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761回(18-05-24)      第760回(18-05-24)      第759回(18-05-23)     

第58回


    蘇杏一直在書房打字,專注得不知時間,在院門再次敲響之前沒出過書房。

    “來了。”

    說實話,她有些不耐煩了。看來有必要讓新鄰居知道,她其實不喜歡熱鬧,更不喜歡串門。

    打開院門,發現來人除了柏少君以外,又多了一位外國友人,和一群不認識的陌生男女。

    “蘇蘇,要不要一起進山?”柏少君熱誠邀請。

    “不了,你們去吧,我還要工作。”陌生人多,不便直言,蘇杏拒絕他的邀請。瞅一眼那位麵生的外國友人,對方禮貌而疏遠地向她微笑揮揮手,她回以一笑。

    目送一群年輕人興衝衝地往山那邊跑,蘇杏輕歎了下,回身關上院門。

    曾幾何時,她也有熱情洋溢的青春歲月,不顧忌,不掩飾,盡情釋放自己的靈魂。一場夢,讓她經曆的事太多太多,讓她學會收斂與自我保護,青少年的單純與肆意奔放從此一去不返。

    老實說,鄰居是外國人讓她略感不安。環境不是她能改變的,隻能說,她或許選錯了隱居地址。

    還好這房子是租的,她隨時可以走。

    “小福,小祿,你們不能光顧著玩,好歹幫我開開門。”自己操碎了心,那四隻大狼狗卻悠閑地在院滾雪玩,蘇杏雙手叉腰,一臉不悅。

    四隻用一連串的汪汪汪回答她,人與寵物的溝通障礙是語言。身為主人,她不僅要努力工作賺大夥的生活費,連平時開門這等小事都要她樓上樓下地跑,不公平。

    “我要求不高,你們至少要學會開門,以後我說開,你們就打開門請客人進來。”

    “汪汪汪……”

    她聽不懂無所謂,狗的智商相當於幾歲大的小孩子,隻要用心訓練,它們能聽懂人話。

    “作為一名合格的護院神犬必須學會開門,喏,這是門栓,往旁邊一拉就可以了。看,這樣……”四隻大狼狗排排坐在跟前,認真看著蘇杏將那門栓拉來拉去。

    大白天的院門一向隻關門栓,不上鎖,步驟簡單不複雜。

    “來,小福,你先試……”

    門外,一個軒昂身影靜靜聽著,不自覺地,唇邊浮起一絲笑意。

    “哎呀,小祿,不是那樣,先推起門把,再往旁邊一拉……給點信心再試試。”忽聽院有鼓掌聲,“好,小祿真棒。小壽,你來試試,做好了今晚有肉吃……”

    路人聽罷,疏細的眉頭輕輕跳了一下,哄小孩似的,這姑娘真有耐心。他手腕輕抬,拄著一把直柄拐杖一步步地往村邊路口走去。他並非有意偷聽,閑著無事想到村邊走走而已。

    村邊有條河,不知是否結了冰。

    他路過此處,無意間聽見一把似曾相識的軟和女聲,那次他來雲嶺觀察地形,霧的吟誦聲令人記憶猶新,便過來確認一下。本欲敲門一敘,聽她自己玩得正嗨,不便打擾別人的興致。

    獨自走在田邊小路,四野白茫茫一片,空氣清冷。大夥不明白他為何選這,其實這沒什麼不好,環境惡劣,人少,用華夏的話來說,正好在此修身養性。

    能經受惡劣環境的考驗,住進來的人必有幾分才能。人以群分,能跟聰明人作鄰是一件幸運的事。而且,如果一個女孩能教會狗開門,昌叔還有什麼理由不教他的羊以後自己擠奶?

    對吧?每次都要他們幾個大男人去擠,不像話……

    與蘇杏這個偽土著相比,那群年輕人才是真正的土著,帶著柏少君、安德深入山林捉野兔子,玩得痛。

    晚上回來,閑居的幾位大老板像以往那樣聚在一起閑聊。

    “……可惜蘇蘇不去。”意猶未盡,柏少君一臉的遺憾。

    雖然鄰居家的茶有點難喝,但人不錯,在她麵前說話很輕鬆,不怕說錯什麼。不像今天那個叫餘薇的女孩,他不過說了一句“你們華夏的女生真有意思。”

    她那臉色立馬就變了,之後不曾跟他說過話。害得他一頭霧水至今不懂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問她也不回複。

    問安德,那家夥隻是笑,說讓他自個兒慢慢想。

    “少君,以後找鄰居別敲門了,在窗邊喊一聲或者打電話問,別讓人家跑上跑下來開門。”溫文爾雅的柏少華忽然一本正經地說。

    柏少君一愣,“為什麼?”

    “作家都有些神經質,她們一旦被打斷思路,後果很嚴重。”陸易好心提醒。

    “對,”安德用竹簽挑起一塊牛肉幹,“昌叔老說什麼……遠香近臭,是這意思吧?”望望陸易。

    “差不多。”陸易點點頭。

    安德嘿的一聲,幸災樂禍地加一句,“意思是讓你少煩她。”

    哈?男孩大受打擊,那雙漂亮而純淨的眼眸露出一絲受傷的眼神,“蘇蘇說的?她怎麼不直接跟我說?”大家都嫌棄他。

    眾人有誌一同地望向少華,人是他傷的,禍是他惹的,當然由他來解決。

    柏少華:……這群擅自加戲的戲精。

    “我今天見她訓練狗開門,猜的。”

    啊?!那顆破碎的玻璃心瞬間愈合。

    “讓狗開門?!”有意思,柏少君一躍而起,“我去試試效果。”急吼吼地出了門。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這孩子心真大。

    “你猜那蘇蘇會不會生氣?”

    “換我一腳把他踹出來……”

    柏少華不發表任何意見,並且默默地喝了一口濃咖。

    “少華,你覺得呢?”

    細細品味杯中的香濃,他不怎麼在意道:“我隻想知道那幾條狗學會沒有。”就知道少君好這一口。

    夥伴們:“……你特麼心真黑。”居然把小朋友當槍使。

    柏少華無聲地笑了笑,不反駁不解釋,坦然接受大家的批評……

    開發動物的智能需要時間,無法一蹴而就。

    那天晚上,柏少君去的時候正好遇上蘇杏一家五口在吃肉湯拌飯,而且狗狗們還不懂開門,隻會撓。

    “你居然不懂做飯?”柏少君吃驚不小,在他印象中,炒菜是大部分華夏人民天生就懂的技能,無論男女。

    “我會呀。”蘇杏大言不慚地揚揚手的碗,技術不太好而已。

    柏少君同情地看一眼她碗的稀飯,和那黑黑的叫什麼橄欖菜啥的,真可憐。還有四隻大狼狗,它們連根菜梗都沒有,隻有兩大盆清湯稀飯。

    “為什麼不買狗糧?”

    投錯胎的狗,連份正經的口糧都沒有,這個世界真讓人心寒。

    

Snap Time:2018-05-25 05:43:05  ExecTime: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