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36回


    盡管百思不得其解,輕言放棄是不可能的。

    那邊也是深山老林,為安全起見,她用驅蟲藥水往身上噴了一遍,然後心默念:去漢景街市,漢景街市……身子微晃,睜開眼睛一看,啊?!一片黑漆漆。

    這回在哪兒?時差調整好了?說好的漢景街市呢?古畫也會掛羊頭賣狗肉?!

    蘇杏呆了呆,站在原地靜待片刻,視覺適應黑暗能勉強看清楚林子的情況和路的位置,立馬閃身而去。

    半途而廢是找不到答案的,先找找再說。

    或許,這是漢景城外的風景?

    她不再遲疑,利用異能速查探各個方向。

    速度,跳躍力會跟著變強。

    經過兩天的訓練,她除了可以控製方向,還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憑著閃電般的速度她能輕易躍出不同常人的高度,但要借外物或輕小物體充當助力。

    比如,隻要控製好速度,她踩著圍牆就能輕鬆躍上屋頂。踩著一棵樹身能輕鬆躍到幾米遠的另一棵樹上,速度越,跳躍的距離越遠,高度攀升無壓力。

    異能讓她學會了輕功。

    輕功並非傳說,而是實打實存在的一種功夫。不一定要身輕如燕,速度異能者中也有胖子,這是大幅度利用速度、跳躍力等技巧達到的效果。

    片刻功夫,她在林子找了三條路口,可惜路口通往的地方一眼望去要麼全是山,要麼皆荒野,草長似人高。

    每次飛行十數,入目荒野,渺無人煙。

    不行了,蘇杏筋疲力盡停止了奔跑,站在一條鄉間小路中彎下腰,一個深呼吸,身影漸淡,兩邊密集的野草瞬間將她湮沒。

    眼前景物一晃,仍彎著腰的她眼睛往周邊各瞄一眼。

    燈光明亮溫暖,床上幹淨整齊,是她的房間。

    畫中出行不順,能安然回家就好,蘇杏鬆了一口氣。打開衣櫃取出睡衣,腿像灌了鉛似地踱去浴室泡了個熱水澡,險些睡著,再回到床上時,她僅剩下一個念頭。

    唉,如果山有溫泉就好了……

    老實說,今晚這一覺她睡得並不好,又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中秋前夜,一位清麗脫俗的古代女孩遭人追殺墜落山崖,被一名來曆不明的男子救醒並帶回家。

    她是商賈之女,自幼熟讀詩書,文武雙全,是巫醫族的後人。

    巫醫族,既能以巫術推測過去與未來,亦能憑醫術助人渡危,延壽續命。可惜,此族才能過於驚世駭俗,注定要消失在曆史中,隻留一點血脈與外族通婚得以幸存。

    代代相傳,巫醫族的血脈日漸稀薄,不複先祖的神通廣大。

    後來不知怎的,有一道人意外得知娘倆乃巫醫族後人,為求溫飽,特將此事告知當地的一位王爺。並且把巫醫族的能力邪魔化,說什麼求得此女相助得天下,求得一子食之獲長生。

    此地是王爺的封地,他長相俊美,府**養著許多謀士,那個道人成了其中一位,開始替主子出謀劃策,求取良才。

    他們得知,那娘倆每隔一段時間必出遠門一趟,對外宣稱回鄉探親,其實是母親帶女兒走訪民間練習醫術去了。

    那位母親告誡女兒,無論姓甚名誰,身在何方,巫醫一族的傳承不能斷在她倆手。

    雖然巫術不大靈光,輔助醫術效果棒棒的。

    娘倆的生活平淡幸福,父親也極為疼愛妻女。

    奈何天有不測之風雲,在一次出訪回家的途中,娘倆的馬車被一群武功高強的匪徒衝散,由此發生懸崖邊緣的一幕。

    據夢顯示,那男人趁女孩養傷時花言巧語破了她的貞潔,後以王爺的身份派人前去提親。

    盡管父母不喜權貴,但女兒的清白已毀隻有嫁人一途,別無他法,便允了。後來,王爺得知娘倆巫術不太行,隻好退而求其次,哄騙兩人利用巫醫之術助他脫胎換骨。

    一年之後,女子喜獲麟兒,娘倆欣喜若狂。

    因巫醫族的女兒家一子難求,曆來隻生一女,生兒子的機率極低。若是兒子,誕生的後代至少有兩個以上,除非那個男孩特別倒黴才會隻生一女。

    所以,巫醫一族的消亡不是沒有原因的。

    悲劇的是,她倆巫術不行,但醫術療效顯著,導致王爺對道人的“食子可延壽”一說堅信不已。他悄悄從外邊找了一個嬰孩換出巫女的初生兒,煮於鼎內,次日食之。

    至於換來的嬰孩,也在侍女“照顧不周”的情況下夭折。

    從此以後,巫女在王府利用巫醫之術幫王爺及其兒女調養身體。多年之後,英姿颯爽的王爺回朝參與政變,坊間傳聞他是諸王中最具聲勢的人選,遠在封地的後宮開始人心浮動。

    哪個女人不覬覦王後之位?各房暗藏心機欲置敵人於死地,首當其衝的是最得寵的姬妾。她的幾個孩子養在巫女身邊,接受最好的教養與藥湯的滋養。

    於是一天夜,王府一名老婢悄然前往巫女居所,將“真相”和盤托出。她說,巫女出生不久的孩兒已被那姬妾使詭計換走並且吃了。

    整件事情中,老婢把主凶王爺換成了那名姬妾,其餘均是事實。

    可是,既然沾了一個巫字,她能力再差亦非常人能欺的。

    巫女對她的話半信半疑,施了一個簡單巫術試圖揪出老婢背後的主子,這才知道孩子的死因。

    她痛得肝腸寸斷,恨得渾身打顫,卻依舊淡定如常。先蠱惑老婢的神智將之放走,然後不動聲色地安排父母遠離王爺封地。

    多年的順從令王爺對她戒心全無,一無所知的父母被安全撤離。隨後,久不出府門的她帶著那位寵姬最小的兩個孩兒前往京都,聲稱有要緊事找王爺。

    她是巫女,這種關頭必有要事,王爺得知後叮囑護衛趕緊領她上京。

    就在當晚,京都的王爺府著火,諸位主子與眾謀士皆被燒死在府內,包括她。與此同時,封地的後宮子女皆七孔流血,撓爛自身,死狀極慘。

    夢的最後,得知內情的巫女母親血淚橫流,雙手顫巍巍地向蘇杏伸來。

    “救我孩兒,求求你,救救她……”

    那雙手冰寒刺骨,即將碰到脖子時,蘇杏打了一個冷顫,醒了。

    

Snap Time:2018-08-19 11:57:05  ExecTime: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