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9回(18-05-23)      第758回(18-05-23)      第757回(18-05-22)     

第338回


    身邊所有人都可能給他帶來威脅,當然是弱點了。關鍵是,他妻子是個弱者,就算背叛他也造不成大傷害,反而這群人能給他致命一擊。

    女管家清楚這一點,仍不服氣。

    “老昌頭怎麼說?”那老頭一向緊張他,不可能沒有提醒。

    “他警告我別碰那些姑娘。”

    “你應該聽他的。”女管家埋怨道。

    “我聽了。”

    命運如此,他有什麼辦法?正如他無法阻止這些人在他身邊聚集。久久不見女管家說話,柏少華抬頭看了一眼,發現她嘴巴緊抿一臉倔強地瞪著自己,不由歎了下。

    “曼妮,我對征服地球沒興趣,我向來希望過好正常人的生活。嚴格來說,除了少君、昌叔和她,你們大家才是上帝給我的惡作劇,如果有上帝的話……”

    他的態度十分認真。

    失感不是失智,他有腦子分析哪種生活屬於正常狀態。

    天知道,他不過是年輕時候偶然救了幾個人,結果不知什麼時候身邊來了這麼多。都說跟他混,混個屁,自身難保啊懂不懂?!他們不想懂,所以才有今天的局麵。

    偏偏他認為來就來了,免費的勞力不用白不用。

    有他們在,那個不該存在的計劃在幾年前投入運行,目前為止很順利,未來吉凶未卜。年輕時個性衝動,很固執,老爺子的話他聽不進去,今天想改已經太遲,計劃進行得太無法停止。

    由於她今晚這番話,他才再次強調這群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免得他們擅自給他老婆添麻煩。為提高她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而公開她的異能?那是弱智做的事。

    生存機率最大的,永遠屬於底牌最多的人。

    女管家訕訕地垂下眼眸,“大家是擔心你的安全。”

    他擁有讓大家和諧共處倍有安全感的手段和魅力,沒有人希望這個維持平衡的中心點出現問題。

    “相信我,我很安全。如果這個地方讓你們失去安全感,我可以安排你們離開。”

    “不,這很好,我們已經年老不想再跑。”女管家神色微緩,“既然你真心喜歡她,其他話我就不說了,你現在要考慮的是子嗣所麵臨的危機。你和小格蘭先生一母同胞擁有相同的基因,中獎率極高。”

    真心喜歡?柏少華不置可否。

    那女人缺點不少,完全沒有戰鬥力,但是人已經娶回來了。做人要有堅持,既然和她領了證,先湊合過吧。

    他不止一天這麼想。

    “我正在想辦法,或許你們有什麼好主意?”希望那群人對他個人有點用。

    “大家商量過,要麼催眠你父親的人,用美瞳這個辦法最簡單捷。但你父親不好忽悠,隻能改變基因或者改變瞳孔的虹膜顏色,在母體做或者在嬰兒身上做都行。”

    選擇前者的話就要現在做,若選在嬰兒身上做,他們到時候盡量拖延時間配合他。動作要,否則時間越長越可疑,那些人不會給他太多時間做手腳。

    嗯,柏少華平靜地點點頭,“好主意,出去的時候順便幫我泡杯咖啡。”希望破滅,注意力重新回到書籍上。

    “要加糖嗎?”已婚的他口味或許會變。

    “不用了謝謝。”

    ……

    把咖啡給他送去之後,女管家的鞋子落地無聲,筆挺的腰,像隻孤傲的天鵝姿態優雅地走在安靜的走廊。

    “曼妮?他怎麼說?”

    “他不滿意,我就說是餿主意。”女管家仍然孤單地走著,目視前方,“在嬰兒身上搞小動作,別說他父親身後的科研組能查出來,對孩子也是一種傷害,他作為父親不可能冒這個險。”

    都是過來人,明白當父母的心情。

    “噢?我好像聽到愛情來臨的聲音……”他完全無視對母體動手的選項,心意顯而易見,“奇怪,他不應該有這種情緒,莫非那毛病治好了?”

    “不清楚,他依舊視我們為上帝的惡作劇。”

    該利用的時候利用,該嫌棄的時候嫌棄,誰讓他們自己送上門?

    她的話再一次讓走廊充滿爽朗的笑聲。

    “別笑了,趁還有時間,叫那些孩子趕緊想個正經的法子。萬一他跟他父親起衝突,後果不堪設想……”並非危言聳聽,他的父親代表某個帝國,別國政府也對這種天賦虎視眈眈。

    而他個人代表新生群體,他兄弟遭過一次難,若孩子也遭難他不可能善了。

    一根繩上的螞蚱,火點著了誰也逃不了。

    格蘭家族的灰眸魅力讓人瘋狂。

    對於他父親來說,哪怕心目中的廢物生下一個灰眸的小廢物,也必須回國養著,萬一哪天覺醒了呢?他遷居華夏僅僅是讓他們多費些力氣罷了,華夏人很好收買的,用錢就可以了。

    ……

    京,婷玉傷了人之後被請進警局“喝茶”,原本要拘留的,因為雙方都不肯妥協,那兩個潑婦傷了手之後索性賴在醫院不走。

    但她進去不到兩個小時就出來了,因為有人替她作保。走出門口,她意外地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外貌似在等人。

    “秦哥?”

    等在門口的正是秦煌,聞聲轉過臉來打量她一番,見她不慌不忙淡定從容,不禁笑容和熙。

    “沒嚇著吧?他們有沒為難你?”

    “沒有,”婷玉搖搖頭,想了想,“他們說有人保釋我,原來是你?”

    秦煌笑了笑,示意道:“走,咱邊走邊聊。”

    說罷,和她一同步下階梯。

    天氣熱,今天的他一改工作期間的正裝,隻套一件黑背心和黑色休閑褲突顯身形的健美。一雙輕便耐磨高質量的軍靴紮著褲腿,結實的大長腿在行走間蘊含力量。

    車上安靜,婷玉忍不住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聽蘇蘇說你在國外工作。”

    “昨天才回來,今天休息本想過去找你們,結果剛出門就收到消息……”他便匆匆趕去警察局問明情況,並替她作保,“我已經跟霍老他們打了招呼,現在四合院等你。”

    “我這件事很麻煩嗎?”

    “不麻煩,醫院很多醫生護士都在抗議說你是見義勇為打擊犯罪,紛紛呼籲把那兩個人永久拉黑名單,現在雙方正在協商。”開車中的秦煌瞥她一眼,“你膽子不小,眾目睽睽之下敢動手。”

    還好出手有分寸,扭傷而已,不像旅遊那次讓別人見了紅。

    

Snap Time:2018-05-24 08:30:08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