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2回(18-05-20)      第751回(18-05-19)      第750回(18-05-19)     

第409回


    有些事擔心也沒用,時間不容她多想,日子該怎麼過還怎麼過。

    轉眼間又過了一年,小菱小野三歲了。

    蘇杏和柏少華沒有送孩子去幼兒園的打算,在夏天的時候全部送回唐朝跟在寧先生身邊。因為婷玉生了,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把婆媳倆都高興壞了。

    家有初生兒,雖然那對婆媳都說沒關係,但蘇杏決定等她倆的高興勁過了再把小菱送去,免得添亂。

    蘇杏在婷玉臨產前就去了京城,當時,婷玉讓她看看那倆胖嘟嘟的孩子,心有戚戚,“這是我族極為罕有的事,上天垂憐,知道人類即將麵對一場災難……”

    巫醫族的男孩彌足珍貴,能生一個已算全福之人,生雙胎的屈指可數,她有這福份也是沾了很多因素的光。

    有父母的,有蘇杏的,也有時代的變化所致。

    俗話說,國之將亂,必有妖孽。

    這是一種預警。

    如今是黑暗來臨前的平靜,新生命的降臨出現異常成了理所當然。

    多一個人類的孩子便多一份希望,所以說是上天垂憐。蘇杏預知的那種未來,比上古時期的神魔混亂更為凶險惡劣,普通人類在那種環境無法生存。

    新人類的誕生,極可能被上天賦予不同的能力。

    比如她的兩個孩子,一個能學巫,一個能學醫。

    可是,婷玉自身的巫力並不強。

    “天生我才必有用,或許他的緣分不在你身上。”蘇杏安慰她。

    因為她見過很多例子,有些能量是自身帶來的,有些是外來因素,不一定遺傳自父母。

    “也是。”婷玉聞之釋然。

    身在紅塵之中,要不問過去,不畏將來,否則容易被種種煩惱蒙蔽於心,一輩子得不到安穩。

    “姐夫的工作怎樣?有沒受到什麼影響?”蘇杏瞄瞄門口,見白姨不在,於是悄悄問。

    這個問題她忍了一年才問,憋死了。

    “暫時沒有,該出去的時候出去,該回來就回來,隻是去的地方沒以前那麼危險。”婷玉雲淡風輕道,“倒是那菅紅被處分了。”

    由於秦、菅兩家的長輩私下溝通協商過,僅僅是處分了事,並由秦家長輩私自撤回白姨投訴。那些長輩勸白姨為秦家其他兒孫著想,不能憑一人的喜厭而毀了一大家子的前程。

    因為秦家有幾位兒孫在菅家的管轄範圍內。

    這種結果早在白姨母子的意料之中,不加理會,等於默許秦家長輩的安排。秦煌繼續呆在以前的工作崗位,但輕閑了許多。

    “架空?還是明升暗降?”

    沒有難度的工作等於是閑置,無所事事則意味著看不到未來。

    “我覺得是,可你姐夫和我婆婆說工作就是這樣,有忙的時候,也有清閑的時候……”她不蠢,知道這是安慰話,“男人的事他自有打算,我不會幹涉他。”

    “秦家環境這麼複雜,你怕嗎?”蘇杏忍不住問。

    婷玉微笑,“怕什麼?嫁雞隨雞,這是女人的宿命。”不管現代人的思想如何開放,她骨子仍然是個很傳統的女人,“我隻在乎他是個什麼人。”他周圍的環境並不重要。

    他對她好,她便陪他闖那刀山與火海。

    一個品格端正懂得尊重妻子的男人,值得她一心一意陪他麵對所有困境。

    這不僅僅是她的宿命,也是大部分女人的宿命。

    可惜大部分男人不懂,將女人的這一特性視為負擔,棄之敝屣之餘,還希望她們能夠開放地、理性地麵對他的所需,能在關鍵時刻助他一臂之力。

    很多女人會如他們所願。

    但婷玉的性情,蘇杏是清楚的。

    正如當初在那渣王府時,男人娶妾的事她也能坦然接受,因為男人給予她的信任與溫情。

    當然,背叛她的下場很慘烈就是了。

    有多愛,便有多恨。

    婷玉活得比較簡單,一顆心全在巫醫術方麵,如今分一半心神在倆孩子身上。不管周邊環境如何,她隻知道自己已是秦家婦,凡事以秦家為主。

    當然,好友與夫婿之間誰更重要這種難題,在她心同樣不存在。

    她倆是各自的心靈支撐,無法比較。

    總之,在蘇杏眼,婷玉絕對是一個賢妻良母,希望秦煌能把握住。

    隻是那菅紅的話始終縈繞在蘇杏的心揮之不去,她很害怕渣王的事件重演,害怕婷玉會受傷,最後與秦家同歸於盡。

    可是,這些話就算跟婷玉說了也沒用。

    身在其中的人,思維方式與清醒的時候截然不同。

    ……

    盛夏的一個下午,蘇杏獨自在書房工作。窗戶開著,涼風輕送,似有似無地飄進一股清淡的梔子花香,村一陣陣的蟬鳴聲很吵,但又很安靜,因為沒有說話聲。

    這時,院門有人在敲,接著小福它們在下邊叫。

    蘇杏皺著眉打開攝像頭看了一眼,怔了一會,見對方仍然在敲,便起身走出陽台讓小福它們去開門,然後下樓。便利的生活方式讓人變懶,她完全可以在書房按鍵開門的。

    可她坐得太久,需要走動走動。

    來訪人是餘嵐,一年多未見,她整個人消瘦了很多。

    “蘇蘇,”她這次不再是婉轉試探,而是單刀直入,“亭飛上次給我的診斷,私下有沒有跟你說了別的?”

    “例如呢?”蘇杏給她倒了一杯大麥茶,中午的時候去雲非雪家買的。

    “我是不是不能生?”餘嵐問得很直接,麵帶微笑,臉上看不出有一絲難過。

    “她認為是,但不敢肯定。畢竟西醫比較發達盛行,所以讓你到別處想想法子。”蘇杏也不瞞她。

    原本神色如常的餘嵐一聽,抬手捂住臉龐。半晌之後才放開手,再抬眸時,眼眶雖然紅紅的卻已沒了淚光。

    “真的毫無辦法?任何辦法我都可以嚐試。”

    蘇杏搖搖頭,“沒有,真的,如果有她肯定讓你試試。”

    “好,我知道了,”餘嵐深呼吸一下,起身微笑道,“沒事,我就是來要個準信。謝謝你,也替我謝謝她。”

    蘇杏回以一笑,既不安慰也不挽留,送她出了門口。

    站在拐彎處看著她離開,蘇杏才返回院,關上院門。

    婷玉說她不孕不育是因為能量異常的緣故。

    不是說身懷植物異能的人不能生育,而是她在能量劇增時不知出了什麼岔子,那些能量把她的身體改造得無懈可擊,卻容納不下其他生命力。

    婷玉沒見過其他植物異能者,所以不太清楚,也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

    就算她有把握,蘇杏也不讚成她做。

    當麵揭穿別人的秘密,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人性的反複無常,蘇杏見得太多了。

    一個雲非雪已經讓蘇杏暗生警惕,更別說頗有女強人潛質的餘嵐。

    能當女強人的女人,會在最恰當的時機給人予致命的一擊。

    對蘇杏而言,外人的一切不幸都不及自身的安危重要。況且她還有家人,決不能將他們置於危險之中……

    

Snap Time:2018-05-21 05:33:43  ExecTime: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