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77章邏輯分析


    傳說中黑幫大佬混到頂級水平就得像衣冠楚楚像個政客。當馬龍.白蘭度在銀幕上逼格滿滿地攤手,用沙嗓開口問:誰支持?誰反對?

    整個美國中產以下都被這一幕感動得尿了,然而資深政客們隻會報以一聲嗤笑,我們都是一邊打牌一邊商量好所有的事情,開會時永遠都是會心一笑,你們那後麵還得擺著刀斧手吧?

    維克多神思恍惚半秒鍾就專注起來,耳朵輕輕跳了一下,一定是因為這音樂的影響。

    他做了個手勢,速度!

    “以下匯報以案發地時間為準,蕭恩,華裔,12年七月四日和妹妹蕭雪來到洛城投親,一年之後父母在街頭遇襲雙亡,凶手至今未找到,未完貸款的房屋被銀行收回,欠銀行的款項還有......以上信息來自於洛城警方的數據庫。”

    艾麗婕麵容平靜開口,似乎所有的情況都有人在她眼前的放著提示詞,包括蕭恩租住在什麼地方,眼都不眨地背了出來。

    這些情況維克多都知道,但他並沒有打斷艾麗婕,任憑著她往下說。

    在艾麗婕那個方格下方,屏幕中間,不斷變換著視像,一會出現蕭恩的照片,有文字說明,一會又是洛城的地圖。

    基本上是艾麗婕說到哪,那就會出現相關的圖像。

    所以,維克多基本就不用盯著艾麗婕的臉看,隻要聽她說,眼睛自然是看著中間那格子。

    “這一段時間內,蕭恩在洛城愛德華街馬諾利奧批薩店工作,外送批薩餅,待遇低於平均水平。

    前天下午,他接到一個訂單來自於米德利街的一位叫莫諾的顧客,但他一去不返,並在七點三十分時被發現倒在杜安街頭,臨近洛河綠化帶,受傷原因為雷擊,目擊者是兩名巡邏警員。蕭恩被送入聖巴尼亞醫院。

    醫療記錄我們沒有拿到,但昨天下午,當我們兩名探員見到他時,發現其身體狀態極佳。

    這兩名探員就是在視頻中出現的米勒.達安和佩妮.希斯,他們正在調查一宗地下遞案,懷疑蕭恩與此案有關。

    在米勒和佩妮去醫院時,發現有三名米德利街金威幫的成員在蕭恩的病房前嚴重受創,但蕭恩並沒有出現,病因不明,據稱可能是下腹某些內部撕裂傷。”

    艾麗婕說到這,所有的男人都不由自主一陣蛋疼,天知道那什麼內部撕裂是撕在哪,那玩意,應該得有十級痛吧!

    維克多緊皺眉頭,示意繼續。大略的情況他知道,但艾麗婕加上了許多細節值得深思,比如待遇水平,比如去黑人社區送批薩......

    馬諾利奧批薩店,派一個華裔送批薩去非裔社區這很不合理,更何況那米德利街的治安在洛城都是有名的。這是在搞什麼名堂?

    艾麗婕並沒有分析這個點,而是輕輕跳過。

    “蕭恩拒絕受詢,他的主治醫生韋斯特恩有異常的保護舉動,不足以用醫患關係來解釋。米勒在接近蕭恩時,發生了臀部被針紮的意外,當時醫院進行了處理,米勒被安排進了蕭恩的病房。”

    韋斯特恩!

    維克多記下這個名字,往往醫生,都是知道最多的那個。

    想要知道一個醫生的資料也是很簡單的,但這不用再展開,這是短會。

    “當晚,從聖巴尼亞醫院到米德利街的路上,發生了數十起意外傷害案,其中一名傷者為來自中國的遊客陳至強,他和女友當時被兩名非裔劫持,他腹部挨了一刀,然後有個人衝進小巷子幹倒了那兩個混混,當時那個人說了兩句話,是中文。讓他們自己走去醫院。”

    “這部分資料由洛城警方數據庫中提取。”艾麗婕平靜地說道。

    案發時間是昨天晚上九點之後到十點之間,突然之間爆發的數十起案子讓當地警方措手不及,但問訊工作第一時間就可以開展了,至少要趁著人沒死先問幾句發生了什麼事。

    否則以後對著屍體問話效率更低。

    維克多眉頭輕輕一皺,救了人,卻又讓受傷的人自己走去醫院,如果說是同胞的話,這內涵有點深:“這標記重點!”

    他一開口,艾麗婕已經點頭:“完成。”

    “繼續!”維克多點點頭,示意繼續。

    “蕭恩原本去送批薩的那個顧客名字叫莫諾,此人在米德利街案中是第一個受傷的人,當晚他被人從三樓窗口丟到街上的汽油桶。”

    維克多嘴角彎了下,微微點頭,表示目前為止是滿意狀態,這艾麗婕果然思路清楚,邏輯完整。

    “米德利街當晚發生的事,我們隻能從當事人受害人口供中知道大概,有一個人,根據他們的說法,幾乎就是變種人一樣的能力,子彈都打不死,他甚至還表演了接子彈的動作。”

    維克多眼睛眯了起來,接子彈,在那種環境下,需要多麼的速度和反應能力?

    “當晚米德利街上空發生了連續的雷擊事件,然後就是出現了那首等愛的玫瑰,雖然網上說的是英文歌詞,但我判斷應該是原歌。流傳的英文歌詞在報告中也有,如果是,那更糟糕!”

    維克多繼續點頭,他已經看到了那句什麼What'schangingfair...what'sdenytoregulate,thinkingchangethedeformedflag!

    這歌詞讓他想起六十年代的那些嬉皮歌,還有那些懟草狂怒想要鬧革命的那些家夥們,現在那些人死的死了,活著也已經安分了很多。

    “繼續!”

    “然後聖巴尼亞醫院出現了四名殺手,他們表麵的目標是607病房,那住著米勒,但事實上,殺手的目標是原本住在這個病房的蕭恩。

    佩妮在家中想到這個細節,馬上打電話向卡佩羅求助,卡佩羅派出兩名探員與佩妮去醫院進行解救行動。殺手到過醫院六樓,護士被打暈,”

    維克多點點頭,事情已經非常明顯了,一條時間軸線,一個關鍵人物,已經足夠串起了在洛城發生的這麼多事。

    這麼多的事集中在如此短的時間,已經足夠可怕,何況這並不是單獨的偶發事件,是有預謀的罪案,尤其凶手是一個人,那就更可怕,他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重複這個套路。

    無論他現在對付的是不是混混,誰也不能保證他心中混混的標準是什麼!

    “四個殺手被發現死在了醫院的大門位置,死因是摔死,我判斷是被蕭恩從樓上丟下來的。不用去懷疑他有沒有這個力量,因為我們麵對的是一個變種人!一個特異功能者!”

    沒有聽到什麼抽涼氣的聲音,大家表情雖然都有些波動,但還算是冷靜,大驚小怪不屬於他們。

    美國這雖然科學成就不少,但迷信的事更多,成天到晚都有很多人裝神弄鬼,影視文化作品中更是充滿著各種超能異能人類和怪物,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如果說要奇怪,那就奇怪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沒有一個能被確證的超能人類出現吧,就目前網紅的這些人,在他們的眼看來都是騙子,充其量就是會一些魔術手法罷了。

    但現在,有一個了!

    維克多稍稍沉默了片刻,他的內心並不像臉一樣平靜,相信對麵那些人也是一樣,但這個現象究竟意味著什麼,或許隻有他才能知道。

    或許,艾麗婕也略微明白,但肯定不如自己清楚。

    華裔、超能,再加上明擺出來的非友好態度!

    從米德利街的事件來看,這樣的一個人的戰力已經超過了一支特種部隊。用於襲殺某個目標...比如總統...

    白宮的目標很大!

    維克多麵容平靜,但身上的汗已經濕透了衣服。

    現在幾乎就要摸到緊急狀態的邊緣了,毫無疑問這是個危機,一個幾乎突破天際的危機!

    但就算如此,維克多也沒表現出來,他知道沒有詳細的分析,他就算吼聲再大,也不可能讓總統那些人馬上鑽進地下堡壘。

    “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前天下午洛城下了一場雷暴雨,以那個時間點,之前他看起來很普通,那麼雷擊產生的某種變異,是一種解釋。我們簡單做了一些能力評估,他...很強大!所以,判斷為變種人!”艾麗婕說道。

    “你們有什麼意見?”維克多目光掃過另外七人。

    八個人開會,一個人先發言,這沒毛病,但如果另七個人一句話都不說,那你上鏡頭來做什麼?

    維克多也知道適當關懷下自己這些高智商低情商的手下,省得哪天跟那什麼斯諾登似地給局惹出大事。

    看到領導問到自己。

    七個人同時點頭:“我們同意這個觀點。”

    “具體點。”

    維克多點點頭,他沒被雷打過,但被電過,知道那是什麼感覺,被雷打死的人不能說很多,但傷者不算少,沒有一個能健康的,出一個變異的,不足為奇。

    “需要判斷他具有什麼樣的特異功能。力量是一種,但可能不隻是力量。”瑞德開口說道,“天外飛橙的那個橙子,出現得太奇怪了,雖然會覺得從四公之外砸中一個目標太小概率,但如果他隻是隨手丟一下呢?”

    維克多腦海出現了一個畫麵,蕭恩站在華盛頓的某個樓頂,邊上放著一筐子的椰子,...砸進白宮,砸進國會,砸進紀念館...

    然後那些椰子扔完之後,有人又送來了西瓜雞蛋...還是網上下單送貨上門,SHIT!

    如果是SHIT怎麼辦?

    美利堅最莊嚴肅穆的行政中心將成為全球最大的笑話!

    驚呼的語氣被強大的控製力轉成了一句淡定的問話:“為什麼總是米德利?”

    “不隻是米德利,他工作的批薩店的門昨天夜也被破壞了。”艾麗婕平靜地補充,“顯然他對於自己工作的地方,以及自己去送貨的那個社區,都沒有什麼好感。”

    “能理解。”維克多聳聳肩緩解背麵的粘膩,漠無表情,“那麼...你們需要多少時間做出關於蕭恩的應對預案?”

    “我們需要控製在醫院和他接觸最緊密的醫生,韋斯特恩,需要知道他發生變異的原因,以及程度,所有細節。我相信這個貝斯特.韋斯特恩並非出於同情而是出於利益,或許是他想在蕭恩身上得到什麼。”

    維克多點點頭,這結論很容易做出,目光掃向另幾人。

    “周邊人員要進行抓捕,我們要知道關於他的準確情報!醫生,護士,他接觸過的所有人。”

    “也要準備對他本人進行抓捕。他現在或許已經不在那個房子了,會回醫院麼?”

    “不知道,也許他不知道我們對他了解這麼多,我覺得這樣的效率他是難以想像的!”

    “抓捕他,那需要與州警合作,否則我們無法做到這一點。”

    “需要軍隊麼?”

    “需要!”

    “需要撤離民眾麼?正好颶風是個很好的借口還有地震!”

    “對了,颶風!我們有什麼特種人戰隊麼?能趕過來?”

    維克多一邊聽一邊控製表情,這些動作聽起來很不錯,但...

    我們最強的戰隊隻有海豹和三角洲這種,如果大美國真有什麼企業家超級英雄,富二代超級英雄,平民變種人,...那還討論個屁!直接上新聞得了,總會有人自帶幹糧出戰的!

    然而,事實是沒有!

    羞恥的感覺一陣陣湧上心頭。

    “為什麼要激怒他?”一個臉上滿是青春的黑發宅男開口了,“或許可以談一下,大家合作什麼的。”

    “皮克斯,你太天真了,他不會願意的。”

    “對抗會升級是因為力量不平衡並且沒有足夠大的差距。”維克多開口了,看著一眾手下,“談判會存在是因為大家看到的損失超過自己能承受的限度,顯然就目前的情況,我們雙方都互不了解!”

    “所以,第一步,我們要了解這家夥到底有多少能力!”艾麗婕平靜地接口說出自己的看法,“另外,也要展示一下我們的能力,如果你不展示,他會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那麼就會獅子大開口要價很誇張,這是我們不能允許的!”

    領導沒說完你補充什麼?

    討厭這種高智商女!

    維克多點點頭:“把預案做出來,至少三個!標注好風險級別,我們不是單獨作戰!”

    關上視頻,他現在需要馬上去向自己的老大匯報這件事,無論是與州警合作還是動用軍隊,還是撤離民眾,都已經遠超過了他的權力。

    最可怕的是,他腦子已經在想像著白宮被數外飛來的不明物體擊中的畫麵了,如果總統在草地上接待國賓,還有無數媒體...那家夥可是玩直播的!

    還特麼有下一期!

    …...

    

Snap Time:2018-05-21 05:41:01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