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329回


    當然,這位柏少華是誰,自己在未來從沒聽說過,包括這位蘇蘇。

    他們在曆史中是不是一對,自己也不清楚。但見屢拆不散,估計是吧?就像餘嵐那樣,注定無子的女人,即便懷了也會失去;她還注定無夫……真替她傷心。

    不過沒辦法,曆史的進程就是這樣。

    之所以要把那位蘇蘇攆走,是因為擔心那位柏少華就是西南霸主。

    沒錯,自己是來找人的。

    傳說中的西南霸主深居簡出,卻緋聞女友無數。但他在末世前後皆無妻無子,女色對他來說隻是偶然,不是必然的。更毫無留戀,想用就用,想甩就甩。

    之前擔心自己的重生造成蝴蝶效應,擔心一名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女子壞了西南霸主傲視天下的雄心壯誌,毀了他的成就,那自己豈不是千古罪人?

    還是華夏族的罪人。

    全球四大安全區,有兩個就在華夏,哪怕國境因亂世而混入許多外國人,但世界上仍然有一個國家叫華夏。就是因為這兩個安全區在強勢鎮壓,誰搞事誰死,然後招安其手下。

    其他的國家已經樹倒猢猻散,明麵上的大國隻剩華夏,外國暗地各種搞複興的愛國者也不乏少數。

    總之在末世到處一團糟。

    而這位霸主擁有世上最先進威猛的武器,擁有一個龐大的技能最齊全的異能者群替他賣命。關鍵是他很好說話,凡是有用的人才無論男女他照單全收,隻要肯聽從安排。

    政府找上門談合作,他也能心平氣和地有商有量,哪怕是用女下屬換取集體利益。沒錯,易女生子這種事他並不反對,女下屬不服逃離安全區他也不阻攔。

    這麼好說話的鎮國之寶著實讓外人妒忌得眼紅,五髒六腑一揪揪的疼。

    極少人見過他的真麵目,他所住的地方方圓十不得有其他人出沒,政府派人前去洽談也要事先預約,並且進入他家範圍的不得超過兩個人。否則,無論是捕食者抑或人類,統統成為他下屬練手的活靶子。

    他是個很民主的領主,在不犯規的情況下,所有人愛幹嘛幹嘛。可以說,對於熱衷冒險尋求刺激的群體來說,他的安全區是一個比政府安全區更加自由輕鬆的地方。

    那麼問題來了,這位原本應該在幾年前出現在梧桐古鎮附近的西南霸主哪兒去了?

    臨死之前在安全區呆過一段時間,曾聽本地人提起這位霸主的來龍去脈,繼而得知他大概在哪一年出現,大概住在哪個方位。姓名和長相不清楚,隻知道他長著一張西方人的臉。

    可恨自己隻有一副無用之軀,得不到上層人士的青睞。

    難得意外重生,當然要抓緊機會找到那位霸主拉關係,哪怕當個鄰居也好,等將來世界動亂可以抱大腿。

    自己死之前,這位霸主仍是世上令人敬畏的一個人物。梧桐古鎮有很多外國人,無論是偏僻地帶或者繁華地區,都是很普通的、性格正常的老外,而且喜歡逛街、撩女人。

    這不符合霸主的性格,說了人家深居簡出的,不然為嘛沒人知道他的外貌特征?找了好久才意外地發現雲嶺村也藏著幾個老外,經過排除法則,最有可能的人選就是那位姓柏的男人。

    如今這位姓柏的娶了一名女子,還對她寵愛有加,這一點又和曆史有出入……嘖,這些不知名人物真教人頭疼。還有這雲嶺村,以前從未聽人說起過,包括餘家姐妹。

    既然沒人提,肯定不是什麼特別的地方。

    至於那位姓蘇的女人,自己曾經看過她寫的小說,很多末世文的情節大同小異。她的也是,但在某些細節方麵極符合現實,曾一度懷疑她也是重生的。

    直到後來出現幾段毀文的情節。

    經曆過末世的人,決不會對所謂的愛情抱有幻想。

    而她其中好幾個短篇居然以愛情為主,尤其是最後一個特搞笑,也是讓自己棄文的原因。內容是末世時期,女主被別的強者搶走,男主為救她而死,女主也殉了情。

    簡直哈哈哈,殉情這種事在亂世已經很少,活著進入末世的男女早就明確自己的定位。

    如果她是重生的,寫這篇文是為了警世的話,她不可能這麼誤導自己的同類,因為很多愛幻想的腦.殘女會當真。現實很殘酷,這種女人活不過亂世,更甭提末世。

    同時體現出,她和其他網絡寫手沒什麼不同,有一些符合現實的細節並不奇怪,畢竟大部分末世文的人性與真實的未來幾乎一致。

    世上哪有這麼多重生者?

    拭目以待吧!離亂世還有二十多年,看看姓柏的是否像餘家姐妹那樣逃不過命運與曆史的擺布。該來的始終會來,餘家姐妹的經曆表明,曆史不會因為自己的重生而產生變化。

    總算可以歇歇了,先去結交那些聽說過的未來戰士(異能者),再到處走走看看,或許能找到那位霸主的蹤跡。

    至今眼前這群人……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一定要告你們非禮!”

    “嗚嗚……”

    隻見一男一女被幾個穿著西服的男人從人群中架出來,男的嘴被塞了一團抹布,死命掙紮卻動彈不得。

    “喂,你們這是幹嘛?你們認識?”有路人看不過眼了。

    西服男沒好氣道:“誰搞事抓誰,管他認不認識。”

    “我沒搞事,我就想當麵問問他,他說過要回來娶我的……”被架著走的女子一身狼狽,憤怒道。

    其中一位西裝男無語了,“據說這話是他七歲那年說的……”

    “七歲就可以說話不算數?七歲才是最真誠最純潔的時候……我就想問這一句,你們放開我!”女子越說越激動。

    圍觀群眾一聽,果然是搞事的,而且路上來了一輛警車。

    “得了,警察來了,你們到警察局問吧。”

    “我又沒犯法,你們憑什麼抓我?”盡管頭發衣衫淩亂,女子仍然理直氣壯,“我就當麵問這一句,問完就走絕不礙事,犯哪條王法了?”

    她本想悲情出場,由新郎的某個家人保駕護航,問完話再瀟灑退場,留下一個倔強的背影發人深省。

    試問天下哪個新娘麵對這種情況不難堪不生氣?就算婚禮如常舉行,這根刺會永遠紮在新娘的心……隻是萬萬沒有想到,兩人剛過橋就被架出來了。

    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架走特別難堪。

    況且她還什麼都沒說,憑什麼抓她?

    但沒人理她。

    “就是他們,麻煩二位警官了。這位是我們的律師,一切問題找他……”

    想大鬧婚禮?沒門。

    老大說了,寧可殺錯不可放過,天塌下來他們也得撐著,順利完成婚禮再論功行賞的說

    站在人群中的某人靜靜看完這一切,一臉漠然地轉身離開。

    不用自己出手,這雲嶺村也天天賊TM的熱鬧,從未消停過,那位高冷的西南霸主受得了?連自己都受不了,也罷,到別的地方再找找……

    

Snap Time:2018-08-22 15:11:52  ExecTime: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