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376章應該

  
  杜比站在角落,在平板上通過身份驗證進入一個單獨的係統,代號字母。
  這是中情局三年前開展的一個秘密項目,基於大數據的一個分析項目。
  項目名稱:人類社會個體意識形態分析字母模型。
  這所謂字母並不是什麼單詞的縮寫,很多人容易被這個名字迷惑,但其實字母代表著各種類別的人。
  也代表著這些人的社會姿勢。
  至於這些類別的人分別是什麼姿勢,看這字母的寫法就知道了:
  最核心的就是那個I,它是人的初體。
  I是一種初始狀態的白板人,它會在各種信息影響下變成左顧右盼不安定的H,然後可能轉變成A,A就代表著不具有太多思想性,在一個環境中努力向上發展的意願,是組織穩定的基石。
  I也可能因為環境的壓力變成彎腰的C,也可能習慣性下跪變成L,然後接著低頭變成Z,柔軟起來變成S。
  I也可能腦袋變大變成聰明有思想但沒有實力的P,也可能發展實力多了隻腳變成R。
  R看起來很隨意很傲慢,這代表著領導者,或是有堅定信念的人。
  …...
  人在不斷變化,變化可以引導可以影響,這些人群在一個群落中占比不同,這個群落的穩定性也不同。
  在還沒有大數據的時代,這樣的模型提出來沒有什麼意義,因為采樣太困難了。
  但從五年前開始,互聯網迅速進入到移動時代,智能手機的普及,以及各種互聯網產品推出,這種采樣變得容易很多。
  每一個人,都可以根據其言行被迅速套入到這些字母類型之中。
  雖然並不是完全絕對的可以契合,但加上個百分比就可以了,隻是一個算法問題。
  前提是在某一個環境,這個環境參數包括了:政體、文化、宗教、經濟和曆史。
  中情局高層對這個項目寄以厚望,因為它可以提供足夠的參考,在哪些國家投入什麼樣的資源,又可以看到什麼樣的進展,省得花錢無數沒有足夠的計量指標。
  杜比輕輕點開中國那一項,眯著眼看了一會,歎了口氣。
  計劃趕不上變化就是這種心情。
  …...
  坎貝爾堡軍事基地,這位於霍普金斯和克拉克斯維爾之間,跨越肯塔基州和田納西州,差不多就是華盛頓到洛城的中間,因為潘興二協調不過來,第一方案中著陸點設計在這比較保險。
  再發射就直接可以發到洛城邊上的範德堡基地,然後再用一個地對地戰術導彈進行接駁。
  不是為了省成本,而是擔心潘興二目標太大引起人們關注,普通像戰斧這種直徑才半米多點,回頭說是私人搞的飛機模型都可以。但潘興二直徑一米多粗,那玩意不好解釋。
  至於這斧頭的速度有點兒慢,都特麼到城邊了還在乎那點速度麼?而且這產品是通用動力生產的,潘興是洛馬的,有好事分兩家這都是日常操作。
  還有一個方案是用長矛導彈,這種導彈曾經生產了兩千多枚,現在退役二十多年了,剩點庫存都是當靶彈用。
  長矛這玩意直徑也是五十多公分,相比起戰斧,它的技術是落後了,上世紀五十年代開發的產品嘛,而且射程也隻有一百五十公,隻能說是將將打到目的地,不過去掉戰鬥部能加幾十公射程,有點小風險。
  好處是發射時很懷舊,帶著情懷打一炮這種事寫進軍史很帶感啊!
  至於到時候用哪個,可以同時打,反正一炮也是打兩炮也是發,無所謂的都是庫存。
  …...
  機場北麵一公,整整一個中隊的士兵正在車子待命,他們要“迎接”一個導彈。
  他們的身後停著一輛福特導彈發射車,上麵站著幾個士兵,導彈的戰鬥部已經去掉了,現在蓋子如果打開,下麵是空空的彈倉。
  “不會砸在我們頭上吧?”一個士兵有些不安地問著自己的頭。
  “應該不會,設定的目標離我們還有一公,應該不會偏得這麼離譜。”
  “那不是說要建個什麼?”
  “是的,說是要建個遊泳池,現在正好讓導彈炸一下。”
  “沒有彈頭的。”
  “哦,我忘記了。”
  喇叭聲突然響起:“注意,目標出現,預計彈著點偏離三百五十米。”
  “三百五十米,不要緊,反正不會爆,如果正好砸在前十米就酷了!”
  “來了!”
  彈道導彈發射就是先飛上天空玩一個高拋物線,然後再一頭猛紮下來。
  所以就算不爆炸那動能也是很嚇人的。
  “一個黑點!”
  沒等這話說完,不遠處轟然一響,泥沙飛濺。
  “聖母瑪麗亞,這玩意差點就砸在我們身上!”
  “!挖機上!把邊上的土挖開,準備吊裝。”
  這時被六架小無人機環拍的女主持也飛地跑向那個大坑,這主持人是個軍裝萌妹,一邊跑一邊還喘著氣說著台詞:“就在剛才,我們的潘二導彈已經落地。”
  “三號機鏡頭拍下一點!”操控著無人機那個軍方人員耳朵傳來一個厲喝。
  三號無人機立刻扭轉鏡頭對準了主持的胸部,隨著跑動而不斷抖動。
  “這樣收視率會高十倍。”
  挖機很地轟轟地開到洞邊,一個散射大坑對於它來說毫無難度,大鐵手飛地扒平一條路,一組工程兵帶著鏟子下去。
  “我們已經看到這個巨大的坑,是潘興二型導彈落地時造成的,它沒有爆炸,因為它去掉了戰鬥部。現在我們要把它打開,它麵應該有東西。”
  挖機伸出長長的鋼臂,把導彈輕輕撥轉了一個方向。
  幾個工程師立刻清洗表麵,顯露出上麵的標誌。
  “他們在打開這枚導彈,哦,我看到了什麼?!一個盒子,這是一封信?我們用導彈來送信了,這應該是一封代表和平的信!”
  彈體被打開,盒子被取出,一個工程師小心地拿起它。
  兩個無人機的鏡頭對著那個盒子。
  “它的上麵有紙,紙是紅色的,有字,字是黑色的,這寫的是什麼?”女主持激動地自問自答,“我好像知道,這個是中國字念吉,代表幸運,這個是中國字窮...中國喜歡成語,窮和吉加起一起叫作窮極生變,還好後麵不是凶,如果是的話那就變成窮凶極惡了......”
  …...
  第一站安全到達,看樣子沒什麼意外,就是這主持人太沒文化,估計這些台詞都得重新配音,但老雷終於是鬆了口氣。
  剛才看了一下天上那架F22,場麵有點不堪,主要是維克多的表現有點給自己丟臉。
  老雷搖搖頭,也不能太責怪維克多,誰知道軍方做事這麼粗放,把人塞在椅子後麵,至少也得加個軟墊什麼的讓他舒服點,現在吐成那狗樣,真是......唉
  聯調局多了一個差評,這可能是三個好評都補不過來的。
  老雷看著那個畫麵,飛行員很淡定,看不清他的臉,但他的動作顯示出是個老手,奇怪的是這樣的人會有絕症。
  可能隻有絕症的人才願意做這個任務吧,哼,國難當頭,沒有奮勇向前,軍方這個黑點是怎麼也抹不去的,差評。
  帶著一絲同情和好奇,老雷接通手下的情報員:“了解一下尷尬癌。”
  接下來,他得整理一下目前在雲平台上運作的幾個部門的表現,畢竟最後這個琥珀項目績效是他負責的。
  我們這邊,犯的錯真不少,老雷看了就有點頭大,可能是開始的時候太積極了,搶人頭沒看準摔幾跟頭也不奇怪。
  別墅那邊,做事倒挺嚴密的,就是最後居然跟俄國人拚起來,這個得差評。
  花園那邊,老雷突然不爽了起來,居然沒什麼黑點,很多計劃還沒執行就已經取消了。
  他看看上方的空氣,喃喃自語:“不可能啊!上帝應該是公平的吧!”
  

Snap Time:2018-11-21 06:12:33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