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88章集結

  
  當風暴肆虐大地,當它摧毀一切,有多少人知道那是源於大海的力量?
  …...
  南加州,聖迭哥,科羅那多半島。
  這被稱為南加州的皇冠,與聖地亞哥通過一條跨海長橋相連,距洛城市中心直線距離一百八十公。
  這有美國第一座五星酒店科羅那多酒店,這座木質建築建於上上個世紀,它接待過無數名人包括那些總統,被無數電影取景還被當成結婚聖地。
  美國海軍海豹部隊海軍特種作戰群在半島上的海軍兩棲基地。
  美國西部時間,上午十一點,彩旗風動雨勢如濤明媚不再。
  天空中布滿著鉛色的濃雲,風吹得人幾乎睜不開眼,野狗颶風的七級風圈已經擴到了這,時不時刮來的驟雨如子彈般打向地麵,海浪也達到了四米多高。
  安德魯中校渾身濕透,背手站在那個由鷹槍魚叉構成的百威徽章下看著前方,他的腳下是落差六米的懸崖,下方是碎石和沙灘,再往前十米是一片藍黑色的怒海,帶著雜爛雪邊的巨浪被風卷著向這撲來,發出巨大的聲響。
  這種天氣,最適合自己的隊員們做一次完整的登艦訓練,他拿起望遠鏡,透過雨絲看著離岸一公外的那個五千噸的舊貨輪在浪中起起落落。
  三隻橡皮艇艱難地靠近,接著,...剌耳的警報聲穿破風聲在耳邊響起!
  安德魯身子一顫,扭頭看向身後,一座不起眼的灰色樓頂上紅色的燈在閃爍,這是一級集結,重大任務來了。
  他拿起通訊器吼道:“全體,訓練結束,回營地!”
  …...
  “不是我們的人,就是我們的敵人!”
  隨著唐納德一聲令下,中情局、聯調局、國安局、網絡司令部、軍情局,...這個世界上最龐大的情報係統就已經開足了馬力全速運轉起來。
  全美國數年來投入萬億建設的數據中心敞開懷抱,那些帶名字的超級電腦在一條條指令下喘息著開始工作。
  計劃第一步,戰頭條!
  準備好的明星醜聞被扔上各大社交媒體的頭條,網絡司令部的水軍們隻是動了動手指,就把之前那些“米德利”關鍵詞的新聞,那些聯調局的新聞擠出排行榜,擠出首頁,擠出人們的視線,擠出他們的記憶。
  媒體操控的極至,不外如此!
  同時並行計劃搜索!
  從亞洲到北美,從蕭恩,蕭雪,到他的父母,再到從小學到高中的同學。
  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接觸的人,上過的網站,發過的信息,聊過天的人。
  一級社會關係,二級社會關係,三級社會關係,四級暫時沒分配計算資源,太耗電......
  國運所係,自然是不惜代價,無所顧忌,人擋抓人。
  電信平台,社交平台上的所有信息都被從數據庫中扒了出來,如同還冒著蒸騰的熱氣的出籠包子,而最早一條,卻是八年之前的。
  沒有扒不出來的信息,表麵的對抗從來都是糊弄投資者和網民,再牛的公司在國家機器麵前也不過強不過麵巾紙。
  需要被監控的手機電腦被入侵,植入木馬程序,不斷把資料發送進一個專門為這個計劃開啟的信息黑洞中。
  無數信號以光速在線纜中傳輸,匯合到這個名為琥珀計劃的雲平台之上。
  數百位來自各情報係統的分析師將無數支離破碎的信息,匯聚成越來越清晰的畫麵,十幾位特效師配合著他們用想像力和特效工具完成了未眼見的補全。
  沒有最危險的敵人,隻有不了解的對手!
  “我們要了解他的一切,所有一切,他的習慣,他的思想,他的能力,大到他的人際圈,小到細胞構成!”
  全球數千名特工被發布了最新的指令,在大小不一的屏幕上,密密麻麻的紅點開始向著一個不斷閃爍的紅點移動。
  那個閃爍之處,洛城杜安街一號。
  這一天,計劃中的集結日,時間標記C-DAY。
  …...
  “連一個代號都要解釋三分鍾,官僚主義害死人!”
  坐在白宮馬桶上的維克多心歎了口氣,在看到自己這個C-DAY的時間標記時,軍情局的參謀一臉嘲弄地跟自己解釋軍事術語中進攻發起日應該用D-DAY,特麼的誰不知道這個,我還知道H小時呢!
  但誰說今天就要發動進攻了?
  你知道對手破壞力多大你們就敢來個D-DAY?
  那邊還有颶風登陸呢!
  大洛城地區一千多萬人口這麼多私人財產你當是別人領土啊?
  變種人不是德國佬不會跑,你不弄好包圍圈他直接跳河遊過太平洋怎麼辦?
  難道我們真的可以攤著手上門說請把我們的公民蕭恩送回來麼?
  再說,誰不知道D-DAY是進攻日的意思,你當這個變種人是傻子麼?回頭泄密了怎麼辦?
  維克多沉著臉運氣,臉漲得通紅,白宮的馬桶,是最高級的自動衝洗功能款,那水,還是能保護菊花抗過敏的。
  想起這個,維克多腦中浮現一個意大利佬的樣子,馬諾利奧,那個蕭恩的老板,批薩店的店主。
  表麵賣批薩,還兼售違禁藥品,這點基本可以認定了,他的店門昨夜被暴力撞砸破壞,如果也是蕭恩所為,那就合情合理,但現在此人正因屁股重症潰瘍在聖巴尼亞醫院接受檢查。
  洛城那邊真是時時刻刻都有新情報傳來,分析工作重得讓手下這些分析師們都產生了集體幻覺他們在為一部好萊塢大片劇本做頭腦風暴。
  整組的分析師被卡在馬諾利奧菊花腐爛的支線劇情上,弄不明白這是由什麼原因造成的。
  醫院係統的檢查報告提到了血泡騷癢和細菌感染,毒理篩查還沒有半點結果。
  蕭恩在前天下午離開批薩店,前往米德利街送批薩,晚上入院,次日白天在醫院中度過,晚上去米德利街傷人搞事,回院途中破壞了批薩店的店門,回到醫院從樓上丟下四個金威幫的殺手,與聯調員有過短暫接觸。
  今天上午他離院回家做了一次直播,然後在杜安街一號出現手機信號。
  上午洛城警務係統中出現了批薩店被入侵的案件,電詢負責的警員,提到了當時馬諾利奧有撓屁股的舉動。
  從這一連串已知的行動線時間線上看,蕭恩沒有與馬諾利奧重合的實際接觸點,但維克多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被忽視的地方。
  是沒人注意到,還是蕭恩用了什麼不為人知的辦法?
  …...
  篤篤篤,門被敲響。
  “維克多?”
  “我在麵。”
  “局長讓你點。”
  腳步聲遠去,維克多揉著頭,琥珀方案最後還是由雷充當總聯絡人,而自己作為助理很是被噴了一通:資曆不足,經驗不夠,能力...一般。
  說白了,這些人都還是想搶走這個方案的主導權,畢竟這其中的利益實在是太過巨大,先到先得先得先受益這些大家都懂。
  變種人,超人,超級英雄,這些坐在會議室邊,屏幕的那些人,哪一個敢說自己不會為力量放棄一切?
  也許過程簡單得隻用弄到一點血,用一千美元的儀器和幾十美元的物料就可以弄出一大堆的變種細胞,最後一人打上一針,一天之後坐在這的就全都是變種人了。
  在這個世界上,一個擁有超凡個人力量,最強大國家機器鑰匙和無窮財富的階層,那絕對不隻是統治美國八年這麼簡單。
  國會都可以甩一邊去!
  維克多按下邊上的按鈕,耐心等待屁屁被衝洗幹淨,一分鍾之後,他帶著烘得暖乎乎的屁股回到了會議室。
  “有結果了麼?”
  “我們已經定位到杜安街一號之內的兩千三百四十五個設備,其中智能手機四百六十五台。”一個分析師向他報告現在的情況。
  維克多摸著下巴,這就意味著這樓,這個地點,很可能有四百多人,至少平民占了大部分。
  “馬上做一個方案,把不相關的民眾調出去。”維克多迅速做出決定,無論特種部隊如何牛逼,但這些平民隨時有可能被蕭恩當作擋箭牌。
  “是!”
  “記住,你們的方案絕對不能驚動核心目標!”維克多強調,如果隻是為了平民而讓蕭恩逃走,那他的責任比死上四百人還大。
  洛城已經傷了四百多人,再死四百人不過是民眾再驚呼兩分鍾,但如果沒有抓到蕭恩這個變種人,美利堅的權貴們可能得怒吼半小時!
  “我們會使用擬聲裝置讓他們分批離開,”一個分析師很淡定地說道,“我們有成功經驗。”
  維克多點點頭,很好,無非就是冒充這些人的親朋好友給他們打電話發消息讓他們離開大樓,去做什麼別的事。
  “那麼,那條消息現在有多少人看到了?”維克多走到一台機器前,看著上麵標注著推特的字樣,正中心就是那條:來我這打擂台,有五倍獎金可以拿....
  反正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蕭恩有什麼想法目的維克多覺得估計還是為了讓美國出醜,想得美!
  我們不去!
  也不讓人去!
  “還在鎖定中!”
  “沒有人點擊,轉發鎖定。”
  “非常好非常棒!”維克多抖擻精神拍拍手,“大家加油幹!”
  “FIGHTING!”房間眾人轟然應道。
  “目標三觀分析小組的工作為什麼還沒有報告?!”
  “......”
  …...
  加州一號公路上,往著洛城方向的車輛並不多,大多數車子都在往北開。
  然而就這些南下的車子卻開得特別,麵坐著都是原先安置在舊金山的各情局的特工,接到了趕往洛城的命令,在這種天氣,隻有開車這一個辦法。
  幾乎是同樣的時間接到命令,也幾乎隻能選擇同樣的路線,於是在這條海邊公路上就上演著類似生死時速的場麵。
  開在最前麵的是一輛黑色的福特越野車,坐在車的是兩個聯調局探員,隸屬於聯調局特別行動部門的高級探員,斯通和比利。
  這兩個名字都是假名,作為特別行動部門的成員,做的都是嚴重等同於犯罪的事,那是絕對不能使用真名的。
  斯通皺著眉頭眯著眼,看著窗外的怒海狂濤,原本正和自己的搭檔比利在舊金山度假,結果一道總部命令下來,假期瞬間消失。
  訂好的午餐都來不及吃,剛搭上的妹子也沒睡成,直接就轟著油門上路,這心情就別提多鬱悶了。
  “這樣的天氣,執行什麼任務都讓人感覺討厭啊!你覺得會不會是和米德利街的事有關?”
  斯通坐在副駕駛座上,拿出手機翻看,抱怨著領導的不通人情。
  “可能吧,到了就知道了。剛才洛局那發布會也挺奇怪的,以往都沒這效率,但怎麼看怎麼假。還拿廢紙來二次使用...把我笑得肚子都疼!危機公關水平到這種程度,卡佩羅誌向很高遠啊!”
  比利一邊開車一邊說,單手扶著方向盤,在狂風中也敢開到一百三十邁的高速,也不怕飛起來。
  斯通露出深思的表情:“那麼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關係,難道那個光頭中國人真的就是凶犯?”
  比利剛想回答,突然邊上一道車影掠過,強行超車。是一輛黑色的奔馳。
  “更討厭的是居然還有人開得比我還!”比利腳下使勁,車子發出狂吼向前追去。
  速度已經升到了一百四十邁,車體因為改裝過,還能勉強穩定。
  斯通掃了一眼前車,微微坐直:“前麵那輛車子,後麵加厚了。”
  嗯?比利眯起眼:“防彈的?”
  “跟著就好,別是自己人。”斯通下意識地提醒。
  “組有誰也在舊金山?”比利緊緊跟著前車,但保持著根本沒用的距離,這樣的速度隻要輕輕一撞,肯定就飛到海去了。
  “不知道,但我感覺這事沒這麼簡單,”斯通長長吐了口氣,“我的預感一向很準。”
  “那你預感我們會死麼?”比利隨口笑問。
  斯通臉一黑:“壓著點速度。早到又沒獎勵!”
  …...
  奔馳車,同樣是兩個男人,一個看了看後視鏡:“聯調局的應該是,我們再一點!”
  “讓朱迪分配一個安全屋給我們,武器彈藥準備好。”另一個人吩咐道。
  …...
  

Snap Time:2018-11-15 06:03:55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