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61回

  
  “她在努力適應。”陸易加了句,見他不解地望來,便笑著說,“你也在努力適應,不是嗎?”
  可憐的孩子,由於性格原因所到之處皆撞板。
  每個人的性格不同,相處時需要磨合,不管是情侶,還是親鄰朋友。不要試圖改變對方的想法,給予適當的尊重與習慣才是人與人相處的過程,這無法避免。
  柏少君此刻的煩惱,也是蘇杏的煩惱,這種情形旁觀者看得很清楚。
  “我希望跟她好好相處,還有小福它們。”所以才想給它們加些夥食,也想讓她改善一下夥食質量,怕她多想所以一直不敢明說。
  據說華夏的女孩含蓄,有什麼事總擺在心。那餘薇就是一個例子,冷了他幾天終於跟他說話了,不過一直陰陽怪氣明嘲暗諷的,他到現在依然不懂自己那天到底說錯了什麼。
  “慢慢來,別急。”陸易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說,“其實小福的夥食不錯,她經常半夜帶它們上山捕獵,身手都挺好。”
  “啊?!”柏少君心一驚,有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不可能,他的任務是天天查一遍監控,沒發現門口有人經過。
  陸易明白他的意思,不由輕笑,“所以說這環境好,讓你睡著了。”
  而且村大路小路,直道彎道多的是,不一定非要從別人家門口經過。狼狗狼狗,有狼的野性,也有狗的敏銳,它們能準確地找到獵物在雪夜的藏身之處,分明受過訓練。
  深入山林,離雲嶺村很遠,卻能很回到家。
  正如少華所言,這地方人少,但不無聊……
  雲嶺村的休閑居終於迎來客人,還有幾位外國人,這在梅林村也是極為少見的情形。梅林村、棠下村屬於半開發的農家樂景點,至今不曾見過老外,雲嶺村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對於外國人,城常見,鄉卻十分稀罕。
  經常找柏少君玩的那些年輕人成了雲嶺村的常客,時不時帶些親朋過來長長見識。現代社會注重外語,有外國人在鄰村自然而然成了大家練習口語的對象。
  年輕人識趣,每次過來都會消費,店的人也不好說什麼。有些人想住店方便自己近水樓台,可惜被老板婉拒,說已經預訂出去,其實是不對外開放的緣故。
  至於那些外國人,除了安德比較悠閑外,其餘人確實有些困擾。
  不過,有人樂意陪聊,也有人喜歡清靜,直接表明意思請勿打擾。外國人的直接讓臉皮薄的孩子深感不好意思,加上休閑居的消費略高,漸漸地就少來了。
  盡管如此,雲嶺村成了梅林村、棠下村的年輕人議論的地方,有人議論就有市場。
  何玲看在眼,喜在心上,對明年的前景充滿希望。
  至於無公害蔬菜的生意,最重要的客源拉不過來,她隻能放棄,可惜了之前所做的努力。
  一直以來,她費了好大功夫才跟梅林客棧的一位廚師搭上線,探問餐飲的特色和客棧的營業模式。對方說城人怕死,對吃食特別講究,現在流行有機蔬菜再貴也舍得買,一隻土雞幾百塊大把人搶著要。
  那人還說,餘文鳳家近些年吃的就是那種菜,不管多貴,食物安全必須有保障。
  自從梅林村搞了農家樂,生意日益興旺,物價早已今非昔比。本地人還好些,自己有存糧,關鍵是外地來的遊客得買來吃,那價格飛天似地漲。
  每逢下雪,梅林村的路也不好走,菜貴如油。
  所以,就算市場有青菜,一律提價,一致對外,誰敢聖母心發作必受千夫所指。哪怕餘文鳳出麵,有人在群眾酸她,說她天天吃肉,過年過節留點湯給鄉親們喝難道很過分?
  不停地挑拔慫恿,如此一來,餘文鳳不但阻止不了,她梅林客棧的菜牌餐價也要跟著漲,否則就是置鄉親於不義。
  樹大有枯枝,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
  鄉親們嚐過肉湯的滋味,自然也想嚐嚐肉味。
  這些年,餘文鳳和身邊幾個聽話的小弟飛黃騰達,越來越富有,卻無法帶領村民更上一層樓。早有人心懷不滿,一有機會就懟她,她以往的威信越來越弱。
  大家都說,她老了。
  老了就要改朝換代,可她兒子還小,扛不起大旗。女兒?聽說大女兒有了一個洋男友,小女兒是正宗的小公主什麼都不會,將來都是潑出去的水,靠不住。
  以後想致富,鄉親們恐怕得靠自己了。
  ……
  除夕前一天早上,蘇杏匆匆回了一趟古代把如婷玉接過來。剛剛到家,手機便響了,是柏少君的。
  她剛接通,那邊就聽見少君在嚷:“蘇蘇,你在哪兒?今晚不回來?”
  “回呀,我接朋友去了,剛剛到家。”
  “那太好了,今晚店搞聚餐活動,餘嵐餘薇她們也過來,一起來湊湊熱鬧?”
  餘嵐餘薇?
  蘇杏眉尖蹙起,這倆名字經常在菜市場聽到,何玲嘴也沒少說,仿佛似曾相識,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不去了,我朋友不喜歡熱鬧,你們玩得開心點兒。”心中疑惑,她仍笑著說。
  掛了電話,柏少君一陣嘀咕。
  正在挑揀食材的安德在旁邊見了,笑問:“跟蘇蘇聯係上了?她又不來?”
  柏少君點點頭,“她說朋友不喜歡熱鬧,待會兒我給她端些吃的過去。”被人拒絕慣了,他已經習以為常。
  “這分明是借口。哎,我發現這姑娘不大合群啊!會不會有難言之隱?”安德戲謔道。這人不管他說不說話,那雙琥珀色的眼眸一向似笑非笑,天生的風.流相。
  “用得著你操心?別忘了你那不吃窩邊草原則。”在吧台挑選酒水的陸易一心二用,頭也不抬。
  花花公子吃完就甩,最容易連累朋友。
  “放心,我對她沒興趣,這是單純的鄰間的關心。”安德替自己辯解,“哎我說,她是你同胞能不能別這麼冷漠?一個女孩年紀輕輕整天躲在屋不見人,心理容易出毛病。”
  “你不惹她就沒毛病。”陸易的話一針見血。
  安德:“……”
  還能不能愉地聊天了?
  

Snap Time:2018-11-15 05:41:47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