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241章招供

  
  聖巴尼亞醫院,地下停屍間。
  貝克依舊光著被綁在床上,四個防化服特工前後左右各一個,光線微暗。
  “讓我去做CT!”
  “沒有什麼CT了!”
  “讓我做CT我就告訴你們一切!”
  “貝克,別做夢了,你以為我們會這麼容易讓你變異麼?想得美,你現在的行為就是叛國!”現場負責人阿爾法的聲音變得冷厲起來,“你可能會被判終生監禁!”
  “我特麼什麼也沒做!你們在誣蔑,你等著吧!我會像捏小雞一樣把你捏死!!”貝克瘋狂地扭動起來。
  “我好怕!”現場負責人嗤笑一聲,“或許你什麼都不做才是你最大的錯,所以你最好現在就把所有事都說出來,CT,為什麼你要CT?”
  “要我說可以,把我放開,把衣服給我穿上,給我特麼的紙巾,我要擦鼻涕!”
  “放開不可能的,衣服這個不可以,我們得觀察你的體征,鼻涕...我也很抱歉,同樣不行!麵全是病毒我們怕傳染。你換個條件。”
  “那特麼的給我換個地方!”貝克怒吼道。
  “這個...也不行,再換個條件吧!”
  “把溫度調高,我特麼要被冷死了!啊欠!”
  “呃...再換個?”
  貝克感覺自己完全瘋了,死死瞪著邊上這幾個穿著防化服拿著手槍的男人,又瞪向那個跟自己說話的:“你叫什麼名字?”
  “阿爾法。”
  貝克深深吸了口氣:“假名,對吧,怕我報複你,對吧!?”
  “是的。”現場負責人淡淡回他一句,“好了,你可以說了,把所有的事說出來吧,我們會給你好點的待遇。”
  貝克咬著牙嘿嘿嘿怪笑了幾聲:“我說了之後,你能保證什麼?不立刻殺死我?你特麼連張紙巾都不給我!你們等著吧,我已經感覺全身發熱了!等我變異之後,阿爾法,你就是我的第一個祭品!我要把你扒光了塞進冰格!我要讓你活活凍死!”
  毫無理智,絕對不能放!
  “硬的不行,換人!”有人立刻下了指示,伊萬卡不知道是誰,想必是審訊專家在遙控指揮。
  阿爾法離開貝克的視線,站在他頭頂的位置,換了一個人站在貝克邊上:“貝克先生,我是貝塔,很抱歉這麼對待你,你需要紙巾麼?”
  “見鬼,呸!我特麼的鼻涕都灌一嘴了你問我要不要紙巾,我特麼還要衣服我要洗澡!”
  貝克看著換了一個人,開始又號叫起來。
  “我們不可能讓你身上的病毒汙染下水道,這會造成可怕的生化災難。貝克,你以為自己真能變異成超人?也許隻是普通的喪屍,沒有理智隻有本能,連...”貝塔示意了一下邊上的那些停屍床,“那些都能引起你的食欲...”
  貝克扭頭看去,破口大罵:“法克!這就是你們把我關在這的原因?你們才是毫無人性,你們在拿我做實驗!”
  “做點貢獻吧貝克,我們正在解決一個人類的危機!”貝塔冷冷地對他開口說道,“如果我們不解決病毒,洛城就得像是浣熊市一樣了!”
  “不可能的!”貝克猛然抽動起來。
  “沒什麼不可能,軍隊已經進入洛城,這醫院已經被隔離了,每一個房間都有可能感染到病毒的人,我告訴你個事實,我們有權殺掉危險的感染體...而你不是唯一的希望,我們知道免疫體在哪!蕭恩,他已經被包圍了,我們會拿導彈對付他!你別指望他能來救你!你隻有自救,老實交待所有事!”
  貝塔拿出手槍指著貝克的頭,喀嚓開保險,冰冷開口:“說吧!為了人類,我保證我會開槍!”
  “說什麼?”貝克愣愣地看著槍口,臉上再次露出恐懼的表情,他雖然想做超級英雄,但他終究還是個怕死的宅男,死了之後再活過來的可能性,他不敢賭。
  “關於蕭恩的變異過程,你知道的都說出來。”貝塔冷冷開口,“我得到了授權,我討厭這地方,我幹掉你之後,就可以去樓上。說吧!”
  盯著那防化麵具看不到人的臉,但貝克並不傻,這場麵大到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隻以為會被關起來“正常”地審問,就是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是被剝光了綁起來審。
  還是四個穿著防化服的人,拿著槍。
  邊上的儀器單調地響著,有一個好像測謊儀。
  我不想死在這,我得拖時間,也許變異就在下一秒。
  貝克抖著雙唇開口:“他...受到了雷擊...韋斯特恩給他用了幾種新藥,他還掃了CT,就好了...”
  “韋斯特恩給他用了新藥?是什麼藥?”
  “不知道,這是主治醫生的事,我隻是CT室的,或許有記錄。”
  “沒有電腦記錄...知道誰幹的?”
  “我怎麼知道,也許是韋斯特恩自己,那也有手寫的記錄本,每個病人都有的,見鬼,啊啊...欠!”
  “馬上去找!”阿爾法低聲下令。
  貝塔手槍還是穩定地指著貝克的頭:“繼續,還有什麼,他有什麼能力?”
  “見鬼,我不知道,他聽力很好,能聽到房間外是誰走過來,他很嚇人,看我一眼我會渾身發抖...”貝克也不管那麼多了,知道什麼就直說,反正就是那點破事。
  貝塔側著耳,聽著耳麥傳來的指示,再次發問:“你什麼時候發現他聽力好的?”
  “他做CT的時候,在封閉的房間,他告訴我查理斯醫生過來了,我出去,看到查理斯走進房間。他告訴我他的聽力很好,他說的,我不知道是不是透視還是別的什麼...”貝克搖搖頭,輕輕喘氣。
  “派人去審查理斯醫生。”阿爾法冷冷下了指令。
  “還有什麼?三個混混是怎麼受傷的?當時的情況你看到了什麼?”
  貝克露出回憶的表情,想了一會搖頭:“我不知道,我是後來上去的,那三個混混是來找蕭恩麻煩的,自己在門外就倒地了,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弄的,也許是念力,見鬼!我真的不知道!他怎麼可能和我說這麼多,這家夥是個財迷!”
  “財迷?你和他有什麼交易?”貝塔沉聲問道。
  “我和韋斯特恩要跟他一起研究點東西,我們想拿諾貝爾獎,我給了兩萬美元,韋斯特恩給了他一萬五,他還給解決醫藥費住院費用,見鬼我特麼也是受害者!我可以當汙點證人!他騙了我們的錢隻回答三個問題,見鬼,韋斯特恩還被坑到五千,他沒說過?你應該把他抓起來,他是主謀!”
  伊萬卡輕輕呼了口氣,如果早點審問,也許那一個億就可以送得更自然一點。
  

Snap Time:2018-11-21 11:44:25  ExecTime: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