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2回(18-02-21)      第581回(18-02-21)      第580回(18-02-20)     

第284回


    中午,他們倆去了文教授家,柏老也在,隨行的是兩名柏家子孫,和柏少華相談甚歡。而蘇杏被留在書房,給柏老詳細分析當年那首詩詞的端倪。

    因為老一輩容易犯墨守陳規的錯,而年輕人得師相授敢大膽地展開想象開拓新思路,看待問題的角度跟老一輩不同往往有新的發現。

    古人有雲,是以聖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論世之事,因為之備。

    意思就是提醒後人不要一成不變地學習古人的舊規,而應根據當代的情況作出新的論據及相應的方法。

    前人經驗要吸取,也要溫故而知新。

    長輩是小輩的指引燈塔,而小輩能讓燈塔大放光華。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不管輩分如何,多加交流互有裨益就是了。

    柏少華對華夏古文學也有涉獵,可他不光對華夏的感興趣,還有其他國家的,廣而不精。廚藝可以不局限專一國度,但在古文學方麵,他自知跟蘇蘇無法比較。

    故而識趣地不去打擾,在文家的院子與柏家兩位表兄弟飲茶暢談。

    文教授家住一在棟古色古香的老屋,有個二十來方的小院子,平時不覺得什麼,今天人多顯得有些狹窄。柏家兄弟一個來G城出差,一個在G城工作,得知他在便趁有空過來聚聚。

    “……聽說海小姐找你商量在各大城市開分店的事,既然你打算在國內發展,為什麼不答應她?這些年經她手的項目沒有不賺錢的,你是不是該重新考慮?”表兄勸道。

    “跟她合作以後隻能當空中飛人”在老表麵前,柏少華直言不諱,“為錢奔波的日子哪有我現在舒服。”他是打斷腿也不愁吃穿的人了,幹嘛不好好享受人生?

    “草!這話我聽著想打人。”打工一族的柏表弟羨慕妒忌恨。

    表兄笑了笑,“那小蘇怎麼看?她也讚成?”

    文人多清貧,靠她寫幾本書能賺幾個錢?女人是很現實的動物,男人可以沒錢但不能沒有上進心是共識。

    “她?”柏少華回憶兩人相處的過程,笑言,“她還小,想問題沒那麼長遠。”

    兩人相差六歲,在他眼她小得沒影了,但不妨礙他向她伸出魔爪。

    “來來來,大家吃點水果。”說話間,文師母從廚房端出切好的水果,坐得近的柏表弟忙接過。

    今天來的人不少,文教授的女兒帶著婆婆和自己孩子,還有叔嬸家的孩子們一起過來湊熱鬧,如今在廚房忙著中午飯。

    去酒樓吃很方便,但不如在家吃著香。

    文老太坐下來,笑吟吟對幾位年輕人說:“你們幾個很悶吧?唉,老文和小蘇以後也常這樣,在單位就算了,回到家也沒停過。在他們眼,那些‘之乎者也’的比家的飯菜有趣多了。”

    說得大家一陣笑,把一名粉嫩粉嫩的小女娃從孩子群引了過來。她是文老女兒的小閨女,剛一歲,走路搖搖晃晃的十分可愛。

    “鵝,鵝……”她剛學會喊爸媽,口齒不清不知她想說什麼。

    “喲,小囡囡,到外婆這兒來。”

    小囡囡站在原地,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看一眼文老太,然後目光移到那個有著不同發色的帥叔叔身上。認真想了想,邁開小短腿一步一步地往少華那邊去。

    柏表兄今年當父親了,對小孩兒疼家得緊,不停地拍掌吸引她的注意力。

    “這丫頭有眼光,小小年紀認得誰長得帥。”柏表弟感歎。

    文老太笑得見牙不見眼,“她呀,眼睛毒著呢!誰漂亮她跟誰親,把我女婿氣得凡是幾分姿色的客人一概不歡迎。”因他長得不太入閨女的眼。

    大人們說著閑話,小姑娘終於千辛萬苦地來到柏少華的膝前。果斷雙手一趴,掛在他大腿上大大地鬆一口氣,像是很累的樣子環視眾人。

    那趣致的小模樣特招人稀罕。

    柏少華看著腿邊的小不點,伸手摸摸她那小腦瓜,毛發柔軟得跟蘇蘇一樣,不由得放下拐杖彎腰把她抱坐在腿上。他很有孩子緣,不管走到哪兒都有孩子粘著求抱抱。

    幾次之後,他抱孩子的動作熟練且穩當。

    “叫叔叔。”逗她說。

    不愛哭的娃娃最好玩了。

    “鵝……”小丫頭天真地看著他喊了一聲。

    “叔……”做個嘴型教她。

    “鵝……”可人家是個有堅持的寶寶。

    文老太笑道:“她想背詩給你聽,來,小囡囡,念一遍給帥叔叔聽,鵝鵝鵝,曲項向天歌……”

    “鵝、鵝……”

    小姑娘扭著小脖子看著外婆很費勁地學著,看得柏少華心情愉悅得很。腦海出現一個大美人牽著小美人在田間散步的情形,有家人如此,人生簡直完美。

    “話說你從小孩子緣就好,咱家附近一帶沒有不喜歡跟他玩的。除了那個大鼻聰,”眼前的一幕讓柏表弟憶起往事,“少華,你還記得他不?好像是你十二歲回來探望外公外婆那年的事。”

    柏少華想了一下,“被我打崩大門牙那個?”

    “對,”柏表弟一拍手掌,興奮道,“你知道他幹嘛恨你嗎?”

    “妒忌我長得比他帥?”他也莫名其妙。

    柏表弟哈哈一笑,“少裝蒜,你明知道他喜歡咱隔壁的小蕊還收人家情書,不恨你才怪。”

    柏表兄頓時來了興趣,“哦?小蕊還給你寫過情信?”意外啊!那姑娘看著文文靜靜的,居然這麼大膽?

    “不止她一個,還有三叔婆家的小侄女,大嫂的妹子,話說我初戀情人也是其中之一……”柏表弟無比感慨,當年他喝的醋也不止一壇那麼少,“唉,當年連我都想揍你一頓。”

    柏少華眉心跳了下,不動聲色地笑了笑,“那麼久的事你還記得?”

    “當然記得,那次正好讓我跟大鼻聰親眼看見小蕊在門口給你情書,所以才揍你。你要感謝表弟我,當時他邀請我幫忙來著。”他要是去了,誰崩大門牙還不一定呢。

    長大後,與兒時玩伴一起回想當年的幼稚頗有幾分感觸,雖然某人健忘了些。也難怪,孿生兄弟遭難那次聽說他腦震蕩了,有些事記不住並不奇怪。

    “對了,少華,我記得你四年前正式回國那天,小蕊去老屋找過你?”

    老屋?那棟早已沒人住的古老房子嗎?他一回來,便獨自站在堂屋前打量二老居住的環境。心情複雜的一刻,確實有個年輕女孩跑進來一臉激動地看著他。

    可他不認得她。

    

Snap Time:2018-02-22 19:06:38  ExecTime:0.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