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2回(18-05-20)      第751回(18-05-19)      第750回(18-05-19)     

第212回


    柏少華的日常生活十分輕閑,但衣著細膩考究,嚴謹規整。修身的大衣呢料質地,厚質羊毛領帶出一種平穩厚重的感覺,每一個細節做工精細,無不體現出他大方得體的品位。

    無論何時,他身姿挺直,永遠像白楊一樣巍然屹立,且在人前隱隱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優越感。

    這是與生俱來的,後天養成的是傲慢無禮。

    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散發出來的自信與貴族氣度令人著迷難忘,他麵無表情時,自帶一種高階精英藐視底層**的冷酷,這讓觸覺敏銳的人們對他退避三舍。

    為女士拉開車門這麼有風度的事他是不屑做的,雖然他看起來像個紳士。

    老外的傲慢姿態,未來的蘇杏在國外見識過,麵對那種人她要麼無視,要麼用自己的才能與氣勢輾壓他,但沒放在心上。

    遇到這種與生俱來的孤傲人物機率不大,通常是同事朋友向她訴苦時說的。她不太留意這方麵的情況,自己留學的目的是學習他人優點,因此不大在意別人的缺點,轉過身就忘了。

    若是以前遇到這種人,蘇杏必然不去招惹他。

    但現在兩人關係很熟,她對他的性格轉變套路十分了解,因此感觸不大,應對自然。

    “昌叔在嗎?我來買些羊奶回去。”

    驟然相遇,柏少華見她重新向自己豎起防備的盾牌,下意識地緩和神色,目光淡淡地往她籃子掠過一眼,不答反問:

    “你路上沒碰到嚴華華?”

    蘇杏一愣,“碰到了。”又怎樣?

    “她沒跟你說什麼?”

    他不疾不徐地走下門口的三級石階,動作溫文爾雅。

    蘇杏皺了皺眉頭,“沒有啊!她應該跟我說什麼嗎?”兩人吵架了?最討厭別人家的男朋友以命令式的口吻向她打探什麼,有本事自己問去,“昌叔不在?”

    她和他保持距離繞到門口一步遠,側身往屋探頭探腦地張望。她沒進去過,不曉得屋什麼構造,隻見火苗亮光在晃動搖曳,看不見人影。

    看來老爺子是不在了。

    “不用看,你來晚了,最後一瓶已經被人拿走。”不是一瓶,是最後一桶將近十人份的羊奶被嚴華華抱走了,昌叔難得開口讓她轉告路上遇到的人免得白跑一趟吵他吃飯。

    結果……蘇蘇的人緣從來沒好過。

    蘇杏回頭瞧他一眼。

    柏少華站在原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眸色清冷。

    “那我下次早點來,不打擾你們,走了。”蘇杏向他微微一笑,然後轉身走了。

    這就是帶籃子的好處,不管有沒買到拎著很方便。

    柏少華沒攔她,靜立原地,在遠遠的路燈映照之下,他漆黑的瞳眸看著她的背影漸行漸遠。

    她好像在疏遠他,為什麼呢?

    雲嶺村的冬夜安詳靜謐,雖是鄉間小路,隔老遠有一盞路燈讓人倍有安全感,她挺喜歡這樣一個人慢慢地走走停停,到處看看。

    途中遇到兩位村民笑地跟她打招呼,“小蘇?從羊場回來吧?這麼晚去肯定什麼都沒買到。”

    蘇杏回以一笑,“是呀,正好出來散散步。”

    雖然天氣回暖,外邊氣溫仍是天寒地凍的,晚上出來走動的人不多。畢竟住在村的人老了,雪正在融化,路上很滑……誒?

    “大叔,你們小心前邊的斜坡,那兒有水很滑。”她忙揚聲提醒。

    “哎,知道咧。”兩位大叔頭也不回笑地揚揚手,天天出來散步哪能不了解?小丫頭操心的還挺多。

    見他們貌似沒把她的話當真,蘇杏無奈,按記憶中的路線找到那片小斜坡。

    冰雪消融,又是大晚上的,已經完全看不到草地的奶白色。

    蘇杏嚐試著上下走幾步,不滑,隱約有股奶腥味,想必嚴姑娘提水清洗過了吧?那樣最好,村住的大多是中老年人,若是不小心滑倒不知得受多少罪。

    啊!還有柏少華,他腿腳不便,平時走路那麼慢應該不會摔跤吧?她的腦海立即出現一個風度翩翩的男人哧溜地摔個四腳朝天的畫麵……蘇杏打個激靈,那場麵不要太美。

    “你在幹什麼?”

    驀然間,身邊響起一把獨特的嗓音,害她心髒像被人狠狠捶了一記。循聲望去,果然是她想象中的人物出來了。

    再一次對他的速度感到驚訝,“你這麼就回來了?不跟昌叔多聊會兒?”

    柏少華看都不看她一眼,“他八點半睡覺,九點睡著,你說我能聊多久?”神色如常地從她身邊走過,帶起一陣微風,一股淡淡的清新味道若隱若現。

    那是專屬於他的味道,她很熟悉。

    “你小心些,這兒有點滑……”

    蘇杏提醒他一句,在背後悄悄撇了一下嘴。瞧吧,隻要她保持距離,過不久兩人連朋友都算不上了。正想著,前麵的身影一個趔趄嚇了她一跳,忙搶步上前攙扶。

    “喂,喂,沒事吧?”剛剛才提醒他來著。

    帥不過三秒,他貌似也嚇了一跳,神色微窘。微帶涼意的手掌緊緊握住她的,力度不輕,但也不重。她手臂挽著的竹籃晃著,三個瓷瓶啷啷地響,還好沒破。

    “我腳好像扭傷了。”柏少華說,傷上加傷,一貫高冷的他顯得有些狼狽。

    “那怎麼辦?還能走嗎?要不我回去把易哥叫來?”蘇杏雙手扶著他,望望餐廳的方向,不遠了,百米以外便是。

    柏少華道:“餐廳不是很遠,能麻煩你扶我走一段嗎?你不趕時間吧?”

    “不趕,”蘇杏一手與他的手掌交握,一手扶著他的手臂,“走吧,這回小心點。”再摔一次她鐵定回去搬救兵,他太重她扶不穩。

    緊皺雙眉,柏少華微不可見地瞥她一眼,一點笑意深深埋進眼底。他把拐杖換到左手拿著,右手握著蘇杏的,兩人攙扶著一路蹣跚。

    如此一來,談話就方便多了。

    “最近你躲在家幹什麼?瘦了很多,趕稿?”

    “嗯,”蘇杏不便解釋,回頭瞄一眼小斜坡草地,“哎,要不把坡上那片草鏟了吧?之前是嚴姑娘,現在是你,你們年輕無所謂,要是老人摔倒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嚴姑娘?”他看她一眼,“她摔了?”

    多事,別人犯的錯她操什麼心?還以為她在等他來個偶遇呢。

    

Snap Time:2018-05-21 05:23:37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