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227回


    田深暫時看守船隻,以免哪個熊孩子過來瞎玩。

    怕他一個人孤單寂寞,所以休閑居的人特地讓趙麗娥過來陪伴,夫妻倆當一天漁夫。

    小船坐了三個人和一輛自行車,安安穩穩地過了河。

    秦煌先到蘇宅向亭飛道謝,然後騎車回家見母親。好像很長時間沒回來的兒子驟然出現眼前,白姨攬住他眼含淚花,不停地嘮叨,“能平安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中午的時候,白姨做了一桌子菜並且邀請蘇宅兩位姑娘過來吃。說了是兩位,蘇杏當然也去了,不過她隻負責笑和吃,別人問她什麼答什麼,其餘時候三緘其口,以免說多錯多。

    這樣肯定不行。

    “蘇蘇,你最近忙什麼?明天有沒空一起上山?”秦煌問她。

    麵對他,蘇杏的話就自然多了。

    “你上山幹嘛?砍柴?”

    “對,這種天氣山很多野山菌,挖一筐回來夠你們吃幾天。”吃不完可以曬幹存著。

    “我……”

    蘇杏剛說了一個字,白姨便接了話,“她呀,就像一條冬眠的蛇半年不挪窩,整天呆在屋,連門口菜地都不管了。要不是老朱他們好心幫你們通渠,地的菜早沒了,倒是亭飛平日忙得很。”

    默默吃飯的婷玉中槍,眼皮微抬,“我幹家務,她賺錢。”

    “那也要學著分擔,一家人哪能計較太多?”白姨可不管,“再說,你的醫術比其他醫生好多了,可惜沒證……”唉,一道坎把她卡死,可惜一身醫術得不到世人的認可。

    蘇杏聽出來了,得,白姨不想她跟秦煌出去,便笑了笑,“我明天有工作要忙,你們去吧。”林師兄要的譯文已經檢查完畢給他發回去了。

    她在家繼續趕稿,專職兼職的攢了幾份呢。

    秦煌努力緩和兩人的關係,“那不行,工作再多也要休息。老話說得好,磨刀不誤砍柴工,要勞逸結合。再說你那些古文看久了不頭暈眼花才怪,出去走走緩一緩眼睛。”

    古文?白姨疑惑地看看蘇杏,“什麼古文?你不是寫話本的嗎?”對她來說,網上小說就是話本,這種人也不叫作家,叫作者,胡吹亂編沒出息的那一種。

    “是呀,都寫。”蘇杏不想解釋。

    “媽,人家是低調,她可是研究曆史文學的高材生,沒見她書房全部是文學類?哪有話本?”

    蘇杏和婷玉默默吃著菜,靜靜看著秦哥替她吹牛皮。

    “……對了,蘇蘇,”秦煌忽然記起般,眸色溫和,“記得你說過對機關類的書籍感興趣,我這次無意中找了兩本,待會兒送你。”

    耶?機關?!

    蘇杏、婷玉不禁同時瞪大眼睛,先對視一眼,隨即喜出望外。

    “謝謝秦哥!”

    “前提是明天一早在後山集合。”

    蘇杏:“……”

    這人當兵的嗎?

    兩人的反應等於證實兒子的話,文化人是有些迂腐,但也算是有本事的人。

    白姨對蘇杏的態度有所緩和,不過,“也好,這幾天下雨大家天天躲在家悶死了,今晚我問問小嚴去不去,她挖筍挖山菌最拿手,亭飛也去吧?”再把老朱他們叫上,夠熱鬧。

    婷玉淡定瞧她一眼,“看情況,白姨,上次教你做的繡活做完了麼?”

    白姨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就差最後一步了,做了兩個月還沒做完真是笑死人。你等著,我這就拿來給你瞧瞧,收尾那我不太明白。”

    婷玉淡淡嗯了聲。

    至於食不言,寢不語,生活在現代暫時忘了吧。

    婷玉一出,誰與爭鋒,秦煌和蘇杏一臉佩服地看著她,不約而同朝她豎起大拇指。

    秦煌問:“對了,這小嚴是誰?”村增員是一件好事。

    “鄰居,暫時住在周家三合院。”蘇杏簡單介紹一下,“對了秦哥,你這回休多久?”

    “大概二十天。”

    “這麼久?你放年假?”蘇杏略驚訝。

    秦煌剛點頭,婷玉突然接了話,“才二十天?那我勸你明天最好別去砍柴,否則五十天也養不好。”

    此話一出,另外兩人同時愕然。

    秦煌眸色深沉,老媽果然沒說錯,這姑娘的確有兩把刷子,一眼就看出來了。

    蘇杏吃了一驚,“秦哥,你……”受傷了?

    “噓,小傷。”秦煌朝她輕輕擺一下手,目光謹慎地往屋瞧了一眼,悄聲道:“別讓我媽聽到。”

    這時,白姨挽著一個藤筐出來了,邊放著許多彩色針和線。

    “給,亭飛,你看看我繡得對不對……”

    村住的全是偽農,對待農活盡心盡力,但不像真正的農民那樣焦心。所以除了農活,大家還要找些節目打發一下。

    男的去釣魚,女的去養生館跟那些老人嗑嘮閑話。

    白姨跟那唱戲曲的約上了,本想勸他改個時間段練曲,結果她成了對方徒弟。白天有空的話在家做繡活,傍晚找那師傅在村找一塊空曠的地方練曲子。

    秦煌這次回來一是為了探望母親,二是為了讓她放心,畢竟他近半年沒跟她聯係肯定把她嚇壞了。

    老媽理解他的工作不聞不問,可他知道她很擔心。

    所以當天晚上,趁老媽在三合院與年輕人們聊天,他應亭飛之邀來到蘇宅。

    “今晚做一次治療讓你撐過明天,之後你得每天來治一個時辰。”見人來了,婷玉也不廢話,直接點明他身上的傷和發作時的症狀,聽得秦煌有些震驚。

    若非為了好友的終身幸福,婷玉不會管他的死活。說完之後,她把他帶進一間客房讓他躺下,自己回房拿工具。

    蘇宅平常鮮少客人,暫時把一間空房當成病房用。

    蘇杏抱著秦煌送的書一路跟著,見婷玉離開馬上安慰他,“放心,我親眼見過她救死扶傷,你這點傷對她來說是小問題。”差點被槍擊中的心髒,與之相比,胸骨骨折確實是小問題。

    秦煌輕笑,剛毅的臉龐變得有幾分柔和,“這位醫學奇才你從哪兒挖來的?師出何門何派?”這年頭有太多庸醫,但眼前這位……他得親身試過才能下定論。

    整個村子的人他都查過一遍,包括眼前這位自毀前程的姑娘。

    唯獨這位叫做亭飛的資料諸多疑點……

    “以前說過了,她出自秦嶺,家學淵源深厚,但真正的來曆她自己也不知道……”蘇杏信口胡說的功力越來越高深,“所以她連字都認不全,唉,我還想讓她考個醫學資格證什麼的,可惜太難了。”

    秦煌聽罷,嘴角浮出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

    過了不久,婷玉進來了。

    “蘇蘇,你出去看著別讓任何人進來。”

    “哦。”

    除了她,估計沒人敢真正放心一個不明來曆的大夫在自己身上動刀動針。生怕兩位朋友在醫治過程中出現衝突,蘇杏不敢走遠,大開客房門,她抱著書席地而坐雙腳橫在大門口。

    有她在,室內兩人都能放鬆些。

    “你們開始吧,我保證不讓任何東西進來打擾。”

    說罷,她放下書,把來到門口一臉好奇張望的小吉抱進懷……

    

Snap Time:2018-08-19 13:34:59  ExecTime: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