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96章密捕

  
  這句話剛說完,不但拳館的弗蘭和蕭雪瞬間呆掉,哈德蒙實驗室也在數秒死寂之後轟然炸浪!
  打輸了,這就是他的!
  還割讓,還租界!!
  這聲音如此清晰傳了出來,用的還是英文,被放大過的聲音是如此紮心刺耳。
  這是何等強盜的行徑,這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人麼?!
  這可不是哪個鼻屎小國,這是美國!
  我們的航媽都開到你們的門頭溝你知道麼?!
  你要在這搶我的地盤割我們的肉?!
  大言不慚,無恥至極!!
  所有聽到這話的人都血氣上湧,羞恥感爆表,紛紛把自己學過的髒話以最大的音量噴了出來。
  中控間一片鬼哭狼嚎,維克多從椅上彈了起來,捂著心口搖搖欲墜,局麵失控!
  !
  一聲巨響後嘩啦稀。
  隔間休息室一瓶波爾多年份酒被砸碎在牆上,一片璃渣血色,老雷喘著粗氣嘶聲長吼:“法克!”
  突然想起背後間還有一個病發的戰友,老雷大感不妙轉身:“關門!”
  來不及了,麥克.龐皮奧從間的大床上直起身子眉眼欲裂,他聽到了。
  一手撐床一手怒指屏幕,碩大身軀不規則地顫動著,這是完全失控的跡象,要中風。
  一個服務生緊緊按著他,壓回床上,不停安慰:“先生,冷靜!”
  啪!他的手被麥局長緊緊捏著,那張沙皮臉已經扭曲不成原型,抖著唇掙紮怒吼:“混,混...混蛋!殺...殺了他!!!”
  邊上心率血壓瞬間飆上了新高,這是要破表腦梗的程度。
  “這需要急救!”服務生重重拍下一個紅十字按鈕,對著通話器嘶聲叫道。
  …...
  聯調局洛城分局,大門鋼欄緩緩縮起,十幾輛車子轟然開上路口,依次急轉而去,接著後麵嗚哇一聲怪叫。
  一輛白底紅條,藍字,清清楚楚寫著急救的字樣的救護車從大門低調地開出,目標聖巴尼亞醫院。
  佩妮戴著口罩坐在副駕駛座上,開車的是另一個沒見過的同事暫時名字叫波爾多斯基。
  這輛救護車全車八米長,後廂就有六米,空間相當大,一整麵車壁上都是各種用途的監視器,還有電腦,椅子都是折疊並可以固定在底上。
  另一邊車壁上掛著衣服,下方三張兩米的手術推床排著像條寬大的長椅。
  這算是救護車還是指揮車?
  米勒、切斯和邦尼脫下西裝,穿上病人特有的便服,無辜相望,他們邊上還有三個身著白袍的同事,從來沒有在局見過,但絕對不是冒充的,或許是什麼特別行動小組。
  一個代號傑斯在調設備,一個代號布魯諾在看手機,另一個迪恩抱肩坐著,好像默默地在想自己的小心思。
  一輛車八個人,七男一女,沒人說話導致氣氛有些緊張,車子在狂風中轟響著開過街頭,設備卻發著輕嘀聲。
  “路上要半個小時,”波爾多斯基的聲音從前麵傳來,他已經闖了兩個紅燈了,但反正救護車在這方麵是免責的。
  “這車很貴吧?”邦尼好奇地打量著,剛才上車前還以為是從哪個醫院借來,結果發現是可以當成特別指揮中心的高級貨。
  “很貴,車體都是防彈的,還防輻射,光我這後麵這些設備都要上百萬。”迪恩抬起頭,笑了笑,“準備用來反恐的。”
  大家很理解地點點頭,這些年恐怖分子越來越喜歡弄大事件,那麼一輛外表救護車的移動指揮中心就顯得特別實用,如果還防彈,那裝幾個特戰精英直接就可以當攻城車用。
  “會不會被人攔下來?”切斯也有點兒好奇,“這天氣外麵應該會有不少事故。”
  “不會,叫救護車很貴,”迪恩笑了笑,“他們不敢攔。”
  邦尼做了個無奈的表情:“住院更貴,但我們這有一個能住一千美元一天的家夥。”
  說著肩膀擠了擠米勒,笑道:“嘿,說你呢!”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給我保留房間。”米勒歎氣著說道,“我早上就不應該出來。”
  “是啊,你要是不出來,那就是我出醜了。”邦尼靠著車壁懶洋洋地說道。
  邦尼一句話,車就有兩人臉色發青。
  佩妮在前麵重重哼了一聲,從昨天到今天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經毀了好幾次了,都怪那個死光頭。
  米勒直接就冷冷看著邦尼懟他:“我還記得你的腳掛在門上的樣子,好好笑,哈哈。”
  邦尼皺眉挺身:“那還不是因為佩妮聽錯房間,算了,這醫院怪怪的。”
  三個人想起馬上要執行的不明任務,心都感覺壓力十足,一時間安靜下來。
  “你們四個一個小組,切斯,你被任命為組長。”布魯諾抬起頭說道,看著切斯,“你行麼?”
  “任務呢?”切斯捂著肚子問道,胃很不舒服,但不是因為那些辣雞而是因為洗手液的滑腸作用,他很想上廁所,但這車子什麼都有就是沒馬桶,或許有但沒擺出來。
  “在看,稍等。”布魯諾舉起手示意他們安靜,手機上不斷更新過來的任務方案隨時會進行調整,太早也是白說。
  過了一會兒,他吐了口氣:“定案了。”
  大家神情嚴肅起來,這任務是入職以來令人感覺最緊張的,特別是外麵這天氣,還加重了人的情緒反應。
  “說一下任務,這次是秘密逮捕,醫院人很多,盡量不要讓人發現。”布魯諾抬起頭,先簡單定下基調。
  “你們四個人進去之後,記得切斯是頭。第一目標是先控製貝斯特.韋斯特恩,資料你們看手機有。上麵說米勒和佩妮都見過他。”
  “他現在還在醫院?”米勒記得那個家夥,不讓自己向蕭恩問訊的主治醫生,一臉的傲慢與偏見,還給自己檢查過屁股上的傷口。
  “不知道,資料顯示他上午做了五床手術,也可能現在還在做,也可能在睡覺。他現在的手機是關機,我們無法確定他的位置,三十分鍾之前肯定是在的。”
  傑斯一邊說,一邊兩手飛地在鍵盤上敲了幾下,一大堆資料從屏上刷過,任務太緊資料都來不及下載,今天天氣不好,整個網絡傳輸迅速也是慢得可怕。
  “醫院的網絡我們已經拿到了接口。他沒有下班記錄,我們正在查車庫監控,好像有幾個監控器壞掉了......現在時間可能來不及。因為這還得導進來醫院的結構圖。”
  傑斯搖搖頭,無力的模樣。
  切斯有些無奈,這意思他明白,總之,別太依賴這邊,找哪個醫生直接進門喊兩句就可以了反正,都已經裝上病人了。
  米勒吃驚地開口:“做了五床手術,那還能這種天氣開車回家,要是我直接倒地上睡了。”
  切斯看看他:“如果他睡在哪個房間,我們得把他抬回去還是讓他接著睡?”
  “找個地方關起來我們要審他,他好像知道很多東西。”迪恩笑眯眯地說道。
  看著這家夥的臉色,切斯心中一寒,這種事終於還是躲不掉。一個主治醫生這說關就關說審就審,完全的關塔那摩作風,好倒黴!
  切斯原本隻想立個功拿個獎,得到一筆獎金好去享受人生,而不是讓上頭覺得他智商超群以後直接進入特種任務小隊,那對他來說是死路一條,小肩膀扛不住那麼重的擔子。
  “審訊的事我們等通知,先控製人。”
  布魯諾微微頓了一下,繼續開口:“但你們如果在醫院沒有找到他,立刻通知我們,我們會派人去他家,現在有一組人員已經往那方麵趕了。我們在調路麵監控資料,但需要一點時間,如果他不是開自己的車,那會浪費我們很多時間,所以一會我們會去調醫院的監控,看看他是不是走了。明白了?”
  “是。”
  “第二目標,CT室的貝克。”布魯諾頓了一下,看看四人,“貝克接過一條發自韋斯特恩的短信,讓他走。當時位置還在醫院。”
  “濃濃的陰謀味。”米勒沉著臉點頭。
  “不管怎麼樣,先找人。”
  “第三目標,瑪麗亞護士,以及當時對蕭恩進行急救的所有人。”
  “全都抓起來?”
  “找個地方先控製起來,需要的話我們會派車來轉移走。”布魯諾看看後麵那一片屏幕,“傑斯會通知你們怎麼做。”
  “沒了?”
  “暫時就這麼多。”
  “院長跟護士躲豪華病房做什麼特別護理,這家夥也得抓起來查一下吧。”米勒把手指捏得叭叭直響,“還有那幾個法務部的律師,......那個故意說錯房間的保安部長,我想他跟院長一定有仇。”
  “按任務方案來吧!”切斯搖搖頭,看看米勒,又看看佩妮,“別弄什麼私人恩怨。”
  剛才說任務前佩妮就有些沉默,腦子有個什麼東西一直在跳著要蹦出來但又縮回去的感覺。
  “佩妮!”布魯諾叫了她一聲。
  “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剛才你們說的什麼,”佩妮扭過頭,掃視一圈目光停在米勒臉上,“米勒,你剛剛說的什麼?重複一下!”
  “我?”米勒有些茫然,“我好像說了好多。”
  布魯諾示意傑斯:“調一下錄音。”
  車廂響起米勒的聲音,大家仔細聆聽。
  “院長跟護士躲豪華病房做什麼特別護理,這家夥也得抓起來查一下吧。”
  中間夾雜著啪啪的聲響,然後又是一句:“還有那幾個法務部的律師,......那個故意說錯房間的保安部長,我想他跟院長一定有仇。”
  “停!”佩妮大聲叫道。
  波爾多斯基重重一腳踩下車,巨大的慣性讓所有人都向前衝去,車內一片混亂。
  “冷靜!”布魯諾同樣大聲叫道。
  “佩妮,你做什麼!”米勒捂著額頭,他剛才腦袋撞到了切斯的肩膀。
  “開慢點,我想起來了,米勒,你記得保安部長是不是有跟院長一起過來?”
  “嗯,好像是,切斯,你也在,你記得麼?”
  切斯點點頭,同時皺起眉頭,他之前弄出那張分析報告,已經是簡在帝心,現在雖然有點不幸被送上前線,但畢竟是給了個小組長的位置,所以這領導的位置感一下就起來了。
  “保安部長,我記得叫瑞德什麼的,他是跟院長一起過來的。”切斯帶著回憶的表情看著佩妮,“你發現什麼了?”
  前期報告不完整?這是要粗大事出人命的,布魯諾也嚴肅起來。
  “很重要的事,我要馬上報告!”佩妮激動地開口說道,“你們以為是我記錯了,我也以為是我記錯了,但是,701和718聽起來差得那麼遠,我怎麼可能記錯,那是我被影響了!”
  切斯輕顫了一下,不由自主開口:“幻術?”
  “我覺得很像...”米勒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隻要我接近他,什麼事都不對勁,再說...他是光頭...”
  光頭...
  所有人心中都掀起驚瀾,沒錯,光頭,精神力太強毛發不存,為什麼早沒有想到!
  原以為隻是大反派才是光頭,沒想到精神係,...
  “精神係異能?”布魯諾表情僵硬。
  但他馬上開口:“傑斯,向上麵匯報這個發現。”
  傑斯毫不猶豫地在鍵盤上輸入這個資料,看著屏幕上顯示已經上傳。
  “希望還來得及!”布魯諾憂心忡忡地開口。
  車一時間都安靜下來,沒人想說話,都在默默地想著心思,與往常不一樣,對付一個人類無論如何凶殘,那都是可以集火成渣的,但麵對一個變種人。
  還好,現在這家夥並不在醫院。
  “我覺得他的力量在下降...”米勒嘟囔了一句,又看看邊上幾人,“我匯報過了,希望是真的。”
  布魯諾抱著肩皺眉不語,迪恩搖搖頭:“不要把敵人想得太虛弱,也許隻是他在迷惑你。”
  米勒無奈地攤攤手:“好吧,希望我是對的,要不然,這人可太難對付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沒有興致說話。
  車子開得越來越,像是要把剛才那個莫名的車失去的時間給補回來。
  “還有十五分鍾。”波爾多斯基說道,今天路況真好。
  “武器在哪?我們什麼都沒帶...”米勒扯了下身上的衣服,“空手的話對上醫生我不一定有把握,那些家夥個個都是用刀的高手。韋斯特恩可是外科專家!殺人不眨眼的!”
  “設備就在你們屁股下。”布魯諾抬了抬下巴說道。
  “這推床?”
  邦尼站起來,表情認真起來,發現屁股下的那床其實是局的特別裝備,看著就比普通的床更厚一些,打量了一下問道:“夥計,這怎麼玩?”
  “迪恩,教他。”布魯諾拿起手機,在上麵指指點點,眉頭緊鎖好像便秘的模樣。
  迪恩在這推床的側麵按了一下,邊緣就彈開一條縫,這居然還有空間。
  不,不是空間,簡直就是小軍火庫。
  蓋子一掀開,內襯全部都是黑色的高彈性記憶棉,然後刀槍子彈手雷手銬煙霧彈應有盡有。
  邦尼嚇了一跳,連那邊切斯也站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居然坐在這麼多槍支手雷上。
  “我以為中情局才有這玩意。”切斯三人感歎不已。
  “我們也有,隻是不常用。”迪恩笑了笑,“不要離這床太遠,另外,都會用吧?都是常規的玩意。”
  切斯點點頭,看這頭的武器還挺全的,軍刀電棍手槍消聲器針管望遠鏡繩子萬能鑰匙等等,甚至還有一把狙擊槍,長長吐了口氣:“針管有什麼?”
  “麻醉劑和氫化物。”迪恩笑著指了指,“黑色的是氫化物,別弄反了。”
  “好吧,我想無論哪種我都不會用來紮自己。”
  “每張床都放著四個單位的裝備,你們一共四個人,每個人有一份的餘量。”
  “到醫院,車子會直接停到救護入口。”布魯諾開口說道,現在是細節了,“你們要把微型耳機塞好。”
  迪恩給每個人分了一套,耳機塞耳朵眼,受話器很小可以釘在衣領上。
  試音,正常。
  傑斯開口:“醫院結構圖過來了。”
  布魯諾點點頭:“打開。”
  屏幕上一個建築物旋轉著放大,三維得跟真的一樣。
  “我們車子會從正門進去。你們注意相互保護,不要跟那些混混起爭執影響行動!”
  “還有很多麼?”
  “幾十個受傷的,還有他們的家屬,情緒都很不穩定,警方的人也在,但他們不知道我們的計劃。”
  大家點頭表示明白,也就是說別因為排隊搶道什麼的被幾個黑皮揪著說歧視然後毀了計劃,無數血淚都說明,曆史總是小人物影響的。
  “來吧,你們兩個倒上去躺著,”布魯諾指了指邦尼和切斯,又看著米勒,“米勒,你不用幫推車,車停好你就先上去,表情盡量焦急一點。”
  “佩妮,你是感冒,從另一個門走,直接去CT室。”
  “我,去查監控,負責大門區域。”
  佩妮摘下口罩,做了兩個深呼吸:“網絡信號不好,剛才說的那個精神異能,平台會不會沒收到?”
  傑斯看了一眼:“他們收到了。”
  …...
  

Snap Time:2018-11-20 02:32:55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