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2回(18-02-21)      第581回(18-02-21)      第580回(18-02-20)     

第234回


    “吵不起來?”在家安分守己的餘薇得知後,撇撇嘴,“一群慫包。”好不容易碰到幾個背後有些勢力的,希望能讓姓蘇的吃頓排頭,沒想到是這種結局。

    雖然有點掃興,能把蘇小賤嚇得不敢出門也算小有成績。

    在餘薇眼,淡出自己視線的蘇杏已不足為患。

    如今風頭正勁的人是下棠村的雲非雪,她和姓周的小賤人時不時進雲嶺村找休閑居的人聊天,今年還一起遊荷塘燈會,長久下去難免與別人日久生情。

    這雲非雪不好對付,有她那個財大氣粗橫行霸道的大哥在,誰敢說雲家小公主的壞話?在梅林、下棠村民眼,她餘薇不過是個拖油瓶,她媽媽和姐姐再能幹也沒用。

    鄉下觀念老舊,不管餘氏多麼能幹,始終是某個男人的女人。

    所以餘家女人所麵對的壓力遠比雲家大。

    而雲家落戶比餘家早,且是男人當家作主,在外人眼就是比餘家硬氣。況且雲非雪打小便跟著家人國外國內來回跑,見多識廣,可不是幾個洋人就能迷翻的。

    唉,這群鄉巴佬如果個個都像何小飛那樣該多好,自己就不用多費心思……

    說回蘇杏那塊菜地,玉米被大家摘個清光,秸杆混在其他農戶家的一起被粉碎翻耕還田作肥料。地沒翻,大家按之前的習慣讓她自己來,這姑娘太久沒出門了,確實該活動活動。

    “蘇蘇,這回種啥?”在村度假的賴正輝和幾個朋友蹲在田邊饒有興致地問。

    這蘇蘇今天穿顏色深沉而寬鬆的布衣,七分褲和短袖,與那天的小清新有天淵之別。但在他眼,這姑娘和他家華華各有魅力,怎麼穿都好看,哪怕她一身泥汗。

    難怪他那些合作夥伴老愛在農村蓋別墅度假,除了好山好水好地方,還有很多好姑娘任撩,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玉米。”麵對各類目光,蘇杏十分坦然。

    賴正輝聽了不禁皺皺眉,“又種玉米?你都吃不完浪費力氣幹嘛?”

    “我隻懂種這個。”她直起腰擦了把汗,做力氣活導致血氣上湧,臉頰紅通通的。

    多虧白姨讓她擁有一次實戰經驗,這回自己一人就能搞定。

    “你不是有個室友嗎?咋不叫她出來幫忙?”另外一個男的問她,目光透著欣賞與幾分心疼。

    “她有她的事,我得活動活動筋骨。”

    “想活動筋骨早上跑跑步就行了,用得著這麼辛苦?來,我幫你。”其中一個男的笑容誠懇幾步跳入田,來到她身邊伸手把鋤頭搶了去,“這種粗活不適合你們女生幹,邊兒歇著。”

    說罷高舉鋤頭刨了起來,男人力氣大,地很就被他刨了一小段。

    “看吧,這才叫幹活,你那是貓扒沙。”賴正輝取笑她說。

    像她那樣的頂多給土地撓癢癢。

    那男的有心在美人跟前顯擺自己的能耐,盡情施展自己男人的魅力給她瞧瞧,越幹越起勁。

    蘇杏不跟他爭搶,“那謝謝了。”退到田邊蹲著。

    她不喜歡與陌生男子有親近的接觸,哪怕對方是一片好心。華夏有些男人慣用各種手段引起女生注意,而爭搶一樣東西能形成一種肢體的糾纏,那時候真是男人笑話女人落淚。

    所以她沒必要爭。

    眾男笑了下,對蘇杏說:“看見沒?女人的體力始終差些,你做的和他做的一對比效果就出來了,我看等會兒還要重新把你之前做的翻一遍。”幹脆讓她欠個人情爭取日後有來有往。

    “不用,我年初就這麼幹的。”蘇杏拒絕了。

    “,你之前沒碰到我們隻能將就,現在不同了,有我們在哪需要你一個女生幹粗活?大家說對吧?”在嚴華華看不到的地方,賴正輝恢複男人本色開始調侃別的女生來。

    他說這些話絕非見異思遷,而是替自己哥們找機會。

    “就是,以後有什麼粗活盡管叫我們。哥隨叫隨到,不必管飯,給口水喝就行。”

    說罷,男人們似乎心意相通地爆發一陣陣笑聲。

    知道對方沒有惡意,蘇杏仍然皺了眉頭。

    休閑居那幾個也經常調侃她,可她和他們關係很熟。與這些人僅僅是見過一兩次,不熟的人說這些話讓她感覺自己被調.戲了。

    老實說,有些男人的嘴是真欠,哪怕沒有不良心思。

    “哦,那謝謝了,正好我有別的事幹就先回去了。”她故作無知,且和顏悅色地向他們道了謝,“你們離開的時候把鋤頭扔地吧,今晚我過來拿,辛苦大家了。”

    說罷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爽地離開了。

    “哎哎,不是,那個……”賴正輝等人傻眼,美女不在的話他們出力給誰看?

    正要叫住她,卻發現路口站著一個棕發黑眸,五官充滿異國魅力的大帥哥,“咦?那是誰呀?”像從異次元出來的男人,與他們仿佛不是同一個時空的物種。

    特招男人羨慕妒忌恨的那種。

    “少華?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轉身驟然看見他,一種說不出的驚喜讓蘇杏脫口而出。

    他好像離開很長時間了吧?記得那時候秦煌還在村頭。

    心神清冷的柏少華是出來散步的,看見她對自己的回歸眉飛色舞十分高興的樣子,不禁抿唇淺笑,深邃的瞳眸閃過一點暖意,“昨晚剛回來,你在幹嘛?”

    還是那麼瘦,她有這麼忙嗎?

    “本來想鬆土種玉米的,那幾位先生想練習練習,所以我把地盤讓給他們盡情發揮。”蘇杏說這話時沒有刻意降低音量,還回頭衝他們微微一笑揮揮手。

    賴正輝哥幾個:“……”誰TM想鍛煉了?姑娘你不受撩就算了,別套路他們幫她幹活啊!

    “啊,咳咳,那個蘇蘇,”在地幹活那個男的見她在老外跟前異常乖巧,頓時心不是滋味,“忽然想起我還有事,可能幫不了你了。”幫字略重音。

    隻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他明明是好心幫她,而她不想承認還說他們自己想玩。啐,他幫她幹活,她卻跑到老外跟前獻殷勤,就不慣她睜眼說瞎話的毛病。

    他扔了鋤頭,“不好意思啊!”

    蘇杏回頭笑笑,不以為意道:“沒關係,放那兒吧我自己來。”

    好友撂挑子不幹了,賴正輝等人自然不能抹他麵子,尤其是在老外麵前。於是兄弟幾個忙向蘇杏揮手說拜拜,然後走了,看方向估計是去河邊。

    蘇杏也向他們揮揮手,心異常得意。

    

Snap Time:2018-02-22 09:14:55  ExecTime: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