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04回(18-08-17)      第903回(18-08-17)      第902回(18-08-17)     

第7回


    蘇海不服,也不吭聲,王彩霞趕緊替丈夫辯解:“沒打,是她先推小峰,阿海怕她拿孩子出氣才推了她一下,不是故意的。”

    “唉,你說什麼都沒用了,最重要是阻止她賣房子。”伯娘插嘴說道,望著蘇海,“那畢竟是你爸媽留下來的房子,沒病沒痛又不等錢用,不能賣。”

    養兒子幹嘛用的?就是為了守住家業。

    這爹媽剛走,閨女立馬賣房子,真真是敗家精。

    “她可能是說說,不會來真的吧?”嬸娘半信半疑。

    不怪她這麼想,蘇杏今年才18歲,剛成年。她讀書很聰明,卻被父母保護得很單純,哪曉得怎麼處置房產?

    “很難說,她在外邊讀過幾年書有一定的見識。萬一認識個男孩子被他吹吹耳邊風,把房子賣掉有什麼奇怪?女生外向,守不住。”四叔鬱悶地說。

    女人啊,一旦有了心上人,親爹親媽都得靠邊。

    “那怎麼辦?”眾人傻眼,確實忘了這一點。

    四叔想了想,終究無奈地歎了下。

    “她說的沒錯,如今房子是她的,她要賣,別說我們幾個叔伯,就算你爹媽還在都阻止不了。阿海,依我看,要麼你好好跟她認個錯,說些軟話,說不定能要回來。”

    “如果她非要賣掉,你倆是親兄妹,給她個十幾二十萬又如何?畢竟你爸媽的錢財通通歸了你,給她一些零錢花也是應該的。家和萬事興,她以後若有大出息,你們求她的地方多著呢。”

    “啊?!”嫂子一愣,失聲叫道,“十幾二十萬?!我們哪兒有這麼多錢?”

    眾人默,同時瞅她一眼。

    這叫多?你肯給,人家還未必願意。

    “二伯,四叔,不能再想想辦法嗎?小峰就要上學了,以後花費大。我跟彩霞又沒工作,全靠收租度日,哪兒來的錢給她?這不是割我肉嗎?”蘇海向長輩們哭窮,“要麼讓大偉哥跟她說說?大偉哥長年在外見多識廣,會說話,或許她肯聽。”

    蘇大偉是這一代子侄中排行第一的,在外人麵前他超級護短。堂兄弟姐妹們一個個對他敬畏有加。又能言善道,凡是有他出麵的事情,底下的弟妹們基本都聽他的。

    但是,如果是自家人爭吵,他可懶得管。除非事態重大,有長輩叫他去幫忙才會出麵。

    嫂子忙幫腔,“是呀,二伯,前陣子阿海為了替父母分擔些壓力,跑去跟朋友合夥做生意結果賠了十幾萬。現在我們家是看著風光背後心酸,要不是杏子鬧這一出,我們都不好意思跟你們講……”

    夫妻倆一唱一和,族親們聽罷,表麵在笑,暗吐槽。

    什麼做生意賠了?明明是打麻將輸了。

    短短幾個月少了十幾萬,害得他父母大動肝火,這事早已傳遍鄉鄰,虧他有臉在這兒忽悠人。

    吐槽歸吐槽,蘇海雖然花錢大手大腳,終歸是蘇家人。他花父母的錢天經地義,日後能否守住家財得看他本事,如今他有困難,能幫得幫一把。

    “就怕杏子跟大偉不熟不肯聽他的。這都怨你爸媽,從小到大隻會催她讀書,不準她這樣不準她那樣,還不準她出來跟其他姐妹玩。瞧,把人讀傻了吧!如今六親都不認了。”

    二伯不滿地說。

    對此,蘇海不以為然,“說這些有什麼用?總之麻煩二伯您親自跟大偉哥說說……”

    ……

    再說蘇杏,鬧了一場總算拿回證件,卻也餓得頭暈眼花。

    她沒回郊區的老屋,那等於蘇氏大本營,回去的話她今晚休想睡覺。她是在市區出生、長大,偶爾跟父母回一趟老屋,從不過夜,對那屋無感情可言所以不必回去緬懷什麼。

    父母一向行事謹慎,心思細膩。

    他們留給兒子的是終身保障,留給女兒的是一條後路,二老相信她有本事養活自己。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做的安排,但老人的意思她明白,也知道兄妹不和很不孝,讓二老不得安寧。

    可大哥的態度太氣人,他的子孫太無情。最氣人的是,那房子最後便宜了外人,而且分文不取。

    與其那樣,她不如拿回來賣掉自己花。

    如果立誌改變命運,她會很缺錢。

    唉……

    蘇杏強撐精神找到市區的一家酒店開了房,順便叫了送餐服務,她才舒心地躺在床上輕鬆一下下。

    好累,今晚吃飽喝足養好精神,明天一早去找樓盤中介。賣房子的事急不得,等辦好相關手續委托給中介,自己就回G市等消息便是了,順便籌劃一下接下來的事情。

    在G市,她還有一些事情要做,非常重要的。

    在等餐的過程中,她努力回憶那個夢。

    那是一個難以描繪的噩夢。

    而她,仿佛是一名旁觀者,旁觀人類被清洗的普通路人。

    在那種年代,能有個好死的結局已是萬幸……

    在夢,她現在已經回了G市,幾天後將迎來好朋友妹妹的生日。

    因心中煩悶,自己又成了年,她便應邀前去參加好友妹妹的生日宴,不小心喝了一杯摻有酒精的果汁而醉倒。

    她酒量甚淺,名副其實的半杯倒。

    第二天醒來,竟然發現自己光溜溜地跟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

    那個男人,正是苦追了她四年的郭景濤,他說他也喝醉了,不知怎地就……

    郭景濤是跟她同一屆的男生,聲稱愛慕她的才華一直苦苦追求。無論晴天、雨天、下雪天,他總會出現在她的身邊,不管東方西方的節日,禮物總能準時來到她手上。

    蘇杏一個小感冒能讓他緊張老半天,男生不能上女生宿舍,他就在樓下給她的舍友打電話詢問病情。

    噓寒問暖,從不遲到。

    他的誠意感動了整棟宿舍樓的女生,感動了蘇杏的舍友,卻沒能感動她。

    蘇杏對這個人既不討厭,也談不上喜歡。

    但是,她如今失身於人,加上在家受了委屈,不由得想起心靈雞湯的一句話來:等(嫁)不到你喜歡的人,就嫁一個喜歡你的人,他會把你寵成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於是,她和郭景濤結婚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Snap Time:2018-08-19 13:35:48  ExecTime: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