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582回(18-02-21)      第581回(18-02-21)      第580回(18-02-20)     

第119回


    “女子穿得過於單薄,顯得輕浮不夠雅觀。”婷玉蹙眉,手拿著一卷絹書,盯著蘇杏露出的大半截如玉般溫潤白皙的手臂感覺有些刺眼。

    再看那衣裳料子,雖然不透,卻比她的褻衣還要薄。現在是大白天,又在室外,女孩子家穿成這樣成何體統?

    與她相反,沐浴過後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味,讓蘇杏的心情美美的。

    拔一拔披散的頭發,微濕,暫時不適宜綁紮,舉手投足間透著一股慵懶隨意的氣質,“婷玉,在家要放輕鬆,你沒見電視那些女孩子?等到了夏天,半截抹胸足矣。”

    半截,抹胸……

    婷玉坐得筆直,極力忍耐地閉上雙目,秀眉緊糾在一起。每個時代有好有壞,當今女子能自由出入各種場合比如逛街或出去工作等,這些挺好的,就是衣著太暴露了。

    還有,右邊的鄰居家有一排窗戶正對著這邊,雖然兩家隔著一條村路,路兩旁有一大片濃密的樹蔭阻隔,對方未必能看得清楚,可是……反正感覺不好就是了。

    “你想太多了,除非我穿三點式,現在這身太保守了人家才不稀罕看呢。”得知她的擔憂,蘇杏說道。

    婷玉:“……”

    她沒聽錯吧?那蠻遺憾的語氣是幾個意思?

    蘇杏懶得解釋,她理解婷玉的看法,不會因為她的幹預而反感。自己能適應古代的封建,相信婷玉也能適應現代的開放,遲早的問題而已,這需要一個過程。

    總之,蘇宅的樓頂,成了兩個女孩平日的休閑之地。

    把兩邊的欄杆擦幹淨,在地板上鋪開幾張竹席,擺著幾樣小吃的一張矮桌放在旁邊。一個圓枕抵在欄杆旁,被蘇杏舒適地倚靠著,她懷攬著一個抱枕,跟前一張矮書桌上擺著工作電腦。

    回來的路上她接到約稿的信息,趁連載的小說最近存稿多,賺賺外挺不錯的。

    “蘇蘇,要不,我開個醫館吧?”

    “醫館?”蘇杏怔了下,“恐怕不行,你沒有行醫資格證,別人會告你的。”尤其是她醫術高明,一旦為人所妒告到工商局,倒閉、罰款甚至是坐牢妥妥的跑不了。

    “資格證?”婷玉眼充滿疑惑。

    “對,如果你要考資格證,首先得從基礎學起……”這個基礎包括小學文化,因為婷玉的現代語言尚未全部學會,“這麼下去,等你畢業拿了證……估計就用不著證了。”

    之後再過幾年,亂世就來了。

    婷玉:“……”

    “你想出去工作?”蘇杏停下手頭工作看著她。

    婷玉微歎,“我怕你負擔太大。”怕她患上那亞什麼健康。

    “大可不必,”蘇杏笑道,“多一張嘴而已能有多大壓力?”

    貓和狗是自己找回來的,理應承受後果。至於婷玉,她有一身醫術以後餓不死。人活一輩子少不了病痛的關照,在那些患了疑難雜症的有錢人眼資格症代表不了什麼,能治好才是王道。

    到那時候,還怕賺不到錢麼?

    “……所以你不必給自己壓力,安心研究你的醫術。”蘇杏安慰她說,想了想,“當然,如果你想多學一些知識,去學校未必不是好事。”

    “不用了,我自己的還沒學完呢。”婷玉搖搖頭,注意力重新回到絹書上。

    “呃,我哥……真的沒毛病?”蘇杏忍不住問。

    婷玉瞅她一眼,“你確定自己沒記錯時間?”

    “沒錯!”每一個親人的忌日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就沒錯了,婷玉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等到一定時間我再去看看,不過,你要學會麵對現實。”

    有些猝死,無跡可尋。

    這一次,蘇杏不再說話。

    時間悄無聲息地飛過,一眨眼就到了晚上。

    婷玉給兩人煮了麵,給家的小動物們煮了一大鍋飯,羊腿早吃完了,她拿出一塊肉幹隨手撕成肉絲撒在飯,美得四隻汪和貓咪們衝她搖了一個晚上的尾巴。

    她叮囑蘇杏今晚早點睡,調整作息時間。

    蘇杏左耳入右耳出,吃過飯後一直在樓頂忙碌,中間接到一個電話,卓律師的,特意打來提醒她回去掃墓。

    “哦?回去了?怎樣,他們有沒為難你?沒吃虧吧?”他語氣輕鬆直接。

    “我帶了朋友回去,吃不了虧。”蘇杏說。

    也就是說確實被為難了。

    身在G城的卓律師暗歎,依然笑著說:“算你聰明,身為一個女孩子要懂得分清優劣勢,別一忍再忍,忍著忍著養成習慣就不妙了。衝突不大吧?要不要我幫忙?”

    蘇杏這回也笑了,“不用了謝謝,”淨會拉生意,“你呢?身體怎樣?”

    “醫生說恢複良好,唉,春天適合養生,我一直想去你那兒住幾天,可惜……”吧啦吧啦一堆朋友之間的家常話。

    有朋友關心的襯托,那些親人的求助電話便顯得有幾分涼薄。

    “小杏,姐求你了,你外甥今天又出了一張成績單,成績太差了,你姐夫揍了他一頓又罵了我……我知道你跟我們不一樣,你是個天才大學生,看不上我們這些蠢笨的姐妹……”

    “姐夫憑什麼罵你?他賺很多錢?有很多錢幹嘛不請個家教?”蘇杏盯著天上的星星,“如果舍不得錢他就自己教,孩子不是你一個人的,更不是我的,憑什麼騷擾我的朋友?”

    既然蘇倩不說破,她就當什麼都不知道。

    蘇倩抹了一下淚,“小杏,你真的狠心見死不救?我家婆都說了,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人教兒子就別回那個家,好歹姐妹一場啊小杏……”

    “姐,你要找姐夫幫你出頭,不行的話就找大偉哥,如果實在過不下去就離了吧,別老是忍。”今天卓律師提醒了她,也令她想起未來的自己活得有多狼狽。

    “你說得容易,我一個女人什麼都不會,更丟不下孩子……”

    “那你自己想辦法吧,這是你們家的事,跟我沒關係。”蘇杏掛了電話,然後把蘇倩的手機號拉黑,還把蘇大偉的號一並解決掉。

    她剛才那番話純粹是一時感觸,並無特別感情在邊。,她被族中長輩們逼迫時,這些所謂的姐妹一個個作壁上觀,一旦自己有事就想起她來了,早就幹嘛去了?

    蘇杏曾想過換號,可實在太麻煩,因為銀行卡、各種社交圈帳號通通與手機號綁定,換號的話又得重新再操作一遍。

    如果操作順利還好些,萬一有疏漏呢?

    所以,拉黑是最好的辦法。

    時間能帶走一切,包括眾人對她的關注,以後來一個她拉黑一個,看誰有耐性。

    

Snap Time:2018-02-22 19:11:45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