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276回

  
  走得急,她忘了離開酒店可以直接從前廳出去。如今又回到庭園了。
  現在返回去可能碰到柏少華一群人,算了,從哪邊進往哪邊出,蘇杏決定從鮮花拱門離開。她的裙擺不如性感美女海什麼雲的長,不拖曳,走路方便。
  她在人群穿梭,眼看即將來到拱門。
  “這就走了?你昨晚的膽量呢?連去質問的勇氣都沒有?虧你還自稱文老的得意弟子,真懷疑昨晚那個你是假的。”伍建軍身高腿長,輕鬆自如地跟在她身邊出言嘲弄。
  “老師的得意弟子很多,我從來沒說自己是其中一個。”蘇杏邊走邊自我解嘲,“像我這種將來老了要被國家淘汰的人,年輕時比不過情敵很奇怪嗎?我沒別的能耐,特有自知之明。”
  嘶,她還惦著昨晚的話呢。
  伍建軍微哂,“如果咱們有機會在一起,我昨晚說過的話你是不是要記一輩子?”然後每次吵架就拿出來懟他,不是說專注學術方麵的人大部分都是呆子嗎?
  被潑一身水的不愉他沒往心去,她反而得理不饒人,女人是小氣動物果然不假。
  “你想太多了,因為你那番話,我們沒有如果。”
  “那可說不定,你剛被甩,我單身狗一個,一切皆有可能。”用冷血的方式提醒她一個殘酷的現實。
  蘇杏無語地站定,轉身看著他。
  “伍建軍,我為昨晚的行為道歉,”隨手從旁邊長桌端起一杯酒,“不如你也潑我一回?以後咱們兩清各行其道,行不?”
  早知道他是自己相親對象就不潑了,利用熟人的身份好言相勸更有效。
  伍建軍也站定盯著她的臉,饒有興致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你當著我兄弟的麵讓我難堪,除非時光倒流你把水收回去,否則咱倆清不了。”難得她恢複單身,跟她卯上了。
  “哦?醬紫啊……”嘩啦,蘇杏又是隨手一潑,趁他閉眼的功夫迅速放下杯子走進人群。
  這姓伍的不好說話,既然清不了那再潑一次也無妨,她真的很想離開不想跟他糾纏。回去之後馬上跟婷玉回古代去,等末世將至再回來看看,隨便他們搞啥都行。
  世間的事她管不了,隻能明哲保身。
  “太過分了!”伍雪青一直在身後追著兩人跑,好不容易氣喘籲籲追上,又見伍建軍被潑了一臉忙遞給他紙巾,“小軍,趕緊擦擦,我說那女人賤吧你偏不聽……”
  伍建軍沒接她的,從旁邊的長桌上抽了紙巾擦幹臉上的水,眼睛睜開,目光銳利,嘴角微微上翹。她潑水的動作狠準,貌似沒被氣昏頭失去理智,用情不深的緣故?
  又或者,她在故作堅強?
  目光往人群一掃,哈,人沒了,走得真。
  “小軍,爸的電話。”伍雪青見他又準備走,忙遞上她的手機。
  伍建軍沒接,徑自用自己的打回去,邊談電話,邊根據自己的判斷去追人,“喂,爸……沒錯,我在追求我的相親對象,不是您非要我來的嗎?她就是姨丈要介紹的人……”
  早已習慣他的冷漠,伍雪青站在原地,看著他急匆匆的背影,作幾下深呼吸平複心情……
  當蘇杏來到拱形門時,發現兩名侍應正在拖隔離帶出來。
  “小姐,外邊車禍暫時不能通行,麻煩請繞道。”他們對她說。
  “除了前廳還有哪個門口?”蘇杏皺眉,“我走路出去不行嗎?”
  “不行,”侍應搖搖頭,“您可以從西門口進出。”熱心地給她指引方向。
  沒轍,蘇杏隻好按照他們的指點去西門。邊走邊防備伍建軍的追蹤,那人當兵的,觸覺敏銳,她得小心些。
  婚禮現場很多小孩子竄來竄去,有花童,也有來賓的小孩。她過於留意伍建軍的蹤影,冷不丁從旁邊撲出一個六七歲的小姑娘,蘇杏嚇了一跳躲閃不及把她碰倒。
  “喂,你這人走路不長眼睛啊?倩倩,你沒事吧?”一位年輕的媽媽忙奔過來扶起小姑娘,同時厲聲訓斥蘇杏。
  “對不起……”不管對錯,蘇杏先道了歉,畢竟對方是小孩子。
  道歉能解決的事趕緊解決吧。
  “誒?蘇蘇?怎麼是你呀?”旁邊傳來驚訝的聲音。
  唉,蘇杏翻個白眼,這不是陳悅然的聲音嗎?今天點背得讓她懷疑人生。根據記憶,她的人生貌似沒這麼倒黴吧?不管在哪兒都有小打小鬧,但幫她的人也不少。
  怎麼現在……
  也對,她避開災星,同時也避開各路福星,譬如文老和林師兄等人,這叫有得必有失。
  陳悅然對她的態度司空見慣,不以為然,“咦?這孩子沒事吧?哎呀糟了,她腳是不是扭到了?趕緊送休息室找個人看看,我記得有位客人是護士長……”
  身為要負一半責任的肇事者,在確定小姑娘傷勢之前,蘇杏按道理必須呆在現場,隨小姑娘父母和陳悅然去了酒店的一間休息室。
  休息室就是客房,暫時提供給觀禮的賓客休息片刻用。
  “……你這麼大個人怎麼這麼不小心?她年齡小骨頭脆弱,萬一有個好歹你讓她以後怎麼辦?”吧啦吧啦一頓埋怨。
  這對夫婦衣著樸素,小女孩穿得好些,頭上有個蝴蝶結,穿著篷紗公主裙。就是大眾眼所謂的窮親戚,可對孩子的愛護之心與天下父母都一樣,針對正常群體來說。
  為了不驚動前廳,為了能盡離開,蘇杏難得閉嘴打算息事寧人。
  那孩子外表看來沒事,腳脖子是父母一時緊張捏紅的。陳悅然當了三年郭太太,人麵廣,很便找來那位護士長客人幫忙看看。得知無恙,那對夫婦仍然瞪著蘇杏一臉不服。
  “哎喲,你們知道她是誰嗎?G大曆史係著名教授的得意門生,十八歲就已經大學畢業,剛才大堂那些客人全部對她青睞有加。”陳悅然軟硬兼施,“得饒人處且饒人,為了你們孩子的將來,我看不如大家喝一杯當交個朋友算了。”
  這番話把蘇杏吹棒得極高,那對夫婦相視一眼,覺得有道理。而陳悅然是個會辦事的,她帶人進來的時候已經叫服務生端來三杯酒和一杯果汁,貌似一切盡在掌握中。
  她率先端酒,順便把果汁端給蘇杏,“知道你愛喝果汁,給你。”
  

Snap Time:2018-11-20 02:22:55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