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作者:竹子米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  水墨田居小日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水墨田居小日子最新章節第943回(18-09-06)      第942回(18-09-06)      第941回(18-09-05)     

第2回

  
  另一套在馬路邊,麵積約一百五十平方,共有兩層。
  第一層原是蘇父蘇母做藥材生意的,現在二老沒了,蘇海夫婦懶得打理店子,打算清走存貨和二樓一起出租。這套門麵地段好,租金一年比一年貴還有大把人搶著租,夫妻倆遊手好閑不愁吃穿,連孩子的學費都夠了。
  按蘇氏夫婦的意思,這兩套房產是留給兒子蘇海的。
  問題就出在第三套房,它座落郊區較冷清的地段,才七八十平方,適合人居住,做生意的話十有九賠。之前租給別人當倉庫,可惜那些店開個一兩年要麼關門,要麼另覓良址,因此常被丟空。
  做生意不行,打工仔也不敢租。
  因為附近的路燈常被人破壞,一壞就壞幾個月沒人修,晚上烏漆麻黑又多飆車黨,特嚇人。
  這一套就留給女兒蘇杏。
  蘇氏夫婦是這麼想的,女兒學曆高,畢業以後不可能回家鄉落戶打工。可是女兒聰明而單純,他們怕她以後嫁人了,萬一遇人不淑怎麼辦?總得有個安身的地方。
  住市區的家?二老怕兒媳有意見,日子長了恐怕連兒子都心生不滿。給太好的房子更不行了,怕惹兒子兒媳生氣,兄妹不和,不如把效區這一套給她。
  雖然條件差了些,女兒不長住,不會計較這些得失。
  如果女兒以後婚姻幸福,這套房她就用不著了,自然會把房子過戶給大哥或者侄子們。
  蘇杏是個聰明的孩子,從小到大,蘇氏夫婦對她是疼到骨子的,大事小事都要替她盤算好。至於兒子,他讀書不行,勉強一個中專畢業就出來瞎混,不到一年就娶了媳婦。
  小市民容易滿足,二老覺得家有店鋪,有房租,小兩口吃喝不愁就行了,不指望兒子有多大出息。在市區的繁榮地段,就算在四五線的城市,房子隻會越來越吃香,足以供養兒子一家。
  二老想得很美,卻低估了人類的貪婪之心,他們的兒子兒媳不僅想要最好,還想要全部。
  對於蘇杏來說,那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父母屍骨未寒,大哥大嫂就為了一套房子跟她撕扯,並且大動肝火,要她立刻隨他去變更房產證上的名字。
  大哥擅自作主把父母火化,害她來不及見二老最後一麵,又擅自與肇事者私了,蘇杏本來就傷心憤怒。如今見大哥大嫂這副貪婪不講理的模樣,更是火冒三丈,誓死不肯改。
  於是,兄妹二人在家爭執起來,甚至驚動蘇氏族中的長輩。
  長輩們平時對蘇杏讚譽有加,因為她聰明。村頭年年都出大學生,這麼年輕的是頭一個,都說十分難得。奈何一些規矩深入人心,關於蘇家的財產分配一心偏向蘇海。
  因為他是蘇家長子,蘇家的產業不能落在女兒手上?女生外向,給了她,等於便宜不知哪個野男人。雖然蘇杏頗得長輩們讚揚,但在這一點上遭到族中長輩的共同指責,罵她不該癡心妄想。
  見及此,蘇杏既委屈又失望,什麼叫癡心妄想?這不是父母給她的嗎?
  於是,她脾氣強起來死活不肯妥協。
  此舉惹來蘇家叔伯長輩的不滿,紛紛指責她不懂事。有嬸伯娘的苦言相勸,有叔伯們的厲聲喝斥,說她沒規矩,讀那麼多書成了一個書呆子,說她對不起父母。
  至於法律說的凡子女皆有繼承權,在他們眼隻是一個笑話。
  那段日子,大嫂明是勸架,實則話藏針,對丈夫火上添油,導致兄妹倆的衝突越演越烈,族人對蘇杏越來越不待見。
  最後,大嫂慫恿剛過六歲生日的兒子蘇小峰去鬧,糾纏哭打小姑。
  蘇杏拉開他閃到一邊時,不知怎的,侄子蘇小峰居然撲倒在地。
  以為兒子被打,蘇海勃然大怒把自家妹子用力往邊上一推。蘇杏被摔倒,額頭恰好撞上尖銳的椅角導致頭破血流,以致昏迷不醒。
  這就是她今天躺在醫院的原因。
  睡兩天了,額頭上的傷被包紮得好,雖有隱痛,痛不過夢中的慘景。夢境太真實,臨死前的身上撕裂痛感猶在,她表麵平靜,實則內心有些淩亂,更多的是疑惑不定,額頭上的傷反而沒那麼清晰了。
  花了幾個小時確認眼前的才是真實場景,蘇杏心下稍安。
  這時候,一名護士和醫生進來,護士過來給她換藥。
  蘇杏抬眸望著醫生微笑道:“……醫生,我要出院。”笑容淺柔,目光清澄,沒有半點自厭自棄的情緒。
  住院費用是她出的,大哥用她的卡預付款。她的密碼是自己生日,很好記,全家人都知道。
  短短兩日,恍如隔世。
  下午時,她拖著虛弱的身子站在醫院門口,仰起頭來,看看這風和日麗的天空,看看眼前車水馬龍的繁華街頭,人來人往,和諧安樂,不由得感慨萬分。
  如果那不是夢,多謝上蒼不殺之恩,讓她重返這個太平盛世。
  如果那不是夢,如果一切皆是未來會發生的事……她會慎重考慮今後的人生,盡量避開自己即將遇到的渣人。
  她不想活得憋屈,不想死得無奈,她要平安喜樂地活著。
  為自己而活。
  “咕”肚子響起一陣悶鼓聲,提醒貪看世情的女生該吃中飯了。
  蘇杏垂下眼瞼,唇邊露出淺淺的笑意,摸摸餓扁的腹部。
  哈,貌似好久沒吃飯了。
  回想那幾天發生的事,感覺特別的不可思議。她一直是個文靜的美少女,性子頂多有些清高,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像個歇斯底的瘋婆子跟人爭吵。
  父母的去世,兄嫂的貪婪無情,刷新了她對自己的認知。
  不過,再清高的人也要吃喝拉撒睡。
  生活在天下太平的年代,最有愛的事情是:餓了麼?想吃就吃,想吃什麼吃什麼。要擱夢,想吃頓肉得經曆千險萬難還不一定能找到。米飯更少,早被人搶光了。
  而眼前的日常生活,簡直像活在天堂般舒坦。
  但是……
  抬眸看看天色,看看車水馬龍、泥塵翻騰的公路,蘇杏的眼神略顯茫然。
  有些事她驗證過,有些事仍待證實。
  

Snap Time:2018-11-20 01:52:47  ExecTime: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