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2回(18-05-20)      第751回(18-05-19)      第750回(18-05-19)     

第275回


    伍建軍低沉輕笑,沒問她怎麼知道他的。要麼是欲擒故縱,要麼是從長輩那聽來的。來日方長,再精明的人也有漏破綻的時候,不必急在一時。

    婚禮場麵華美,雖然不算世紀婚禮,對於有情男女來說肯定印象深刻,終身難忘。

    蘇杏看著一身滿滿幸福感的新娘子,心一點波動都沒有。未來的郭景濤也給過她婚禮,那一刻她體會到什麼叫忐忑不安,什麼叫羞澀,新郎的緊張讓她微微產生一絲幸福感。

    所以,丈夫第一次出軌時,掛在牆上的那張婚紗照害她臉疼了足足一年。過後,每一次想起那場婚禮她都要笑話自己傻.BB的。

    新娘子今天要換三套禮服,先是西式的婚紗,接著是華夏婚服,晚上還有一套晚禮服,想想就暈了頭。

    上午的禮儀散了之後,眾人自助餐點。

    “我以為所有女生都喜歡婚禮,可蘇小姐好像不高興?”伍建軍的任務是陪著蘇杏,連吃飯時都寸步不離。

    “不是每個人的高興都要寫在臉上,伍先生好像也不在意。”蘇杏冷淡反駁。

    不等伍建軍應答,忽然旁邊有個女人咦了聲,“蘇蘇?果然是你呀!我還以為看錯人了。”

    蘇杏望去一眼,自打發現佟靈雁出沒,她就猜到可能遇見毒舌女,果然

    “你好,伍小姐,你也在啊。”

    “是呀,”伍雪青踩著淑女步,笑容嫣然,優雅萬千地走來,“我伍家雖然不在G城,但親戚還是不少的。你呢?你是佟家什麼人?或者你是謝家的?”

    “我是妙妙同學。”蘇杏瞧她一眼,又看看站在一旁看戲的伍建軍,“你倆……是兄妹?”

    “這你管不著,”伍雪青掃她一眼,語含譏諷,“話說蘇蘇,就算你那老外男朋友不來你也不能見男人就粘。他今天是來相親的,人家女孩還沒到,你離他太近讓人誤會就不好了。”

    “不是我粘他,是他粘我,有本事你把他拎走。”蘇杏說完,端起吃食轉身就想離開給兩人騰地方。

    伍建軍也不攔,隻是默默笑了笑,也端起碟子準備走。

    伍雪青見狀急了,扯住他衣袖,“小軍,她有男朋友的,還不止一個……”

    蘇杏聞言停住,回頭拿出手機對準她,目光冷然,“你剛才說什麼?請再說一遍。”

    她喜歡打官司在梅林村是出了名的,伍雪青哪會怕這個?尖著嘴正想說,不料被伍建軍推開,並態度冷淡,“她有沒男朋友跟你沒關係,我跟誰一起也跟你沒關係,說話之前請注意你的身份。”

    “我是為你好。”伍雪青急紅了眼,但又不敢嚷太聲。

    來觀禮的人非富則貴,她丟不起這個臉。

    “謝了,你還是為自己好吧。”伍建軍擋在蘇杏手機鏡頭前,泰然道,“別為些無聊人士掃自己的興,我們去那邊坐。”

    “小軍,我是你姐,你要相信我,她真的有男朋友!”伍雪青急得想跺腳。

    伍建軍身形頓住回頭睨她一眼,眼神像結了一層冰渣,“別以為姓伍就是誰家的人,記住,你隻是一個拖油瓶。下次再讓我聽到姐這個稱謂,你和你媽立即給我滾。”

    他那冰寒的一瞥,仿佛把伍雪青全身的血液瞬間凍結。她臉色慘白,眼眶微紅,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想吃什麼?我去幫你取。”伍建軍沒看到似的,轉身麵向蘇杏態度溫和。

    貌似牽涉到別人家的秘辛,蘇杏收起手機,神色不變,“不了謝謝,你自便,我去找我同事……”這人表麵看似幫她,其實在替她拉仇恨值,估計是變相報複。

    導師他們在跟主家還有一群文學界長者談話,不便打擾。而林師兄身為伴郎肯定很忙,就不打攪他了。

    找張姐吧!她戰鬥力強,百毒不侵。

    蘇杏想罷四下張望,尋找人群中自己熟悉的身影……

    當兩人匆匆而去,有幾個衣著貴氣時尚的女孩過來找伍雪青,“青青,走,好像來了幾位貴客,去瞧瞧?”

    伍雪青的目光一直落在某個人身上,直到對方不見蹤影也不曾回頭看她一眼,心中既酸且恨,聲音微顫,“好……”好個姓蘇的掃把星,果然是誰沾上誰倒黴。

    ……

    來參加婚禮的人太多,張姐沒找著,蘇杏混在人群卻看見一個讓她意想不到的身影。酒店的前廳大門,佟師兄的父母迎進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踩著紅毯進來。

    有老有少,其中一對年輕男女的相貌尤其出色,格外引人矚目。

    蘇杏並不矮,一米六七、八的正常身高,屬於柔美一類的女孩。而人群中格外搶眼那位,身材高挑約有一米七多,幸虧那群人高個子不少,顯不出她一枝獨秀的風采。

    她豔麗大方,成熟幹練,豐唇飽滿性感,在和旁邊的男伴說著什麼話時嫣然一笑,那股風情魅力能迷死人;眼睛明亮,一顧一盼間散發著自信的光芒。

    金色的曳地長裙讓她看起來高貴大方,實際上,她身上的一切飾品看起來真的很貴。一個簡單的發髻別著一枚鑲鑽的弧形發夾,耳邊單鑽吊墜,有著女王的風範與氣派。

    脖子上的鑽石項鏈在燈光的映照之下,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絕非凡品可比。外在的奢華與內在的氣質摻雜,知性而優雅,風情的性感中帶有點點野性,衣鬢流香。

    仿佛看穿蘇杏的疑問,一直跟在她身邊的伍建軍好心替她解惑:

    “這女人厲害,姓海名雲,今年28歲。HF商學院畢業,國外金融機構工作三年,如今回到S市管理她父親公司的財務運轉,並且自己在外邊擔任商業顧問。”

    仿佛每一根發絲都充滿蠢蠢欲動的銅幣氣息,商界女強人的超炫典範。

    “,看來你那老外男友把你甩了,”不知何時,死性不改的伍雪青擠到蘇杏另一邊,“也是,跟在你身邊他就是一個瘸子;跟在她身邊,左右開道有保鏢,威風八麵十足國王的派頭。普通人一輩子達不到這種高度,你的劣勢一目了然。”

    見她不為所動,伍雪青又幸災樂禍地加了一句,“我勸你別做霸道總裁農女夢了,趁年輕回去找個老實人嫁了吧。”

    蘇杏:“……”

    仿佛忘了剛才放的狠話,伍建軍表現得十分好奇,“怎麼,他就是你男朋友?”不是廚子麼?烏雞變鳳凰?

    蘇杏不語。

    無妨,伍雪青在另一邊替她回答,“正是,還說沒空來,人家明顯是沒空陪你來。你還像個傻.B似的替他圓謊,真是可笑又可悲,被人白睡了幾個月賠了夫人又折兵。”

    著重說她被人白睡幾個月是為了提醒伍建軍,在華夏,大部分男人受不了這個。

    有她弟弟在,不能想法子整她,那樣隻會把人推進他的懷抱。

    所以隻能用話來擊潰她的意誌,等不行再說。

    伍建軍沒說話,眼角餘光斜睨身邊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女人。

    看著場中那對俊男美女,蘇杏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換了別人可能對伍雪青的話羞憤交加,可自己知道她是無中生有胡加猜測,如此更好,讓這個伍建軍離自己遠一點。

    而她自己……

    深深看一眼在人群鶴立雞群的柏少華,他氣質清冷,從這種角度看是優雅貴氣,麵對長輩們的好奇詢問微露淺笑,與那海什麼雲的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他的詳細來曆一直沒跟她說,大概是沒把她當回事吧。

    看看那女人的一身耀眼金色,再看看自己的香檳淺色,她向來不認為自己是灰姑娘,但原來是個山寨品。

    沒什麼的,有些人有些事她本就不該染指,權當自己無意中踩了一條蟄伏冬眠的蛇被咬了一口。它醒了自會離開,而留在她手上的傷口也會隨著時間慢慢愈合。

    他和那女人之間有沒曖.昧不重要,關鍵是眼前這一幕讓她清醒意識到,龍與鳳才是賞心悅目的絕配。她還是回村收拾收拾,另外找個地方安心做山雞好了。

    就算做山雞,她也要做一隻有學問有深度有自己想法與驕傲的野山雞,可以滿山跑誰也逮不著那種。反正這世間好像沒什麼值得她留戀的,親人,讓她血液沸騰的古文學……最後都拋棄了她。

    凡事不強求,這是雙重記憶給她的饋贈。

    蘇杏一語不發,默默地轉身隱入人群。

    “Boss?你的心跳有點?”

    那Boss淡淡地瞥來譴責的一眼。

    “OK,我明白……”語氣無奈。

    備受矚目的人群中,一個高個子男人步離開……

    

Snap Time:2018-05-21 05:43:10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