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91章對戲

  
  洛城聯調局地下一層網絡組,鉛屋狀態未解除,這已經被琥珀計劃標為“一號攝影棚”。
  他的樣子,神情,舉動...
  那些奇怪的音樂,那些特別的符號...
  雷擊,眼技,念力,來自佩妮的轉述,布蘭妮手機上放過的那首歌《傳奇》,昨夜那首歌也是來自一個帶著傳奇二字的組合,還有鳳凰,...
  這一切之間,有一條隱隱的線牽扯著,那是什麼?
  艾麗婕鬆著拳頭托著下巴,指尖頂著唇渦輕輕摩動,在房間輕輕踱著小碎步子。根據現在擁有的資料慢慢在腦子過鏡。
  在她身外,瑞德七人組各自守著幾台電腦,關注著一些屏幕,在鍵盤上啪啪幾下。在預案得到總部認可之後,這就被列為了最前線的情報分析室。
  每隔一分鍾,他們就輪流匯報自己的情況。
  “油圖首頁正常。現在是野狗颶風上頭條。”
  “推特正常,野狗颶風在頭條,災情預測連帶著新奧爾良相關已經上線,專家分析聯邦應該主動提供幫助。”
  “臉書沒有動靜!”
  “網站沒有動靜!”
  …...
  隻要情況正常,艾麗婕就不說什麼,她現在需要腦子對蕭恩的三觀進行進一步分析,做出應對策略。
  一分鍾前,瑞德他們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去中文網站上刮搜一些所謂的惡評,交給艾麗婕審核,再提交到雲平台,這個任務已經完成了。
  所有的事,都是以最高效率完成,沒有半分拖延和推諉。
  琥珀計劃在預案之時,就是以核危機中的高等級作為參照丟失核武器的斷箭級別。
  或許還會更高一點,因為不知道到底一個變種人會造成多大的破壞,把一個城市洗成白地與總統內閣被連窩端相比,哪個更糟?
  答案可能是不確定的,但無論是哪種,都不應該出現在美利堅這樣的國家。
  …...
  艾麗婕其實並不知道這些所謂的惡評效果是好是壞,但對於總部這個指示,她表示很佩服。
  所以她基本就是提交上去那些能體現滿滿惡意的內容,大體上就是:移民被欺負你自找的,你被房東趕出去就是活該,崇洋媚外你就別回來,我們不需要你,死在國外挺好的別回來這土地緊張......
  艾麗婕覺得有可能這一波評論就可以搞定一切。
  蕭恩的經曆她都記在腦子了,所謂被欺負,有部分是人種原因,另一個不就是因為窮麼?
  那窮在哪都要被欺負,你回國說不定被欺負得更狠,真以為同胞能幫你?
  這是要靠體製的好不好?
  所以,大家還是坐下來談怎麼合作,不都已經有公民證了麼?為什麼要喊打喊殺呢?
  …...
  “A手機控製完成,B手機控製完成...B手機充電狀態。”
  “弗蘭.德波爾手機已經安裝好程序,是否啟動攝像頭?”伊森啪啪了一陣鍵盤之後,突然開口。
  艾麗婕停下腳步:“啟動觀察。”
  “是。”伊森看著屏幕,用鼠標點了屏幕上的一個虛擬手機某個位置。
  抬頭邊上的屏幕已經變成了另一個模樣全黑。
  “反了。”伊森嘀咕了一句,可能這手機被放在哪,他又點了一下,這時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白牆。
  “天花板。開錄音!”艾麗婕微微歎了口氣。
  被關進黑盒子的直播信號在這也能看到,但對於他們來說,遠遠不夠,視角不夠大也不夠廣。
  但錄音,還算有用,加上另兩個手機的錄音,有可能推測出房間內的情況,瞎子也隻能這樣將就,又不能發超聲波。
  “等下!”艾麗婕突然開口,“瑞德你查下這三部手機有沒有可能發超聲波!先把想法傳到總部!”
  “開始了!”瑞德提醒道,那直播信號已經在屏幕上閃動。
  同時他的手指飛地把艾麗婕的話傳上平台,手機有沒有可能發出超聲波,這個還真不好說,倒是有可能,但要利用這麼一台本來不會發出超聲波的智能設備,必須有這方麵的專家來玩。
  而且,就算是能發超聲波,又如何利用它來探測房間內的情況,也需要一個特定的程序,這任務,這幾個哥可做不了。
  但一切都有雲平台接手。
  “看!要打了!”伊森有些緊張地叫了下。
  畫麵上,弗蘭.德波爾站在擂台上,抖著肩彈著小步子。
  “能打幾回合?”瑞德自語,臉上滿滿不樂觀的表情。
  屏幕上,一條評論飄過:哦
  又一條評論飄過:我,老觀眾來看一下,打個賞支持...一美元收好。
  再一條評論飄過:沒什麼意思,還以為多精彩,還是切了吧...一美元收好不謝
  皮克長長吐了口氣:“兩美元了。”
  “也就這麼多了。”
  弗蘭.德波爾,身強體壯,是個業餘拳手,看肌肉塊就知道力量不小,像這屋子這些個平均智商一百三以上,體脂率超過百分十五,手摸鍵盤的時候比摸自己時間還多的宅貨,他可以打一百個。
  當弗蘭帶著“我要打十個”的表情上場,當蕭恩迎前一步,大家屏息凝氣,知道蕭恩肯定會打倒弗蘭,但...怎麼打,都很好奇。
  變種人的戰力評估,這無論對誰都極為關鍵。
  …...
  接著就是弗蘭.德波爾揮拳,然後被瞬間打爆跪地。
  動作得連後續的評論都沒來得及就結束了。
  整間屋子的人都同時一臉驚嚇,雖然腦補了很多,但還是第一次看到蕭恩出手,雖然實際是沒看清。
  “要不要慢鏡分析?”伊森嘴問道,眼睛卻直愣愣看著屏幕。
  艾麗婕沒說話,專注看著屏幕。
  那光頭,好像正在看著自己的樣子,不對勁。
  “各位好,你們,辛苦了!”蕭恩似笑非笑地開口,目光巡移,似乎在看著一群吃瓜皮的群眾。
  被發現了麼?艾麗婕微微一顫,迅速開口:“停下所有程序!”
  變種人有什麼樣的能力誰都不知道,因為這不是漫畫有基本人設在頭,這是一個活生生的,已經做出很多超出想像舉動的變種人。
  他...能沿著電波感知到我們?
  艾麗婕被自己的想法嚇壞了。
  不!
  不可能!
  就算是最大膽的漫畫家也沒這麼畫過,太不科學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整個網絡全都得更新重建安全策略,那可是數十萬億的投資,美國領導世界的二級平台!
  就在這一瞬間,埃德蒙實驗室和一號影棚全都一片死寂,等著那屏幕上的光頭再次開口。
  …...
  “不可能!”麥克的手一抖,雪茄煙落地。
  老雷默視屏幕,緩緩開口:“不可能看到我們,這絕不可能!”
  兩人相視一眼,不約而同:“你說。”
  麥克飛舉起手:“你記得那本《政客的自我修養》麼?”
  老雷點點頭,還用說,這都是能倒背如流的。麵至少有一半的篇幅在說如何讓每個聽眾都覺得自己在對他說話,讓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飽受關愛。
  “他一定學過如何演講!”麥克自語,抬起手,發現雪茄並不在手中。
  老雷微微搖頭,想不到麥克這中情局長資深政客也如此滑稽,蕭恩一個街頭送餐遞的怎麼可能看得到這種書,盜版他都看不到。
  一個長居底層的華人移民,能擺出這種資深政客的風範,難以置信!
  “最壞的可能!就是他真的能看到,但也許,他隻是習慣性地...那麵是不是有別的觀眾?”老雷突然轉了個思路,貌似到現在他們都還以為現場隻有三個人。
  是不是還有誰隱藏在後麵?
  可惡!
  因為這破產的拳館,他們原來的室內監控全都關了。
  弗蘭.德波爾的手機,也隻能看到天花板,聽到的聲音很微弱...遠遠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
  …...
  這邊的慢鏡頭已經在回放,但隻有幾個人會去看慢鏡,因為絕大多數人都在等著屏幕上的死光頭再次開口說話。
  反正打人無非就是個,還能有什麼,要知道多那調速一下就可以算出來了。
  “時速七十二公。”那個技術員報出了電腦測出的出拳速度。
  就在剛才弗蘭擺拳的時候,蕭恩已經用比他十倍的速度一拳打在弗蘭的腹部,劇痛讓他整個人都在半空中蜷成一團,然後重重砸在台上。
  維克多耳朵微微一動,那麼這個速度就是每小時七十二公,每秒20米,這速度...好像離自己的想像有點兒距離啊!
  但這個弗蘭怎麼就這麼一臉死相呢?
  真那麼痛?
  牛頓的棺材板在維克多腦子跳得厲害,有點壓不住的感覺。
  “我也給一美元吧,給播主買點水喝。”
  “唉!”
  “無聊呢!”
  …...
  這短短半分鍾卻像是半小時一樣漫長,直播窗口上一條條無味的評論飄過,不是很多,有一種浮雲般的節奏,看了就讓人懶洋洋地提不起勁。
  預定的打賞三美元已經到位了。
  “我這要繼續了!”負責微操的鍵盤手手指虛放在回車鍵上,扭頭看了一眼維克多。
  中控間任務是分組的,每組有自己的負責人,但最終還是要聽維克多的,就這麼大點地方,實際中間層組長有點被架空的意思。
  事實上維克多也已經來不及和這些分析師商量了,蕭恩沒給他那麼多時間考慮問題,從直播申請到通過,就算是利用最土的“倒計時開通”也不過是拖了三分鍾而已。
  按著之前的設定,一大WAVE標著中文名喪屍用戶扛著大包小包的惡評正在排隊,等候上場亮相激怒蕭恩。
  這些用戶被稱為中國號,對應的自然就是美國號了。
  策略已經調整,美國號先大小貓上兩隻亮個相,賣點萌,然後再放狗狗群,接著喪屍們強入......
  這都是設計好的程序,直播平台本來就有官方刷屏功能,弄過來就用很是方便,把想好的那些評論導進去就可以了,然而意外又出現了。
  蕭恩很平靜地移動目光掃視了兩輪:“評論挺有意思,還是老觀眾,還給了三美元,我到手能有多少?有人能回答麼?不會是官方刷屏吧?”
  維克多恨得直咬牙,平台設好的那些個評論居然一條都用不上,現在這樣子必須得手動了:“回答他!”
  “這點錢他拿不到的。”有人小聲嘀咕。
  “什麼?”維克多眼珠子都瞪飛了。
  “沒到一定數額,油圖不給轉賬。”那人小聲應道,鼠標點開油圖官網,“具體多少,我沒做過。要查一下官方資料。官方網站上應該有。”
  蕭恩嗤笑一聲伸手做了個無謂的手勢:“這麼說你們其實是給網站打賞的?我差點都忘記手機欠費了,今天用的流量有點多,入不敷出呢,上午發的推特沒人點,剛才直播差點開不了,估計都是沒錢鬧的,唉......就這樣吧,下次再見先生們。”
  蕭恩剛說到手機欠費,維克多臉色就變了,再聽了半句貌似這家夥要撤,他瞬間急眼了,這特麼的一大堆中國號的惡評還沒用上,法克!
  該死的光頭佬,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沒空查了,追加打賞!
  維克多不敢扭頭回看,這後頭就是兩個大領導在關注自己的臨陣指揮能力,總統肯定也在自己辦公室開著小電視必須調整戰術,展現我的微操能力和臨陣指揮藝術!
  “馬上給他再打賞,湊足最...低不管了,先來十塊!用美國號!”
  …...
  有些坐得遠的人聽到維克多的話直接就暈了。
  鍵盤手也是如此:
  呃?之前不是說要讓他不想播了麼?
  這又是怎麼了調整策略?
  還給錢?
  給錢他不是更激動,那咱們的同胞還跪在地上咳嗽呢,多可憐。
  但沒人發問,因為反正錢不是自己的,就算幾百塊那又怎麼樣,現在打賞用的都不是錢,是數字,能不能領走還是兩說呢!
  一個操作員鼠鍵齊飛地在油圖管理後台充了一批賬號,反正都是油圖幣,連銀行轉賬都沒必要。
  總之領導一句話,又有油圖的最高權限,這行動力杠杠的。
  …...
  特效來得很,隻見直播屏幕上有動靜了
  蕭恩的光頭上,一個打賞飄過,加上一個評論:哦,我不知道耶,別走啊,再給你十美元吧,買個漢堡套餐。
  這個打賞加評論的用戶名字很有美國特色湯姆.傑瑞,來自洛城。
  前一個還沒飄遠,又一個打賞來了,加上一個評論:哦,我也不知道耶,我想不會太多,我給你五十吧,買個批薩套餐,吃好喝好啊!
  又是一個很有美國特色的名字安琪兒,來自費城的妹子。
  再來了一個一百塊的打賞,加上一個評論:我在紐約地鐵站工作,喜歡你的節目,我把今天的工資都給你,祝你生活幸福樂。
  當然必須是一個美國特色的名字,他叫丹尼.華盛頓。
  這些名字,是雲平台生出來的,飽含著數百分析師的智慧…...
  然而維克多卻是眉頭緊鎖,沒空去管這評論能不能感動這死光頭了,錢數差太遠了。
  還有這速度太不給力有點。
  誰知道這貨的胃口多大。
  但又不能一下給太多,不現實也不合理,再說民眾看直播給愛心多半都是小錢,本來就是聚沙成塔的玩法。
  直播才開始就衝進來個土豪,這可不是中國,太假不行!
  眼見著蕭恩目光淡漠毫無被打動的模樣,
  上個那直播那可是說關就關一點讓人挽留的機會都沒給。
  “點!弄到一千塊,留住他!”維克多狂吼出聲,寧可讓付出國家的稅金讓蕭恩留在視線之內,也不能讓他關了手機走掉。
  這現在不知道多少人在向著洛城趕,路上不知道影響多少航班造成多少糾紛,你這麼一跑,我們上哪找你去?!
  維克多可是知道幾個大佬那邊可是有個大屏幕,上麵全是奔向洛城的各路奪寶奇兵,死光頭你千萬別走!
  剛才一號影棚發過來一個建議說把手機去研究下看看怎麼弄出超聲波,這任務才下到研究所,這人要是消失了,這任務還有意義麼?!
  一聲令下,兩個五百美元的打賞飄過,又是美國名字。
  直播屏幕上,蕭恩似乎仍然不太滿意,手一揮,鏡頭動了一下。
  維克多神魂欲裂,嘶聲吼道:“給他一萬!”
  仿佛聽到了轟的一聲,一個萬元大賞從屏幕上炸開特效,評論是:愛我別走!
  蕭恩突然笑了起來,有種直不起腰的感覺,然而鏡頭穩住了。
  中控間所有人長長吐了口氣。
  維克多迅速揉了下心口位置,差點中道崩殂剛才。
  “打賞不要停!發評論說給他手機充值!充五百塊!不,充一千!”他繼續下著命令,現在是他熟悉的節奏了。
  “好的!”一個技術員馬上操作就要給兩手機打錢。
  就在他輸完數字要敲回車,維克多飛起一腳把他踢開:“法克,我們不知道他的手機號笨蛋!”
  所有分析師頓時一身冷汗,這簡直是美國情報界之恥,差點在兩大領導麵前捅出天大簍子。
  抬頭神色不寧地看著屏幕,剛才那似乎與這蕭恩一問一答的慢節奏讓所有人都有種昏沉沉的錯覺。
  還是維克多清醒得,也可能是因為他壓力最大最緊張的緣故。
  直播窗口,蕭恩似笑非笑地看著評論和打賞,表情似乎挺滿意,但也許是在等待更多的賞金。
  這個該死的中國財迷!
  “繼續!”維克多沉聲說道。
  那個技術員已經爬回椅子上,負傷堅持工作能挽回一點年終獎。
  十塊二十塊的打賞不斷飄過,全都是美國號,專門用來體現愛心的,反正以往這類糖衣炮彈也沒少打,現在要是能就這麼把華裔變種人給打服了,打妥了,那簡直是天大的好事。
  顯然,一會再夾上一些中國號帶的惡評,白加黑治病效果會更好。
  “播主,別擔心流量了,我給你充值吧,把手機號告訴我。”
  蕭恩眨眨眼,笑意盈盈好奇發問:“我有兩部手機,都欠費了,能都充麼?”
  評論飄飄:“沒事你說,大家給你充,我們美國人民都是很有愛心的,一年到頭都做慈善全世界都知道。”
  維克多看了一眼這條評論,差點沒吐出來,然而,好樣的,他對著現編詞的那個小組豎起大拇指,人才。
  蕭雪已經用不著拿著手機了,手機飄著如同上次那樣,而她退到後麵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小狗倒是始終立在她的肩頭。
  看著那個手捂肚子跪在擂台上的弗蘭,臉上的表情很豐富,但肯定活著,蕭雪輕輕呼了口氣,每次這種直播,都讓她感覺壓力好大,不知道是誰在看著蕭恩,又是哪些觀眾在打賞在評論。
  想了一下,她走過去拿自己的手機,已經充好電了,現在她要上油圖看一下直播情況。
  中控間,一個屏幕上出現了蕭雪的臉。
  一個聲音大吼:“B目標出現在B手機上方,她要拿手機。”
  維克多被這聲音嚇了一大跳,毫不猶豫步過去:“她要做什麼?”
  “判斷是看直播!”
  維克多按著額頭猶豫了一秒鍾:“讓她看,觀看人數增加到一萬人,保持黑盒狀態。”
  反正都在黑盒,人再多也是假的。
  “她會不會上首頁,然後發現不是頭條就...”
  “誰說一定能上頭條的?”
  “但會不會因為沒上頭條導致出現過激行動?”
  “什麼過激行動?”維克多下意識抬頭看向屏幕那邊,擂台上還跪著個自己的同胞,一個美國公民,一個白種人,一個富家子弟,這樣的人不是可以隨意犧牲的,然而...
  “上帝保佑吧!”維克多麵無表情地在胸口劃了個十字。
  哦了,我已經劃了十字,維克多穩定情緒,高聲問道:“杜安街一號及周邊地況的建模完成了沒有?”
  再有幾個小時人員就都到位了,到時候無論是派人去試探或是直接進攻,都需要直觀的視覺資料,那種拿著建築圖紙刷刷刷地布置戰術已經過時八年了。
  “你們打算充多少錢啊?”屏幕上蕭恩正可惡地笑,維克多眯起眼,這家夥簡直是在調戲整個美利堅的情報係統。
  他舉起手示意,一個操作員看著他的手勢,表示明白,惡評要上線了。
  “十塊。”
  “五十。”
  “五百。”
  “你想要多少你說!我賣血給你好麼?”
  “我正好有特惠卡,幫你充一個吧,告訴我你的號是多少。”
  …...
  這十幾個美國號帶的評論如浮雲般亂飄,有的還帶著各種充滿正能量的符號,小星星啊,愛心啊,淚目啊這種總之特別感人!
  “窮鬼!”一個評論生硬地插了進來,是個中國號。
  窮鬼這兩字,很是刺眼,更刺眼的是,這個評論是用中文發的。
  表情分析組的十個心理分析師全神貫注,要抓住蕭恩的每一個微表情,如果他看到這兩字眯眼了,瞳孔縮小了,臉色變了,都是好事。
  結果......
  惡評才飄出半個腦袋時,蕭恩貌似已經移開視線...他低頭了!
  這是俏媚眼做給瞎子看了還是約炮飛眼飛過人頭落到下水溝了?
  中控間至少有二十個人有日了狗的感覺,沃次勒法克雪特!
  這節奏,真心帶得好累!
  …...
  蕭恩低頭看了一眼還半趴跪的弗蘭,關切地問道:“奸商,能起來麼?”
  弗蘭努力張開眼睛,麵肌扭曲,肚子痛得讓他全身發麻,呻吟開口:“上帝,我好痛!”
  牆邊蕭雪拿著手機,倒沒去看直播,而是關注著蕭恩的一舉一動。
  小臉繃得緊緊地,讓站在肩頭的小狗也不安地輕晃。
  剛才看到弗蘭霸氣四溢揮拳的時候,她的眼睛都嚇得要閉上了,總覺得哥哥一拳過去有可能會把人打出洞來。
  還好現在能開口證明沒事,也證明蕭恩確實不用擔心打不過別人,如果就是這麼打的話。
  轉瞬間她的心又提了起來,這種打法,也不知道啥時候就升級到不可收拾的局麵。
  維克多耳朵一動,迅速開口:“查一下他說弗蘭奸商什麼意思?”
  屏幕上,蕭恩和風細雨親切開口:“不要氣餒,這的規矩是被打下擂台算輸,你一直都堅持在台上跪著,這麼多人都能證明。”
  偏頭向著屏幕擠擠眼:“對麼?”
  看到這麼囂張的表情,中控間有十幾個脾氣不好的已經破口大罵,弄得維克多耳朵轟轟作響。
  “閉嘴!”維克多怒吼,指著屏幕,那句中文惡評已經飄沒了,“他沒看到那句話麼?趕緊接著上!上十條!不,上二十條!夾著我們的話和話費,不要停!能不能飄紅?!飄起來!”
  速度!
  一聲令下,罵聲瞬間消失,然後是一連串的啪啪啪。幾個鍵盤被紛飛的手指擊打出狂風暴雨的感覺。
  都是現成的玩意,從中國那邊網上一搜一大堆,花式也是相當多樣,都是噴子鍵盤黨專用的虛擬武器,網絡暴力常用語,都是中文原汁原味沒半點修改。
  人生攻擊加人身攻擊,一號攝影棚傳過來的三觀分析報告第一版提到過,這個蕭恩對歐美文化圈比較排斥,另外資料顯示他在中學的英文考試成績也不好。
  對於大半個屁股都坐在另一個文化圈內的人來說,你拿英文罵他能有多大感覺,文化這玩意的殺傷力是和熟悉程度有關的,有幾個中國人知道美國黑人討厭西瓜的?
  你要說請他吃個大西瓜,他本來也許隻搶你點美元就走,聽了這話估計得拿你當西瓜開幾十刀。
  所以,中文惡評,威力+1
  一大片中文惡評如紅雲掃過屏幕,中間夾著一些充滿正能量的美國號外:“手機號點給啊,我錢都準備好了!”
  “我們美利堅人民從來都是很有愛的,缺錢你說話,大家給你集資!”
  然而,剛擠完眼的蕭恩突然離開了鏡頭,留下一句話:“我拿張紙寫手機號啊,大家這麼熱情讓我好激動。稍等我就回來!”
  沃次勒法克!
  啊!!!!!
  維克多紅著眼珠子看著屏幕,那上麵是一個半跪著想起但又起不來的弗蘭。
  紅雲,飄過!
  然而,應該看到的人並沒有看到。
  維克多頭都大了好幾圈,重重甩了甩頭,舉手停在半空:“等下!那B手機呢?還沒有打開油圖麼?”
  “沒有。”有人應道。
  “消息提示!讓她看!”維克多恨得差點想拿槍直接對著屏幕開上幾發,然而這整間中控間,並沒有槍。
  整個白宮的安保都是由特勤局負責,聯調局長都不能帶槍進來。
  然而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蕭雪看到那池子有一張一百美元的鈔票飛起來,然後蕭恩手一攤,不知道從哪飛來一支簽字筆。
  笑眯眯寫下兩個手機號,蕭恩回到台上,也同時有半個身子出現在了直播鏡頭前。
  “大家等急了吧!我去找了張紙寫號碼,對了,我是個環保主義者,你們看這是什麼?”一個聲音傳出來。
  “惡評加!一百條!”維克多今天叫得嗓子都啞了。
  那技術員幾乎是瞬間打下回車,所有存進程序排著隊的中文惡評殺進屏幕,全紅!
  然而屏幕窗口出現了一個讓他們感覺非常熟悉的人臉,維克多幾乎是完全失控地把拳頭狠狠砸在了半空中。
  法克!
  一片綠乎乎。
  有美國科學家思想家發明家富蘭克林的頭像,還有大大小小的一百字樣。
  所有人都認出來了,那是一張一百美元,上麵還手寫著兩個手機號。
  數字又大又醜,還有塗改過的痕跡。
  前麵說自己缺錢,現在拿著一百美元寫字!
  還...還塗改?!!
  這可是一百美元!
  連美國白種公民往上麵寫字都得打屁股的罪行,你一個華裔新移民竟然如此大膽?!!
  這種羞辱,足以讓人刻入骨髓造血幹細胞中傳到身體的每個角落!
  那可恨的聲音還不斷傳來:“上午有聯調局探員上我家借廁所,拿著批薩單騙我是搜查證,我沒讓他們進,後來好像聽說那真是搜查證,還是你們這的環保舉措,我很感動,我覺得我得用實際行動支持一下。這是一張已經印過的紙,還是雙麵印刷的,我把手機號寫在這上麵,你們能看得清麼?”
  !
  隔壁休息室的煙缸被狠狠砸到了地上,發出了聲響,但沒造成半毛錢損失,地毯很厚。
  “止怒!”老雷作了個手勢,陰沉著臉看著屏幕,那邊麥克蓬皮奧正在摸藥片吃,兩個服務員正托著他灌水。
  這個人,竟然如此難以對付!
  不僅是有武力,還有這智商,太可怕了!
  到底是巧合,還是真的在和我們對戲?
  老雷不自覺地喉頭有吞砂的感覺。
  而維克多發狂大怒又情緒失控的舉動,讓老雷感覺非常沒麵子,好在休息室兩個局長比他還激動,中情局長差點直接腦梗過去了,老雷後怕地掃了一眼,麥克正被扶著按壓胸口,外麵又搶進來兩個特勤局特工,拔槍四望。
  等一下!
  老雷突然腦子過電一般想到件事:這個直播從開始到最後,這個蕭恩沒有半個字用到中文。
  我們,被玩了!
  這個混蛋!
  

Snap Time:2018-11-21 20:31:00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