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205回

  
  十幾天沒好好休息過,蘇杏體力衰竭,婷玉腦力、體力過度,洗完澡身上舒服了,兩人開始困成狗隻想好好睡一大覺。
  回來的時候正值白天,她們一出現在書房,外邊的小福四隻便開始叫嚷,把出門遛狗的柏少君引來猛敲門。
  門開了,一張似曾相識的麵孔出現眼前,柏少君又驚又喜。
  “喂,你們到哪兒去了?春節都不回來……”驀然發現對方麵容瘦削,柏少君的話停了停,“你怎麼了?”眼底烏黑一片精神憔悴,搞什麼?走火入魔了?
  “我想睡覺……”蘇杏搭拉著眼皮睜不開了。
  不用說他也看得出來。
  柏少君嘴角抽抽,關鍵是為嘛搞成這樣?
  “要不……我叫陸易來看看?亭飛呢?”她不是神醫嗎?
  蘇杏疲憊地搖搖頭,“她睡了。不麻煩易哥,我們沒事,隻是好久沒睡過覺,這幾天有事沒事別找我……”
  送走少君,檢查一遍貓狗是否健康。
  當她看見自助喂食機沒糧食了趕緊重新裝滿,一臉歉意地摸摸活蹦亂跳的幾隻,然後回房吹頭發。精神不濟,腦子不好使,吹著吹著她就這麼趴在床邊睡著了。
  她無暇多想,柏少君卻一不小心想起以前聽到的一個流言。
  兩位姑娘平時同出同歸,今天同是那麼累,再想想往日她倆形影不離的粘乎勁,呃……他抱著兩隻小狗回到自家二樓客廳,外邊天寒地凍,室內溫暖如春,眾人正在喝酒聊天。
  “怎麼,出去遛狗回來愁眉苦臉的,”安德見他神情糾結,立馬幸災樂禍地猜測,“手機丟了?”
  不理他的調侃,柏少君十分艱難地說出自己的疑問,“哎,你們說,蘇蘇和亭飛會不會是……Les?”會嗎會嗎?會是女同嗎?
  空氣突然靜止幾秒,隨即室內噗聲齊噴……這個冬天是真的冷。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婷玉比蘇杏起得早,拉開窗簾,窗外一片雪白。
  下雪了,想必村子也封了。
  搬回來後,由於要做的事情太多,貌似家隻剩一點白米,沒有別的存糧,不知道休閑居開不開。婷玉思考片刻,沒有吵醒蘇杏,兀自穿上衣服披上厚厚的一件鬥篷,領著小福小祿出門進山碰碰運氣。
  在休閑居點兩個人的外賣還行,給小福它們加餐老貴了,得省著點。她去過深山的另一邊,那邊有狼群出沒,或許還有其他收獲也不一定,比如野兔什麼的。
  天地白茫茫,披著深藍鬥篷的女子走在雪地非常的明顯,她的身後還跟著兩隻大狼狗。
  路過休閑居門口,叮咚一聲,餐廳的玻璃門被推開。
  “蘇蘇?”柏少君探出頭來。
  婷玉抬頭望去。
  “啊,是亭飛?你去哪兒?”
  “打獵。”
  柏少君出來攔住她,“別去了,等會兒肯定還下雪。今早我們在昌叔家打劫他一頭狼和半隻羊,正好給小福它們加菜,你現在去大家會擔心你的安全。”
  婷玉也不矯情,“那就多謝了,多少錢?”她已學會刷二維碼付款,不必等蘇杏起床。
  “要外賣嗎?要的話我一起算。”柏少君笑笑地打開門請她進來。
  近墨者黑,亭飛的一些作派越來越像蘇蘇了。
  進入店內,發現用餐區有好多熟悉的麵孔,全部是村的居民閑著無事過來喝杯茶或者來一杯咖啡,然後聚在一起閑聊。
  早餐吃過了,此刻兩位大廚閑著。
  見婷玉進來,陸易笑問她,“亭飛,蘇蘇呢?她回來了吧?”
  婷玉點點頭,“還在家睡覺。”
  她向諸位鄉親行了禮,環顧四周,沒發現一個人,“白姨呢?她回老家了?”貌似朱大叔夫婦也不在。
  財叔笑道:“她跟老朱他們去養生館唱曲,沒空理大家。”
  有人哈哈大笑,“之前咱們還指望她能跟那老頑固說說別在中午哦哦,結果她成了對方同夥,真是的……”
  大家輕鬆談笑,婷玉安靜坐在一邊充當聽眾。
  一邊與人吹牛,一邊偷偷關注這邊的安德已經心碎了一地。等婷玉提著外賣和羊骨頭離開,安德整個人蔫了,無精打采地回到吧台給自己調了一杯酒喝。
  柏少君見狀也很無奈,“我隻是隨口說說,你當什麼真?剛才又不直接問她。”
  安德沒好氣地瞥他一眼,“怎麼問?”直接問她是不是女同?萬一不是他會死,以她的武力值幹掉他不要太容易。就算不動武,憑她的態度能直接把他凍結在冬天。
  別了,他還是憋著吧。這事就他們幾個說來笑笑,在外人麵前閉口不談。
  隻是越說越覺得兩個女孩的關係似是而非,撲朔迷離。
  安德歎了一口氣,端起杯正要喝,門外又來了一個披鬥篷的身影,不禁眼前一亮。當看清楚對方是誰,那明亮的眼神又黯了下來。
  “嗨,大家早上好。”一名身穿簡易冬漢服的女孩推門進來,“閑著無事我在家做了些零嘴,大家來嚐嚐吧。”
  她巧笑倩兮,手提著一個木質食盒。
  此女叫嚴華華,今年25歲,身高一米六三左右。同樣是一名古服愛好者,不過她的衣服款式比蘇杏的簡單多了,絕對的現代版不繁瑣不複雜,讓人看著順眼,穿得舒心。
  過年前搬進來的新居民……的朋友。
  三合院的兩位女屋主回家過年了,嚴華華據說是餘嵐的朋友。兩位女屋主豪爽大方,一來就到處敦親睦鄰迅速結識梅林、下棠村的人,然後認識餘嵐和她。
  得知她無處可去,兩位女房東便請她來看店。因為她倆各有工作,回來也隻能住些日子散散心,長住暫時不可能。
  不是信賴嚴華華,她們是相信餘嵐的人品。
  這姑娘和餘嵐一樣能幹,她還有一手絕活,會做華夏多個民族的特色家常菜與醬料。經常樂於分享,短短時間內已獲得眾人的歡心,包括雲嶺村的居民。
  她今天帶來的零食是那種層次很多,油多而不膩,香軟而不沾的麵食,老少皆宜。冬天閑著也是閑著,有得吃打發時間當然好。況且味道是真不錯,眾人誇讚不已。
  “對了,少華呢?也讓他嚐嚐。”
  “他在錄視頻,”陸易說,“倒是蘇家人回來了,你們幾個不是想見她嗎?現在去正好。”
  嚴華華笑了下,“還是不了,等芳雁、雪青回來再說。”
  搬進來之前,餘家妹妹對這位蘇蘇評價不太好。而餘嵐也善意提醒她,在雲嶺村住盡量別跟那蘇蘇牽扯太多,否則以後麻煩不斷。
  能讓姐妹倆忌憚的,想必不是好相處的人……
  

Snap Time:2018-11-15 02:20:40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