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87章預案


    黑色車隊在賓西法尼亞大街上飛馳而過,一路向西。

    這整條街從西至東,最重要的地段就是從白宮到國會大廈的這兩公。

    白宮在西,國會在東,聯調局總部就在這兩個點之間。

    整個街區,四十年前就已經布置了最嚴密的監控,每年都會把最新的技術應用上去。不能說管住每一隻蒼蠅,但至少車輛和行人必須在特勤局的視線之內。

    別看一年到頭都有人到白宮前麵示威野餐喊口號,但那都是在一張無形的大網之內的小小鬧劇,演給世界的廣告劇而已,反正又不給你們用高音喇叭也影響不了麵人辦公還可以給這些特工提提神。

    在這條街上,車子是有規定速度的,還經常會被停下來檢查,不然哪天有人一激動弄一個迫擊炮開著車子過去,唱著藥藥切個鬧地來一炮正中白宮怎麼辦?

    當然像聯調局局長的車隊,在出發之前就已經安排好了行車線路,比普通車輛肯定是得多。

    “預案怎麼樣了?能不能把別的部門都調動起來、”老雷淡淡開口,眼看著前麵又是一道關卡,車速慢了下來。

    “可以。”維克多點點頭,側過電腦指著上麵,“實際情況也是對我們比較有利,一方麵這涉及到的都是國內事務,法理上歸屬於我們,二則現在我們的介入程度是它們不能企及的,想要拿走,他們沒有相應的籌碼。最後就是...無論是哪一家想掌握主動權,也要總統發話,這對我們很有利!”

    老雷點點頭:“所以我說卡佩羅這次也是錯有錯招,至少他把這件事壓到了安全線之內。”

    所以他還是挺滿意自己這個助理,剛才評價時用的是人心不穩而不是人心浮躁,就從這手法上來看,卡佩羅挺老道,看這鍋甩得多利落,小區沒公共廁所,案情緊急探員堅忍......

    “總統現在應該也在看這個新聞發布會吧?”維克多輕聲問道。

    “嗯,應該是的,我們到的時候,這個應該也差不多結束了。”

    老雷目光掃過正前方的屏幕,那上麵記者還在裝模作樣地舉手提問,那個女探員一臉無奈地托地下巴,麵容憔悴,眼中無光,妥妥的內急內壓青光眼症狀。

    “洛城...多事之秋...”雷總舵主嘀咕著看向窗外路邊那些濃濃原諒色的行道樹,八月的華盛頓,還是夏天,他卻有種漸入深秋之感。

    路邊的建築物各有特色,來不及細看就被車子甩到身後。

    這的房價...

    被眼前這新聞發布會弄得他腦子又想起件事,自己現在工作的那個總部大樓是不是得換個地方去。

    賓夕法尼亞大道可是美國大道,這麼多重要建築物在這條街上,但獨獨這埃德加胡佛大廈被人噴成渣。

    老雷自己倒是沒太多感覺,他反正車來車往的都不知道樓長什麼樣,但五六年前就聽說有地產商是看中這的位置很好,想把它拿下來搞開發。

    還借著美國建築師協會在華盛頓的一個女主管的嘴說什麼“粗糙,設計風格顯得盛氣淩人,嚴重妨礙四周街區的生活。除讓路人討厭,這座建築逐漸老化,已跟不上聯調局的發展。”

    那感覺就是不拆不足以平民憤。

    一個女建築師,難道真的懂我們要怎麼發展?誰告訴你的?又是花了多少錢讓你說這種屁話?

    想到這老雷搖搖頭,這大樓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盛行的野獸派風格,崇尚鋼筋混凝土的原始狀態,同時,出於安全考慮,該大樓周圍有防護設施。

    這本來也沒啥,但近年來附近的一些建築紛紛翻修,就把自己這樓給弄得有點礙眼。

    不過,這處位於黃金地段的建築至少有一個優點:值錢。

    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一直也沒有進展下去,估計是價格沒談好,因為要開發商另外找個地方建一個新總部,那要求可就太高了。

    老雷摸摸下巴,自己的恩主,喬大總統可是做地產開發出身的,總有些親朋舊故合作夥伴,要不要推動一下這件事呢?

    就是...剛上台就急著拉這種業務,吃相有點難看了.....回頭得再去看一下前幾任都是怎麼玩的,這些資料局應該都有。

    按著慣例,每任總統都有權利結束一場戰爭和發起一場新的戰爭,關於這件事,總統還沒和自己仔細討論過,上任三個月,自己好像有點碌碌無為啊!

    老雷一時間思緒萬千,直到被一陣蕩笑打斷。

    “哈哈哈哈哈~總之情況就是醬紫,那麼大家還有什麼問題?”

    這是直播傳出來的,這種類似全場包郵的笑聲自然是康納利的了,就不知道到了阿拉斯加還能不能包郵。

    老雷淡淡一笑,目光不經意掃向屏幕,這營養豐富清肝明目的發布會眼看就要到了尾聲,那些記者舉手都不太積極,應該是安排好的問題都問得差不多了。

    在局發完報道,吃個愉的午餐拿上小禮品,大家還是好朋友!

    卡佩羅,做得不錯,可以爭取一下。

    …...

    “我們馬上到了,先生!”前麵的保鏢輕聲提示。

    “維克多,安排人手去洛城,在確定方案時我要他們在那等著!”老雷淡淡吩咐。

    “是的先生。”維克多點點頭,立刻安排任務,至於颶風這種事那不是他要考慮的,飛機能不能降那也不是他要關心的。

    這人手,當然是局最精幹的那些小組,專門用於特種任務的那些頂級特工,養兵千日,用在此時。

    “前期情況摸得越細越好,核心目標暫時不要驚動,但周邊目標要盡量可控。”老雷出神地看著越來越近的白宮,“在預案批準之前,絕對不能再出事!”

    “是的先生。”維克多迅速點頭,在手中平板上輕輕按動著。

    基本上就是預案中的那些:定位所有和蕭恩有關的人員,在電子設備中植入監控程序,查清他們之前的所有活動記錄,確定目標立場,爭取某些人的配合。

    在絕對不能出事的前提下這所謂的爭取,自然就是三分威逼七分利誘,絕對不是風風火火興師動眾地把人公然帶走。

    老雷的指示作為助理他完全理解,現在預案和現場情況都對聯調局掌控局勢有利,甚至卡佩羅這發布會也可以當成是總部的安排。

    這是天大的機遇!

    甩手不管是不可能的,這事到目前為止都還是聯調局管轄的職權之內,他要是敢說因為這蕭恩是變種人不如讓51區來接手,一頂“臨戰畏縮”的帽子這輩子都摘不掉。

    就算是要讓,也得是因為搶不過而讓!

    但,為什麼要讓?

    一個變種人意味著什麼這誰不清楚,這半個多世紀以來,世界上不知道多少秘密實驗室在做人種實驗,生物研究,體育產業,這麼多的科研投入,不就是為了尋找“更更高更強”的新品種麼?

    一個克隆羊多利出來多少人口誅筆伐,因為那是羊,因為那是克隆。

    你弄個強化藥水無毒無害出來看看多少人要買要搶?

    真以為大家都有耐心等著以百年為單位的進化速度麼?

    真以為所有人都喜歡看著別人更高更更強大更美麗活得更久麼?

    世界上還有那麼些錢多得花不完就得死掉的富豪權貴呢!

    還有現在天天有到處有的種族歧視,白的看不起黑的黃的棕的,黑的看不起黃的棕的,不以行為舉止不以道德水平光看表皮這種事現在哪都有,但在一個超越普通人的新品種麵前,再白再美麗再有錢又算個屁!

    維克多一邊摸點著屏幕一邊心潮激蕩,仿佛正要吹響號角揚帆起航衝向新世界斬將奪旗。

    …...

    把蕭恩的所有情況匯報出來,再把琥珀計劃一亮,行動方案風險評估成本分析...這些籌碼擺上台桌之後,另外那些情報係統就很難弄走這件事的主導權。

    隻要總統同意,聯調局就可以主導接下來的所有行動,無論是中情局軍情局還是安全局還是別的什麼局,都得配合著這個方案提供人力物力資源。

    作為老雷這種剛上任三個月,要一群在情報工作戰線奮戰多年的老炮們配合,難度多大可想而知。

    但如果底下人衝動行事造成巨大損失,那這事就難說了,至少五角大樓會很樂意把這件事總包過去,他們手底下可是兵強馬壯。

    車停。

    幾個特勤局特工上前例行安檢。

    維克多看著自己屏幕上的一閃一閃,顯示數據已經傳到了安全網絡,因為到了白宮區域,這些信號不得不再經過一層審查,會比平時延時幾十秒鍾。

    在老雷進入總統辦公室時,美國各地已經有一百名聯調局探員得到了去洛城的紅色指令。

    而維克多的那台平板電腦上,也將在隨後的兩小時顯示出這一百個分布各處的紅點向著加州,向著洛城移動的畫麵。

    …...

    聖巴尼亞醫院,二號手術室。

    鐺啷,手術刀止血鉗被隨手丟進邊上的托盤,拿走。

    “你們把這傷口縫一下。”韋斯特恩展開雙臂,一臉怒氣,任由護士把自己的長袍解下,脫去手套,自己拿手把口罩摘下來往邊上一扔。

    這已經是他這兩天做的第十五床手術了,全都是混混。

    “好了,剩下的,你們去做吧!”

    長長呼了口氣,韋斯特恩感覺自己要死掉了。

    這手術台是真不能再呆下去,手術是沒完沒了,他現在隻想再去睡個小覺,不然今天肯定得猝死。

    走進清潔室給自己消毒一下,混混們的體味真是太衝了,偏偏一個個還弄得香噴噴的也不知道哪來的免費香水。

    韋斯特恩寧可往鼻孔塞牛腰子也不願意再多聞一下這的空氣。

    地推開手術室的門,一隻手就把他拉了過去,是貝克。

    “又怎麼了?!”韋斯特恩沒好氣甩開手,看看他嗤笑道,“你沒梳子麼?去照下鏡子你現在跟拖把成精似的。”

    “找個安靜的地方,有事跟你說。”貝克的臉色很不好。

    呃,這表情,又特麼出大事了!

    韋斯特恩立刻閉上嘴,扭頭示意貝克跟自己走,他的辦公室是單獨的。

    門關上,貝克還向後看了一眼,確定沒人跟過來。

    “說吧,什麼事?”韋斯特恩倒了杯水一口喝幹,又倒了一杯,做手術做得連尿都沒了。

    一扭頭,貝克手機已經遞到了眼前:“兩件事都跟那家夥有關,你看一下。”

    坐在椅子上,韋斯特恩冷靜地看完兩段視頻,都是在油圖上的,前一個自然是那個蕭恩弄的真實美利堅直播的重播視頻,另一個就是排排坐的“關於我局探員使用廣告單當搜查證的說明會”。

    這兩個視頻,點擊量都極為誇張,評論數也是發指的多,韋斯特恩仿佛看到無數人奔走相告的場麵。

    好熱鬧!

    相隔時間,不過半小時多一點。

    這反應速度,如果是聯調局,那意味著什麼?

    針鋒相對?

    正麵幹上了已經!

    我好像早跟誰說過這家夥不是我們的人,也絕對不可能成為我們的超級英雄...我還是很有遠見的......

    可,我好像在這事陷得有點深了!

    要死!

    剛才喝下去的水全從身上冒出來了,滿頭蒸汽即視感。

    沉默許久,韋斯特恩抓起了頭發,茫然問道:“他不在醫院?什麼時候出去的?”

    貝克搖搖頭:“我上去看過,人不在了,東西被搬到護士站。”

    “什麼?”韋斯特恩猛然抬頭,眼珠子差點瞪飛。

    “我偷偷打聽了一下,是理查德院長吩咐下來的,說他又沒付錢,人也不在,就讓人給他調個病房。”貝克皺著眉頭,“這事很麻煩,回頭他要是過來掃CT,我怕他打我。”

    韋斯特恩喉頭幹澀,嘶聲問道:“那現在病房誰住了?”

    “UCLA棕熊隊的後衛。”貝克聳聳肩,“你可能認得,叫波比什麼的。”

    “波比,不認識,他怎麼會受傷的?”韋斯特恩皺眉抬頭,“他也去那金威夜總會了?”

    “還能有什麼解釋呢!除了這個。”貝克剛說完,韋斯特恩就示意他安靜。

    拿起話機,撥了一個號,等了一下對麵接起。

    “理查德?我韋斯特恩,718病房我的病人是怎麼回事?你換病房不問我什麼意見?我做手術死了你給我這種驚喜?!”韋斯特恩差點破口大罵出聲。

    蕭恩是什麼人他太清楚了,殺人不眨眼半點人情不講,這貨出個門做點小直播已經弄得天下大亂,理查德居然趁人不注意把他的家給抄了。

    這,算是抄家吧?

    東西什麼的能好好收拾韋斯特恩才不相信,多半是卷巴卷巴打包一放。

    蕭恩那家夥家庭條件韋斯特恩知道一點,肯定之前就是個窮人,不然進院時他妹妹用得著說那些話,看衣服就知道原來生活水平了,還是個送批薩的。

    估計也是租的房子,這種人你把他東西隨便從窩弄出來,就算給他幹洗疊整齊又怎麼樣?

    韋斯特恩可是知道什麼叫心理創傷!

    就算不為蕭恩,韋斯特恩也得為自己的麵子吵上一頓,至少等那死光頭回來之後也能理解一下自己的身單力薄扛不過院長不丟人。

    形式主義丟人麼?

    那不形式一下自己可能就得被丟到樓下去!

    …...

    “韋斯特恩,你的病人都已經偷偷出院了,病房這麼緊張這情況你不知道麼?”理查德一邊說一邊看了一眼坐在對麵沙發上的奧巴馬律師。

    姿態優雅笑容可掬正品著咖啡。

    “不是因為他是什麼明星,而是我們得為UCLA做點事...”理查德迅速把話筒遠離耳朵,頭的怒吼連三米外的律師都聽得一清二楚。

    “不多說了,總之這事沒商量,你讓行政再安排個房間吧!”啪地一聲掛斷電話,理查德看向律師,“你也看到了這位子多難坐。主治醫生做完手術都要習慣性發點脾氣,我回頭還得給他好好講講道理。”

    奧巴馬點點頭:“他的資料不要外泄,不然可能會影響這孩子入學。”

    奧巴馬終究是給小巴斯弄了一個豪華病房,把這個高中聯賽的最佳球員放進一堆混混一同治療確實不合適,為了掩蓋那個身份,還跟護士編了一個假身份。

    “那我就不打擾了,我還得去辦點事。”奧巴馬熱情地和院長握手,一個高爾夫球俱樂部會員證還是很有作用的,當然是不記名的那種。

    理查德點點頭,不管什麼膚色,隻要是混上了醫生律師這種層麵,那就得好好接待。

    手還沒有放開就聽到的一聲響,門被推開,韋斯特恩氣勢洶洶闖了進來:“理查德!”

    剛叫出院長大名目光就落在兩人相握的手上,接著冷冷一笑:“那個病人你帶來的?”

    奧巴馬溫和一笑,看看理查德:“這位是?”

    “我們院的主治醫生,韋斯特恩。”理查德深吸口氣,放開手,“這是奧巴馬律師,要不...你倆溝通一下?”

    韋斯特恩打量了下奧巴馬,又看看裝成第三者的理查德,又冷冷一笑:“能溝通麼?”

    “韋斯特恩醫生,這件事我很抱歉,但我聽說那病房前一個病人已經出院了,而且...我們是付錢的。”奧巴馬笑容汪汪。

    仰頭深呼吸,韋斯特恩擠出一絲笑容,舉起手很誠懇地拍拍手:“很好,祝你那小子住得愉。”

    丟下這一句,韋斯特恩甩手就走。

    我來,我見,我...屈服...

    但,已經有交待了,正好可以看看那死光頭怎麼整治這兩個玩屁兒眼交易的家夥。

    回家,睡覺!

    身心俱疲的主治拍拍屁股跟個護士交待了一聲就拿了點東西離開醫院,這地方,沒法待了,外頭狂風暴雨,一會就得下到頭來。

    太多的東西沒法拿,但那幾件自己收集的必須帶走,地下室的就先放著,一時半會沒人注意到,分兩個地方藏好。

    主治,不立危樓之下。

    “貝克!跑吧!”韋斯特恩在車總算還想起自己還有個共犯,發了條消息,車子轟然開上馬路,朝著自己的家開去。

    …...

    白宮西裔地下“形勢室”,專門用於總統商討國家形勢。老雷對於會議安排在這其實不是太滿意,因為還沒有定下來由他負責指揮整個行動。

    那麼,這會議之上,必須又得費一番口舌了。

    他安靜地坐著,麵容淡定地掃視著這些同行,正對麵那個灰白頭發目光銳利的沙皮狗狗就是中情局長麥克.蓬皮奧。

    來得有點巧,蘭利離這怎麼也得開車兩小時,直升機...時間也不夠,老雷臉皮抽動,這不是巧合。

    國家情報委員會並沒有全數在場,在場的全是心向總統的那些人,或許說是總統情報委員會更合適點。

    喬大嘴能殺入白宮,民主黨的麥克福林功不可抹,但一句通敵就讓他下了台,換成了另一個麥克當國家安全顧問。

    麥克馬斯特光頭閃閃發亮,沉著臉看著眼前的電腦,簡報反映在他臉上的圖案讓陸軍中將這張臉有些扭曲。

    沒在的也連線過來露臉表態,比如那個前中情局長彼得羅烏斯,這家夥當年才幹了一年的局長就因為婚外情醜聞下台,不過這家夥在軍方的勢力很大,能拉到他真心難得,本來要給一個國務卿,後來不知道哪沒談攏,換成了蒂勒森,但現在能出場,顯然關係沒斷。

    老雷對著他笑了笑,當年弄出那事的正是聯調局的特工,說實話詹姆斯科米下台跟這事也有關係,總之一言難盡,像情報係統這類單位哪有沒粘屎的椅子。

    總統還沒到,因為他開會前需要去上個廁所清空一下內存,因為剛才老雷的簡報已經把他激動尿了。

    “要不,我們私下溝通下?”對麵的麥克.蓬皮奧笑眯眯看著老雷說道,這個和老雷同年的前眾議員在喬大嘴上任之後就被任命為中情局的局長。

    如果從任職時間上來說,他比老雷可更受重視,而且之前他是眾議員,為喬大嘴衝鋒陷陣可是賣了不少力氣。

    這位來自堪薩斯州的眾議員是個保守主義者,始終鼓吹國家安全局監控計劃的必要性,強調國民安全要高於自由,幾年前,斯諾登事件爆發,他就直言“斯諾登應該被送回來受審,他的結局會是死刑!”

    總而言之,他的政見和喬大嘴幾乎就是完全一致,要說哪兒不同,嗯...口音有點堪薩斯。

    老雷搖頭淺笑:“會上說吧,這事比較複雜。”

    “變種人,也不是那麼複雜。你以為我為什麼現在能在這,我可是專程趕過來的。”麥克.蓬皮奧淡淡一笑,指指老雷,一臉情況我都清楚的表情。

    老雷冷笑:“你們的人躲在我局領工資合適麼?”

    麥克.蓬皮奧聳聳肩:“哪有的事。我們又不是沒分析師。”

    “你有方案麼?情況比我了解得更清楚?”

    “克斯,別忘記這是中國事務。”麥克低聲說道,“我們管的。”

    老雷冷哼一聲,看看維克多,不出所料,還沒開會就有搶食的了。

    維克多瞄了一眼自己的屏幕,上麵的那些紅點已經明顯地向著洛城方向移動了,他衝著老雷點點頭。

    門被推開,總統和他的女兒助理疾步而入。

    “克斯托弗,開始吧!”

    燈光暗下,屏幕亮起。

    維克多把電腦擺在桌前,介紹當然是由他來,信號已經接入了會議桌前的那個大屏幕,正對著總統。

    雖然他已經基本了解了情況,但,這是情報委員會的會議。

    蕭恩的照片出現在屏幕上,邊上有文字簡介,這時已經不光是姓名年齡國籍工作這麼簡單了。

    已經多了一個能力值表格,上麵的數據都對比了正常人的水平,這個正常人不是簡單地寫“正常人”,而是直接形象地用了人們所熟悉的運動員名字。

    表格分得很細,光力量就涉及到了手臂,腿部,拳擊打等等,其實是戰力分析表。

    …...

    第一項力量中的手臂,就讓在座所有人眼皮直跳,蕭恩的數值至少是2000,而用來參考的邁克.泰森隻有150。

    那麼很清楚了,大家也知道這應該是指那個家夥巔峰時的力量而不是指現在。

    “這些數值都是根據他的犯罪記錄進行分析得出,比如手臂力量,我們沒有親眼見到他丟下那四個前三角洲部隊成員,但判斷這四人到達過醫院大樓的607房間,從時間上連續丟下四個人到達屍體位置需要的力量得出這個數值。這是考慮到當夜的風力強度,......”

    維克多輕點了一下,邊上就出現了相關的簡要分析,但沒有弄出公式這種無意義的內容,在座沒有文盲,拋物線都知道怎麼回事,把四個九十公斤的人體丟出幾十米這種事,正常人是難以想象的。

    但放在變種人的前提下,可以接受。

    也值得心中狂跳!

    “下一個,彈跳力...沒有證據,但評估為2000,參照物...科比布萊恩特是95。”維克多平聲說道,“之所以用科比,我們的分析師是他的球迷。”

    “不用解釋那麼多,加速度!”喬大嘴不耐煩地揮手。

    老雷沒有說話,隻是不動聲色地仔細記著這些數據。

    但淺淺微光中,他不用看都知道這些人的眼睛都已經充滿了血絲,呼吸也變得急促,看到簡報弄點消息對這些老炮來說不過眼皮跳一跳,又怎麼比得上現在展示的這些詳細資料那麼令人震撼呢?

    表格之後,是按著時間軸串起的一連串事件,每一件事如果單獨放出來都是能上頭條的大案子,但接連發生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又同時與一個人相關,那麼...

    琥珀方案放完之後,燈光亮起。

    屏幕上仍然在不斷地循環著放著剛才的內容,供某些走神的領導重溫。

    按流程,現在大家要開始討論了。

    “要把這件事壓下去!”麥克.蓬皮奧毫不猶豫地表了態,“不然我們局的工作很難做了。”

    話不用說得太明,在座都清楚,中情局海外事務其實就是充當白宮的攪屎棍,這麼多年來在亞太區費的勁可真不少,但如果這件事一被揭開,中國有這麼強大的變種人,那有幾個人還敢亂拿中情局的補貼?

    “麥克,你們需要查清這是個例還是...”老雷和聲開口,目光殷切看著中情局長,“我們夠不著那邊。”

    “麥克,這確實是你的事。”喬大總統嘟嘴揉臉吐了口長氣說道,“給個時間。”

    “至少三天。”

    “好,三天。”老雷心中暗笑,扭頭看向邊上兩個屏幕,再看向總統,“安全局這邊,你們的魔鏡需要開放一個專門的接口。我需要他們的資源。”

    “沒問題。現在網絡司令部已經從NSA中分離出來,正好做這件事。”喬大嘴看了一眼伊萬卡放在麵前的本子點點頭說道。

    “那麼,關於這個琥珀...方案,”老雷攤攤手,“我會把它放到專門的雲平台上,各位都會有一個專用的接口進入,我們需要兩個小時來完善它。那時差不多我的人已經能到洛城了。”

    “我們的也不會晚到。”屏幕上傳來一個聲音。

    麥克蓬皮奧心中歎了口氣,抬頭開口:“我們這邊有的人可能稍慢一點,但國內的會最時間過去。”

    老雷看了他一眼,佩服他的滴水不漏,完全就是如果我不主導,那麼我也絕不背鍋的態度。

    麥克馬斯特抬起頭,麵容冷酷:“我會安排海豹和三角洲的人都過去。他不是殺了四個麼?我給他四百個。從科羅那多基地過去近得很!維吉尼亞過去最多就是三小時,可以趕在颶風中心登陸前到達!”

    四百個?

    有那麼多?

    聽著麥克馬斯特有些陰沉的語氣,喬大嘴皺了皺眉頭,這時他女兒把一個平板遞到他眼前給他看。

    美國單兵戰力最強的就是海豹突擊隊了。

    名義上從屬海軍,但總統可是三軍統帥,指揮哪個小兵都沒問題。

    數量方麵,一個海豹隊伍當中包含三個四十人的工作單位,而每個工作單位都有單獨的總部,每個工作單位在作戰目的上可以輕易的分為四個八人作戰小組或是八個四人火力小組,全國八支海豹隊伍總共大約300名人員。

    曾經的第六海豹小隊現在也歸到三角洲了。

    再加一百個三角洲,咳!

    會不會動靜太大了?

    疑惑眼神望向老雷和麥克蓬皮奧,這方麵他連常識都沒有。

    老雷摸摸下巴:“不是海上作戰的話,會不會不太合適?”

    示意了下維克多把目標位置弄給這些人看,省得腦子轟轟烈烈實際上半點操作性都沒有。

    “目標現在洛城市區,疑似位置為杜安街一號,樓為十層,位於九層。但未確證!建議不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維克多平靜地調出地圖。

    一個紅點閃閃發光,一道河灣就在邊上。

    麥克馬斯特看了看地圖嗤笑一聲:“離河這麼近,不挺合適的麼?再說特種部隊什麼時候會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了,可笑!我們的小夥子隻帶三件東西,戰刀,戰術燈和軍表。”

    維克多身子一縮,老雷臉上青光閃過,給氣到了,身子一挺,冷冷一哼:“那他們最好多帶點,不然我們得去海撈他們的屍體!”

    “等著看吧!”麥克馬斯特冰冷目光掃過來,老雷毫不客氣瞪回去。

    “行動吧!”喬大嘴已經很不耐煩了,“抓活的!也別太大意!”

    眾人點頭,肯定得抓活的,死的價值至少減九成,如果中國也沒另一個,那就更不能弄死了,策反過來不是更好?

    

Snap Time:2018-05-24 08:11:58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