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296回


    提著的一份溫熱芬芳的茶味小饅頭,蘇杏沒回家,而是來到柏少華的屋門前敲了敲。

    很,門開了。

    在門口拍掉衣服上的雪花,然後推門進來,邊沒有風,也沒有飄著雪花,比外邊好一些但也是涼涼的。因為他家不供暖,他喜歡遵循大自然一切變化的說。

    各人喜好,而且這是他家,她客隨主便。

    客廳的一盞燈亮了,蘇杏把鬥篷脫下掛在門邊的衣架上,將小饅頭擱在茶幾,然後前方走道的燈也亮了。

    她極少來他家,生怕習慣之後離不開,而回自己家之後又懶得再出門,兩人的關係在外人眼根本看不出熱情來。跟著燈光亮的方向走,前方亮起一盞,身後那盞便會熄滅,像在截斷她的後路。

    兩人好多天不曾見麵,不知道自己被他清理過幾遍了,還有半分情感在嗎?每次來見他心情總是很特別,怎麼說呢,仿佛自己是個電腦插件,今天悄悄潛入,明天被人卸載清理。

    她今天來,一是惡作劇想看看他什麼反應,是被溫柔接納,還是強勢拆除?

    二嘛,想他了。

    這陣子她擔心婷玉的安危極少出門,柏少君隔三差五去她家聊天看書,順便聊聊少華的動向。這人一如既往的三步曲,散步,美食視頻,回他的機房不知搞什麼東東。

    等他主動找來可能要“望穿秋水君不至”,不如她主動送上門的捷。她不會拿他精神上的缺陷進行真愛考驗,那樣做毫無意義,但憑自己的心意努力過就好。

    很,她來到了少華房間的門口,門開著,一盞壁燈的光蒙蒙亮,不刺眼,但能看清床上的情形。

    現在早上五點多,有些村民已經開始出門做晨運,哪怕天有些冷。而他剛從酣睡中醒來,黑眸默默注視她片刻,之後,他掀起身邊的被子露出一塊地方來。

    蘇杏想了想,脫掉自己身上略厚的冬衣,僅著一件長袖衣。下身是裙子就不脫了,徑自爬上他的床,剛剛躺好已被他伸臂攬入懷中。

    “這麼早?”他的下巴擱在她頭頂,嗅到發間的淡淡香味,“你買早餐了?”剛從夢中醒來的人嗓音沙沙的,低沉而富有磁性。

    “嗯,找小雪聊聊天,順便買些饅頭回去當零食。”

    她睡眠淺,加上婷玉情況未明,所以半夢半醒的。等會再去休閑居買一份早餐,饅頭留著工作無聊時再吃。沒幫他買,買了也是她吃,一樣東西吃太多容易膩。

    “擔心亭飛?”

    “嗯。”蘇杏忍了忍,最終仍然問出那個比較在乎的問題,“你不是把我清零了嗎?”

    對這個問題她老好奇了,從G城回來到現在曾經問過他幾次,他從不正麵回答,越不說就越想知道。走廊和房間的燈全熄了,她看不到他的表情,更看不見他緊閉的雙眼和微微翹起的嘴角。

    “催眠分很多種,”他的唇抵在她額邊,性感的聲音成了一首催眠曲,“有語言,動作,意識,甚至眼神的一轉一動;有他人催眠,也有自我催眠……”一番專業術語解說把某人說得昏昏欲睡。

    他人雖冷,但被窩還算暖和,蘇杏睡意襲來。

    “……亭飛可能在自己的意識看到了什麼,比如一段遺忘的過往。強行喚醒讓意識受傷,但無大礙,閉關想必是為了參悟某些事,你沒必要替她擔心。”

    參悟,是那老頭子的口頭禪。

    被催眠者的精神力因人而異,有些人不會按照催眠師的指引尋找記憶,他們的潛意識會給自己引路。遇到這種人,無論是被催眠者還是催眠師,精神力一定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

    安德睡一覺就好了,因為他心無掛礙。而亭飛,八成是看到某段記憶正在參透悟道。這是陸易猜的,他們問過昌叔,那老頭也讚同陸易的說法。

    看來,最了解華夏文化的始終隻有正宗的華夏人。

    正如昌叔所說,他隻懂一些皮毛。

    迷迷糊糊中,他的聲音在她耳邊飄忽不定,“記憶是個好東西,它不僅存在於大腦,身體記憶往往更加真實直接。隻要軀體活著,曾經發生過的事它都不會忘記……”

    所以每當她出現,他全身心的細胞都在歡呼叫囂,催促他不斷地向她靠近,這些感受他無法向她形容。男人和女人的思維方式不一樣,他認為這就是情感,而她可能認為這隻是本能。

    一種自然界所有雄性的求偶本能,這種說法她肯定接受不了。感性的人看待問題總是充滿浪漫情懷,不好得罪。

    “睡吧,八點鍾我叫你起床。”察覺她努力保持意識半清醒,於是吻著她的額頭安撫說。

    待懷中人氣息平緩,柏少華的睡意已然全無,但見時間尚早,便摟著她假寐片刻。他無意幹涉她的日常計劃,哪怕亭飛不在旁邊監督,她的晨運不可缺席。

    她太纖瘦,不注意鍛煉身體以後生孩子會很痛苦。不管他倆將來能否修成正果,未雨綢繆總比臨時抱佛腳的強……

    可是,即將八點鍾的時候,出外散步回來還煮好早餐的柏少華進房叫她起床,她卻一翻身整個躲在被窩當沒聽到。他坐在床邊默默看著她的睡顏,忽然想起她有起床氣,大舅曾經打電話來中過招。

    惹不起啊!

    柏少華起身離開,不叫她了。

    雪停了,他拄著拐杖來到蘇宅門口打算幫她喂貓狗,卻意外地發現院門開著。來到門口往邊一看,蘇杏一直擔心的室友亭飛正在喂小福它們,他便在門口站定。

    婷玉察覺有人,同時看向門口。

    “蘇蘇在你家?”她問。

    “她最近沒睡好,現在起不來。”柏少華坦然道,“她一直很擔心你。”

    他女友的運氣真不咋滴,她那邊剛離開,這邊就出來了,一個說不好兩人就生了嫌隙。

    “我知道。”

    閉關不是關閉六感,宅有什麼動靜她聽得見。

    婷玉神色如常,“讓她睡吧。但在成親之前,我希望你能尊重她。”

    柏少華笑了笑,輕點一下頭便要離開,轉身卻看見自己的家門開了,一個披著鬥篷的女生拎著點心袋,一路打著欠過來。

    由於雪停了,她沒戴鬥篷後的那個寬鬆帽子。

    見他站在自家門口,蘇杏滿驚訝的,“少華?你不去散步來我家幹嘛?喂狗?你知道狗糧放哪兒嗎?”

    

Snap Time:2018-08-19 13:35:04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