不攏嘴,合不攏腿。
  朋友夫,不可辱嘛。
  她很矜持客套地跟他和其餘人打招呼,言談正經,完全不像平時那般言行粗魯。得知筱曼是個漫畫家,餘嵐和湯力頗感興趣,大家很便聊到一塊。
  至於編.輯這個身份,被隱瞞了。
  筱曼說如果勸不服蘇杏簽字,她這個稱號算是混到頭了,說來沒意思。
  嘁,老油條的話信一成是給對方麵子,信兩成是自己愚蠢,因為對方的話含有九成九的水分。
  蘇杏記憶中的自己,在四十多歲時混成老油條的樣子。
  就算對方說真的,那又怎樣?自己都做好被封殺的準備了,筱曼這個腦子靈活的老社會肯定有退路。
  “蘇蘇,外邊風大,要不你帶小菱小野進屋坐?”柏少華正和財叔等人聊天,瞥見朱姨她們說冷全都屋了,便對坐在身邊的妻子說。
  小菱小野滿場跑,一會去爹那兒,一會去其他大叔那聽悄悄話,一會跑進餐廳找兩位大廚叔叔討吃的,跑得小臉紅通通。
  蘇杏見狀,趁小家夥們從自己眼皮底下跑過時伸手揪住小胳膊,“也好,亭飛她們來了你就說我在邊。”
  柏少華應罷,她才安心地拽著倆孩子進餐廳。
  至於筱曼,她跟餘嵐夫婦已經聊開了。
  很,婷玉和白姨也來了。
  秦家倆小子取了名字,大的叫秦哲之,小的叫秦政之。
  中間那個字是秦煌取的,第三個字是婷玉後加的,三個大人覺得好聽便一致通過。
  有小嬰兒在,她倆自然要進餐廳躲躲風,聚在邊的多半是中老年人。年輕人在室外感受冰火兩重天,比如雲非雪、周子葉及一幹客人等。
  “你今天來找我什麼事?”趁白姨向朱姨等眾姐妹炫耀自己的一對寶貝孫子,婷玉拉蘇杏坐在一邊安靜說話。
  蘇杏一愣,“你怎麼知道我找你?”
  “你去的時候我正在喂小政,等出來你已經走了,”婷玉不動聲色地打量她一眼,“少華欺負你了?”
  “沒有,”蘇杏淡定否認,“你們屋太久沒住人,我過來瞧瞧能否幫上忙,結果大門關著我以為你們休息了。”
  婷玉不信,眼充滿疑慮。
  “行了,別想了,你這是得了生產後遺症。”蘇杏看出她的憂色,笑了笑,“前陣子我跟少華帶孩子去梅林村看戲,半路遇上幾個販子,原來他們一早盯上小菱小野,嚇我一跳。你跟白姨平時要小心些,那些販子特沒人性……”
  吧啦吧啦,首次發揮話癆特色。
  聽說有人盯上倆孩子,婷玉神情冷漠,“無妨,過完年我教孩子們使藥。”誰碰上誰倒黴,反正孩子未成年。
  “嗯。”
  蘇杏看著很有主見的好友,又看看外邊的餘嵐一眼。世上精明能幹的女人有很多,不知他為何看上她這個拖後腿的。
  “對了,姐夫怎麼又跑國外去了?不是轉文職嗎?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說到這個,婷玉就不咋滴上心了。
  “好像有領導說讓他做文職太浪費,外邊情勢有變,他熟悉當地情況是最合適的人選。危險性比以前低,如果辦成了還會升職,是好是壞要等最後才知道。”
  白姨說,男人的榮耀是用性命拚回來的。女人擔心不了太多,管好家的事,讓他在外邊安心工作。
  蘇杏聽罷,瞄了坐在不遠的白姨一眼,悄悄告訴婷玉,“你可以施點咒啊什麼的給他防身,會嗎?”
  “我就是這麼做的。”婷玉也悄悄回個話。
  蘇杏噗哧地偷笑。
  真不愧是心有靈犀的好閨蜜……
  婷玉和白姨在晚上九點多就回家了,因為孩子;蘇杏領著小菱小野拿些骨頭去喂小福和小吉貓它們,然後也回家了。
  其餘人等繼續在寒風中狂歡。
  白天的時候,蘇杏已經叮囑筱曼晚上一個人記得關門窗。雖然是她一個人住,好歹還有四隻狗和一隻貓作伴,客廳還有一張24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沒什麼可怕的。
  該怕的人是蘇杏自己。
  既然回到家,就不得不麵對一個問題。
  娘仨笑鬧著洗完澡,把孩子們哄睡,蘇杏便聽見樓下關門的聲音,他回來了。而外邊的喧鬧聲仍十分清晰,可見大家尚未盡興。
  想想也是,他本來就不愛湊熱鬧,跟她一樣。
  正在胡思亂想,柏少華已經回到房門口。抬眸見她還沒睡,嘴邊掠過一絲笑意。
  “還沒睡?麻煩關一下窗,外邊太吵。”他溫聲道,打開壁櫃取出換洗的睡衣。
  “沒關係,又不是天天這樣,偶爾聽聽人聲蠻有趣的。”她若無其事地翻看手機。
  打開窗戶,讓寒風呼呼地吹進來,凍得人腦子僵硬啥想法都沒了。
  柏少華沒有反駁她,徑自拿著衣服進了浴室。
  偌大的寢室隻有她一個人坐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看手機,他每次從外邊回來都少不了夫妻之事……不,他就沒少過,可今晚她不想要,不知能不能說服他。
  越想越煩,手機的網頁沒有一版想看的,索性往床頭櫃一扔,迅速躺回床上裝死算了。
  她躺下沒一會兒,浴室門開了。
  “蘇蘇?沒睡著吧?幫我吹一下頭發行嗎?”
  咦?難得他有求於她的時候。
  蘇杏哦了聲,掀開被子坐起來,發現他穿著浴袍不是浴巾,暗暗鬆了口氣。他身材健美,圍浴巾的話,裸.露上半身那幾塊結實的胸肌特性感,受不了。
  接過他遞來的風筒,蘇杏見他不時揉揉手臂不禁愣了一下。
  “你手怎麼了?”
  柏少華用力握緊拳頭試了試,長歎,“可能真的老了,這手年輕的時候扭傷過,現在天氣一變就隱隱作痛。”
  蘇杏一聽,險些笑倒在床。
  “真的假的?”忍笑瞧瞧窗外,然後一邊替他吹頭發,一邊低聲問,“異能者也有風濕骨痛的毛病?”而且他是冰係,不知有沒影響,這種問題她是頭一回聽說。
  柏少華也笑了笑,扭扭手腕,“不太清楚,明天找陸易問一下才行。”
  蘇杏嗯了下,實在不行就找婷玉。一手扒拉他那頭棕色短發,用暖風吹著。
  “蘇蘇,你確定不生二胎?”背對著她的柏少華忽然問起。
  她動作頓了下,“不生。”
  “好吧,我順便讓陸易安排我做絕育手術。”他輕描淡寫道。
  “啊?!”蘇杏吃了一驚,“不行!”關了風筒坐在他身邊,不知怎麼說好。
  “那就再要一個。”忽略她說的不行,柏少華抬手按在她腦後揉了揉,“當初是你想要,現在是我想要……”
  腦後的厚實觸感令人安心,他凝視她的眼神蘊含著很多東西。
  讀不懂,卻讓她拒絕不了。
  “萬一他沒有兄姐聰明怎麼辦?”蘇杏很擔心地猶豫著。
  柏少華一聽,不禁眉頭輕挑,眼笑意漸濃。
  “或許他比兄姐更聰明。”
  “不可能,事不過……”三字沒法說出口,因被人溫柔含住了。
  “罰款你交。”努力擠出幾個字。
  他輕笑著,“好。”拿開她手的風筒。
  窗戶已關好,厚重的簾子掩住一室春光……
  

Snap Time:2018-11-15 06:09:34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