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9回(18-05-23)      第758回(18-05-23)      第757回(18-05-22)     

第90回


    今晚的一切如她所願,可她一點都不開心。

    當他衝出來張開雙臂的那一刻,往日青澀的麵孔、不耐煩的性情一掃而空,一貫輕鬆的神情瞬間變得冷酷異常,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活像西方傳說中威風凜凜的一尊戰神降臨在身旁,隻為牢牢守護身後的小女人。

    那一刻,她的心像被扔進了絞肉機,一點一點地被絞碎成泥。

    “小薇,你去哪兒?不回家嗎?”小夥伴們正聊得開心,卻見餘薇往另一個方向走,紛紛揚聲問。

    “我去姐姐那兒。”餘薇頭也不回。

    不管身後如何叫嚷,她開始一路小跑。

    家早沒人了,母親常在廠住,繼父長住省城盯著公司的運營狀況,他最關心的人是弟弟,因為兒子才是他的親生骨肉。

    盡管平時表現得對兩個繼女一視同仁,但小孩子是非常敏感的,她們知道誰是真心待自己好。家隻有爺奶在住,兩個老東西動不動就說她倆這不好那不好,警告她們別把國外的壞習慣帶回家敗壞梅家聲譽。

    梅家有個屁聲譽!

    沒有母親,他們屁都不是。

    盡管如此,母親依舊叮囑姐妹倆要敬重長輩。可是這種長輩有什麼好敬重的?這個家是母親一個人撐起來的,她才是一家之主,搞不懂憑啥要看他們的臉色。

    姐姐每次回來都住在小農場,說喜歡那的清靜。自己聽不慣蟲鳴聲喜歡住在別墅,心情不才去小農場住幾天。

    來到農場路口,餘薇刷卡打開大門鐵閘。

    “小薇?怎麼這麼晚?”門衛的大叔正在聽收音機,聞聲出來看個究竟,門衛室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唱什麼,年代很老舊的歌。

    今天心情不好,餘薇對門衛的話不加理睬,徑自跑向姐姐居住的那一棟雅致木屋。

    農場住著三戶人家,隻有姐姐家是她和未婚夫湯力搭建的。

    院的一草一木一秋千,屋一針一線一家具,全部是自己的手工。院的花架、和籬笆邊緣種滿了玫瑰花直達屋門口,湯力種的,代表他對姐姐那顆永遠火熱跳動的心。

    聽著很肉麻,對當事人來說卻很幸福。

    餘嵐對院的花草一向精心培育,哪怕回校讀書也要拜托別人花同樣的心思照顧它們,千叮萬囑,惟恐出現一點紕漏。

    姐姐跟湯力在十八歲那年開始確定關係,至今四年了,兩人感情一直很好。

    算算日期,這幾天他也該來了。

    等他來了以後姐姐將不再屬於她,這小農場也不再是自己可以任性撒嬌的地方。

    她一直羨慕姐姐,能遇到一位全心全意的男人。她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姐姐那樣擁有一份至真至純的愛情,對方眼隻有她的存在,完全不受外界誘惑。

    可惜,她遇人不淑,碰上的男人要麼整天想著法子哄她上.床,要麼整天想著花光她的錢,要麼打賭撩拔看她春心蕩漾,要麼純粹惡作劇想看她出盡洋相。

    東、西方的男人都一副賤樣,唯一可以分高低的是衣著品味。

    餘薇來到木屋的矮欄柵前,姐姐的屋透出明亮的燈光,她睡眠淺,稍微有些心事就徹夜難眠。

    輕輕拉動門拴,吱丫地推開走了進去。

    院很安靜,屋的人聽到聲音,在餘薇走進石子路時,緊閉的木門打開了,一道無比親切又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剛和男友通完電話的餘嵐剛洗完澡,裸露在衫外的肌膚被水氣蒸騰得異常白皙,宛若出水芙蓉般剔透美麗。

    她站在門口,對妹妹的到來感到意外:“小薇?怎麼這麼晚過來?來也不打個電話萬一路上出……”

    話未說完,餘薇往前一撲,雙手摟住她的脖子然後開始渾身顫抖。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是不是爺爺奶奶又說你了?”餘嵐輕拍她的後背,溫聲安慰,“實在受不了就回這兒住,別勉強自己。”

    “姐,”伏在肩膀上的餘薇終於放開心扉,泣不成聲,“我討厭他,我很討厭討厭他,怎麼辦啊姐……”

    餘嵐聽罷,立馬意識到妹妹這番沒頭沒腦的話是什麼意思,不禁閉了閉眼,輕拍項背給予安慰。

    很討厭的背麵就是很喜歡,是呀,怎麼辦呢?

    姐姐無言的安慰,讓餘薇哭得愈發傷心。

    “姐,我難過,真的好難過。我明明是為他好,他卻那樣看我,像從來不認識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在我麵前待她那麼好?為什麼……”一連串的為什麼導致眼前一片模糊,止不住的眼淚像決堤的水擋也擋不住。

    為什麼是他?一個大學沒畢業的洋diao絲,也就一張臉能看得順眼;為什麼他保護的人是她?那個矯揉造作的女人,除了臉蛋身段妖嬈之外一無是處。

    為什麼自己總是眼瞎看上不該愛的人?為什麼她喜歡的人都眼瞎看上那種女人?甘心為她們挺身而出,肝腦塗地,哪怕最後受傷的總是他。

    那女人一巴掌將何玲打趴下,根本用不著他來充英雄平白無辜挨頓打。

    這是為什麼?

    ……

    夜半時分,餘家姐妹坐在庭院的秋千說著悄悄話,像小時候那樣,圍在四周的輕紗幔帳給她們圍出一方小世界。

    跟前有一張小圓桌,木頭雕的,上麵擺著裝滿果酒的酒壺和兩個質地一樣的小酒杯,整套的,餘嵐自己找瓷窯幫忙燒製而成,質樸雅致,與她本人一樣。

    “何玲找蘇蘇麻煩?”餘嵐疑惑地看著妹妹,“為什麼?”

    “我哪兒知道。”酣暢淋漓地哭了一場,餘薇的心情稍有好轉,但對今晚發生的一切矢口否認,“反正她倆都不是好東西,狗咬狗是早晚的事。”

    妹妹的話讓餘嵐的心情起伏很大,隨著年齡的增長,小薇的思想跟以前大不相同。不再像小時候那樣天真單純,事事以姐姐馬首是瞻,她真的很害怕妹妹為了情感失去理智。

    為了一個男人賠上自己一生,不值得。

    “小薇,你老實說,”餘嵐緊盯著餘薇追問,“這件事真的跟你無關?”

    “當然無關!”餘薇驚訝地回瞪姐姐,“姐,你不信?你就這麼看你妹妹?”

    “相處二十年我還不知道你?”妹妹故作無知,餘嵐疾言厲色,“小薇,你在國外那些小打小鬧就算了,回到國內給我收起你的小脾氣。這是咱們的家,媽辛辛苦苦紮穩的根,出了什麼差池損失最大的是我們。”

    

Snap Time:2018-05-24 08:26:15  ExecTime:0.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