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61回(18-05-24)      第760回(18-05-24)      第759回(18-05-23)     

第356回


    深夜,村民睡得早,藏在深山中的這座小村莊一片寂靜安詳,高高的路燈亮著,每一盞都有幾隻蛾子在燈罩外邊飛舞。用生命追逐那一縷光芒,不惜自取滅亡。

    蘇宅的圍牆外,不知何時來了三個鬼崇的身影,分別從三個方位靈敏矯健地翻牆躍進院……、,中邪似的紛紛倒地沒了動靜。

    “哈哈哈……”

    休閑居三樓的監控室,三個大男人正在爆笑捶桌,隔音,笑聲傳不出去。蘇宅的姑娘們手段了得,她們神出鬼沒,常常半夜出外遠行不為外人知,歸期不定,時長時短。

    仍然被人摸清規律,宵小鼠輩在半夜翻牆入宅,皆無一例外倒地不起。被他們在監控發現,想辦法隔著圍牆把人撈出來送去研究,看看到底是什麼藥那麼厲害。

    當然,人沒死,抽血研究罷了。

    隔天送到東江橋畔讓他們自然清醒。

    人們暗地稱呼她為女藥師,一位充滿神秘感的華夏大藥師,至今找不到比她更厲害的下毒手段。來采血的人以為躲得開華夏官方的跟蹤,避得過村的耳目便萬事大吉。

    卻不知終點等著他們的是什麼。

    亭飛會治病,下毒的本事從未跟人提過。若非他們就住在隔壁,那神奇的一幕恐怕無緣得見。

    這時,蘇宅的一樓客廳燈亮了,一直端坐的婷玉拍開蹲在身邊的小福四隻,緩緩起來。開門出來打量倒地的三人,從他們的身形來看,來犯者有一位是女性。

    庭院,桃樹如綠蔭,翻牆跳進來難免碰到。她已經加大藥量,就算碰不到皮膚,隻要能呼吸的人都會中招。

    那幾個人趴著,看不清五官。

    婷玉想了想,從牆角拿起一把火鉗將其中一人翻個側身,避免正麵對上,唯恐對方身上有針孔攝像頭。

    這是柏少君他們教她的。

    利落挑開對方一張怪麵具,果然是出車禍的那個洋女人。

    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身上還藏著采血針。

    婷玉正在考慮是殺是放,怎樣毀屍滅跡最幹淨時,忽然牆頭傳來輕微聲響。抬頭看了一眼,一輛小飛機出現在牆頭,垂下一塊牌子:別殺,弄成白癡吧謝謝。

    婷玉白它一眼,哼,還以為他們有多能耐,居然被人翻牆進來。暗吐槽,垂在身側的寬袖中悄然滑出一枚長針夾在指間,優雅蹲下,果斷舉針哧地插入女人的腦門……

    淩晨的夜,一輛車悄然離開村子。

    ……

    Y國的一天晚上,一座雄偉的有過望族輝煌,因年代久遠極具曆史感的大莊園來了兩位尊貴的客人。

    在一間內部裝潢奢華氣派,帶有懷舊氣息的英式書房,三位鼻挺目深的西方老人隔著一張實木書桌坐著,默默叼著煙,一時間氣氛顯得格外嚴肅沉重。

    “……按照我方提供的數據造出來的器械失控,德方表示很氣憤,認為我國看不起他們,沒誠意。雖然他說的是事實,但公開說出來證明他們氣瘋了。”

    “塞斯島基地的軍火庫被炸,連私下運往直布區那批貨也被洗劫一空,國會那邊就此事與對方國防進行溝通。敵方能夠精準地找到位置進行引爆,大家懷疑您這邊可能出了奸細。”

    獨坐書桌後麵的老人看著麵前的文件,麵無表情,氣勢不怒而威,“不奇怪,哪都有一些蛆蟲貪心不足。”

    對麵的一位老人叼起雪茄深吸一口,慢吞吞道:“所以不能輕易放過,要讓其他人知道背叛國家是什麼下場。”

    書桌後麵的老人合上文件,深邃的雙眸淡淡地瞟兩人一眼。

    “這事我會讓人細細盤查,你們二位還有什麼事?”

    “軍火的事雖然很重要,首相閣下也特別關心您那位公子的子嗣,派去的人可有消息?”

    老人態度如常,“我看華夏官方已經全麵控製那個地方,派去的人折損一大半居然連她一根毛都沒拔到。請轉告首相閣下,此事我另有主意,讓他不必操心。”

    最近針對他的事接二連三,暫時分不開精力與華夏那群閑得蛋疼的人鬥智鬥勇,注意監視不讓他們搶先即可。等處理完正事他再想法子,畢竟孩子還有幾個月才出世。

    “您可不能明搶,我方暫時不適宜跟華夏正麵起衝突。”

    私下互相膈應還行,為一個嬰兒正麵開打就玩大了,會被全世界笑話。

    “誰跟他們起衝突?我是孩子祖父,去看看孫兒不行嗎?”老人重重哼了聲,麵容總算染上一絲怒氣。

    那個隻會炒冷飯的廢物,除了添麻煩一無是處。

    居然跑去華夏那種限製人口的地方,生生把他最後一點用處給抹殺了。聽說他女人懷的是雙胞胎,若能生出一位灰眸嬰孩,或許他能高看那廢物一眼。

    家的幾個孫兒資質平平,無論他們的母親是否來自華夏。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在那個廢物身上,隻要他讓女人生下傑出的子孫,他不介意把他們夫妻接回來享受家族的榮耀。

    這是他贖罪的唯一辦法,生下具備天賦的孩子,彌補他活下來的錯誤……

    不知不覺到了十二月底,雲嶺村的氣溫驟然下降,哪怕在室內坐著也要披上一件厚實的長外套。

    晚上,在蘇宅的書房。

    光芒微亮,從中走出兩道修長的身影來,伏在書房守候的小福見狀立時站起來叫喚。趴在書桌路由器上取暖的小吉眯著眼睛喵一聲,沒動。

    “……寧先生有才,如果能點就好了。”

    蘇杏說著,吹滅燈籠,走出陽台掛在屋簷下時,才發現外邊下雨了,難怪天氣這麼冷。

    她縮縮脖子,返回屋關上門窗,回書房脫下鬥篷掛好。

    “之前你還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今回怎麼急起來了?”脫下鬥篷的婷玉提著大包小包,一邊說一邊下樓,小祿三隻守在樓梯口眼巴巴地看著她手的幹貨。

    “此一時彼一時,心知道有這麼個地方希望能夠早日看到。”蘇杏扶著腰慢慢走下樓梯。五個月了,兩個孩子的肚子讓她渾身難受,每走一步都特別累人。

    “你在那邊幹嘛不說?”

    “怕出人命啊。”

    想是一回事,要實施很困難的,她就忍不住想嘮叨兩句。

    話都讓她說完了,婷玉懶得理她,打開暖氣,開始收拾拿回來的幹貨。

    到期回唐朝給大家解藥,兩人去了一趟,順便到處逛逛。

    

Snap Time:2018-05-25 05:44:08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