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59回(18-05-23)      第758回(18-05-23)      第757回(18-05-22)     

第66回


    如果有,那一定是孱弱女性幻想出來的神話,當不得真。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弱者的命運隻有一個,被淘汰。

    在那個年代,科學家的地位尤其重要。他們被安全地保護起來,在亂世中聚集一起研製各種檢測器械以及提高人類體質的各種藥劑等。

    無論是四大安全區,或者八大基地,共享女人是一條潛規則。很多女性事先並不清楚,被檢測出優異體質的女異能者,將為每一個夠資格與她交.配的男人生孩子。

    當然,有付出也有回報。

    成功誕下孩子的她們將得到強者們的疼愛護,地位尊貴,成為其他女性為之羨慕與仰視的目標。

    有人歡喜,有人反感排斥。

    很多女性異能者無法接受這種身心不能自主的命運,想盡辦法,希望能逃離這個由男人全麵主宰的世界。

    餘嵐餘薇就是其中之二,她們很早就有了異能,因此青春長駐。

    亂世開始時,她們帶領鄉親們投奔最近的西南部基地大領主,成為對方麾下的兩員得力助手。據說,這位領主是個實力強悍的人物,在他的管轄之下極少動亂。

    不過,共享女人這條規定同樣得到他的認可。

    據說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數不清有多少個。不管男手下或者同盟看上哪一個,隻要利益讓他滿意,人隨時可以帶走。

    女性也可以向他提出相同的要求,給足利益的話。

    有一次,有幾位安全區的高層前來找他洽談,不知許了什麼利益,他居然問都不問便同意對方把餘家姐妹倆帶走。

    安全區有高層看上這對姐妹花了,想讓她們生孩子。她倆得知消息氣得差點肝裂,後來在鄉親們的協助之下逃出了西南基地。

    逃得很輕鬆,因為西南基地不準鬧事。

    那位領主雖然答應安全區將人帶走,卻沒有配合抓捕的義務。

    在西南地區範圍內,不管是誰都不準鬧事更不能擅闖屋舍搶女人,違者死。屋內不可以,屋外可以搶,所以女人隻要躲起來就沒事。除非被基地官方發布追捕信息,那些異能者才可以入室搜查,但不能亂抓。

    種種條例約束,讓她倆順利地逃出基地奔赴東部地區。

    據說,東方基地由兩位高階技能的女異能者控製。她們利用廣播對世界宣布,歡迎任何異能者進入,尤其是女異能者,她們在基地擁有絕對自主的權利。

    隻要女性不同意,誰也不能傷害她。

    “世界大同,哪有真正的世外桃源?蘇蘇,你說是不?”老態龍鍾的郭景濤微笑著說,話頗含深意。

    正在給他補厚襪子的蘇杏笑了笑,“嗯,你說的對。”

    這對姐妹花的經曆是郭景濤講給她聽的。

    他喜歡和她說話,在那個年代,無論外界發生什麼事,隻有她能靜得下心聽他閑嗑。

    那也是兩人最後一次對話。

    ……

    沒多久,陳悅然死了,接著是郭景濤,最後是她,至於那對姐妹能否成功到達東部地區,她不清楚。

    怔怔地望著休閑居的門口,蘇杏站在欄杆邊有些失神。安穩的日子過久了,亂世末世的場景離她的記憶很遙遠,仿佛隻是一場夢,一場電影才有的夢境。

    今天偶遇舊日身影,那些讓人窒息的歲月,那些殘酷的場景再一次被翻開,她的心地跳得厲害,有些慌亂。

    還有一點,她記得這對姐妹的性格不是這樣的。姐姐剛毅果斷,妹妹溫柔體貼,完全不像今天這般牙尖嘴利,是亂世改變了性格嗎?

    或許吧,這個疑問她沒有答案。

    “怎麼,你怕了?”正在恍神,背後的婷玉忽然問,語氣帶著很明顯的笑意。

    蘇杏回過神來,“你別說,我還真有點怵。”返回自己的位置。

    未來的她去挖墳,呃不,是考古,當時她隻信科學。如今她身懷異能靈能,對麵還坐著一位古人……說實話,她有點迷信了。

    正想說什麼,忽見對麵的婷玉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並用眼神示意樓下的圍牆外有人。

    蘇杏馬上起身來到欄杆邊,往樓下一看,果真發現一個男人背向她一瘸一拐地往休閑居……旁邊的小別墅走。對方身材修長,走起路來很有紳士風度。

    身穿灰色的長外套,褲子黑色修身,看似腿很長,脖子上有一條黑色圍巾在這雪白的天地間格外顯眼。他沒戴帽子,沒打傘,隱約看見他的頭發呈深棕色,拄著一根拐杖不緊不慢地走著。

    可能腳受傷了,也可能是個殘疾人。

    “他是誰?”婷玉過來了,盯著對方的背影問。

    “不知道,應該是那棟房子的主人。”其中一個新鄰居?

    “他剛才在這停了一下。”婷玉說,所以懷疑他偷聽。

    “大概聽到那姑娘的話,一時好奇停下來看看。”蘇杏替他解釋。

    瞧那淡定的模樣,不像刻意偷聽牆腳的鼠輩,想必是路過,傷了腳的人要多走動。話說,新來的鄰居她沒正式見過,鄰居家開客棧的,她實在不敢過於熟稔親近。

    她酒量淺,萬一不小心喝了……結局太“美”,不敢想象。

    雖然不是偷聽,不過以後兩人說話得格外小心些,畢竟人心難測,一些敏感話題最好別說,要說也得回到室內關上門窗悄悄說。

    小心駛得萬年船,老祖宗的話錯不了。

    “婷玉,你看這風水……”

    正想問她有何建議,手機又響了,一看,是個陌生來電。

    “你好……對,我是蘇杏。啊?我沒失蹤……對,他們是我兄嫂,你是警察局的?那好,在此嚴重聲明,我有權要求你們不許向任何人透露我的信息,包括地址,否則我會投訴你們侵犯公民權利。”

    “蘇小姐,你知道報假警有什麼後果嗎?”對方也很無奈。

    “這跟我有關係嗎?誰報警你抓誰呀!”她沒意見的。

    原來,蘇家人不信她單位的人敢置之不理死賴著不走,然後門衛報了警。到了警局,蘇海夫妻有些腳軟,仍硬著頭皮說妹子失蹤了,騙了家的錢跟人跑了讓警察趕緊幫忙找她回來,不然一家三口死在警察局算了。

    人家警察嚐試著打了蘇杏的電話,結果通了。

    蘇海夫婦見打通電話,欣喜萬分地接過電話一聲吼叫:“你死哪兒了?這年你不過了是吧?趕緊給我回來!還有那些錢,蘇杏我告訴你,少一分你都給我吐出來!”

    

Snap Time:2018-05-24 08:19:52  ExecTime: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