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66章完美方案

  
  聯調局洛城分局重案組大辦公室。
  七八個探員伏案,三五個電話,六七個在奔跑,沒有人閑著。
  切斯的辦公桌就在辦公室的一角,這一小塊地方隻有他一個人,搭檔邦尼帶著傷還得去執行任務。
  那任務表麵上隻是件小事,但切斯卻知道有可能要人命。
  邦尼是自己的搭檔,死搭檔這種事不吉利,切斯也不願意。
  好在他之前已經打過電話,知道了邦尼留在了米德利街那,因為要趕在大雨把所有證據搞壞之前完成收集任務。
  另一個突發的新情況是米勒離開了醫院重新回到了佩妮邊上。
  那麼好了,自己就不用兩頭打電話,切斯輕輕鬆了口氣,感覺呼出的口氣都帶著火焰的色澤。
  好想喝水,但他實實在在地忍了下來。
  仔細再看了看自己寫滿分析的紙張,確認已經把所有能展現自己智商情商的內容都完美表達到位。
  不能再完美了!
  切斯拿起了手機,熱辣地喘了兩口氣,腫脹的嘴唇讓他很不習慣,但這就是代價,......
  編寫信息,保存,撥打電話。
  接通,掛斷,發送!
  飆演技的時候到了!
  切斯兩眼放光,臉色通紅,推開手邊的飯盒,站起來,眼神僵直,一手直直伸出仿佛溺水之人要抓住什麼東西。
  另一隻手卻在撕扯著領帶,似乎喘不過氣的模樣,嘶啞地叫了聲救命!
  然後頹然倒地,帶翻了自己的椅子,!
  這動靜好大,直接嚇到了好幾個同事。
  “切斯?”
  “你怎麼了?”
  “他怎麼了?”
  “天哪,他的臉怎麼這麼紅?”
  “叫醫生!”
  …...
  “我們上去麼?”米勒有些小小糾結,他是相信運氣這種玩意的,接連著邊上的人都在出意外,他心理素質再好也會嘀咕。
  往日,像這種破門去查一個疑犯的家,雖然同樣會小心謹慎,但絕對不至於到有心理壓力的地步。
  但現在...呃,剛問完這話他仿佛就被自己的另一個念頭鄙視了。
  仿佛有聲音帶著魔力在腦子飄出來:別怕,你可是聯邦探員,你背後可是國家機器,你不能慫!
  JUSTDOIT!
  被想做就做的念頭塞滿神經節點的人總會有無窮的,源源不斷從身體腺素中提取出來的,唐吉珂德般的勇氣和傻氣。
  勇氣帶來的衝動讓兩人決定先不叫支援了,有什麼可怕的呢,兩個探員不但帶著槍,還有搜查證。
  而傻氣則是我認為對的,就是對的!
  “沒時間了!”佩妮表情扭曲走向樓道,“米勒,我們上去!”
  米勒趕緊幾步:“說個事,我有點想上個廁所。”
  佩妮頭也不回加腳步:“我也是。”
  米勒看看四周,這種樓是沒有公共廁所的,隻能到人家借。
  這自然是蕭恩使的壞招,能讓人噴屎也能讓人感覺尿意濤濤。
  這小區,連個公共廁所都沒有。
  佩妮知道像米勒這樣的男人隻要不怕丟臉,隨便找個角落就可以解決,但,她怎麼辦?
  還好,手有搜查證,口袋有萬能鑰匙,五樓至少那蕭恩的家會有廁所。
  蕭恩應該還在醫院,就算他現在在家,佩妮就不相信蕭恩敢不讓自己兩人進去,明著對抗聯調局,後麵可還站著更龐大的美國政府。
  一個人,就算有點超能力,又能怎麼樣?
  在這一刻,被尿憋出來的勇氣援軍趕到,徹底壓倒了對蕭恩的恐懼。
  “上麵有廁所。”佩妮示意。
  米勒點點頭,都有過在疑犯家上洗手間的經曆。
  兩人迅速向樓道衝。
  雖然想做就做,但真做起來,難度真有點兒大。
  “我的天,我從來都不知道憋著尿上樓這麼難受!”米勒下腹脹得發痛,還好,佩妮有搜查令,五樓,也不太遠。
  佩妮也咬著牙,脹紅著臉,下腹的衝動一陣接著一陣,這種忍法實在是太辛苦了。
  樓道,人不多,這時好多人已經探出窗口去看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五樓並不高,但這尿意簡直是來得像洪水一樣猛烈,兩個精英探員幾乎是搬著腿往上走,五層樓像是珠峰一樣難攀。
  佩妮臉上出了汗,想起布蘭妮偷偷靠近自己說:那三個混混,是蕭恩在房間做的手腳,我猜...是念力!
  米勒扶著欄杆夾著腿:“要不,就在三樓找個廁所?”
  他是男的倒是還好解決,佩妮就有點完蛋了,女人怎麼辦?
  佩妮抓狂道:“忍著!”
  不是不能在樓道叫一聲,但隻是為了上廁所會感覺很丟臉,搜查證隻針對特定的一個居所,並不是說一證通地可以誰家都進去。
  佩妮差點把牙都咬碎,蕭恩,我知道你在!
  她幾乎能肯定那個死光頭在看自己的笑話,沒道理這麼突然這麼想尿尿。
  你也隻能用這樣的手段了!
  小把戲,這個懦夫,想用這樣的辦法嚇退我們麼?
  如果現在失禁,自然就不能去找你!
  但我有搜查證在身,你無法阻止我到你家上廁所。
  佩妮恨恨地想著,加速度,四樓了。
  五樓在望!
  蕭恩當然也把控著力度,如果一下就讓人尿出來,後麵的好戲就沒法繼續了。
  這麼有意思的事,怎麼能說停就停呢?
  所以當米勒每次表現出要停下或是走到三樓四樓別人家上廁所時,他的下腹沉重感就會稍稍鬆解。
  佩妮亦如是。
  否則,直接在樓下就讓他們噴屎了,那玩意能有多難,一道神識而已。
  別以為什麼都要打打殺殺,那是為了解氣,想要讓別人辦不成事,這世界上的辦法多如繁星。
  …...
  同一刻,洛城聯調局。
  氣氛凝重,空氣之中仿佛帶著節奏緊的電樂戰音,數個西裝革履一臉精幹的探員們擁簇著卡佩羅踏著節拍,步走進重案組辦公區。
  當切斯打開盒飯,當他忍著唇舌灼燒感嚼動著那些紅辣椒,這首無形之歌就已經在他的心中播放了。
  當他做好一切準備,當他從手機光亮的屏上看到自己臉如烤肉,看到自己唇似香腸,他知道自己失去的,將會在之後加倍還回來......
  撥通佩妮的電話,嘶啞無力,發出已經編好的短信,站起,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連貫的動作,無師自通,不是天賦,而來自於從小到大看過的無數電視電影,在電影之城生活多年的切斯探員就在這一刻,他使出了足以拿下一整打小金人的超凡演技。
  其實,我應該去當演員!
  他像粉條一樣在中央空調的微風中搖晃,無助的眼神讓所有看到它的人都感受到了他內心的呼喚。
  救命!!
  

Snap Time:2018-11-22 04:00:59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