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2回(18-05-20)      第751回(18-05-19)      第750回(18-05-19)     

第242回


    “我有事找少華。”蘇杏說。

    嚴華華心頭一動,嫣然淺笑,“哦?我剛從他那兒出來,他在研究下回視頻的內容好像挺傷腦筋的,我不敢叨擾所以趕緊出來。你現在去正好,或許能幫他想想主意。”

    懂事的女孩聽了這番話肯定不會去,怕打擾別人工作。而且那是事實她沒說謊,有些誇大而已。

    果然,蘇杏哦了聲,“那我改天再找他。”說完便走了。

    嚴華華見她走得幹脆,不禁有些疑惑。

    她究竟喜歡誰?少君還是少華?天天搞曖.昧害得喜歡他們的女生心七上八下的,是有意還是無心?

    如果是無心

    “蘇蘇,”忍不住叫住她,在蘇杏回頭看她時,嚴華華笑了笑,“一起走走好嗎?不知怎的今晚有點悶,想找人聊聊天。”回去麵對那群人實在讓人煩躁。

    悶?蘇杏看看天氣。

    記憶中的雲嶺村隻有夏天才會悶熱,目前來說還算清爽,或許人家有心事。走走也好,她最近沒出過門是該出去活動活動。

    “好啊!可能要下雨了吧?”

    嚴華華跟上來,“或許,往年春天也這麼多雨?”

    “差不多……”她沒留意。

    兩人身姿苗條,各有特色,安然閑適地在村路慢慢走著,先後遇到幾位出來散步的大叔大姨紛紛打了招呼。長輩們喜歡漂亮孩子,又是自己村的,臉上笑開了花。

    “還是咱們村的姑娘漂亮,不像外邊那些……”瞎跟風趕潮流追時尚,千篇一律的衣著風格毫無美感。

    嚴華華隱約聽到一些,目光落在蘇杏的身上,“你這身衣服哪兒買的?好漂亮,自己定製的?”還是誰送的?

    “算是吧,淘回來的。”

    淘的?那豈不是地攤貨?

    嚴華華微訝,她的衣服幾乎都是自己親手裁剪。

    “我還以為你跟著少君他們一起訂做。”

    “少君?少君也是淘回來的。”蘇杏不以為然。

    她和他一起在電腦瀏覽過很多店鋪,然後他興奮得不能自已買了一堆說一天一件穿到過年。

    得知結果,這個話題不再重要。

    嚴華華敷衍地回了一句是嗎?淡淡一笑略過,然後換了個話題,“你這麼聰明十幾歲已經大學畢業,為什麼不繼續進修反而回農村住?不覺得可惜嗎?”

    蘇杏不答反問:“你這麼有才華不也躲回鄉下?”

    “我哪有什麼才華,除了會做幾道菜別的什麼都不會,在外邊混不下去才回鄉的。”嚴華華長歎,“像我這種人要麼嫁漢吃飯,要麼自己努力掙錢餓不死就算了,別的不敢想。不像你……”

    她向前幾步然後倒著走,目光帶笑地上下打量蘇杏,“你聰明又漂亮,日後一定事業有成嫁個如意郎君。”

    蘇杏哂然一笑,“太長遠了,沒想過。”

    “怎麼能不想?你是女孩子,我像你這般年紀的時候想的可多了。”她轉回身去開始如數家珍,臉上充滿回憶往昔的感慨,“四大天王想過,四小天王也想過,魅力男主角,當紅小鮮肉,還有國際舞王……”

    蘇杏:“……”

    見她不吱聲,嚴華華便自我解嘲,“很膚淺很腦.殘吧?不過當時還年輕,愛做夢的年紀。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幼稚,很異想天開。可那種感覺和心情真的很美,很純粹。”

    呃,是嗎?

    蘇杏默然不語,背負雙手目視前方。

    不太習慣和外人談情感問題,因為她沒有成功經驗可以傳授於人。

    她是情場的失敗者,一直都是。

    嚴華華並不期待她的回答,若有所思地仰望清朗的星空。

    兩人就這麼靜默地走著,各自欣賞夜景。不知不覺中,她們來到那條長長的石板橋。蘇杏本想繞著岸邊走,不料,嚴華華卻提議上橋吹吹沾了水氣的風。

    蘇杏沒多想,拾步隨她上去。

    來到橋中央時,嚴華華忽然停下,淺淺笑問:“蘇蘇,你跟少君是怎麼走到一塊的?介意說來聽聽嗎?”

    蘇杏蹙眉,這句話歧義蠻大的。

    “我比他來得早,他來的時候上門送見麵禮,平日常打招呼,然後我們的交情就好到現在。”不管對方什麼用意,她按自己理解的意思說。

    “不,我的意思是,你倆是不是在交往?”

    有點明白她的意思了,蘇杏看著嚴華華,很認真地問她,“我必須說嗎?”

    嚴華華的眼神不退不避,神色從容大方。

    “不,說不說是你的自由。但我是小嵐的朋友,見小薇為了這個問題一直很煩惱就想幫她問個清楚。放心,我沒打算勸你退出,感情是不能讓的這道理我懂。”

    蘇杏微笑,麵向水涼水涼的鬆溪河。

    “這問題你讓她直接問少君,我不想回答。”萬一少君拿她當借口拒絕餘薇,甚好,她樂意被利用一回。主要是餘薇給她的印象不好,沒興趣給她解疑。

    “那麼少華呢?”嚴華華緊迫追問,“你喜歡少華嗎?愛情那種喜歡。”

    從中聽出一絲急切,蘇杏不由凝望她,“你有什麼立場來問我這個問題?”

    又是立場,這兩人莫非心有靈犀?

    一股鬱氣往上湧,嚴華華脫口而出,“我是他的追求者。”豁出去了,“蘇蘇,我不是怪你,可你夾在兩個男人中間搖擺不定導致我和小薇傷透了心,甚至未來還有更多女孩因你而受傷,你良心過得去?”

    “我也有過青春期,有過虛榮心,享受兩個男人的護是件幸福的事情。我不知道有沒人跟你說過這些話,可是蘇蘇,做人不能太自私隻為自己著想,情感更不是兒戲。”

    “如果你跟少華在交往,我保證從此對他死心。是,我很多方麵是不如你,你年輕又漂亮,與他們相識最早占了優勢。如果你跟他不是情侶關係,那我起碼多一點信心。”

    嚴華華一臉乞求,說得情真意切,“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和他……”

    “普通朋友關係。”蘇杏凝望著波光粼粼的河麵,神情冷淡。

    “真的?!”嚴華華心中狂喜,“你沒騙我?但我見他平時對你態度很不一樣。”

    “我們和白姨是雲嶺村最早的居民,這點情分你比不了。”

    嚴華華默了默,這一點她明白,隻是心有些不舒服,但又沒資格要求什麼。

    “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Snap Time:2018-05-21 05:43:59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