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84回

  
  “其實我今天是來送請帖的,明晚我們在家舉辦一次宴會。相信你也聽說過,雲嶺村一直開發不成功,難得今年來了這麼多新居民我媽特別高興,想邀請你們參加,希望大家能賞個臉。”
  說罷,她取出一份精美的貼子雙手遞過來。
  蘇杏接過,神色顯得有些為難。
  “真是對不起,我明天有事要出去,明晚不一定能回來。來得及的話我一定準時過去,逾時不到大家也不必等我。”
  “沒關係,”餘嵐十分爽脆,“吃頓飯認識認識而已,大家是鄉鄰以後有的是機會,不必太在意。”
  那就好,蘇杏淺笑。
  商人無利不起早,哪個大富豪會無緣無故請新居民吃飯?請本村居民是念在一場情分上,請隔壁居民肯定有所圖。她敢打賭,餘家的主要目的是柏少君他們。
  請她是迫不得已,否則用意太明顯落人話柄,還容易招人家反感。不如她自己提出別去了自討沒趣。況且她不喜歡那種場合,太商業化了。
  “聽少君說你十八歲就大學畢業了?好厲害!”
  “一時心急跑得了些,沒什麼的。”
  蘇杏一本正經的模樣逗得對方笑個不停,兩人性情相似,說話比較投契。
  餘嵐今年22,為人隨和,脾氣不似她妹那麼刁蠻潑辣,和蘇杏聊得來。見她喜歡宅子便帶她參觀一下,除了小屋和婷玉的房間不能進,其餘的包括蘇杏的書房都進去逛了一圈。
  “我在梅林村北開了一間小農場,有空過去坐坐。”臨走前,餘嵐如是說,“我今年畢業以後就在家長住,以後多來往,這地方小,身邊多幾個朋友會熱鬧些。”
  “好啊!我最喜歡花花草草。”蘇杏對這個蠻感興趣。
  餘嵐離開蘇宅,去休閑居找妹妹餘薇一起回家。
  路上,兩人談起各自的收獲。
  “陸哥他們三人去,沒看見柏大哥,他們說他不會去的。”餘薇嘟起小嘴,腮幫子氣鼓鼓的像是非常鬱悶。
  “不去就不去,媽說了不用勉強,你沒擺臉色吧?”餘嵐擔心地看著她。
  餘薇斜睨她,“我是那種人嗎?柏大哥不去更好,我就怕他在媽跟前告我狀,而且媽還讓我向他道歉,現在可省了。哎,姐,那個蘇蘇呢?她去不去?”
  餘嵐搖搖頭,“她說那天有事。”
  餘薇得意地笑道:“嘿,我就猜到她心虛不敢去,一身的小家子氣見不得大場麵。”總算舒了一口氣,“不去更好,我一看見她就心煩,可憐我的美寶寶以後都不敢出門了。”
  餘嵐瞪她一眼,“我聽說那天是柏大哥開的車,你怎麼怪到她頭上?”
  “哼,柏大哥一個大男人能跟小動物計較?肯定是她跟柏大哥說了什麼他才會黑著臉下車。嚇死我了那天,姐,你說得沒錯,他凶起來特別可怕,而且那蘇蘇沒替我說半句好話,就站在一邊看戲,氣死我了。”
  “她不像那種人,估計也是嚇壞了。”
  “是是是,你就替她洗白吧。他倆走的時候還牽著手估計是她被嚇軟了要人扶著,不知有多親熱。日久見人心,姐,你等著,時間會告訴你這回看錯人了。”
  唉,餘嵐默默地歎了一口氣,不解釋了,省得越抹越黑。
  就這樣,時間到了第二天傍晚。
  “蘇蘇,蘇蘇你真的不在家嗎?”安德眼中帶笑站在圍牆外,飄長聲音深情地呼喚她的名字,“蘇蘇,我知道你在的,還不下來,所有人都在等你。”
  大家準備就緒,臨走前戲弄一下找借口推脫不去的某人,怨她不講義氣。
  柏少君一臉壞笑,“噓,我打她電話。”
  毫無意外,打完之後三人在外邊笑了大概一分鍾。因為語音提示說對方關機,不用猜,她人肯定在屋,若真有事外出她的手機是不在服務區。
  老鄰居了,誰還不了解誰?
  黑乎乎的書房內,蘇杏坐在椅子一臉的生無可戀,暗罵,幼稚!一個個都老大不小了,有得吃不趕緊去無端端來調.戲她做什麼?
  還是陸易為人厚道,他攆鴨子似地說:“好了,走走走,不然等會兒遲到要主人等就不好了。”但他臨走時喊了一聲,“蘇蘇,今晚隻有少華在店怕忙不過來,你有空的話麻煩過去看一下,我們很就回來。”
  喊罷,車子終於發動,不一會兒就沒了聲音。
  蘇杏呆了呆,啥?為毛要她去幫忙?沒搞錯吧?她不在家啊混帳!
  想是這麼想,等他們走後約半個小時,蘇杏再也坐不住悄悄開了院門走出去。人家好歹幫過她兩回,回幫一次理所應當。
  可是,當她來到燈火通明的休閑居門口時,愣了。怎麼沒人啊?!就門口旁的鐵板燒前站著一個男人全神貫注地做著什麼,而用餐區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怎麼回事?!
  蘇杏有點懵了。
  叮咚,門口響了一下把她震醒。回神一看,站在鐵板前的柏少華在邊按鈴,望出來朝她招招手。
  於是,她推門進去,問:“今天餐廳怎麼沒人?”都在客房叫外賣不成?
  柏少華奇怪地瞅她一眼,不溫不淡道:“客人走了,他們要工作不能留太久。吃飯沒有?想吃些什麼?”
  “我吃過了。”蘇杏明白了,她始終被那幾個王八蛋耍了一通,陸易也不是好人。
  “來份牛扒?正好還有。”
  “也好,我要七成熟。”來都來了,蘇杏在鐵板前的位置坐下,雙手托腮下意識地回答。
  她今天煮了一大鍋粗米粥,把那風幹的大羊腿削了好多肉屑混雜在半生熟的粥喂給四隻汪和小吉吃。小吉是大橘貓,原本叫大橘的,覺著不好聽就改成小吉。
  柏少華夾出一塊醃製過的鮮紅牛肉放在鐵板上,地響了起來,周圍肉香四溢。他手法嫻熟,刀功了得,煎好時淋上醬料,然後一刀刀地將牛扒切成小塊,肉色呈薄粉且肉汁鮮美,令人垂涎三尺。
  將它盛在碟子,擺在她麵前。
  “謝謝。”蘇杏聞著香噴噴的,滿心歡喜,用叉子挑起一小塊嚐了嚐,“嗯,好吃。”活像一個世紀沒吃過飯,好生懷念。
  這份牛扒的調料用不上紅酒,她可以放心地吃,一口一塊吃得賊香。
  背對燈光的柏少華凝望著她微微笑了下,順手從旁邊取把叉子從她碟子挑了一塊放進嘴嚼了嚼,然後把叉子放在一邊。
  “我喜歡五成熟。”
  唔,五成熟太生還有一絲血腥味,她受不了。
  

Snap Time:2018-11-15 06:28:50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