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183回


    第二天,雲嶺村下起雨來。

    難怪前兩日天氣悶悶的,原來要下雨。

    柏少華在自己家給小吉、小福它們做吃的,天天吃貓糧狗糧不好,但天天吃他做的飯也不行。小福它們胃口大,必須喂狗糧和肉骨頭,否則讓他每天做那麼多會很煩。

    難為那女孩每天煮一大鍋稀飯或者麵條……不,估計她不會煩,因為她自己也要吃,一碗跟一鍋有區別嗎?

    現在算好的了,除了小吉和四隻汪,另外五隻小貓被其他村民領養了。

    不是他擅作主張,是它們自願的。

    蘇杏家的小貓算是放養,它們整天在村閑逛捉老鼠玩,偶爾去別人家的廚房一遊。村民們有逗貓的習慣,幾乎家家備有小魚幹。趁它們的主人離開村子,趁小貓自己找上門趕緊盛情款待。

    久而久之,小貓們各自在村另覓門戶,有了新的居所。

    他作為代主人頂多對村民們的舉動視而不見,頂多縱容小貓們另覓新家。

    兒大不由娘,孩子長大了就應該離開父母,離開家。瞧,小吉對小崽子們的去向完全不關心。可能白天偶爾去串串門不見貓影,傍晚時分必然回他家吃飯睡覺。

    他能保證不虐待不遺棄,但不能保證它們對她的忠誠。

    人類有權利選擇養不養,動物也有跟不跟的權利,他無法幹涉。寵物多雖然累,但熱鬧,而且粗生粗養不挑揀,不像外界那些寶貝蛋對食物各種挑剔。

    跟它們的主人一樣,很好養。

    至於四隻汪,它們白天被他拴在門口的柱子,閑時趴在門廊下睡覺。在它們的記憶中,對麵那棟宅子是自己的家,一看見有人進去就狂吠,直到他出來叫停。

    挺乖的,如果它們肯把忠心給他就更妙了。

    正當少華做好飯菜,準備和五隻小家夥一起吃飯時,電話響了,陸易打來的。

    “少華,周定康找你。”

    柏少華眉角輕輕跳了下,周定康?看看外邊的天氣,微微笑了笑,也該來了。

    “讓他在會客室等。”

    吃飯最大,反正急的人不是他。

    會客室,其實就是休閑居中庭的休息區域,也是客人們喜歡安安靜靜玩電腦的地方。現在還早,客人要麼沒起來,要麼在餐廳吃早餐,中庭區暫時沒人。

    服務生給他端來一杯茶便出去了,留下周定康忐忑不安地在等待。

    他也不想來的,實在沒辦法。

    何玲讓周叔去養生館問過,那上班的人全部是打工仔,包括經理。老板極少回來,而且對方也沒興趣在同一個村子買太多房子,存在隱患,升值空間不大,何必浪費財力。

    同村的人知根知底,忽悠不了。。

    每當雲嶺村的天氣一變,周定康就很緊張。一直沒見何玲那邊有動靜,他不得不找房產中介找客戶,也冒著得罪自己客戶的危險替他的房子大力作宣傳。

    有的人對農村的房子不感興趣,有的感興趣卻不肯購買,因為要落戶農村,誰肯?

    日子一天天過去,昨天他又去問何玲。何玲索性說她沒招兒了,讓他自己找找看,意思是她撒手不管了。

    太過分!

    周定康又急又氣,當初是她打保票說一定能找到購房的客戶,前提是必須把姓蘇的趕走。現在好了,人走了,她卻說這房子沒人要?!過河拆橋,故意讓他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盡力了,不信你問問隔壁,我隔三差五頂著大太陽帶人去看房子,連自己店的生意都顧不上,要是房子沒毛病早被賣出去了。現在客人全被嚇咆你不能怪我,要怪隻能怪你家房子太……”

    太可怕了,比以前更可怕。

    周定康自己也曾跟著何玲帶人回家看房,當時無事,客戶也很滿意。正當他喜出望外時,對方卻在大半夜打電話過來無比驚慌地說不要了。

    問原因,人家直接掛了他的電話並且拉黑。

    他對何玲是有些怨言的,但轉念一想活該自己有今天,因一時的貪念毀約把姓蘇的逼走,否則情況可能有所不同。

    畢竟,姓陸的說過她本來有意購買……

    周定康正在發愣回想,中庭門開了,一位豐神俊朗的年青男子推門進來。他拄著拐杖,走得緩慢,身體的缺陷絲毫無損那清朗從容的氣概,和一種謙謙君子的風采。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柏先生。”周定康忙起來打招呼。外邊那兩位年輕人經常見得著,他沒什麼感覺,倒是這位柏先生極少露麵,今天又有正事要談,難免有些拘謹。

    “不必客氣,倒是讓你久等了。”柏少華清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徑自坐下,見他還站著,便招呼他坐下。

    “周先生今天找我什麼事?”

    對方待他態度冷淡,客氣生疏,一時間讓周定康難以啟齒。更想起那天安德的態度,和之前自己對姓蘇的使出那種手段,肯定遭到雲嶺村所有人的鄙視。

    這一切,都怪那八婆何玲拿他當槍使。

    “我知道,上次對蘇小姐那樣是我的錯,不怪大家鄙視我……”他如喪考妣,欲哭無淚。

    “說正事。”神色冷淡的柏少華打斷他的話。

    他不是神父,沒時間聽別人懺悔。

    周定康一陣難堪,整個臉龐漲成紫紅色,吭哧了半天,“不知柏先生對我那宅子有沒興趣,我可以便宜些賣給你們任何一個人。我兒子的醫藥費沒了……”

    想打同情牌,奈何對方那張冷漠的臉讓他什麼都說不出來,更做不出來。

    有些人哪怕再生氣,別人照樣敢在她麵前撒潑打滾,跪地叩頭耍各種賴;而有些人,他什麼都不必說不必做,光坐在那足以讓人噤若寒蟬,不敢有多餘的動作。

    眼前這位就是後者。

    哭泣跪求的話說不出口,掉頭就走的骨氣他也沒有,周定康隻能訕訕地看著對方,如坐針氈地等待最後的審判。

    還好,對方沒讓他等太久。

    “大概什麼價位?”

    誒?!有門。

    “180……”萬字還沒開口,對麵的男人看都不看他一眼準備起身,“160萬!”周定康忙改口,“柏先生,不能再少了,這是我們村房屋的基本行情……”

    “洪水一來,你的房子將一文不值,要不你留著給自己養老吧。”

    靠,難道他見過那種威力?!

    這正是周定康所擔心的。

    一年多沒來洪水,雲嶺村又迎來很多新居民,洪水的凶猛被大家逐漸淡忘,平日極少提起。就像他家鬧鬼的傳聞被人淡忘了一段時間,卻在關鍵時刻又死灰複燃。

    

Snap Time:2018-08-19 11:57:42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