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2回(18-02-21)      第581回(18-02-21)      第580回(18-02-20)     

第393回


    蘇杏一愣,“按白姨對你的熱心程度……她會不會把秦哥拉來送你一程?”

    “不會,秦哥有事出國了。”

    “那就好,”蘇杏放心了,想起剛才兩位媒婆的話,“那些媒婆的話像在恐嚇你,不管什麼情況你千萬別委屈自己。”別像嚴華華上回那樣隨便找個人擋箭。

    “你別多心,現在姑娘們喊著單身樂,大媽大姨們對女孩都是這副口吻,怕她們不肯嫁。”這種情況婷玉是住在這才見識到,“隨口一說罷了,當不得真。”

    見她如此淡定,蘇杏不再勉強。

    “反正你住得不爽就回村來,村也需要大夫。”

    外村遇到急診的全跑到雲嶺村找醫生。

    自從得知婷玉去京城學習,村外的鄉民一旦有些小毛病便進村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婷玉回來。

    養生館那邊直接開一個小門診平時看個小病。要到外邊去拿藥,大病的病患也要去省城的大醫院看。沒辦法,這畢竟是為館內客戶服務的小機構。

    如果婷玉回去,當地民眾就有福氣了。

    不過,那都是將來的事,現在打算還太早。

    兩人等到將近十點,白姨和另一位大姨匆匆趕來。

    “哎?蘇蘇也在?”她微感愕然。

    蘇杏大方點頭,“我特意來接她回家。”

    “,何必呢?路這麼遠,你孩子呢?他爸帶?”

    “嗯,孩子比較喜歡爹。”

    “怪你哄得少,小孩子敏感知道誰對他們最好……”吧啦吧啦一頓教訓,然後把一個長盒子交給婷玉,“這把二胡我已經找人幫他調試過,看他合不合心意,不行的話我再幫他找。”

    婷玉接過,蘇杏湊去瞧了瞧,“白姨,您還會看樂器?”

    “我不會,我有朋友是個行家。”白姨趁機教訓她,“瞧,論關係的重要性,人不能總活在自己的世界……”

    吧啦吧啦,這一頓說把她的朋友給逗樂了。

    “好了白姐,一見麵就把人家訓了兩頓。多虧你們是熟人,換別的年輕人你看他們賣不賣帳。”

    白姨眉頭一挑,“行行行,那我不說了,亭飛啊,你們訂好票沒?幾點鍾走?我找人來接你們……”

    “不必麻煩,您忙您的,我們還想逛逛,走的時間不一定。”婷玉說。

    白姨聽罷不再勉強,與自己的同伴匆匆走了。她約了一群姐妹有活動,不便久留,來的時候心盤算著找人送亭飛到機場,如今見蘇杏也在總算放了心。

    她是擔心蘇杏的脾性和處事方式,對其他方麵很放心,尤其是兩個女孩之間的情誼。

    雖然不讚同亭飛老是因為蘇蘇而放棄在貴人麵前露臉的機會,但兒子說的有理,亭飛就這麼一個交心的朋友,沒有蘇蘇就沒有今天的她。

    所以,在她選擇情誼的時候,外人不該勸她無義。

    真金不怕火煉,有真本事的人不需要什麼特別的際遇。

    但是,一個無情無義的大夫對誰都沒好處……

    等白姨走了之後,婷玉馬上鎖門拴門。霍家那邊早已打好招呼,也不用收拾行李,因為家什麼都有,她隻要拿些藥材就可以了。

    “小葉沒什麼托你拿的?”準備就緒,蘇杏隨口問了句。

    “沒有,小雪最想要的禮物是吃的。”

    而且要新鮮的,她們帶不了。

    她們是中午回來的,但不能太早出現在人前,所以蘇杏去餐廳外賣過來一起吃,牽著倆孩子。倆娃娃與婷玉許久不見,眼睛瞪著這位似曾相識的姨母看了好久。

    一起吃完飯才終於熟稔起來。

    晚上,婷玉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餐廳與大家一起吃飯了。

    泡藥浴的事急不得,要做準備工作,等三天之後才能正式開始。在這三天,小菱和小野都被婷玉帶在身邊,時不時被她用藥水拍打一遍身子。

    她這邊拍完,孩子們轉身被父親那邊的人接去檢測身體狀況。

    婷玉和柏少華之間隔著兩千年的時代大鴻溝,由於中間站著一個同樣看重的人,雙方不得不互相忍耐。

    麵對這種無法調和的情況,蘇杏左右看看也是沒轍了,等時間證明吧。

    而三天之後的藥浴現場,休閑居的男人們停止營業一天,集體跑到蘇宅觀摩兩個女人給孩子們泡澡。

    在後院,一個大木盆架在臨時搭建的灶上,灶下燃起小火苗。

    有兩個孩子,所以蘇杏也抱著一個,按照婷玉的吩咐把白淨淨的娃兒輕輕放進那個冒著絲絲熱氣的大水盆。

    不燙,孩子們玩得很爽。

    但那盆藥湯黑乎乎的,孩子們坐在邊跟煮湯圓似的,把男人們看得牙都酸了。

    尤其是柏少華,神色冷然,額角兩邊一抽一抽的,對眼前的一幕極力忍耐但無法直視。

    仿佛自己孩子被人一鍋燉了……

    藥浴的效力是驚人的,父母又是異能者,孩子們的天賦讓人難以想象。兩個月後的一個白天,本該在休閑居三樓接受特訓的孩子們忽然出現在蘇宅的書房。

    “媽媽……”

    “姨姨……”

    倆孩子興奮的嫩嗓子響在書房,嚇了蘇杏和婷玉一跳。而孩子們像得了什麼新鮮玩意,開心地在母親、姨母跟前顯擺瑟,呼地抓住窗簾像頭小熊在窗邊搖擺,一會兒趴在書架的空格。

    聲音清脆,咯咯咯地笑個不停。

    倆熊孩子把禁製破了?!

    蘇杏和婷玉對視一眼,現在用藥已經迷不倒他們,唯一能製住倆娃的是婷玉手中的針。

    “哇,小菱小野好棒棒……”蘇杏笑盈盈地拍拍手,然後向倆孩子伸出雙臂,張開懷抱,“過來讓媽媽看看,媽媽也想學。”

    倆孩子雖然熊,對母親卻很大方,呼地一下同時出現在蘇杏的懷抱。剛趴穩,倆孩但覺眼前一黑,被牛叉姨母從背後點了睡穴。

    與此同時,休閑居那邊的人打電話過來詢問倆包子有沒來過,他們那邊已經翻了個底朝天始終不見人影。

    “在我這。”蘇杏告訴他們。

    幾分鍾後,陸易上來了,看著倆包子躺在床榻上,愕然問:

    “怎麼回事?上次的禁製失效了?”

    “亭飛正在檢查。”蘇杏站在一邊看著,“少華呢?”

    “他正好有事出去,少君剛給他打了電話。”

    為了讓陸易順利進屋,少君把小吉貓引出宅子老遠。

    果然,柏少華的電話來了,直接給蘇杏打的。

    “孩子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讓亭飛跟你講……”開了免提。

    亭飛分別給倆孩子檢查了一遍,十分淡定地說:“針還在,但已不起作用……”

    

Snap Time:2018-02-22 09:09:21  ExecTime: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