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作者:大茶碗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  修真重生美利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重生美利堅最新章節第二季收官發布會(18-02-03)      第378章天動(第二季終)(18-02-02)      第377章高能(18-02-02)     

第160章分析

  
  明明就是條最重要的消息,但在我的一句話影響之下,連降兩級,反而變成了普通重要。
  切斯輕輕咽了口水,喉頭有些發幹的感覺。
  我是不是犯了個錯誤?
  切斯心中暗暗嘀咕。
  到真相大白之後,這些人會不會記得我說過的這話?
  因此延誤的時間?
  因此多花費的加班費?
  考慮到那中國元素,切斯一陣心悸,這錯誤可能夠得上通外國了。
  而且,局現在隻是進行著初步篩分,到更多信息進來,更多的人員進來之後,真相必然大白。
  我昨天可是親眼見到過那個蕭恩,並且還麵對麵一陣子。這些資料遲早都會被數據庫整合起來。
  我的行為,最輕的可能是導致我今年拿不到年終獎,終生競升無望,最嚴重我得進小黑屋反省二十年。
  想到這,切斯不寒而栗,幾乎都能看到自己汗毛破衣而出的樣子。
  否認?
  就當我啥沒說過?
  視頻!切斯馬上想起這玩意,這地方全都是秘密攝像頭,自己所說的一切應該都已經被錄下來了。
  麻蛋要補救!
  “我去給你們買點吃的!”切斯手壓胸膛隨意地開口,“這還需要我麼?”
  一時間居然沒有人回應他。
  艾麗婕又坐回到之前的座位上,繼續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看著屏幕上的信息。
  而瑞德幾個宅男卻已經拚著頭討論起來,好像在說著加個什麼算法的玩意好更容易篩選這數千萬條網上的信息。
  “各位,你們要吃點什麼?”切斯放大了聲量。
  “我不需要,進食會影響思考。”艾麗婕頭也不抬說了句。
  “什麼?”切斯愕然。
  “消化食物需要血液,大腦會供血不足,缺氧。而且,現在吃早飯太晚,吃午飯太早,時間也不對。”艾麗婕邊說邊敲了一下鍵盤,接著又開口,卻不是對著切斯了,對著的是邊上那個紅頭發的胖子。
  “瑞德,新算法給你十分鍾夠麼?”
  “隻要九分鍾。”瑞德頭也不抬,拉過個鍵盤開始瘋狂敲打。
  幾個宅男都在鍵盤上玩著手指舞,艾麗婕也是一臉專注看屏幕。
  瞬間整個屋子顯得切斯一個人毫無用處,說話都沒人搭理。
  張了張嘴,算了!
  切斯憤然轉身匆匆出門。
  完全被無視的感覺還真是真特麼地糟糕!
  我可是來當聯絡員的,還給你們買吃的?
  想得美,反正你們也不需要食物。
  按著那艾麗婕的理論,大概是餓死的時候智商最高吧!
  一出門,切斯原本還憤怒的臉色就平靜下來了。
  現在,我該怎麼做?
  切斯腦子隻有這麼一個念頭。
  危機!
  這就是傳說中的危機!
  他用正常的步伐向著洗手間走去,在那,他可以一邊洗個臉,一邊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洗手間,切斯對著鏡子,湊著臉看了看,下巴那確實有個很明顯的印子,是回車鍵造成的。
  但比起被子彈在身體打轉,這點痕跡屁都算不上。
  他擰開水龍頭,往臉上撲了幾下,腦子轉得飛,把所有他知道的事都串起來
  佩妮和米勒是一個組的,最近在查一個地下速送網絡的案子,查到了醫院,米勒屁股上挨了一針。
  同一時間,三個混混貌似要找那蕭恩麻煩,但突然就莫名發病了。
  這一針,讓米勒得到了醫院的一個特護病房,以及局長的通融,以監視的名義在那住下,監視對象,一個華裔蕭恩。
  當晚,佩妮打電話給局長,聲稱米勒有危險。
  局長扣我,讓我和邦尼去醫院救援,到醫院,發現大門口死了四個三角洲部隊的人。死因高空墜落,但無法確定這四人是從哪摔下來的。後來又發現這四個人同時也是米德利街金威幫的人。
  同一時間,四公之外的米德利街發生了很嚴重的打砸傷人事件,四百多個混混受傷,一個知名的匪窩被人弄到四分五裂,還有那首奇怪的中國神曲。
  佩妮請求支援的理由也是金威幫會襲擊米勒,但目標其實是蕭恩,隻是蕭恩把病房讓給了米勒,這之間,可能有醫生在幫忙。
  佩妮要求我們上去查那個蕭恩,結果她引錯了路,我們破門之後發現了聖巴尼亞醫院院長在和小護士在做不可告人之事。
  佩妮堅稱她聽到的就是蕭恩住在701房,而保安部長堅持他並沒有說過。
  我們去718房間時,他好像已經預料到我們會出現,在門把上通了電。
  還有什麼?....
  對,剛才那個消息!
  那個中國蕭恩的賬號,他直接就承認了對米德利街的事情負責。
  使用這個賬號的人......
  切斯眼前仿佛浮現出那個光頭青年的模樣。
  切斯用力搓著臉,所有的線頭都集中到了蕭恩這個人身上。
  米德利街的混混要找他,派出的是前三角洲部隊的人,而不是找米勒,他們的死,有可能是蕭恩下的手。
  那麼,米德利街的事,很可能就是蕭恩做的。
  對,就是他!
  他就是那個罪犯!
  而且應該是一個超能力者!
  我居然還跟他麵對麵過!
  …...
  答案得出的時候,切斯立刻有一種寒毛林立的感覺。
  相對於五角大樓的將軍們要殺聯調局探員,他更害怕與超能力者作對。
  切斯憂心忡忡地回望之前那間辦公室。
  分析師有什麼了不起,我已經知道誰幹了的,你們還在滿世界找答案。
  可惜,我應該怎麼安全地把這個事推到別人身上去呢?
  切斯捏了捏拳頭,腦子浮現出一個主意:裝病!
  跑肚拉稀腳抽筋都可以,那米勒不也是屁股挨了一針就敢躺進特護病房麼?
  我完全可以吃點不幹淨的東西,好像剛才房間有幾個吃剩的外賣盒,但現在去拿太顯眼,關鍵還有監控。
  切斯目光遊移,從廁所門轉到洗手池,馬桶的水他是下不了嘴的,倒是這自來水可以試一下。
  雖然說是可以生著喝,但多喝一點也得出毛病。
  小心地湊上去,喝了兩口,接著又喝兩口。
  …...
  

Snap Time:2018-11-15 05:56:25  ExecTime:0.061