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2回(18-02-21)      第581回(18-02-21)      第580回(18-02-20)     

第208回


    蘇杏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像以往那樣推門進去。

    不等他開口,她對那位陌生的姑娘點點頭以示招呼,然後搶先說:“少華,我來借掃把。”

    柏少華一愣,指指門邊,“哦,在那自己拿,吃飯了嗎?”

    “吃過了,謝謝。”蘇杏回答說,隨手從門邊的新掃把中拿了一把,然後回頭向兩人揮揮手,直接推門離開。

    柏少華略訝,看著她拖著掃把小心跑向村口的小路,腦海不由得掠過一道熟悉的風景。當時他在朋友飛機上俯覽,她在鄉間小道拖著一把鋤頭走進濃密的林蔭。

    我踏月而來,隻因你在此山中。

    與初見時相比她瘦了很多,身上衣物厚看不出來胖瘦,但尖細的下巴道明一切。之前的她臉頰有點肉感比現在俏皮可愛多了,這段時間她在家做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副鬼樣?

    莫非是減肥?

    “咦?她是誰呀?好像沒見過。”

    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門口沉思良久,人都沒影兒了還在看,盡管心中有數,嚴華華一時沒忍住問出口來。

    柏少華回頭瞅她一眼,抿唇淺笑,“你應該聽說過她,住在我們隔壁的蘇蘇。”這姑娘在雲嶺住了一陣子,村就幾個年輕人用得著問?猜都猜出來了。

    知道女人心眼小,但他以為隻有思想淺薄的女人才會事事與人計較,沒想到……蘇蘇就像一塊照妖鏡,隻要離她近些,很少女人能控製自己內心陰暗膚淺的一麵。

    眼前這位也是,簡單一句問話暴露她的真實內心。作為餘家姐妹的朋友,受人影響在所難免。但作為一個真正秀外慧中的女人,必定智商在線不會偏聽偏信。

    可惜……

    店內氣氛微妙,嚴華華神色如常,心中暗悔。

    隻怪餘家姐妹的一番話讓她產生心理陰影,在麵對蘇蘇本人時下意識地提高警惕,情緒緊張,導致應對失措。

    恨不得咬掉舌頭,卻若無其事地笑了笑,“哦,原來是她,真的很漂亮呢,難怪大家稱她為雲嶺之花。”果然是個麻煩,年齡雖小但影響力強,一來就把店的氣氛破壞了。

    哪怕她什麼都沒做,隻是打了一聲招呼。

    柏少華笑笑,轉了話題,“你上次做的那個竹筒飯很簡單,就是那個火燒魚……不如哪天讓大家見識見識?”華夏的名菜他會做,但各族菜肴各有特色,總有一些是他不懂的,因此很感興趣。

    “好啊。”嚴華華應得十分爽,“我還知道用昆蟲做風味小吃,怎樣,有沒興趣學?”

    昆蟲?柏少華眼神略驚,“蟬和蜘蛛那些?”土生土長的同胞果然什麼都敢吃,這一點他挺佩服她。要知道,有些小動物連男人見了都害怕,她一個女人卻把它們做成菜肴,膽子夠肥的。

    “不止,還有竹蟲、螞蟻蛋等等,生吃熟食看自己喜歡。但很多人不敢吃,尤其你們外國人特別排斥。”

    “個別吧,”柏少華挑眉,淺笑,自我調侃道,“多學幾樣備著,或許哪天在山迷路正好用得上。”滿山都是吃的,過得比外邊更滋潤。

    “哈哈……”嚴華華樂得哈哈大笑,“有道理。”

    兩人年齡相當,輕鬆暢談,剛才被破壞的氣氛逐漸恢複過來。

    嚴華華看看外邊忙得熱火朝天的村民,又看看自己腫脹的手,不禁輕歎。今早過來借掃把時被玩鬧的餘薇等人在門口撞倒扭傷手,陸易說過幾天就好,但不能幹重活。

    掃雪就更不行了。

    朋友們讓她留在店歇著,等中午在餐廳吃過飯再回去,免得她獨自在家亂動出意外。休閑居的人她識全了,熱情得很,一杯檸檬水、一碟開心果和魷魚絲給她解悶。

    還可以去中庭的電腦區玩遊戲啥的消磨時間,但她更喜歡與人說話,在這種安靜的環境下。

    “大家好像忙得很開心。”她撐腮看著外邊,略有幾分失意。

    “等你手好了也可以去,今年輪不到可以等明年。”柏少華一直在電腦翻看其他店的最新情況,一邊聊道,“他們愛玩,不在乎幾個人幫忙。”認真起來幾下就搞定了。

    見他雲淡風輕,完全忘卻剛才的異樣,嚴華華心終於鬆了一口氣。望出窗外,遠遠看見剛才來借掃把的女孩正與大家一起賣力幹活。呼,看來這個蘇蘇在雲嶺村是說不得的人。

    像是一個禁忌話題,以後見了她得躲遠點,以免說錯話讓大家不開心。

    ……

    清掃村路工程一直進行中,人多熱鬧,蘇杏和婷玉的中午飯在自己家吃。煮飯加肉沫拌給小福小吉它們吃,再煮個麵條,打個雞蛋扔隻蕃茄再削些肉沫進鍋算是兩人的午餐。

    “你今天怎麼無精打采的?”兩人端了麵條在客廳吃,蘇杏滿身的低氣壓大大影響婷玉的食欲,她轉念一想,“今早在店遇到誰了?還是聽見姓餘的跟人編排你?”

    那餘家二姑娘不知抽了哪根,居然紆尊降貴地幫忙掃雪,出乎人們意料之外。但她一直在柏少君附近聽他與別人說話,好像沒出蛾子。

    婷玉問著,腦子不斷回放今早的情形,試試能否從中找出一絲端倪。

    蘇杏被問得莫名其妙,“沒有啊!我怎麼了?”

    沒有?

    婷玉斜睨著她,見對方的確一頭霧水,良久方問:“你把今早見到的一切說說。”心情不好總有原因,雖然弄不到空間,她今早出門還是蠻正常的。

    “沒有,你想太多了。”蘇杏好笑地看著她說,“我在發愁明天能不能出去拍照,還有,拍成什麼樣的才算美?唉,以前是隨手拍,現在人家要用來啟發靈感,我得拍漂亮些……”

    問題是,怎樣才算漂亮?人家大漫畫家說要給男女主人公畫一幅美侖美奐、溫馨浪漫的背景。是隨心所欲好呢?還是刻意尋找美的景致?

    唉,有點頭疼。

    不過她很好奇,漫畫能畫出什麼樣的美侖美奐?等對方畫好了一定要給她瞧瞧。

    編,繼續編。

    婷玉懶得搭理她的欲蓋彌彰,神情淡淡一聲不吭地吃著麵條。

    蘇杏說著說著,連自己都覺得沒意思了,索性坦白,把今早的所見所聞和所思說了一遍,最後總結一句:“……被取代的感覺很不爽。”

    “你喜歡他?”

    婷玉的話仿佛戳中她的心髒停頓了好幾秒。

    靜默半晌,蘇杏才說:“我認為這是依賴症作祟。”

    在情感上被人取代的滋味她承受過,心髒被撕裂,整個人痛不欲生……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Snap Time:2018-02-22 09:00:47  ExecTime:0.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